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狱雪言雪
    “醒了。”

    周围的一切以稳定的频率轻缓地震动着,听见狱雪的声音,彻底清醒过来的祁常天绿眸猛地睁大,立时便发现,自己已被特制的铁链枷给缚住了双手。

    他警戒地看向四周,空间不大,看上去像是在马车车厢的内部,而自己被绑在一边铺着柔软丝绒毯的椅榻上。

    有着诡异奇快身法的鬼云州刺客黑琥珀,正坐在自己的对面。

    不能明白对方意图的祁常天静静地望过去,错落镶嵌着的夜明珠发出柔和浅亮的光线,为狱雪的侧脸与细挺的鼻梁,镀上了一层真珠般的米白光泽。

    身着一袭夜行衣的狱雪,正低头翻看着手中的卷轴,双眸专注地卷轴上的内容,清灵妖异的美丽容貌上没有情感的波动,让人有种眼前的人就像一尊瓷做的人偶似的错觉。

    祁常天转头看向车厢的内部,入眼所见一切皆装点得极为内敛而华贵,此时他想起了关于鬼云州出产宝物富可敌国的传言。

    半晌,交迭起穿着过膝黑皮靴的双腿,狱雪将卷轴搁在腿上,他在阖起的窗框边支着手,将脸靠了上去,开口问道:“冷静下来了?”

    “若是你为了巴若水而来的,那大可不必,他不在我的名单上。”瞇起浓紫色的眼眸,狱雪拉开一旁的暗格,取出细剑罗织无命抛在祁常天身边:“若是想和我交手,那倒也不必,我没这个心思,我若要走……量你是拦不住我的,少平白消耗气力了。”

    说起齐天陵的少主祁常天这人,大致上是个温和而理智的人,大事当前分寸还是有的。略做思考后并也没有执着于切磋一事上了。

    一头长度及腰金发微微凌乱着,只见祁常天抬起头,俊秀妍丽的容貌上露出无奈的微笑。那么接下来就是关于那件事了,他浅浅地叹气后启唇道:“那……”

    对面狱雪只是淡然地望着欲言而止的祁常天。其实双方接下来都明白该是什么意思,即使挑明也没有太大的意思,反倒多此一举罢了。

    “好奇我们这儿是要去哪么?”作为回答,狱雪一弹指尖施咒,解除祁常天手上链枷的束缚。

    祁常天卸下链枷,摩娑着被束出痕迹的手腕,他重新拉好有些脱开的白皮革手套,一双绿眸浅浅眨了两下:“想来该是往兰汀的方向去了?”

    祁常天解开后脑上差不多快散了的束发,取出银梳轻手梳理起柔软的长发,不一会儿便重新将长发半绑而起,缀着一列白珍珠的透明水晶发簪,又一次优雅地簪在了脑后。

    对于祁常天的猜测,狱雪不置可否地拉开窗板,风声、草木摩擦的声响,森林的气味顿时进入了车厢之内。

    祁常天探出头去,几缕金发被风卷出窗外。车厢之外可见两列体格可比骏马的巨蜥,在侧边与前头拖着车厢在山地中如履平地的冲刺而行。

    夜色之中,巨蜥深黑的鳞片上暗蓝的光斑游走着,牠们嘶嘶地吐出蜥舌,掠风而过般快速挥动的巨爪,入土无痕,亦不伤及草木,奔走间竟不留下任何痕迹,长而尖的蜥尾扫动带起阵阵风压。

    “想来你是头一回见的吧,鬼云州特有的灵兽,地行奇甲蜥。”

    狱雪叼着双头蛇纹样的勾簪,穿戴着露指黑护甲的双手灵敏交错勾动,将高绑做马尾黑发分流编为麻花长辫,又将长辫在脑后弯上几圈利落的簪起。

    “你想知道的答案,我们也想得到,既然如此不妨就一道去吧。”狱雪语气清冷地说道。

    “若事实属真,那即是违反密约。”祁常天轻蹙眉头,忧愁的阴影顿时覆上他的面容。

    “能找上门来说明你明白规矩,这样的是断不能留的。”狱雪紫眸目光投向祁常天,道:“你该清楚,求情找我无有用处,在我这儿就只负责了断。”

    默了会儿,祁常天想到接下来还得共同行动好些时间,总不能直以刺客杀手的名号称呼对方,他偏过头开口问道:“……说来,该如何称呼?”

    狱雪半敛紫眸,对于这个提问他蓦地一愣,白皙的指尖在膝上轻叩了几下。

    十多年前狱氏一族的大案,至今影响尚未完全消停,狱雪的眼底沉淀的情绪翻腾不上表面,三下五除二地,将自己的姓氏给拆解一番,他唇瓣一抿似笑未笑地应道:

    “祁公子就称呼我……言雪吧。”

    “言雪阁下。”

    祁常天颔首称道,也自然没不可能天真地以为这会是对方真名,但当他望向裹在一身夜行黑袍之中纤瘦苍白的狱雪,那侧过头望着窗外的侧脸凝若霜雪,只觉这名字再合适不过了。

    这时窗外殷小骨的声音从车顶之上传了下来:

    “十九哥,东北东方向,我方迅速接近中,即将接触目标范围。”

    “小骨。”狱雪闭上双眸,将神识漫开。

    “是。”听见狱雪的声音,殷小骨一翻身从窗户进入车厢之中,抬手预备阖上窗板:“这位少侠请退后,我们要下潜入地了。”

    抱着细剑罗织无命,祁常天表示了解地向后退些。

    在殷小骨关上窗的瞬间,整辆车厢从前侧往后侧,有如水珠滴入池般瞬间潜入了地底。

    狱雪睁开双眸,左手反手一甩,一柄小巧的匕首霎时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漆黑刃身上带有两道波状的血槽。

    “接下来听我指示,若分散行动就依铃铛的指引会合。”

    狱雪抛起匕首改以手指接住刃尖,伸手将匕首的柄递向殷小骨,而后从怀中取出一只小巧的赤铜铃铛,抛给祁常天。

    殷小骨接过匕首,而后收起狱雪放在腿上的卷轴,仔细卷起系上细绳放回一旁的暗格中。

    此时在复杂阵法的力场作用之下,这巨蜥拉着的车厢已潜入兰汀地界的结界范围,无声无息地并未触动任何警戒术法。

    “阁下预计如何行动?”将铃铛收入怀中,祁常天问道。

    一拂颈子拨开散落在肩上的墨黑发丝,狱雪挑眉不紧不慢地说道:“倘若这人手上不应当的人命山多去了,也是死不足惜而已。”

    。

    ──元观十四年,大寒。

    狂乱鹅毛飞雪间,他冻红的鼻间没有知觉,指尖也麻木着。

    裹在宽大厚实的斗篷中,还是个九岁孩童的狱雪抬起头,试图在茫茫风雪中看清牵着自己手之人的容颜。察觉到视线的狱清雨停下脚步,但风雪中依然看不清彼此的脸,他单膝跪地,细细地看着狱雪,而后伸手帮他系紧有些松开的斗篷。

    “……哥哥。”冻红着脸颊狱雪小声喊道。口中吐出的话语化做白雾,被风卷去。

    狱雪银白色的发丝,在日光之下荡漾着浅丽的藤紫光泽,及肩长度的头发簇拥在颈畔,微微翘起,他一双菖蒲紫的眼眸中带着不安的神色,有些局促地抓紧哥哥狱清雨的手。

    他紧握着哥哥的手,彷佛只要碰触着狱清雨覆着薄茧掌心,就能稍稍汲取勇气一般地紧紧不放。

    “小焕,哥哥我……”狱清雨俊雅的面容上温柔地露出微笑,但一句话还落不到语尾,却已哽咽在喉,霎时眼眶有些泛红。

    他翠绿的眼眸映中照出狱雪幼小的身影,这是他最疼爱的幼弟,是狱家最宠爱的孩子。而今天狱清雨却要亲手将狱雪送进鬼云州。

    一朝入鬼云,生死相别离。

    堂堂嵚岩宰辅的狱笼院一族狱氏,会这般被逼入绝地,竟别无他法。

    狱清雨转过头望向黑云寺的阶梯,打着赤红纸伞的纤瘦白袍身影缓缓迈步走来,他不禁心头一跳,眼看已经是约定好的时间,这是鬼云州的人要来接狱雪了。

    倏地,一阵狂风掀掉狱雪的镶着皮草的兜帽,吹乱发丝露出他光洁的额头,以及神情无助的彷徨面容。狱清雨搂住矮小的狱雪,将下颚扣在他的头顶,又转而将额头贴上狱雪的发丝,不发一语仅是紧紧地抱住他。

    忽地温热的水滴淌湿了狱雪的面颊,转眼又在颊上被冻结成冰霜,愣了一会儿,他忽然明白那是哥哥狱清雨所落下的泪水。

    “小焕,活下去……”

    不知所措的狱雪开始颤抖了起来,感受着在哥哥怀里的温度,他听见哥哥是这样说的:

    “小焕,你要活下去,然后不要回家……再也别回来了。”

    。

    “睡得太沉了,不像你。”

    一身黑袍的姬商跃上屋檐,侧过头悄声一笑地说道。

    即使就着月光,也难以看清阴影之中隐藏着自身气息的狱雪,但就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响应暗号之事,他便能推断一二,这也是两人共同行动多年的默契了。

    打横湘骨笛无声地吹奏几声虫音,姬商放下笛子问道:“祁常天那边?”

    紫眸一眨,狱雪起身离开阴影处,月光照亮他白瓷般的面容,他抬眼望向姬商,回应道:“他是个聪明人,这回不会轻易拔剑的。”

    一头栗棕的发丝随性地散在肩上,细碎的发流落在姬商青蓝的狭长眼眸间,他复又瞇起一双狐目般的眼眸,伸手递了个小纸盒给狱雪。

    狱雪接过纸盒,懒洋洋地打开一看,只见是裹着霜白糖粉的麻花糖。这种糖做得好的往往入口即化,没等放上半天便会融化,很不经摆放的。

    “没有茶还带这种得赶着吃的点心,你究竟要何时才能多长点脑袋。”狱雪面无表情地冷冷地说着,拎起纸盒率性地倒了一些麻花糖进嘴里,而后瞇起眼眸品尝着糖霜化开的滋味。

    “你就先凑合着点吧。”姬商又将唇凑上骨笛,无声地吹了段曲子,突然想到什么似地转头道:“难道,梦到什么美梦了?眼下无聊,说来听听如何?”

    “嗯……好个美梦,大美梦的吶……这都舍不得清醒了。”狱雪舔去唇瓣上的糖霜漠然地说着,将空盒丢还给姬商,浅浅勾起唇角说道:“一个替你额前刺上猪首的美梦。”

    伤好了就忘了痛,还时常以自找皮肉痛为乐的姬商,唯一怕的估计就是这件事了,闻言姬商尴尬地干笑几声道:“哈哈哈,咳……当我没问过。”

    轻缓的夜风吹拂着,不知何时起捎上了几丝寒意,顺利潜伏进兰汀城的鬼云州一行人与齐天陵少主,皆已完成布置,按兵不动地等待了起来。

    乌云浮动遮蔽了月光,只见从兰汀至高点之一的尧峰塔望下,全城皆模糊在一片朦胧蠢动的黑暗之中,灯火几星几点地渐消,掌灯的时刻到了。

    兰汀有场大戏将要开演,就在今夜。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点击与收藏的小天使~(比心)

    《本文晋江独家更新》

    [推荐]基友的古耽→《天涯刃镇妖志异》

    作者:山倚晴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