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身陷七杀
    从崖壁洞口望出去,只见四周全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湖水,深青蓝的湖面浅波荡漾,白蒙蒙的天光倒映其中,周围除了吹过山壁呼啸而过的风声之外,什么也听不见。

    狱雪打量着四周的山壁,光滑的灰黑岩壁上几乎没有可供落脚的地方,视线所及的范围内,除了众人目前身处的这个半山腰上的岩洞之外,貌似亦没有其他岩洞。

    往下看去湖水深不见底,向上看也见不到此山的峰顶。

    奇怪的光线让人无法判断时间,狱雪推算着,晕过去的时间含带在内,入阵至今约莫快一个时辰,阵外应该是月正当中了。

    若是凝目望去,隐约可见远远的湖水另一端似是有森林的模样。

    “你们有谁听说过,上古**阵中七杀阵的传说?”皇甫律仪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听说在这之中,有着一个小世界境的碎片,大多不存于世的精怪,都还存在其中……”

    朗漉狭长的双眸半敛,淡淡地说道:“传闻,逢蚀而现的物怪出于东南天的不广天山,而不广天山就存在于七杀阵中。”

    皇甫律仪点头道:“我幼时曾听说过……蔺兄和莫兄为了取一些世上绝迹的材料,而特地进入过七杀阵……。”

    “对了,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你们好似都不担心那被蝎尸绑走的……”听到皇甫律仪提及被抓走的蔺子歌,戚珣忍不住想开口问道,但话说到一半便顿了顿,他思索着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蔺子歌,又介于对方实力高强,不好随意称呼,硬是愣了一会儿后才问道:

    “……那位高人,他是何方神圣?”

    朗漉望了眼皇甫律仪,见对方没有意见模样,便响应道:“不命医圣,蔺子歌。”

    “慢着,朗明深……你说那个打掉琴蝎的高人,竟然就是……”戚珣瞠大一双海蓝的细长眼眸,难以置信地喊道:“赤函蛇心丹、焦鸣脏腑棺、三凡伤转环……,唱戏的你方才说啥来着?难道那些个神奇之物,竟是用了七杀阵中之奇物所造?”

    “天下秘境之多,又何止七杀?你又知晓多少?尽管猜吧你!”皇甫律仪蹙眉,瞥了戚珣一眼,道:“我们这不过是在七杀阵边界,远望都见不着不广天山的边儿,要再靠近些,你以为给蝎子挠痒的你,能活?”

    “总比你这见了蝎子蜘蛛,就快晕的家伙强上不少。”细长的眼眸瞇成一条线,戚珣挑眉讽道。

    “都别吵了……真晕了的是我,这都有一个时辰过去了。”情况实在不容人乐观猜想,狱雪说道:“凭人之身,在七杀阵中至多仅能撑过七个时辰,送我们进来的人……”

    “只要将我们,与南湘君和蔺大夫分开,约莫就是得逞了。”倚在洞口边的崖壁上,朗漉轻声道:“若我们无法及时,从此阵中脱出……”

    “我来说吧。”皇甫律仪抬起手,揉了揉眉心道:“嗯……言雪你先说说,昏过去之前还记得什么?”

    “黑心…咳咳,蔺大夫被蝎子里的东西带走了。”狱雪摩娑着缠着绷带的颈子,皱眉开口问道:“后来的沙暴是怎么回事?”

    “当时阵又变了,后来莫兄往蝎尸的方位追去,空间扭曲后我等便分散至此山的暗道之中。”

    皇甫律仪蹙眉说着,又从怀中拿出绣着云丝纹的白巾,小心翼翼地摊了开来,只见布巾中间有着一个缓缓发出浅绿微光的义甲,他环视众人后叹道:

    “分散前,莫兄将此物传给我,应是做为会合的信物,然而……目前我感应不到莫兄的位置,因此,眼下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尽速离开此阵……”

    狱雪表示理解地一颔首,又问道:“这之间还发生了什么事?”

    “看见这后面的封符了?好险你没瞧见这后方的东西……是我都想晕过去算了,蚁多咬死象,少一些还无妨,可里边儿竟全是蚀金妖蛛,成群似海!估计这整座山中四通八达的地道里全……”

    皇甫律仪收起义甲,思及在这没有退路的崖壁之上,不深不浅的岩洞之中,而洞穴后方的俑道中尽是些不好招惹的怪物,他不禁沉默了起来。

    指了指封住后方俑道上,那开始碎开些许的封符,狱雪淡声道:“所以我们要离开了么?看这封符是撑不了多久的。”

    “我们必须找出**七杀阵中的聚灵地,如此,律仪或有可能找出阵的破绽,又或者找出南湘君所在之处。”朗漉接过话,浅金的狭长眼眸将目光投向戚珣,道:“准备好了?”

    戚珣盘腿坐在岩洞之中,他闭着双眼摇头道:“别烦我,我得再聚精会神……。”

    “等那姓戚的吧,说是他运气特别好,要我不信都不行……”皇甫律仪绝望般地叹了口气,拿折扇比了比戚珣,道:“我们从山里一路,就是靠这家伙的感应决定往哪儿逃的,你能信么?我真快疯了,没想居然还真的可以逃出蜘蛛堆……”

    望着皇甫律仪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模样,狱雪忍住想笑出声的冲动,他抬手掩住唇角,腹筋一阵用力,总算勉强压抑住笑声,一时间牵动到伤口便有些生疼。

    狱雪偏头望了眼沉思般的戚珣,说起来他还真没料到,戚珣那自小逢赌必赢的强运,居然还在?

    将双手在袖中轻拢,倚在岩壁上的朗漉半敛起浅金的双眸,将若有所思的目光投在了狱雪身上,望着对方那抬手掩住脸上窃笑的样子,他浅浅地叹了口气,转而将目光投向洞穴之外。

    岩洞之中光影浅白日光的幻变,转眼间化为夕色般的橙橘。

    转身走回洞穴之中,狱雪翻开袖摆察看腕间蔺子歌留下的灵符,七道莹绿的灵纹当中,有六道封纹与一道开纹,这是解开了自己灵脉局部的封印。

    ……七分之一?狱雪内心无语地默了默,没想这大夫还真是够了,都身陷**阵了还这么保守的,有个万一这还能打不?

    就在狱雪开始轻缓地调动灵力之际,腕子上的灵纹之外,隐约地闪现一枚深青的凤蝶纹,就印在那开纹边上的一角,强大的灵力瞬间和缓地涌出漫过全身。

    这是蔺子歌凝聚自身灵力借予了狱雪。

    喔?狱雪感到讶异地眉尾一挑,心中暗想,没想到这黑心大夫倒是挺懂得江湖救急的,这下倒是还能有些手段可使了。

    狱雪找了块顺眼的巨岩,跳了上去一拨衣襬地坐下,他将手掌交迭在一边屈起的膝上,支着下颚,抬眼打量着洞穴中的另外三人,静静地思考着能用的手段。小心为上,估计在兰汀城一战中用过的术与武器全都不可再使。

    朗漉见过长刀雪宵焉,这倒还好,反正短时间内自己是动不了此刀了。问题是战斗中自己惯用的蛇链骨鞭,是否有被看见?

    指尖轻敲膝头,狱雪苍白的指尖轻扫过中指上的蛇鳞纳戒,取出了三样对象,分别是银鸢环、一把两掌长的黑鞘怀刀,以及一双黑皮革靴。

    自己现在身上穿着的还是蔺子歌那的病人白袍,一身伤口虽好了六七成,但还到处都缠着绷带,这些也都还好,论起这随时得战斗的场合,穿软鞋狱雪可真不习惯了。

    换上黑皮革靴,细细地扯紧绑绳,狱雪在缠着绷带的颈上佩好银鸢环,放下手之际,一双紫眸的视线恰好扫了过左手的手背,绷带缝隙间可以看见些许红凤蝶纹的局部。

    他不禁心中一紧,想起了远在鬼云州北天瑕的师尊,浅敛起的双眸中一丝寒意窜起,不论这将自己卷入**阵之人是谁──这笔帐,狱雪是算定了的。

    这**七杀阵的凶险虽多,然而最大的凶险却是人魂极限一事,无论是何等强大者,往往不能在此阵之中待过七个时辰。

    一旦进入第八个时辰,上古神阵之中法则的运转会开始侵入人魂,开始将人同化于**阵之中,也因此**七杀阵之中虽宛如数州之广大,但却真是个无人之境。

    原因无他,被同化于**阵之人的下场,便只有死路一条。

    狱雪细细地吐出一口气,冷静地沉淀情绪,这可着实是个大麻烦。不同于寻常人,对于三魂不完整的狱雪,恐怕连待上个六时辰,都可能会有危险。

    保守估计,自己能如常行动的时间,还有五个时辰。狱雪将目光投向终于准备起身的戚珣,能否找到聚灵地,还得靠这家伙赌一把了。

    戚珣站起身,一手按在肩上扭了扭脖颈,开口道:“我感觉现在还可以走了……方向就照我感觉的走,行吧?”

    皇甫律仪露出了一个相当勉强的笑容,道:“行。”

    “打算怎么走?”狱雪从巨岩上跳了下来,缓缓走向洞口:“这水中肯定有异,移动上用我的术,抵御袭击让诸位担待可否?”借来的力量有限,加之得考虑伤况,须得谨慎保留力量。

    指尖轻触颈项上的银鸢环,注入灵力解放银鸢的原形,当白光闪过洞口外鸢翅展开之际,狱雪率先跃了上去,洞外的狂风吹乱他高绑的黑发,他抬手挥开颊边发丝,道:

    “别磨蹭了。”

    望着狱雪逆着光的容颜,朗漉的唇角勾起一抹浅笑,跟着跃上了银鸢,接着皇甫律仪与戚珣也跳了上来。

    “方向?”单膝跪地在鸢颈之上,狱雪喊道。

    火烧般夕阳色的天空之下,银鸢振翅而飞,带起的风压在水面划起一道水花,倏地拔高而起,回避掉湖水中跳出的利齿妖鱼。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点击与收藏的小天使~(比心)

    《本文晋江独家更新》

    [推荐]基友的古耽→《天涯刃镇妖志异》

    作者:山倚晴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