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挽留
    意味着什么?

    她当然知道!

    意味着他们纠葛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也到此为止。

    其实,早就结束了不是吗?

    早在他选择了跟宫若欢订婚开始,一切其实已经消失了。

    只是她自己执迷不悟,捏着曾经的回忆苦苦执着,甚至幻想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回头看看自己,看看这个曾经被他捧在手心里的人从来就没有挪动过,像一棵树,守着他们的感情,期待他的回头。

    她曾经不舍得放下,不舍得离开,不舍得丢掉藏在心头那最纯净的感情,而现在,这棵树经受了风吹雨淋,已经无法再承担更多的打击。

    如今,一切都散了。

    五年来对她的不冷不热有意无意的冷嘲热讽。其实,都在逐一证明,他们的感情早在她怀孕的那刻就结束了,是她自己放不下去。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她和靳云深千疮百孔的爱情早就褴褛,那些裂痕无论她怎么努力也无法弥补。

    “靳总,请你尊重我的选择。”宫以沫缓缓开口道。

    “你的选择?”靳云深冷笑一声,“当初你选择给别人怀孕生子,放弃我们的感情,现在还是选择跟其他男人在一起,离开我……宫以沫,为什么你每一次的选择,牺牲的都是我?”

    听到靳云深的话,宫以沫的心还是痛了一下。

    他了解她,所以轻而易举的就能撕碎她心里的伤疤,可是,却从来不在乎她到底痛不痛……

    只是,当她打算放下这段感情的那一刻,她便跟这个男人划清了界限。

    以后,再见只是朋友。而关于爱情……已是云烟。

    “靳云深,我累了,欠你的我已经还完了,我们到此为止吧。”宫以沫一字一顿地说道,“宫若欢常说你是可怜我,才给了我工作的机会。可你知道,我的能力远远超越了这个职位,不是吗?”

    靳云深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她说得没错。

    她的能力早就超越了现在的职位。但从工作能力上说,根本就不是他给了她机会,而是她屈尊降贵的留在了他身边。

    “所以……你要离职?”半晌,靳云深抬头看向她,在那瞬间,他的眼里含着泪光。

    他直直地盯着宫以沫,心口像是被什么绞住了,痛得他心神俱裂。

    可与之相反的,宫以沫表现的波澜不惊,面对他不舍的神情,也没有丝毫的动摇。

    “没错,我们到此为止吧……”宫以沫又一次强调道。

    我们到此为止吧……

    可是以沫,我不能放你走。

    靳云深沉默了许久,然后声音沙哑地开口道:“能不能不走?如果你累了,我可以再批你两天的假……”

    宫以沫淡然地看着靳云深,五年来,他第一次低声下气地跟自己说话。

    以前都是她执意待在他身边,如今却变成了他挽留她,多可笑……

    “云深哥哥,你对她还有什么感情和留恋的!她要走,你让她走好了!”宫若欢忽然从门外冲进来,一脸怒容地喊道。

    “若欢!你出去!”靳云深蹙眉警告道。

    面对靳云深的苦苦挽留,宫若欢气得直跳脚,此刻她哪里顾得上男人的警告,当即一脸厌恶道:“不,我一定要说,你看看她现在多精神,被包养后日子过得多姿多彩的,根本不记得我们对她的关照。就凭她声名狼藉无人敢要的境地,我们让她来靳氏集团上班,是多大的荣幸啊!她现在却能轻易离开,云深哥哥,你还不明白吗!”

    宫以沫眼神冰冷地望着她道:“宫若欢,这几年我为靳氏带来的利益你比谁都清楚,你没有资格在这教训我!”

    “云深哥哥,你看看她,怎么变了那么多,我根本没那意思!妹妹居然……”宫若欢说到这里,故意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却不料靳云深根本看都没看她一眼,眸光深深地落在宫以沫身上。

    刚刚宫以沫这一番话,听上去像是吃醋一样,靳云深就知道,这个女人还是在乎自己的。

    他目光锐利道:“以沫,我之前让你捡的耳钉呢!”

    宫以沫一愣,没想到他会忽然提到这个,她冷淡地回道:“很抱歉,我找不到。”

    靳云深眼神一沉,看来她去意已决!

    既然感情牌无法留下她,那么只能用另一个方式了。

    想到这里,他不悦道:“那么,‘那个东西’你也不想要了吗?”

    靳云深在赌,就算宫以沫不在乎自己,那个东西她也不可能放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