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苍守封狼
    “这是……封狼关的天星守城大阵?”

    皇甫律仪展开折扇掩住半脸,难以置信地摇头说道。

    乘着巨鸢接近古城中的聚灵地之际,映入眼帘的却是意想不到的景色,并非是寻常埋伏,而是严谨规制的符甲术兵,灵炎成圈的阵势。

    “辰州封狼关巴氏?谁跟那边关的苍守将军有仇了?”戚珣一双细长的海蓝色眸子望了眼皇甫律仪,他转头向朗漉问道:“这个阵势……是想把我们全给耗死不成?”

    望着前方的阵势,皇甫律仪不禁摇头急道:“哎,我少说还是得花上不少时间……姓戚的,看这阵势……难道附近没有别的聚灵地么?这我们能顶得住么?”

    “你当我是甚么?寻龙棒?就剩两个时辰,这七杀阵这么大,唱戏的你实在点行不?”戚珣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纳闷道:“这……对方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不用想,时间不够了……对方显然想打上一场。”狱雪紫眸寻着对方阵间的破绽,一抬手拨开锁骨上被风扰动着的黑发,他语气肯定地说道:“即便再寻聚灵地,对方肯定也另有部属。”

    这到底都是卷进了些什么古怪事里去了?先是**七杀阵,接着封狼关巴氏?皇甫律仪水双眸浅敛,挥着折扇的手停了下来,他的心中隐约有着不好的预感。

    “……来了。”

    剑眉挑起,开口的同时朗漉瞇起浅金狭长的双眸,横手平举拔剑,白剑清悦鸣响中,金弦之月痕如水,显现于半空之中,剎那击出的剑痕斩去向着巨鸢上众人,破风袭来的箭雨锐林。

    被斩断碎落的箭羽折射着天际洒落的光芒,有如一阵耀眼的光之雨,凌乱地飘落,巨鸢飞行的轨迹一变,绕了开来。

    倏地,光之雨在变幻的天色中消失踪影,**七杀阵中夕色般的天空暗了下来,暗夜般深远的蓝紫天色笼罩大地,视野中一切忽地转暗。

    前方封狼关的数百符甲兵结阵的灵纹力场,散发出的靛蓝光芒却更加显现出来,那圆阵将聚灵地所在之处给团团围在其中。

    朗漉沉默地望向敌方阵营,同属于辰州地界的势力,旭月宫亦曾三番两次与封狼关巴氏打过交道,虽称不上水火不容,但也亦是相互掣肘的制衡立场,两边不怎么交好过。

    杀阵之中着装重甲的天狼翼兽挥动着翅膀,在那之上为首领军之人露出浅笑,扬手发下施令。很快地将目光锁定在其身上的朗漉不禁紧蹙起眉头……

    巴氏正在内斗的传闻并非是秘密,而来人正是其中的激进派系领头者──封狼关的苍守总兵官。

    目光打量着甲兵移位换阵的天星守城之阵,朗漉悄声说道:“……是个棘手的。”

    “那个封狼关的总兵官,巴季青?”狱雪紫眸苍白的面容上,神情冷淡如霜,他顺着朗漉的视线望向巴季青,瞇眸一扫,果不其然在其身边看见半月前交手过的巴若水。

    朗漉点了点头,心中飞快地思量着计策。

    与高挑的巴季青相较之下巴若水显得有些娇小,前额上配戴着青狼首玉的抹额,穿着一袭靛描金白山茶花纹的军袍,一头蜜黄色短发及肩,只见巴若水蹙着细眉,清灵秀逸的面容上流露着哀愁的神色。

    封狼关的总兵官巴季青,再加上指挥使巴若水。封狼关两大派系的代表人都已齐聚一堂,这还真不是寻常阵仗了。

    此天星大阵属于守城之阵难以突破,虽然棘手但只要不被围入,仍是有转圜的余地,偏偏要入聚灵地却势必得正面杠上……

    身负长弓的总兵官巴季青,在头顶束起蜜黄长发的雀翎冠上缀着青狼首玉,向后侧垂落的长靛花飘带与发丝一并被风扬起,一身配有银甲的靛描金白山茶花纹军袍,收束出挺拔的身姿,正当双方距离又一步拉近之际,他扬声喊道:

    “苍守封狼关,有要事与九天司命和千鸦门相谈,在此还请皇甫律仪随我们走一遭了。”

    巴季青的右目上戴着黑皮革眼罩,顺着眼罩之下的右眼位置起,一道疤痕向下划破他的面容,使他柔美俊气的面容添上几分狠戾之气。

    巴若水碧青色的双眸抬眼望向巨鸢上的四人,在望见狱雪之际微不可察地呼吸一滞。

    “这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还望诸君能手下留情,别让我难做人了……”巴季青带着扳指与护手的右手指向皇甫律仪,道:“鲛人子,你过来这边,我就放其他人走。”

    “……我。”脸色煞白的皇甫律仪阖起折扇,白皙的指节拧着扇骨,他咬着下唇神色复杂望着巴季青,一时之间无以响应。

    戚珣转过头,疑惑道:“……什么鲛人子?”

    “戚珣,阵东南东方向,预备好你的盾术……”朗漉的脸色沉了下来,望向巴季青的浅金眼眸中带着一丝冷然的怒意。

    好样的,狱雪低下头唇角微微勾起,在心中冷冷一笑,他探手从腰带中取出黑鞘怀刀,道:“我们……直接闯过去。”

    。

    传送晶石开始缓缓发散光芒。

    一道裂痕浮现在晶石之内,从发出光芒的中央核心往八方窜去,随着传送阵法的光华大炽,晶石转瞬碎裂成斋粉。

    星星点点的光芒飘散在荒废宅邸之中,而两道身影凭空出现,其一走向了昏迷的沐熙雨。

    来人正是连犽与九奉。

    缁城此刻依然细雨不断,稍早前的打斗惊动的巡防军,已完成集结正打着灯笼向此处前来,不远处的三条街外人声沸腾地传了过来。

    连犽将倒地的沐熙雨翻过身,指尖连点他身上数个穴道,沐熙雨眉头蹙起,数秒后悠悠地睁开双眸,意识似是仍有些迷茫。

    “……小萸儿长高了。”缓缓坐起后,沐熙雨甩了甩头,若不是一身被雨淋得湿漉漉的黑袍,以及仍然身处于废屋之中,他简直怀疑自己这是在作梦。

    沐熙雨先是取出尉迟炎岳绘有符阵的外袍交给连犽,九奉抬手接了过去,蜂首跟着飞停到处处都是血迹的外袍上。

    “难为你了。”连犽至于腰际剑柄之上的手指发力一握,黑眸微敛,抱歉地说道。公孙芙萸出现于此,完全在众人的预料之外,竟意外地让本不该碰面的两人重逢。

    “无妨了。”沐熙雨摇了摇头,抓住了连犽伸出的手站起身,抬头望向对方的黑眸:“琅华,既然对方知道我的底细,没准还是我连累了你们……”

    见连犽还想反驳的神色,沐熙雨抬手要他打住,视线投向屋外。此时巡防军已经踏入接近的小巷,不一会儿便能从化为废墟的庭园痕迹来找到此地,必须尽快转移地点。

    “九奉可有头绪?”一想到尉迟炎岳,连犽便脸色难看了起来。

    九奉可以听见连犽喊自己的声音。

    但他的眼前彷佛出现黑洞,一切的思考都被眼前的发现给冻结,他停止了呼吸,整个人完全僵住──心跳的声音从未如此响过,震耳欲聋。

    十步之外的黑暗之中,只见九奉仔细检查着蜂群提起的外袍衣角,却迟迟不发一语,闻声后还顿了会儿才终于转过身来,然而那脸庞却惨白地吓人。

    “蜂纹……为何……”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九奉开口断断续续地说着,目光却未看向连犽或是沐熙雨。

    情况相当不对劲,连犽与沐熙雨两人互看一眼,正要采取行动的瞬间,狂蜂嗡鸣如贯脑钢刃般爆响于头脑之中。

    毫无防备意识遭受攻击,尚还虚弱的沐熙雨按住脑门,登时抵挡不住地白眼翻起,便软倒了下去。

    “……九…奉!你还不快停手!”连犽紧皱着眉头,额角上青筋浮现,他抵挡着贯脑魔音的攻击,身形一晃到了九奉面前,提起他的领口大喊着。

    蜂鸣的爆响影响着连犽全身的血脉,连犽勉强压下气血翻腾开口喊道:“九蜂燕!!”

    被连犽提起的九奉,四肢无力地垂下着,完全不进行任何抵抗,彷佛无法听见连犽的怒吼一般,紫黑的发丝无风扬起,九奉周身的灵力越趋狂乱。

    见状,连犽咬牙抬手打了九奉一巴掌,再抓住他的双肩,喊道:“给我冷静下来,你个……蠢货!”

    九奉感觉肩头颈边一阵热流,回过神来才伸手一摸,便全是黏腻的血液,而连犽按着自己的肩头的指尖颤抖着,慢慢地他的视线终于聚焦在连犽脸上,哑声道:“这……。”

    “咳……你……”连犽松开扶着九奉的手,再次吐了口鲜血。

    该死的蜂响终于停止,连犽的视野里所有的景物都像是在晃动一般,处处都是残影,在他喘气之际,忽地衣领被大力向下一扯:“你……?”

    “……这不是我的蜂纹。”像是溺水之人般紧紧抓着连犽的领口,九奉低着头颅说道,蓦地抬起脸庞,只见他眼角慢慢地流出鲜血。

    九奉双目赤红着,颤抖不已地对连犽哭喊道:“…是九生啊!”

    ──九生的蜂纹。在九奉的橙橘瞳眸之中,尉迟炎岳留下的雷纹外袍一角上,显现出属于过往死去之人的印记。那乃是前代御蜂者的印记。

    “……是九生他……连犽你要相信我……我…”

    “不、可、能。”一字一字地说着,连犽使劲地将九奉死死扣住领口的手指扳开,黑眸中的神色却是动摇不已,霎时感到方才翻腾不已的气血瞬间冷透。

    连犽忽然意识到,或许早该在九奉的琏蜂之术受阻之际,就该猜测到这个不可能存在,却存在了的可能性。

    白炎之环从地面闪现,消逝的火华之中,黑袍装束的三人身影出现。

    正是从沧海一路追来的鬼云州等人,以暗鬼阵牙第四番的穆一芳为首,同时接到传令的姬商,以及在路上会合的殷小骨。

    高绑着黑发的小少年殷小骨从半跪之姿站起身,他收起传送白炎阵,望向连犽等人的目光中带着敌意,稚嫩的脸庞上一双黑眸中蓦地化为红瞳。

    腰间湘骨笛的长穗一晃,姬商瞇起一双青蓝的狭长狐目,他悄悄地叹了口气,安抚似地将手轻轻搭上殷小骨的肩头。

    率先打破寂静的是穆一芳微微嘶哑的嗓音,以他一贯沉稳平和的语调:“你们苍州鹭府,与我们暗鬼阵牙,应该无须如此见外。”

    穆一芳半敛着凤仙花红粉色的双眸,深黑及腰的长发以赤花穗高高地簪起,右短左长的发丝收拢在颊侧,露出右耳上暗红宝石的耳坠。

    “……百里毒花?”连犽将九奉推到身后,皱眉道。

    “正是在下。”

    一袭金蛾子纹的黑檀袍服,露出收窄的箭袖,这有着百里毒花称号的优雅男子,总有着处变不惊的态度,他将两手交迭于支撑在地面的黑骨伞柄之上,启唇道:

    “琅华公子,时间不多了,且让我们同路而行吧,我们的人亦被卷入**七杀中,这事儿要如何算,等回头再来谈谈……。”

    。

    作者有话要说:  晚点二更!

    感谢各位点击与收藏的小天使~(比心)

    ↓

    10/09[公告]

    各位小天使们,昨晚不小心睡过去的作者君,

    要来冲刺赶稿一番了!

    近期,加更or长章掉落中~~!!

    喜欢本文,欢迎收藏鼓励作者~~(滚动)

    有没有看到这边的可爱小家伙,

    想来按个爪,给努力中作者打气的呢?

    [推荐]基友的古耽→《天涯刃镇妖志异》

    作者:山倚晴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