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公主抱
    “什么?”宫以沫脸上露出了比刚才还要惊讶的表情。

    小家伙却人小鬼大道:“真的!他就是外冷内热,比较闷骚而已。他也是想要尼留下的,尼就看在我们这么努力的份上,答应我吧!”

    宫以沫听后,内心有一股暖流淌过,动容道:“谢谢宝贝,我答应你!”

    辰辰瞬间开心地跳了起来:“太好了,漂酿阿姨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尼!一名合格的绅士绝对不会让任何女士失望哒!”

    宫以沫轻笑一声,伸手揉了揉小家伙柔软的头发,准备下楼去跟陆言清道一声谢。

    转身的瞬间,脑袋忽然有一阵晕眩,她揉了揉额角,强行稳住脚下的步伐。

    走到楼梯口时,刚巧看到陆言清正缓步走来,她心头莫名有些紧张,头晕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脚下一个不注意,踩空了一阶。

    宫以沫瞳孔倏地一缩,捂住头用力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一道身影在她即将摔下楼的瞬间,走上前拦腰将她抱入怀中。

    入手的,却是一阵滚烫的热度,陆言清冷眉紧蹙,莫名想到昨夜的一幕幕,喉咙微微一紧,随即想到了什么,剑眉轻拧,大掌重重地扣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

    他的身上泛着极其舒适的凉意,宫以沫缓缓回神,睁开了那双麋鹿般的双眸,对上男人的微沉的脸色,这才注意到自己这会竟然被男人以如此暧昧的姿势抱了起来,脸颊一阵滚烫,她立刻歉意道:“陆先生,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请放我下来吧!”

    说话间,她挣扎着试图推开他,却见男人的眸子愈加漆黑,一点亮光直射着她的面容。

    陆言清垂眸看了她一眼,索性将她抱紧,低醇的声音里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别动,你发烧了。”

    那是男人特有的冰凉烟草气息,在她的鼻端缭绕,宫以沫的心跟着加快了节拍,下意识扣住了胸口,娇弱无力地看着他,半个身体几乎贴紧他的身上,她的眼神泛着迷离,因为发烧,白皙的脸颊泛着粉色,艳丽的红唇微微撅起,困惑地看着他,烧得有些糊涂,她突然忘记自己是要干什么了……

    这样的姿态,这样的眼神极具诱惑性,他的喉结翻滚,呼吸变得更加深沉,这个女人总是在有意无意撩拨着他的自制力,该死的,他居然生出不应该有的感觉了!

    陆言清的手劲不由加深……

    辰辰都已经下楼了,听到动静后又踩着小步子跑了过来,闻言顿时一脸着急道:“粑粑,尼别站在这里说废话耽误时间了!快点把漂酿阿姨抱上楼,尼真的很不会照顾人。昨天把漂酿阿姨带回来,今天就病倒,肯定是尼对阿姨做了什么坏事,哼!”

    宫以沫隐约间听到这话,想到早上发生的事情,脸颊愈发滚烫了。可是脑袋昏昏胀胀的,后面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陆言清眼神冷冷地扫视了他一眼,辰辰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小声嘟囔道:“本来就是粑粑的错嘛,都是大人了还这么不成熟!”

    宫以沫没听见,男人已经抱着她直接上楼,辰辰抓着他的衣角紧跟其后。

    他趁着陆言清将宫以沫放在床上弯腰的空档,抬起手利索的从他口袋里摸出了手机,然后快速拨了一连串号码,那边刚接通他就急道:“张医生,快点过来!”

    说完便挂了电话,要将手机放回陆言清的口袋。

    可这会,他已经站直了身子,辰辰惦着脚也够不到他的口袋,痛心疾首地看着自己的爹:“粑粑,打电话叫家庭医生这种事情还要我出马,尼就是因为这么不细心,所以才娶不到老婆。”

    陆言清冷眼看着他,淡淡哦了一声。

    那态度,十分冷淡。

    辰辰不甘示弱地说道:“还有还有,要不是我想办法留下漂酿阿姨,指望粑粑肯定是没戏的!”

    陆言清扫了他一眼:“你确定是你想的办法?”

    辰辰撅了撅嘴,极其不情愿地哼了一下,说道:“好嘛,是尼提醒我可以让漂酿阿姨请假。”

    陆言清满意地点了点头,父子多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如果他不故意说那句话,辰辰绝对想不到求着宫以沫请假。

    辰辰却是不开心,被自家粑粑压了一头,不甘示弱地求存在感:“虽然是酱紫,可素没有我,漂酿阿姨也不会留下来啊!”

    “你很快就可以不用叫她漂酿阿姨了。”

    “也对,我这么可爱,等漂酿阿姨搬过来跟我一起住,一定会爱上我的,等我长大了就会娶她!”辰辰托着腮美美滋滋的想着,完全无视了陆言清越来越黑的脸。

    “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妈妈吗?”陆言清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

    “粑粑,你什么意思?”辰辰不悦地问道。

    “字面意思,自己理解。”陆言清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

    辰辰已经扭着小短腿爬上床,宣战道:“粑粑,就算尼喜欢漂亮阿姨也没用,她喜欢的人是我,粑粑尼是没有机会的!”

    陆言清淡定地应道:“试试看。”

    “事关男人的尊严,我绝对不会输出尼的!”辰辰挠了挠小屁屁说道。

    哼,粑粑我会让尼知道我的腻害哒!

    *

    宫以沫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被轻柔地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后,有脚步声匆匆赶来,为她进行一番细致的检查,又挂上点滴。这会,可能是药物的缘故,她的意识一点一点的回来,但身体还是绵软无力。

    辰辰软糯的声音由远及近道:“粑粑,尼可以走了,漂酿阿姨我一个人照顾就可以了。”

    “你确定?如果用错药,她会一直病着。”陆言清话里话外透着威胁。

    辰辰看着床上虚弱的宫以沫,不甘心地撇撇嘴道:“粑粑,我把这么好的表现机会让给尼,尼一定要好好照顾漂酿阿姨!”

    没有听到陆言清的答复,却感觉周围的温度降低了好几分,宫以沫的心脏砰砰直跳,想要开口说不用,却发现没有一丝力气。

    睡得迷迷糊糊间,宫以沫感觉到有人坐在她床边,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视线始终落在自己身上,不觉得难受,反而莫名有几分安心。

    等宫以沫蒲扇着睫毛,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她看到一抹身影正坐在自己的床沿边,神情顿时一滞。

    等看清楚那人是谁后,顿时呼出一口气,嗓子干涩道:“辰辰,是你一直在这里陪我吗?!”

    辰辰歪着小脑袋看着她,无限幽怨地说道:“不是我,是粑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