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
    05

    陆茸茸愣愣地看着地上端坐的左烨。

    聂教官反应很快,“也好,方便你们同专业的师兄弟之间多交流交流感情。”做好安排后就继续去维持纪律了。

    “坐吧。”左烨出声。

    陆茸茸回过神来,埋着头弯了弯腰,“学长好。”

    实则是为了隐藏自己唇角的笑意。他啊,再了解不过左烨了,正常情况下,拿刀架他脖子上也逼迫不了他玩游戏,更何况是主动要求参与。

    左烨闻言,眉头微微挑了一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礼貌了?以前不是特别没大没小,张嘴就“烨烨”长“烨烨”短的吗?

    还有面上看着这么委屈的样子,致使他内心的情绪不住翻涌。

    视线滑下,瞥见陆茸茸领口和脖子呈两种颜色,领口里肌肤白嫩,脖子上的颜色稍深,不过……

    他皱了皱眉,看见陆茸茸的后颈的肌肤发红,这应该是被晒伤了。

    陆茸茸没有立马坐下,脑子里闪过很多方案。主意打定后—

    他作出欲盘腿坐下的姿势,右脚却狠狠踩向左脚的鞋带,顿时重心不稳,他没有往左烨那边倾,而是选择向后倒。

    果见左烨立马冲了过来,一手托住他的头。一手揽住他的肩,往自己的怀里扯。

    陆茸茸不作声色地腰上使力,头自然地靠近他的脑袋,温唇若有若无地滑过左烨的脸颊,宛如触碰明玉,心跳扑腾起来。

    左烨瞳孔的神色一僵,手上的动作也为之一顿。陆茸茸因为其长相的原因,给人的第一印象都是乖巧机灵的,但左烨知道这小朋友的路子野着呢,跟在他身后当兵鼻涕虫的时候 ,总是会动手动脚。

    但只限于主动牵牵手之类的,通常碰一下就松开了,像刚才那样的亲密,似乎是第一次,他有些怀疑,会不会是陆茸茸故意的……

    低头看向怀里的人,不想陆茸茸却咬着下唇,脸上写满了惊惧,糯糯道:“对不起……”

    左烨的睫毛颤了颤。

    陆茸茸开始挣扎,三两下挣脱开他的怀抱,“学长,我是不小心,你别放在心上。”

    左烨,“没关……”

    “上次我在广播投稿里说的话都是认真的。”陆茸茸自顾自地说道:“这瓶水就给学长喝吧,就当是我为我曾经的不懂事道歉。”

    左烨看向他,以前都是……不懂事?

    “学长,我以后不会再私下打扰你了,我会敬你重你只当你是一名前辈的。”陆茸茸看上去并不是无所谓,很低落但还是努力冲他笑了笑。

    把汽水瓶塞到左烨的怀里,然后高举手:

    “刘教官,我想上厕所!”

    “懒人屎尿多。”刘教官摆摆手,“去吧,赶紧回!”

    陆茸茸再没多看左烨一眼,飞快地跑离了操场。跑远了确定身旁无人了,他才偷着乐地摸着自己的嘴唇。

    光扇巴掌的力度不够,得先给个甜枣。得到又失去,比得不到更令人骚动。

    心里明白的那事儿,越发清晰,左烨啊,果然是惦记自己好久了。

    可惜他不自知。

    陆茸茸活了两世算是清楚了,对这种意志力特别强的人,强扭不行,得智取,就目前来说,以退为进这一步,算是走对了。

    路过逸夫楼门前的草坪,瞅见上面竖着“小草正在睡觉,不要打扰它”的标语。

    陆茸茸驻足,对着草嗷嗷嗷地叫了一通,“起床啦,别睡了!”然后又自娱自乐的哈哈哈大笑,开心到不行。

    骑着共享单车的同学路过,跟看神经病似的看他一眼,用力一蹬腿,骑走了。

    操场这边,李家桢仍将信将疑地打量着自己手里握着的水瓶,直觉崔狗不可能这般大度,这汽水该不会是被他调过包吧?

    可水都是学长直接发的,崔狗也没时间动手脚啊。

    “喝不喝?不喝给我。”崔狗伸出手。

    李家桢发现他人虽懒,但衣服还挺干净,指甲也修剪得当,手掌偏大,看上去很有力量。

    也不回答,李家桢上手拧瓶盖,哪想这瓶子包装质量竟然这样好,他一个男人一下子竟然没拧开!

    崔狗还在面前看着呢。

    他咬咬牙,拧得脸都红了。

    崔弥倾身从他手里拿过水瓶,虎口捏住瓶盖,“咔”的一声,瓶盖被他拧了下来。

    李家桢怔怔地看着他把水瓶又递了回来,对方嘴里带着嘲讽,“果然是只小猴,瘦不经风连个瓶盖都打不开。”

    “喂,我不是要你别这样叫我吗!”李家桢红着脖子吼道,确实有点丢人,气愤地大口喝着水,都没心思体会这份甘甜。

    咕噜咕噜。

    虽说崔狗事先约好了只要三分之一,但他还是喝到还剩半瓶的时候停下了。

    “喏。”递给崔狗。

    后者也不客气,接了过去,对着瓶口直接灌到了底。

    “你……”李家桢手抬了起来,“你怎么直接对着瓶口喝了?!”脸颊还有些说不出来的臊意。

    “我又不嫌弃你。”崔狗抹了抹嘴巴。

    李家桢的脸更烫了。

    崔弥把瓶子捏成一个塑料饼,抛来抛去,“你说你成天到晚哪那么多事?大家都是男人,一张床都睡得,喝一瓶水怎么了?”

    “不要脸。”李家桢评价道。

    崔弥一个塑料饼扔过来,李家桢反手挡了回去,二人开始了塑料饼投掷争霸赛。

    他们不远处,左烨仍坐在地上,拿着那瓶盐汽水瓶盖,有些出神。

    “你知道我看你现在像什么吗?”陈奕穿过同学们,朝他走来。

    左烨开瓶,喝了一口,“嗯?”

    学校里女生经常把他比作还没发福时期的莱昂纳多。

    陈奕:“像打肿脸充胖子的深闺弃妇。”

    左烨一口水呛得咳了起来。

    ……

    放学时分,左烨从录播室出来,到洗手池用凉水冲了把脸。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一下午都没什么精神,背得滚瓜烂熟的稿件也频频出错。

    扯了张纸巾擦拭,手却在左脸颊停了下来,他的指腹在颧骨处打着圈,刚才碰着的地方,是这里吗……

    左烨似碰到烫手东西似的,猛地拿开手。

    余光发现楼梯转角处露出了一颗光溜溜的脑袋,还有一双偷偷摸摸的眼睛。

    “出来吧。”他将纸巾揉成一团,抛进垃圾桶。

    左右穿着蓝白校服,背着没几本书的书包,冲到了他的面前,“哥,听说我们这样的青少年,吃鱼不仅亮眼睛,还会变聪明。我还听说你们学校旁边开了一家花椒鱼鱼……”

    “又来骗吃骗喝?”左烨道。

    “哥,瞧你说的。你可能还不够了解我,我这人吧,一吃不饱,就爱改qq密码。”左右在得知自家老哥也玩刺激战场并且还要借用他的号后,底气十足,此时不敲诈更待何时?

    “可你逃了晚自习。”左烨觉着好笑,胆儿粗了,敢威胁哥哥了。

    “哎呀,没事的,晚自习晚自习,名为自习,自我学习,我在哪都是学习。”左右挽着他往学校外走。

    左烨斥了两句,忽地想到什么,话音一转,“算了,你逃都逃了,不过你要听我安排。”

    “悉听尊便。”左右自然说好。

    于是左烨就把他带到了一家的化妆品店。

    店门口,左右急急把他拉住,“哥,我们两个大老爷们来这干什么?”

    左烨转身就走,“那我们现在就回你学校。”

    “不不不,我突然好像听到这家店在召唤我。”左右把他往里面拽。

    然后他瞪着双大眼睛,看着左烨老神在在地开始拿起瓶瓶罐罐,逛了起来,不时还点点头,“现在化妆品店挺接地气的,还卖文具盒了。”

    左右:“哥……你手里拿的……是眼影盘。”他一个直男都知道这玩意儿。

    “哦。”左烨缩回了手。

    后来再看物品的时候,着重关注上面说明书。

    往店里走了两步,左烨突然又退到了他的身边,小声道:“你看那边,那两个女生,怎么把把指甲油往嘴上涂,不怕中毒吗?”

    左右扶额,“哥!那是唇釉!跟口红一个东西。”他看他们班主任用过。

    左烨:“这样。”

    柜姐看到这两位男客人似有什么困难,一直在原地没动,连忙迎了过来。前面那个年纪大一些的一看就是掏钱的,她立刻对左烨打了声招呼:

    “不知道您想买些什么?我可以跟您推荐一下。”

    左烨想了想,“我需要一个防晒霜,给男生用的。”

    柜姐很懂地冲他笑了一下。

    左烨轻咳了一声,指了下左右,“给弟弟买的。”

    左右:???不禁有些热泪盈眶,就知道自家亲哥平日里的看上去没什么感情,实际上老疼他了,这不吭不响地就来给他买东西了,真好。

    “哥,我要当你一辈子的好兄弟。”

    左烨轻拍他的肩,“这可是你说的。”

    柜姐挑了个清爽不油腻的款给他,价位偏高,不过这位客人出手大方,毫不犹豫地刷卡买走,让她今天提了笔大单,于是欢喜地将防晒霜包装好。

    递给了感动得不轻的左右。

    五分钟后,左右手里提着袋子,开心得甩来甩去,不经意地看了眼周边的房屋,“诶,哥,这不是去花椒鱼鱼的路啊。”

    这里的建筑格局,看上去好像是w大的宿舍。

    不过左烨的宿舍他去过,不在这一片,这里更像是低年级学生的宿舍,因为墙面都是刚刚翻新过的。

    “哥?”他莫名其妙地被左烨带到一栋男生宿舍门口。

    左烨替他拉开宿舍门,“好兄弟,把这防晒霜送去给你茸茸哥,乖。”

    左右:?!!

    作者有话要说:  这应该是一个攻天天被套路还死命宠受的故事,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