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宿海鲛人
    戚珣的盾术化为破城之锤,四人乘着巨鸢俯冲的狂风之势,就此撞入了天星大阵包围的古城范围。

    青白光芒洒落的夜色之中,鬼魅般白雾缭绕着风蚀残留的古老都市,足尖踏过屋檐上石兽雕像,狱雪跟在朗漉身后落地。

    与苍守封狼关巴军的攻防之战已然展开。

    无声的铁刃暗影在越趋迷茫的浓雾之中袭来,当朗漉挑剑破开第一个符兵枪阵的同时,天星大阵守城机制的重重狼影,包围在落地的众人之外,伴随着阵中苍守狼笛的长嚎声响里,化做袭来的攻势。

    三米高多头巨狼的身影冲破浓雾急奔而来,锐利的长爪在地面深深刻上爪痕,青黑毛皮闪烁着电光,地面轻微地震动着,领头狼的狼嚎之下,成群从前方街角冲出。

    取出深黑的折扇一挥展开,皇甫律仪瞇起水蓝双眸,轻声说道:“风华离影……。”

    皇甫律仪云水纹的宽袖中,持着黑扇的纤细手腕两下旋起,暗黑铭文上深蓝的光芒隐现,倏地,卷起的黑风如纱,让众人身上掩盖了一层障眼之术。

    一个呼吸间在与狼群拉进距离之际,四个人足下重合着的影子分出向着另一边而奔去的幻影,将封狼灵兽群引开。

    “……你们。”足尖掠地,奔走中皇甫律仪忽地出声喊道。

    朗漉转过头望了皇甫律仪一眼,神色平静地说道:“律仪,照计划前进,别慢下来了。”

    “想都不用想了。”行进间狱雪拿出六张纸符燃起符炎,指尖交错折好符纸,包裹住掌心中倒出的一把细小种子,回过头一脸不以为意地说道:

    “还是你当真以为他抓了你,就会放我们走?退一万步说,做了这种事哪个不想着灭口?”

    “言雪……你这劝服人的能力可堪称是一流的。”闻言,朗漉不禁浅浅一笑,抬手接过狱雪完成设置的暗符,收入怀中。

    狱雪望向皇甫律仪,轻眨一下紫眸,淡淡地说道:“不用谢了。”

    皇甫律仪露出苦笑地别过头,展开的折扇上闪过水蓝灵光,叹道:“……我明白了。”

    古城之中浓雾如苍白丝绒般地覆盖在街道之上,踏着碎裂的地砖狱雪一行人,前进的速度犹如疾风,眼下倘若卯然使用巨鸢或御剑升到半空之中,必然会成为巴氏等人长弓的狙击目标。

    行进在最后方断后的戚珣,忽地说道:“如果我说……我忽然有种颇为糟糕的预感……”

    朗漉面色有些奇怪地问道:“……有多糟?”

    “跟在极东顷海碰上天海悬的那回……”戚珣的眉头紧蹙出深痕,神色有些迟疑地说道:“有得一比?”

    再戚珣话音落下之际,众人行进方向的前方,浓雾剎地被撕裂开来,在敌方人影出现之前,首先袭来的是一阵又一阵箭羽。

    朗漉的长袍衣襬随着他一跃而扬起,一袭白袍的身姿划过空中,袍摆边缘染着极浅淡蓝的月白之色,乍一看过去,他的身影仿若比真正的白还浅上几分,犹如暗夜之月,幽白冷然又轻寒若云水波光。

    出鞘的霜白之剑,剑鸣一啸,朗漉周身未动,剑域中月痕剑花满开,震开狙击而来的利箭。被朗漉打散的箭羽,落地之后烈炎爆燃而起。

    火光冲天之时,敌人的暗影潜伏而来,不出三招便被朗漉与狱雪撂倒,戚珣挥剑横扫向着皇甫律仪狙击而来的箭矢。

    朗漉收剑而立与狱雪背对着背,一面警戒着敌方的攻势,他侧过头挑眉道:“伤患之身?”

    “……是啊。”反手持刀,狱雪平淡地应道,望了眼在打斗间渐散的绷带,索性将右臂上散开的绷带扯落。

    聚灵地方位已经在能明确感应到的范围,想来巴季青并不担心失了此一等人的踪迹,一旦入了天星大阵,想出去可说是插翅难飞,而若想靠近聚灵地,离开**七杀阵的小世界,更会先陷入在封狼关巴氏军的层层埋伏之中。

    并且于人魂极限上处于更有优势的一方,巴氏等人是较晚入阵的,即便只是拖着时间,也是铁打的胜负。

    “旭月长痕……果然是你,旭月宫主。”被炎箭暴风炸散的薄雾之中,巴季清持着长弓,信步走来,独眼望向朗漉,一偏头说道:“你们走吧,让鲛人子留下即可。”

    “许久未见了,巴总兵。”朗漉一颔首,冷淡地响应道:“我可不确定这会是个好主意,这聚灵地之外,难保说你又准备了些什么要招待我的?”

    “……这可能是我此生第一次知道,我的命能有这么大的价值?”皇甫律仪取出南湘君的义甲,右目被前发略为遮掩着,他弯唇一笑道:

    “我还真真是长了个见识,你们未免想得太美,怎么就觉得我的命能值得?”

    巴季青道:“那么就请随我们走一趟,不就可知有没有这个价值了么?”

    “你敢当我是个傻的?”一甩短刀,将刀尖染上的鲜血溅落,狱雪冷声道:“你拿他的命,威胁不命医圣与南湘君,是想要得到什么?难道我还不能猜出一二?”

    “这位口气不小的,又是哪位了?”巴季青不悦地挑了挑眉,目光忽地注意到站在后方的戚珣,顿时露出了豺狼般的狡诈笑容道:

    “呦,这不是狱笼院家的看门犬么?怎么还跑到这儿来了?”

    “你……!竟敢……”戚珣细长的眼眸中燃烧着怒意。

    “……啊!”打断了戚珣的话,巴季青长叹道:“瞧我这记性,抱歉啊戚珣,你早不是看门犬了,该说你……丧家犬才对!”

    浓紫双眸望着巴季青,狱雪清丽俊美的容颜上面无表情,然而握着怀刀的手指,却因瞬间用力过度地浮出青筋,正当听见丧家犬三字,他足尖一错,克制不住地要闪身上前之际,朗漉抓住了他的胳臂,皱眉喊道:“戚珣……!”

    “吵死了!不要命令我,朗明深──!”

    戚珣咬破拇指,将鲜血抹在浅褐皮肤的前臂之上,倏地浮现的海蓝咒纹环绕着戚珣,他一拳砸向地面,将石砖地板砸出了个往八方去的深坑。

    震波传导之际,海蓝的符纹如锁链从戚珣砸向地面处爆出。

    封狼关一干人等霎时全陷入了古城地道之中,在尘埃飞扬中被戚珣缚阵所拘,早有准备的狱雪等人避开了深陷的洞窟,第一时间跳了出来。

    敌方既然有埋伏,这边也自然能有突破埋伏的安排,从踏入古城之际便已察觉地底另有结构的狱雪,将计就计地策定了此计。

    朗漉解开了狱雪准备的暗符,灌入强大的灵力,眨眼间疯长的青铜藤蔓带着咒封,严密地掩住了陷落的地穴,将被缚阵所困的巴氏军队给彻底封住。

    巨鸢在银芒闪现中成形,众人跃上鸢背,完成破阵演算的皇甫律仪,手中的义甲发出浅薄绿芒,巨鸢极速接近聚灵地,狂风扬起发丝,倏地又一次弓弦绷紧之声传入耳中。

    只见一道箭矢破风而来,在夜空之中炸成千百流星般,射向巨鸢……

    在巨鸢之后靛蓝光华闪过,来人大喝一声,将箭羽以结盾弹开,谁也没有料到,早一步拦在箭雨之前的竟是一身着封狼关高阶军袍的身影,那人抹额飘带扬起的背影映入狱雪等人眼中。

    ──正是封狼关指挥使,巴若水。

    “阁下,请快逃……这是陷阱!”

    巴若水回过头望向狱雪,面色苍白地说道:“那箭矢上的蜂魂,会将中箭者直接提至神阵中的人魂极限,并将其石化封印……唯巴氏可解,此为总兵官的杀手锏。”

    追赶而来的巴季青,面色狰拧地喊道:“若水……你敢?!”雀翎冠束起的长发在方才的混乱中被打散,巴季青再一次将深红灵光的弓箭搭上弓弦。

    忽地,悠悠哀伤的琵琶声从四面响起,奇异的力场展开,蜂鸣之声环绕在耳畔,在场众人只觉身躯一沉、灵脉的运转立时迟滞费力了起来。

    “……季青,你选错目标了。”

    抱着琵琶的男子出现在巴季青身边,双眸紧闭的脸上戴着浅白的面纱,指尖轻巧地勾弦,狱雪的双手瞬间裂出血痕。

    狱雪吃痛地蹙起眉头,心中一惊,这伤痕正是前往兰汀城一战前遭到暗算之际的伤口,早已用符清除咒毒治疗过的……

    他脑中思绪飞快地转动,咒毒鬼术、神魂禁制、琵琶蜂鸣……难道是传说中的御蜂人……陆九生?!

    狱雪确实有过推测,若说巴季青的想以皇甫律仪的性命来威胁获取的,确有可能是入鬼云州之路的情报,而此时这推测基本便是成真的了,通过这浮现的伤口,狱雪几乎肯定自己刺客的身份,已被那抱着琵琶的男子识破……

    ──该如何行动?

    对方紧闭的眼眸缓缓睁开一道缝隙,看不清眼眸的色泽,只觉那双眼深暗漆黑,不同于蔺子歌的凛然深邃,而是宛如深渊一般的无光暗黑,在他指尖又一次奏起琵琶。

    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狱雪腕间的青蝶纹倏地转淡,他做出了决断跳下巨鸢。

    。

    巨鸢极速遁入水中之后,便缩小成环。

    就在琵琶声响起的剎那,跳下巨鸢的狱雪与追上前去的朗漉的身影都消失了,接收命令的巨鸢穿梭过袭来的狼阵箭雨,载着皇甫律仪与戚珣一头栽进了古城北边的深潭。

    皇甫律仪一把捉住银鸢环,一手拖着戚珣在水中不断下潜,避开封狼关破水而入箭矢的连击范围。追杀而来的利箭直射入水中,带起成串的气泡。

    湖水底下不知是什么岩质的湖岩散发着柔和的波光,随着下潜视野反而渐渐明亮了起来。

    戚珣闭起海蓝的细长双眸,猛地咳出空气,眼见就快撑不下去之际,皇甫律仪收起折扇、双手结印变化,一挥手在水中便隔出了避水圆球。

    漩涡的水流窜上水面,以两人为中心的范围五米范围的水转瞬间退开。

    **七杀阵之中的所有的湖水,皆隐含着上古神阵中运转的力量,随着两人深深潜入水底,古老的神阵之力愈加强大,皇甫律仪耗费着灵力抗衡着水中压制过来的力场,身上的鲛人特征便渐渐不受控制地显现出来。

    半敛起水蓝的双眸,抬手望着自己原先修剪仔细的指甲,长成了一副又尖又细的模样,手背上跟着慢慢显现出细小淡青蓝鳞片,皇甫律仪静默地想着,至少还能维持着双脚。

    “你是……鲛…人?这世上还有活着的鲛人?”使劲地咳出数口方才吞入的水,戚珣喘着气说道。

    湿透的袍服贴在身上,透出皇甫律仪白皙皮肤上细细的浅青鳞片,他的面容上亦出现了鲛人的特征,水蓝的双目中黑瞳比寻常还广而深邃,时常被前发遮住的右目边上,缀着五枚花瓣般的深蓝鳞片。

    “对的……我是鲛人,是极东顷海……最后的鲛人。”

    微弯起的唇瓣泛着青紫色,皇甫律仪无奈地叹了口气,抬首望向水面道:“你缓过气了?决定好方向,我们得杀回去了,在这水底就算是鲛人也顶不了多久的。”

    “那封狼关混账的意思是……你……是九天司命的人?”

    “……算吧……抱歉,连累你了。”转开望着戚珣的视线,皇甫律仪难掩内疚地难受得别过了头,抬手揉乱自己的前发,又叹了口气。

    “九天司命曾有恩于我戚氏一族,既然我此时在此,也算是个一偿恩惠的时机了……”戚珣神色意外认真地说着,一面伸手折断深扎在肩膀上的长箭,他并未将箭头拔出,只见浅褐皮肤上汨汨地流下鲜血,他浅咳了声,头也没回地又道:

    “咳……唱戏的,你还是打起精神来吧,你这样我很不习惯。”

    “……你。”回过头的皇甫律仪看向戚珣,却欲言又止,他取出了紧急处置的药符与绷带,蹙眉道:“你……你过来,你这什么鬼处置?……我帮你止个血。”

    皇甫律仪望着戚珣的肩伤,心中不禁想到至少这箭不是那见鬼的蜂魂箭,这倒是值得庆幸了……。

    “看不出来,你还有医术的心得?”戚珣任由皇甫律仪用药符刨出箭矢,抽痛地倒吸一口气。

    “半调子都称不上,这样还敢说医术心得,我会给蔺兄吊起来打的……”

    凝神燃起水蓝的灵炎,拔除毒素,并将伤口暂时缝合起来,皇甫律仪默了默,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为什么那般针对朗漉?你们少年时有好一段时间处在一块儿不是么?”

    “……我那么做,对我们都好。”水波的光泽在戚珣的浅褐皮肤脸庞上晃荡着,他耸肩道:“只能说缘分吧,有时很多事,诚然不是你能选择的。”

    “……都好?甚么意思?”皇甫律仪蹙起细眉,将药炎燃却。

    戚珣望样水底的海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黯然:“总比互相舔拭伤口来得好。”

    “什么?”低声的话与水声混杂着,皇甫律仪并未听清,包好绷带后他抬头望向戚珣。

    重新穿好袍服的戚珣转过身,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道:“也没什么……那言雪究竟是什么来历?”

    自然不可能愚蠢地浮出水面自投罗网,一面在湖水之中探测出出,皇甫律仪指尖轻点下颚,开口问道:“言雪他真的长得……那般像狱氏的那位小公子吗?”

    “轮廓有相似的感觉,在小主死了之后这么多年,我也只见过言雪这么一个了,实在吓坏我了。”戚珣点头,又问道:“说来,你也不知他的来历?”

    “他身上的伤绝非寻常,新旧之伤横陈,甚至伤及神魂灵脉,我没见过蔺兄这般仔细照料谁过,况且他……人尽有苦衷,又何苦再一一探究?……好了,你暂时处理成这样,应该没有大碍了……”

    皇甫律仪摇了摇头,抬手展开的折扇上浮现道标:“好了,寻龙棒快发挥长才,选个方向好杀上去了。”

    戚珣扭了扭肩膀,道:“还有多少时间?”

    “往聚灵地一路过来至今消耗的时间……至多两个时辰,但最后一时辰的状态就很难说了……而且……”说着,皇甫律仪抬眼望向水面。

    “话别说一半,而且甚么?”

    “……言雪,他三魂有伤,恐怕是抗不住神阵侵蚀,或许……我们只剩一个时辰。”屈起指节抵在眉心上,皇甫律仪沉重地摇头,叹了口气道:“都是……我的错。”

    见状,戚珣挑眉讽道:”哼,硬仗当前,唱戏的,你可别泄气了。”

    “喔?姓戚的,你这算是在激励士气么?呵……记得你说过的赤函蛇心丹?就让你见识看看吧,和那蛇心丹有得一比的……海灵宿声丹。”

    取出一只通体碧青云烟缭绕的鳞玉瓶,皇甫律仪微弯起唇角冷淡一笑,只见他右眼尾边上花瓣般的深蓝鳞片,莹莹地辉映着水底的波光。

    ──封狼关的巴氏敢把事情做得如此决绝,那也休怪我无情了。

    在心中盘算着,皇甫律仪慢慢地闭起深邃瞳孔的水蓝眼眸,而后睁眸说道:

    “除了我手中持有的这枚,约莫是天下绝无仅有了……我一定会把你们都带出去的。”

    。

    作者有话要说:  长章来了,作者努力爆发小宇宙!

    10/09[公告]

    今明两日,加更or长章掉落中~~!!

    喜欢本文,欢迎收藏鼓励作者~~(滚动)

    有没有看到这边的可爱小家伙,

    想来按个爪,给努力中作者打气的呢?

    [推荐]基友的古耽→《天涯刃镇妖志异》

    作者:山倚晴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