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
    10

    时到这周五,军训训练已接近结束,只剩下周一晚上的军训晚会。

    陆茸茸趁周末,坐了两个小时的地铁转公交,从w市的中心回到近郊的家里。

    爷爷奶奶事先得知他这周要回家,大清早便去农贸市场买了上好的排骨,还有孙子最爱吃的茄子与豆角。

    二老拧着菜在公交车站闲聊,陆茸茸还未下车,他们就看见了,脸上立马露出带着褶子的笑容。

    “我不是说不用来接我了吗?你们在家多休息休息多好。”陆茸茸行到他们面前,语气有些责备,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我们就当出来散散步的。”奶奶第一时间掐了掐他的手臂,看看有没有瘦,肉更结实了,不过也黑了些,心疼道:“现在军训可真折磨孩子……”

    “你懂什么,这叫锻炼孩子的身心。”爷爷一板一眼地回道,还像小时候那样,下意识想要接过陆茸茸的书包。

    “我自己可以的。”陆茸茸拢紧了书包。

    两老一小有说有笑,走到了二单元的楼梯口,陆茸茸看了眼电梯门,“爷爷奶奶,你们坐电梯上去吧,我走上去就好。”

    爷爷奶奶对视了一眼,黯然从眸中划过,奶奶点点头,摁了上行键。

    陆茸茸再没有扭捏,把书包给了爷爷,自己走到安全通道,喝亮楼梯的感应灯,一层一层地往上爬。

    到八楼的时候,爷爷奶奶早已进入了家门,给他敞开大门。

    陆茸茸去自己房间换了身舒坦的睡衣。

    爷爷拉着他下棋,厨房渐渐传来米香,陆茸茸的心柔软到了极致。活了两世,很多东西都变得通透起来,以前总是仗着至亲的关系,嫌爷爷奶奶唠叨,偷懒不愿意回家,现在却是有机会便要回来看望,连爷爷偷偷摸摸地悔棋都是幸福的。

    他主意打定,等学校的事步入正轨了,就带爷爷奶奶去医院做一次精细的体检,希望他们都能身体康健。

    饭毕,陆茸茸进房间前,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沓钱,是他早晨刚从银行取的,抽了一千块用作生活费,其余全往奶奶手里塞。

    “你这孩子这是干什么……哪来的这么多钱?”奶奶吓了一跳。

    “奶奶,我接了一个工资挺高的兼职,这都是我赚的,以后每个月我都会给你们零花钱,你们买点喜欢吃的,用的,保健品之类的,不用再担心我在学校饿肚子了哈。”陆茸茸扬了扬小下巴。

    “这么多,你可别做什么不正当的工作。”爷爷的面色严肃。

    陆茸茸无奈地捂脸,把二老往沙发上推,“我发誓!绝对合法收入啦。”

    “这钱你还是收着。”奶奶又原封不动地把钱塞了回来,“奶奶相信你。你马上不是要过生日了吗?拿这钱给自己添置些新衣服吧,再请同学吃个饭热闹热闹,奶奶的钱够用。”

    “是的,听你奶奶的,我们都有退休金,够用够用。”爷爷附和道。

    陆茸茸哭笑不得,最后自然是没能争赢两位老人家,拿着钱郁闷地回了房间,看来只能自己下次把东西买好提来了。

    把钱收好,陆茸茸坐在书桌前,拿出本子和笔,准备写最后一篇军训日记。

    他咬着笔杆,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实在没有灵感,翻出手机,在群里发了条消息:

    “大家都在干啥子呀~”

    这是他们寝室群,按理说应该四人一寝室,但他们寝室没有住满,所以只有三个人。

    崔狗先发来一张照片,是学校后面那片废掉的草坪,画面里散落着几个录音设备。

    一看又是在外景收音。

    陆茸茸知道,崔弥这个人生活里是真的懒,唯独在专业上是真爱,也是大学里为数不多的一批能沉下心专心做专业的人。

    隔了一会儿,李家桢也发来一张照片,显然也是刚拍的。画面在一个大厦的会议室外的走廊上,门边的墙上贴着“网剧《我的幽灵小男友》的演员面试现场”。

    李家桢其实高考的时候想学表演,但没能拿到心仪学校的合格证,退而求其次来读了播音系比较闻名的w大,但内心的明星梦依旧没散。

    大家都挺忙的样子。

    陆茸茸没带电脑回来,所以事先在直播间请了假,周末停播两天。

    把微信切到和左烨一周前就再也没有过进展的对话框上,陆茸茸伸出食指,戳着屏幕一阵点点点,自言自语:“我告诉你,左小烨,快点开窍!不然我爸爸对我这么好,我要是移情别恋了到时候有你哭的!”

    一天没玩游戏,他浑身不自在,后来实在忍不住,打开了刺激战场。

    “咦?爸爸你在线啊?”陆茸茸惊喜地邀请“你的心像石头”组队,这么巧他爸爸还不在游戏中,正闲在等待界面。

    “嗯。”

    “今晚我不直播,咱们俩可以过二人世界喽。”陆茸茸嘻嘻哈哈地开了一局双排。

    左烨没有说话,抿了一口咖啡,唇角微勾。

    陆茸茸今天心情还不错,一改往常苟到吃鸡的状态,开局就落p城,搜了一波以后,发现爸爸背着三级包,手里依旧是那个平底锅。

    遇见他第一句话就是:“我拿不下了。”

    陆茸茸好奇,三级包容量最大都装不下了,里面装了什么宝贝东西呀。

    眼珠子一转,陆茸茸带着左烨来到一件二层楼的房子,关上门,蹲下,“爸爸,我们来斗地主吧。”

    “斗地主?”

    “对,我扔一个装备,你扔比我好的,最后看谁扔不动了谁就输了。”

    “好。”

    “我先来,五个绷带。”陆茸茸先出。

    左烨思索了一下,扔出三瓶可乐。

    陆茸茸又扔了四个止痛药。

    左烨:“我出三个医疗包。”

    陆茸茸:“我出五个医疗包。”

    左烨扔了两个医疗箱。

    然后陆茸茸嘿嘿一笑,把地上值钱的全部都收进包里,嘴里还囔着,“谢谢爸爸。”

    左烨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想空手套装备啊,无奈地笑了笑,“地上还有几个可乐你怎么不捡呢。”

    “捡不下了tat。”他只有一个二级包。

    左烨闻言,把身上的三级包脱下来,“你用这个。”

    陆茸茸笑痴了,“爸爸我爱死你了!”

    左烨轻咳一声,“我们进圈吧。”开始缩圈了。

    陆茸茸美滋滋地跟上他,然后看到前面房顶有一个人穿着粉色的西服套装裙,是当红综艺节目里面101偶像的同款衣服,正在楼顶搔首弄姿地跳着俄舞。

    他挪不动脚了,“这衣服可真骚气啊……”

    这一般是左烨的台词,但却从陆茸茸嘴里冒出来,令左烨也有些好奇,看了过去,“这身衣服也是开箱子才得的吗?”

    “不,这个得冲腾讯视频年会员才能得,两百多块呢,算了算了就是一件衣服罢了。”陆茸茸开镜瞄准,哼了一声,“穿再好看有什么用呢,还不是要被我杀掉。”

    陆茸茸几枪了结了这位兄弟。

    这晚,他和左烨只玩了四把差不多就要睡了。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作息比较早,他不想打扰老人家休息。

    从游戏里退出来,陆茸茸刷了眼后台,刚产生的一点困意全部驱散!!

    来了一条新消息,说他已经是腾讯视频年会员,催他赶紧去领套装大礼包!

    当他换上粉色套装的时候,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待脑子里的空白过去后,连忙敲了还没下线的左烨:“爸爸爸爸爸爸!是你!是不是你给我买的小裙几吗?”

    左烨:“这么快就到账了?”

    陆茸茸有一段时间的沉默,因为内心的感动,还有很多说不出来的情绪。

    “爸爸,以后别乱花钱了,你对我够好了。”

    左烨:“你喜欢,就不叫乱花钱。”

    陆茸茸又是一段时间没有说话,最后自己调整好心态,往床上一倒,嘴上又忍不住皮一皮:

    “爸爸对我也太好了叭!那那那……我想换个手机你给我换不?”

    “可以。”

    陆茸茸继续玩笑:“那我想换个电脑你给我换不?”

    “可以。”

    “我想换个别墅住住你给我换不?”

    “……你想换个爸爸不?”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被冻死了,今天没有作话。

    北京好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