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一杯倒
    身后,陆言清脱下身上的外套,系在她腰间,搂着她站在身前,布满森寒的目光扫视过去,那群男人们感受到他身上令人毛骨悚然的气场,纷纷移开视线。

    林艳浑身一抖,没想到陆言清居然会过来替这女人解围,顿时慌乱道:“陆,陆总,这么巧,您也在这里用晚餐吗?”

    “哼,助理阿姨,尼装什么巧合啊!分明是尼故意将红酒泼到漂酿阿姨身上的,我看得一清二楚。”辰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一脸愤慨地说道。

    林艳脸色一白,连忙辩解道:“小,小少爷!你误会了,我真的是不小心的,请这位小姐原谅我!”

    宫以沫愣愣地看了眼围在腰间那件一看就昂贵万分的西装,感受到身后男人身上的温度,忽然觉得脑子晕晕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红酒的缘故,她有些无力地靠在了男人胸膛上,来带着眼神也有些迷离。

    三杯红酒的后劲有些大,陆言清的怀抱如此温暖安稳,她精神一松懈,就变得迷糊起来。

    佳人在耳边呵气如兰,尽管她不是故意的,可是混杂着上等红酒气息的香味掠过鼻端,还是令人无可抑制地悸动。

    陆言清的神色深了几分,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冷若冰霜地看了林艳一眼,哑声警告道:“滚!”

    林艳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巨响,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眼眶通红,差点将手里的红酒杯甩飞出去。

    她以前从来不知道,陆言清会有这样的一面,让她嫉妒得发狂。

    *

    车厢内。

    “粑粑,漂酿阿姨怎么了呀?”辰辰一脸担忧地看着靠在陆言清肩膀上的宫以沫。

    “喝多了。”男人的神色清冷地说道。

    看着宫以沫醉醺醺的样子,辰辰焦急地问:“那我们把她送回家,还是接到我们家里去呀!”

    男人薄唇轻启,“你说呢?”

    辰辰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是抢回家!”

    父子俩相视了一眼,表情出奇的相似。

    车子抵达陆家别墅,陆言清将宫以沫抱上楼。

    辰辰开心地跟在陆言清身后,絮絮叨叨地说道:“粑粑,谢谢尼帮我把漂酿阿姨抱回房间,等会放下她尼就可以走了,千万不要妨碍我们两个二人世界……”

    然而……

    嘭的一声,房间门被无情的关上。

    “哎呦。”辰辰被门无情的弹开,一屁股坐在地上。

    辰辰气恼地站起身,揉揉自己的小屁屁,拍打着房门喊道:“粑粑,你怎么能这样!”

    陆言清隔着房门对着辰辰冷声开口:“回去洗漱睡觉。”

    “凭什么,我的女人喝醉了,我要照顾她,酱紫漂酿阿姨明天醒来,一定会感动,然后以身相许的!”辰辰立刻大声抗议。

    “回屋。”

    “耙耙!你不能酱紫,上次你已经赶走我啦!分开两个相爱的人是做坏事。你会有报应的,小心一辈子打光棍!”

    “做坏事?”陆言清面色一沉:“不准再看乱七八糟的偶像剧!”

    “学习使人进步!”辰辰坚决抗议断粮!

    “陆辰逸,我再说一遍,回屋睡觉!”陆言清声音冰冷的说道。

    这声音令辰辰一抖,他终于屈服,撅了噘嘴,乖乖跟着佣人离开。

    就知道会这样。

    就知道耙耙会窃取他胜利的果实!

    *

    将儿子赶走后,陆言清抱着宫以沫将她安置在床上,刚要起身,宫以沫柔弱无骨地身体在男人怀里蹭了蹭,直接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陆言清神色一黯,看着怀里睡颜恬静地小女人,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忽然俯下身来,惩罚似得在她樱唇上啃咬了一下,然后闭上双眼,平复下心头的欲火。

    宫以沫却是浑然不觉,连睡觉也不安分,挪动了两下,翻了个身,将他整个人都抱紧了,胸前的柔软轻轻磨蹭着他的肌肤,挑战着他的理智。

    陆言清觉得心头的火苗又强烈了几分,再这样下去,迟早要下嘴了!

    趁着心中最后一份理智没有熄灭,他准备抽手离去。

    然而他的手才挪动,就被她紧紧的抱住,呓语从娇嫩的红唇飘出:“不要……走……怕……”

    怕?她在怕什么?陆言清的眉头微蹙,伸手将她抱得跟紧。

    她似乎才安稳了一些,重新获得安全感般,紧皱的眉头松了一些。

    陆言清的眉头却拧得更深了。

    他知道她的一些事情,对于这个女人,他有着几分怜惜,几分欣赏。即便遇到如此大的挫折,她依然可以不改本性,不怨天尤人,比之世间许多人更为难得。

    她说她怕,怕被人欺负吗?

    正当他困惑之际,她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不甚清楚的呢哝滑入耳边,他听清楚了那两个字。

    “孩子……”

    *

    陆言清心中一定,再睁开眼时,眼底只剩下一片清明。

    他就这么抱着怀里的女人,睡了整整一夜!

    次日清早,宫以沫揉着宿醉后发疼的脑袋,慢慢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张精致无暇的俊脸。

    她心头陡然一跳,这场景,跟那天清早发生的何其相似。

    而且刚才那个姿态,似乎……似乎是她强抱着他……

    天哪……他会不会觉得她很随便……

    白皙的脸颊瞬间染上血红,这次她聪明地捂住嘴巴,没让自己尖叫出声。

    然后小心翼翼地退开男人的胸膛,慢慢地爬下床后,逃也似的离开了陆家。

    希望他没看到,希望他记不住!

    太丢脸了!

    她以鸵鸟姿态匆忙离去,却没看到身后的男人骤然间睁开了那双清明的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