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钻心之痛
    听过韩青解释之后蒋渔就没有在问别的,车子很快就来到了公司里,韩青跟蒋渔两个人跟着池墨来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前,他们刚刚到就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

    “你们来了,我都等你们好久了,今天比平时来的都晚啊。”来人是伊莎跟她的秘书。

    “伊总这么一大早就来我公司是有什么事情吗?”池墨随手脱下了外套交给了一边发呆的蒋渔。

    “也不是有什么事情啦,就是觉得上次的事情弄得挺不愉快的,我昨天连夜去找云总谈过了,他已经同意签合同了,不过他希望能让蒋助理去跟他签合同。”伊莎对着池墨说道。

    “我自己可以搞定,不用伊总这么操心。”池墨听到伊莎说让蒋渔去,眉头就皱了起来了,云总好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上次肯定是已经看上蒋渔了,不过他及时的阻拦才没有成功而已,这次要是让蒋渔去的话,岂不是羊入虎口。

    “你放心好了,这次签约云总的夫人也会在场,云总的可是出了名的怕老婆,而且不过是签个字而已,很快就回来了,这次我也会让我的秘书跟蒋渔一起去的,云总不会把蒋助理怎么样的。”伊莎看出来了池墨的犹豫,于是笑着说道。

    “韩青,你送蒋渔去。”池墨犹豫再三还是同意了。

    “是。”韩青对着蒋渔使了个眼色,然后带着蒋渔跟伊莎的秘书一起走了。

    云总的公司很近,韩青把蒋渔跟伊莎的秘书送入了电梯之后爬楼梯去了签约的会议室。

    会议室里,云总跟一个看起来很是厉害的女人坐在一起,他们见到蒋渔跟伊莎的秘书之后,笑着起身来迎接。

    “云总您好。”因为是代表公司来签约所以蒋渔表现的很是正经可靠,而且不得不说,托她那张脸的福,她一旦正经起来还是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蒋助理是吧,你好你好。”云总客气的跟蒋渔握了一下手,然后迅速的放开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外面的韩青一直在看着里面的情况,看到确实是云总的老婆在场他也就放心了,正看着的时候迎面来了几个云总公司的员工,于是,他就躲了起来,毕竟他可没有收到邀请,要是被发现了就麻烦大了。

    里面的签约仪式举行的很是顺利,蒋渔从头到尾也一直表现的很是老成,而一边伊莎的秘书却一直盯着蒋渔若有所思的模样。

    “祝我们合作愉快。”云总伸出手再次跟蒋渔握手。

    “合作愉快。”蒋渔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夫人,我们伊总托人给您准备了礼物,您这边请。”伊莎的秘书走向了云总的老婆。

    “你们伊总就是太客气了。”听到有礼物,云总的老婆笑着点头,跟着伊莎走了出去,此时已经完成签约的蒋渔也跟着他们一起走,但是就在蒋渔要走出门的时候,背后突然有人拉了她一下,然后门就关上了,蒋渔手里的文件散落了一地。

    “云总,您干吗?”蒋渔有些惊慌、

    “我干嘛,你会不知道吗?池墨既然让你自己来了不就是已经同意让你来让我好好的玩一玩了嘛,跟他玩跟与我玩没什么不一样的,昨天我的人可都看到了,你昨天是跟池墨一起回的家,今天早上才从他家里出来,合同我都给你们了,你也该付出些什么了吧。”云总说着就开始对蒋渔毛手毛脚起来。

    “请您放手。”蒋渔一个劲儿的挣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全身很无力,根本无法反抗,蒋渔挣扎的时候看到了桌上的水杯,瞳孔猛然睁大,知道自己是被下药了。

    此时外面的韩青发现会议室的门锁了,正打算过去的时候,池墨就急匆匆的来了,

    “总裁。”看着池墨一脸匆忙的样子,韩青有些奇怪。

    “云总的夫人根本就没有来这里,刚才蓝信还遇到她了。”池墨二话不说就一脚踹开了会议室的门,里面的蒋渔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而且衣衫凌乱,很显然是已经被下手了。

    “你们?”云总看着突然出现的池墨跟韩青,有些慌乱。

    “蒋渔,我们走。”池墨冷冷的瞪了一眼云总,脱下外套给蒋渔披上,抱起她就走,把这边留给了韩青处理。

    “总裁,我真的有很小心了,我没有想到他会下药的。”蒋渔迷迷糊糊的看着是池墨抱着她,小声的说道。

    “是我判断失误了,抱歉,我这就带你回家去。”池墨温柔的说道。

    “回家?家?我是个孤儿,我哪里还有家?”蒋渔说完之后就昏了过去。

    “池墨。”追着池墨来的伊莎见池墨气冲冲的抱着蒋渔出来了一脸的惊讶。

    “这次事情等我有空再跟你算账!”池墨冷漠的甩开了伊莎拉着他的手,轻柔的把蒋渔放在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小心的关了车门之后就开车走了。

    在云总这边,韩青阴沉着脸关了会议室的门,微笑着拎起云总就是一顿打,云总这次理亏,也没有敢叫人来看他的惨样。

    “云总,您刚才的行为已经足以构成强奸罪了,请您安静的等待我们的起诉吧。”韩青打够了之后冷冷的扔下一句话就走了,而自作自受的云总只能一个劲儿的咒骂着,却不敢让人去拦下韩青,虽然说这次池墨的公司有意跟他合作,但是实际上ea的势力比他的公司大得多,可以说池墨只要稍微动一下心思,他跟他的公司就都得完蛋。

    池墨的家里,蓝染听到开门声有些奇怪的从二楼探头出来,这一看他就吓着了,这次回来的是刚刚上班没多久的池墨,他烟着脸一副要吃人表情抱着一个人进来了,看衣服应该是蒋渔,而此时蒋渔的衣服很是凌乱,身上盖着池墨的外套,一动不动的任由池墨抱着,看到这个情况,蓝染立刻就冲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蓝染冲到池墨面前,仔细一看,池墨抱着的果然是蒋渔。

    “她被人下药了,你先看看能不能让她醒过来吧。”池墨把蒋渔放入了她的房间里。

    “别着急啊,别着急,等我先看看。”蓝染立刻就开始给蒋渔诊断。

    “怎样?”池墨坐在一边很是焦躁,一半是因为自己判断失误导致蒋渔遇到了这种事情的自责一半是听到蒋渔昏迷之前说自己没有家的心疼。

    “一般的迷药,没事儿,吃了我的药半个小时就醒过来了。”蓝染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然后冲上了二楼一阵翻箱倒柜找出来了一瓶药。

    “厉涩,你立刻来我家一趟。”确认蒋渔没事儿之后池墨又响起了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立刻打电话给了除了蒋渔之外自己这边唯一的女下属。

    厉涩十分钟之后就冲进了池墨的家,在公司她也已经听说了蒋渔的事情,池墨一给她打电话她就立刻冲了过来。

    “总裁。”厉涩气喘吁吁的来到了池墨面前。

    “给她检查一下,看她有没有被······”池墨说道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总裁放心。”池墨不用说完,厉涩就已经清楚了他的意思,把蓝染跟池墨请出去之后,她就小心的给蒋渔换了衣服,顺便给她检查了一下,他们人鱼族的雌性有一项很没用的能力,那就是能透过接触感觉同性是否还是完璧之身,以前她觉得这个能力很多余,此时却无比的庆幸自己有这个能力。

    几分钟之后厉涩就出来了,对着池墨摇摇头,池墨皱着的眉头也总算是放下来了。

    “怎么办?这次的经历对她来说肯定很可怕?”蓝染对着池墨问道。

    “厉涩,你先回去。”池墨对厉涩挥手。

    “是。”厉涩领命走了。

    “你打算消除她的记忆吗?”蓝染看向池墨。

    “这是最好的方法。”池墨点头、

    “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你对异性人类使用了这个能力,你的生命就会开始跟人类一样快速的流逝,不过说起来蒋渔是混血人鱼,应该不能算是人类,那算了,你先用吧,用完了我再观察一下你的情况,就知道对混血人鱼使用我们的能力会不会触及禁忌,造成生命流逝了,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蓝染纠结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人类的寿命只有一百年,对我来说一百年足够了。”池墨站起身来,走进了蒋渔的房间,看着还没有醒过来的蒋渔,他温柔的笑了,轻轻的撩起她的头发落下一吻之后他附身吻了她的额头,接着他眉头紧皱,手紧紧的握成拳,几秒之后,他的唇就离开了蒋渔。

    “唉。好不容易能看你们亲一下,你还不亲嘴巴,你不知道虽然亲吻任何地方都可以完成消除记忆的动作,但是除了唇之外,亲吻其他地方,你都要承受钻心之痛吗?”蓝染叹息着对已经站起来的池墨说道。

    “少废话,赶紧看。”池墨站起来走向蓝染,大概是钻心之痛还没有过去,他的身体还有些摇晃。

    “恩,看来我推测的不错,确实对不是纯血人类的蒋渔使用能力除了你承受的痛苦加倍一些之外并不会触犯禁忌,让你的生命加快流逝,行了,你也赶紧回去躺着休息吧,这加倍的钻心之痛可不是挺一挺就能过去的,她交给我照顾就好。”蓝染扶着池墨往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