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罗织无命
    这可有些难缠了,狱雪静静地下判断。

    攻击消停的同时,这边转守为攻的结界业已被彻底突破,此时对方就算下一瞬出现在眼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鬼云州一系的结界,向来御敌成效甚好,可不是什么寻常货色能通过的,而对方的突破速度也未免太快。

    以意念操纵巨大蛇骨悬空围绕在身周,狱雪抬手迅速地将黑发高绑而起。凝聚着寒气的紫荧光点,一点接着一点地闪现,有如花瓣一般地飘浮在骨鞭旁,随着心跳般的律动飞舞着。

    ──来了。

    对方的境界霎时袭来,只见刃影如丝,重重复覆地挥起连片黑火,瞬间搅碎四周建筑,爆燃而起碎石木屑正欲狂飞之际,狱雪瞇起紫眸,纤长的羽睫一颤,抖落了不知何时冻上的冰霜。

    刃骨长鞭击出,冰霜刃影裹着飞旋的冰花正面相击,打碎对方的攻势。狱雪呼出的空气化为白雾,飞散的碎石等物,已被冰柱冻结在半空,而黑火蓦地消散。

    带着诡异邪气的如丝剑影与灭天黑火。

    怕是罗织无命了。

    狱雪这下可明白姬商给自己带了份多大的见面礼。来人恐怕就是邪剑罗织无命的持有者,天下诡秘无影的组织──传闻中齐天陵的少主,祁常天。

    “简直……姬商,你个白痴。”狱雪面无表情地暗骂道,清丽的面容上额角青筋浅浅浮起。

    狱雪翻手取出数张样式不同的符咒,唇瓣轻动地喃喃念出咒文,顿时符火燃起迸散。颊边的黑发缓缓被符咒力场掀起的清风扰动,他白皙的手指拂过左眸,接着不带有温度的紫焰便于眼中燃起。

    隐去自己微弱的气息,狱雪燃着紫焰的左眼,捕捉着对方境界游荡探测的丝线,回过了头。

    映入狱雪眼中的是飘扬着一头灿金长发的纤细俊丽男子,二十出头岁的模样,尾端弧度内卷的发丝光泽亮丽,那人一双透亮的眼眸像是绿宝石一般。

    被扭曲的空间撕开了一道口子,三米高的灵兽黑豹跟着跃出,燃着黑焰的豹足踏断地面的冰柱。而黑豹的主人祁常天站在一旁,怀中抱着入鞘的细剑,勾起缀着美人痣的唇角,露出温润的微笑。

    “找什么?需要帮忙么?”

    对方柔和的嗓音轻松随意地问道,那样貌气质风雅,很是使人容易产生亲近之心。他身法轻灵如羽地跃下,穿着雕花白皮革长靴的足尖落在地面。

    一袭白绿长袍,来人正是齐天陵的少主,祁常天。

    黑豹硕大的豹眼瞪着狱雪,他的口中咬着一栗棕发色浑身血迹的男人,只见他头颅低垂、衣袍残破地相当狼狈。

    指尖轻抚抱在怀中的细剑罗织无命,祁常天打量着眼前传闻中的刺客黑琥珀,只见他黑发高绑肤色苍白如雪,一张清灵好看的面容上毫无表情,眼尾微微上扬的深邃紫眸中,有着的净是冷静透彻。

    这人就是鬼云州出的死士杀手么?好一个冰霜般无色无情的模样,悄悄在心中做出评价,祁常天的脸上仍然维持着温和的笑容,轻抬左手。

    一得指令黑豹昂首甩头,向着狱雪高高抛出咬在口中的血人,顿时血珠点点落地。

    早在三个月之前,当有关鬼云州有刺客出的传言出现之际,祁常天不曾真正放在心上,而那之后黑琥珀连挑十二大门派,听闻他武艺之高势如破竹无人能挡,身怀密术犹如鬼魅般,出入如无人之境。

    只要是违反封尽大约,罪孽业火缠身者,黑琥珀必将前去取其性命。

    当时祁常天认为这不过即是名符其实罢了,能带着名号出鬼云州者,往往有着惊动天下的一面,几百年来的案例皆是如此。而只要对方目标不变,迟早会与己方齐天陵的势力有所交集。

    即便自己不去费力找出对方,对方找上门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直到那日,探子传回的情报──刺客黑琥珀真正的武器乃是长刀,并且可能是一把天生灵域的仙器妖刀,至今未曾有人见过他真正拔刀对战过。

    没有人能让他动真格?

    那天起祁常天的态度便产生了转变,他相当期待与对方交手之日的到来,这一面是因着齐天陵一个不得不为的使命,但另一面也是对于同行走在刀剑之道者之战意的私心。

    既无论如何这样的一战迟早不可避免,那就自己先挑起一端吧。祁常天弧线漂亮的唇瓣扬起的弧度又更高了些。

    狱雪无言地以骨鞭揽下被抛飞过来的姬商,看也不他看一眼,仅是伸手抹掉飞溅沾在自己脸上的血滴,启唇道:“告诉你一件事儿,最好记住了……”

    “嗯?”祁常天偏过头,随着他的动作一头半绑在脑后的金发从肩头滑过,他一双绿眸不解地望着狱雪。

    祁常天的正欲将剑出鞘,罗织无命的细刃仅脱出鞘身分毫,漫天剑影已燃着满是战意的黑火压向狱雪。

    他透亮如绿宝石的双眸,凝视着笼罩在寒霜漫飞之中的狱雪。

    只有一剎那。

    如丝凌厉的剑影与雪花就要接触的那瞬,狱雪的身影忽地模糊了几分。祁常天感觉到颈侧一寒,黑发如鸦羽出现在视野边缘,竟是狱雪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后,他将指尖按上祁常天的颈侧动脉。

    太快。翠绿双眼中瞳眸骤然一缩。

    祁常天在失去意识的瞬间,听见了狱雪嗓音清澈而带有磁性嗓音,不冷不热地在他的耳畔轻声说着:“向来只有爷偷袭别人的份儿。”

    放躺了祁常天,狱雪双手结印变换,左眸中紫炎散去,一翻身避开黑豹灵兽的爪击,同时将神识强压向正张口追击咬来的黑豹,只见黑豹身形一顿僵住,便被他收入玉符之中封印。

    漫天冰霜残影消去,狱雪收起维持结界的力量,走向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姬商,抬起腿就是重重的一脚。

    “……咳!”

    被踢飞的姬商撞上墙壁,沾着血污的脸上睁开狭长的青蓝双眸,他抹去唇角的血痕,大笑道:“哼哈哈哈……对、就该这样,你这杂种就该有杂种的模样,有本事就咬死我呀!”

    “殷小骨就在里边,你想死的话我就放他出来。”狱雪面无表情地响应道。

    闻言姬商脸上的癫狂之色尽失,彷佛智商倏地回拢,他浅咳一声,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语气中带有诚挚的悔意:“……我、这我不……知道。”

    拢了拢身上方才仓促穿好的白袍,狱雪走向装有衣物的木盘,缓缓拿起墨黑外袍,开始将自己穿戴整齐,边道:“是啊,谅你这没胆又愚蠢的被虐狂,肯定不知道。”

    “要是没拦住小骨,包准你此刻连个渣子儿都不会留下。”两指交错执着符纸,狱雪浅浅打了个呵欠,注入灵力启动咒法,紫芒一闪,他走近蹲下,将符纸贴在晕过去的祁常天前额上。

    祁常天紧闭眼眸,浓密的金色睫毛微微一动,神识就这样深深陷进安神梦境之中。狱雪复又将收有黑豹的玉符放入他怀中,才起身离开。

    祁常天确实是鬼云州接下来的接触目标人物之一,但不应该是用这种方式。

    狱雪觉得鬼主将情报中枢一职,交给姬商这种擅自作为的家伙,真真是天大的失误。纵使姬商确实有不可取代的部分,也不该将过大的权限赋予他的。

    紫色的双眸中嫌弃之情几乎要化为实质满溢而出,狱雪皱眉说道:“蠢人杂事多,就你这三流作风,哪天阴沟里翻船都不值得同情,这洞府的修缮算你帐上,把新的命令拿来。”

    姬商别过脸,道:“我,不要,除非你打我!”

    狱雪揉了揉额角,使出杀手锏:“你疯够了没?方才不是打了的?还是你当真要逼我,在你前额刻个猪首纹样?”

    只见姬商迅速地回绝:“不不,这就不用了……”先前有回惹火狱雪,险些被刺些清奇的纹样之事,顿时历历在目。

    转移了注意力的姬商,有些烦闷地望了眼结满冰霜的浴池,决定心免了想泡澡的心,他默默地捡起落在一旁的白布,随性地沾了点浴池中消融的碎冰水,满不在乎药草味儿的,开始擦拭起自己黏着血污的面颊。

    “我听见了,你方才似乎很生气?怎还接住我?”恢复白净的面庞的姬商取出伤药,修长的手指沾着些许膏药,轻轻地摩擦着青紫瘀伤的颧骨:“我还以为自己会摔得很惨呢。”

    “那岂不是白便宜你,让你讨得皮肉痛了吗?”狱雪浅浅勾起唇角。

    “哥?十九哥!!这儿怎么被毁得惨成……这副模样?”从里间密室被放出来的小少年殷小骨,睁大一双黑眸,目光锁定在姬商身上,诧异地喊道:“……姬先生?!”

    摆手要殷小骨冷静,狱雪继续响应姬商的提问:“哼,还是我有理智,不似你个愚蠢没有分寸的白痴!公私不分,只顾着自个儿的讨皮肉痛的恶趣味。”

    抱着毛绒熊布偶的殷小骨脑袋一转,望了眼躺在地上的金发男子,顿时大至猜到前因后果,估计是姬商又将敌人带回根据地,立刻义愤填膺地道:

    “就是、就是!姬先生真是过份了!做事怎都不招呼一声的?不是我要说,我十九哥今天可是带伤回来的!”

    “喔,这可是稀罕事儿了哪。”姬商语尾刻意地微微拉长,俊脸上一双若有所思的青蓝色眼眸,将捉狭的目光投向狱雪。

    “小骨。”狱雪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宛如人偶一般。

    一看见这不喜不怒的狱雪,察觉自己失言的殷小骨迅速地开溜。

    狱雪浓紫的眼眸中带着倦意,然而脑中思绪交错着,他感觉姬商有事瞒着自已,却不能明白对方的动机,究竟隐瞒了什么?但无论如何对于姬商这个人,狱雪还是信赖的。

    “我们并不差这点时间。”狱雪将质问的话吞回肚里,话锋一转改口启唇问道:

    “姬商,你为何又拿自己诱敌?”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求动能燃料!!(来回滚动)

    感谢各位点击与收藏的小天使~(比心)

    《本文晋江独家更新》

    [推荐]基友的古耽→《天涯刃镇妖志异》

    作者:山倚晴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