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正式开始任务
    众人满意的吃过丰盛的早饭之后就开始兵分两路准备去执行今天的任务了,今天的任务对外的说法是去谈案子,虽然说这个对外说法就是说给蒋渔一个人听的。

    “蓝染,小冉,你们两个带上蓝信跟焦颜先过去,我跟银苏,韩青,蒋渔马上就过去。”池墨对已经提早来了他家汇合的众人吩咐道。

    “这次要去哪里执行任务?”蓝信看了一眼蒋渔,最后还是没有瞒着蒋渔。

    “城郊,秦家别墅。”池墨说道。

    “秦家,秦家,奥,秦汉那小子时间确实差不多了,不过老大,他可是那个啊,你就带我们几个人够了吗?”蓝信再看向蒋渔,最后还是选择了一种比较含蓄的表达方式。

    “他的巫术在白天的时候威力很弱,你们只要配合好我,我自然有办法让他给我乖乖的滚回老家。”池墨挪动了脚步,跟蓝信一起去了角落里继续说。

    “老大,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克制住啊,我们是要活人,不是要死尸。”蓝信一路但有的嘱咐道。

    “都在说这件事,我难道这没有说服力,我早就说过我不会因为我跟秦汉之间的私人恩怨耽误正事儿的,难道你们觉得我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人吗?”池墨再次被问到这个问题,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总裁息怒,我不就是这么一问嘛,既然您说你绝对不会因为私人恩怨影响任务的话,那我也就放心了,老大放心,到时候你要是想要揍他几下解解恨的话,我们绝对会装作没有看到的。”蓝信一脸笑容的对着池墨说道,他们都是跟了池墨很多年的老人了,池墨跟秦汉的那点儿恩怨他们都是很清楚的,有些人甚至当时都在现场,所以一听到今天的任务对象是秦汉,他们就纷纷不约而同的对池墨说出来那番话,毕竟他们的任务要求是要活人,要是失败了的话,不但会影响信誉度,而且还会有烟历史,所以说他们真的一点儿一点儿都不能接受失败。

    “赶紧先过去。”池墨不爽的白了一眼身边的蓝信。

    “那我们就先出发了。”蓝信,蓝染,池冉,焦颜四个人先行去了城郊的秦家别墅。

    在路上,蓝信开车,后面的几个人正在商量着对策。

    “小信,刚才你跟池墨两个人磨磨唧唧的说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对策商量的差不多了,蓝染终于腾出空来问问他刚才老远看到的事情。

    “我就是去提醒老大不要太激动,别一失手让我们带个死尸回去交差,但是没说几句老大就沉着一张脸,一副随时都要发飙的样子。”蓝信一边开车一边对蓝染解释道。

    “他会发飙是正常的,估计从接到任务开始,无论是发布任务的人还是我们这边的人,大家都有跟池墨说过同样的话吧,就算是大家说这话都是为了他好,但是再好的话,再暖的关心要是多了起来,就会变得让人反感了。”蓝染一脸深沉的说道

    “说起来,那件事情也已经过了四五年了吧,老大怎么还是一直都念念不忘呢?我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你说要是那两个人是老大的亲人或者是情人也行啊,那个女人就是个死皮赖脸的缠着老大的女人,我是绝对她死了更清净了。”一边的焦颜说道。

    “焦颜姐你这就不知道了,那个叫做丽莎的女人我哥确实还真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不过丽莎的哥哥跟哥两个人是一起长大的,他们兄妹两个又是龙凤胎,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人鱼族的双胞胎,龙凤胎,一生下来就是同气连枝的,要是想要救活那个人,就非得连丽莎一起救着,不然的话,凭那个女人的样子,就连让我哥看她一眼的资格都没有。”提前丽莎,池冉一脸鄙夷的说道。

    “当年家里发下来任务,说秦汉不断的引诱从海里登上陆地的人鱼触犯禁忌,自甘堕落,所以一定要让我们把秦汉这个海巫师给抓回去,结果我们就去了,要不是丽莎那个拖油瓶的话,我们当年肯定就能把秦汉抓回去,不过他们两个都已经走了,我也不好这么说他们了,反正通过那次血的教训,让我深刻的意识到了选对队友的重要性。”蓝染一个人念叨着当年的一些事情。

    “这些事情我们以后能告诉蒋渔吗?她今天跟着来就是说明她已经是我们的同伴了不是吗?”焦颜问道。

    “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告诉蒋渔的好,以后她说不定会跟池墨发展成什么关系呢?她要是不问起我们也别提起,何必好人不做,非要做坏人呢?”蓝染回头对焦颜说道。

    “说的也有道理,毕竟这是老大的私人事情啊。”焦颜点点头说道,其实平日里她是不怎么出任务的,不过今天她的上司,也就是设计部的头儿厉涩小姐正在外地赶不回来,所以这次的任务就由她顶上厉涩的位置。

    “恩,知道了就好。”蓝染满意的点点头。

    这边的车子里的气氛其乐融融,而后面才出发的池墨的车子里气氛却很是沉默,池墨闭目养神中不会说话,韩青要开车,也不能聊天,蒋渔跟银苏也不是特别熟悉,于是她就带了耳机听歌,整个车子里之后银苏受不了他们的沉默,他的情绪游离在暴走的边缘。

    “小姐姐,我们来聊聊天吧,你们都不说话我觉得好没有意思啊。”银苏一脸笑容的拍怕习惯性坐在副驾驶上的蒋渔。

    “好啊好啊,我们聊一聊我们接下来到底是去哪里?干什么吧?”蒋渔笑着回头看向银苏。

    “我们不是去谈生意嘛。”银苏尴尬的笑着说道,因为这次他是考官,所以他绝对不能跟蒋渔透露他们到是要去哪里,要做什么?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些统统都不能说,要是说了的话,他就会立刻失去裁判的资格,他将会被强制代会海底生活,所以为了能更多的得到自由他必须要好好的执行考官的责任,好好的表现,这样成年之后才能跟池墨他们一样被派到路上来长期驻扎。

    “真的去谈生意吗?我总觉得你们跟平时不太一样呢。”蒋渔看着前面那辆车,再想一想车里面的人的岗位,再看看身边的银苏小朋友,总觉得要是谈生意的话带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蒋渔,你是对我的话有所怀疑吗?”一直在闭幕养神的池墨睁开眼睛,淡淡的扫了一眼正在自顾自的自碎碎念这的蒋渔,然后对蒋渔说道。

    “不敢,不敢,我就是见过的世面少,一下子出动这么多的人,我感觉有些好奇而已。”蒋渔被池墨点名,有些慌乱的对池墨解释道,开玩笑啊,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上司啊,她还得靠着他呢。

    “今天的客户比较难搞定,之前已经跟他谈过几次了,不过都没有成功,这次就把各个类型的人都带来,看到底是谁能治得了他。”池墨说瞎话不打草稿,一脸淡定自若的对蒋渔说道。

    “噗。”一边的银苏看着池墨一本正经的开始忽悠蒋渔,而蒋渔则是一副乖乖的受骗的模样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笑出来之后立刻就收到了一枚杀伤力极大的眼刀,而这枚杀伤力极大的眼刀的主人正是自己身边坐着的池墨。

    “总裁,前面就已经到了秦家的别墅了,我们是要直接进去还是客气一点儿敲门之后再进去呢?”韩青笑着问道。

    “跟他客气?我可没有这个想法。”池墨冷冷一笑。

    “我们直接进去不好吧?”蒋渔听到池墨跟韩青两个人的对话,有些担忧的说道。

    “哎呀,这种事情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了,待会儿你得跟我走,我们还有背的事情要去做,所以你就不用操心他们是敲门进去呢,还是踹门进去。”银苏在一边说道。

    “啊?跟你走?”蒋渔有些迟疑的看向了一边的池墨。

    “银苏说的没错,你待会儿下车之后就跟着他走,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这是命令。”池墨对着蒋渔点点头说道。

    “奥。”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怎么着也会问一个为什么啊,或者是要去做什么啊之类的问题,而且蒋渔这个大大咧咧的孩子竟然啥都没有问就这样很顺从的乖乖的点头答应了跟着银苏走的事情。

    “就在这里停车,前面肯定有他设置的障碍。”池墨指着离着别墅还有一段距离的一个山坡对韩青吩咐道,

    “是。”韩青点点头,稳稳的把车子停在了山坡上。

    “那好,你就跟我走吧,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做你做不到的事情的,毕竟我们这么可爱不是嘛。”银苏本来想啊哟伸手去拍拍蒋渔的肩膀的,但是发现自己太矮了,根本够不着,最后只能尴尬的手了回来双手抱胸的带着蒋渔走向了别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