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 突如其来的烧烤
    池墨的家里,蒋渔出去了之池墨跟蓝染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两个人都不说话。

    “哥,蓝染,你们干嘛呢?两个人坐在这里对眼啊?”此时池冉跟韩青从外面进来了。

    “结果如何?”池墨看向池冉。

    “还能怎么样啊,他都疯成那个样子了,就只能终生监禁了,不过有一个事情我还是得争取哥哥你的意见。”池冉有些害怕的往韩青那边挪了一步。

    “韩青,你说。”池墨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池冉,索性就不让他说了。

    “是这样的,因为牧家兄妹两个已经是人类了,所以我们族里并没有权利对他们进行处置,但是又不能放任他们不管,所以人就被塞给了我们,说是要您对他们兄妹两个进行监视。”韩青说道。

    “塞给了我们?”池墨冷眼看着韩青。

    “确实是塞给我们了,现在人还在外面呆着,我们觉得还是有必要先跟您请示一下的,所以就没有把他们带进来。”韩青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家不接受他们,池冉,你把他们带着去你家里住,韩青,明天带他们一起去ea入职,道蓝信的部门,让他看好他们兄妹两个。”池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最后下了决定。

    “哥,你明明知道,我跟他们合不来的啊,干嘛还要我跟他们住一起啊,我不。”池冉一脸拒绝的说道。

    “你没得选,要不你就把他们解决了,要不你就把他们放在你眼皮子底下。”池墨一脸冷漠的起身走向了楼上。

    此时,蒋渔从银行回来了,刚进门就看到了不久之前见过的一男一女正站在院子说话,他们看到蒋渔进来,先是稍微一惊讶,后来就对着蒋渔笑了。

    “原来你是住这里的啊。”牧冶一脸笑容的看着手里还拿着钥匙的蒋渔,

    “是啊。”蒋渔没打算跟他们继续说下去,急匆匆的往屋子里走去。

    “不准走,告诉我你的名字再走。”牧冶一把拉住了蒋渔的手臂。

    “你放开我!”蒋渔呵斥道。

    “小美女,你告诉哥哥你的名字跟你师从何派我就放开你。”牧冶纠缠着蒋渔,一边的丽莎则是冷眼旁观,看着蒋渔出丑。

    “我没有师傅。”蒋渔一把挣扎一边说道。

    “能躲过我的子弹的人,不是受过强力的训练就是我们的同族,根据我的观察你确实是人类不假,要是你没有受过训练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躲得过我的子弹的!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你赶快给我说,不然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牧冶说着捏着蒋渔的手腕的力道就越发的重了起来。

    “你干什么,我没有骗人!”蒋渔被捏疼了,声音大了起来。

    “哥,小心!”原本正在冷眼旁观的丽莎突然推开了牧冶,牧冶刚被推开,就有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擦着他的耳根飞了过去,扎在了院子里的树上。

    “都是阶下囚了还不安分。”刚才扔刀的人是池墨,说话的人则是刚想削个苹果吃就被下楼那东西的池墨抢走了水果刀的池冉。

    “这只手吗?”池墨走到了牧冶的面前,一脚踩在牧冶那只刚才一直都捏着蒋渔的手腕的手上,牧冶吃痛想要反抗,池墨就又是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背上。

    “小渔渔,你没事吧。”蓝染赶紧的过来把刚才被牧冶欺负了的蒋渔拉到屋子里。

    “池墨,你至于吗?是,我们是欺骗了你,可是当你我们也确确实实的是死了,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追查过当年的事情,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为什么再见到我们你还要这么冷漠?”丽莎冲到了池墨的面前对着他说道。

    “要不是你们两个,我也不用受那么多的苦,早知道保住的是两具空壳,我何必费劲心机去寻找水晶棺。”池墨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波动,眼神冰冷到了骨子里,当年因为牧冶丽莎兄妹的背叛,他在他人生中第一个任务里身受重伤,当时他还天真的以为只是意外,还费心的把已经死去的他们兄妹两个的尸体用人鱼族的宝物水晶棺保护的好好的,希望有一天能再让他们活过来,可是再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却已经跟他的对手做了交易成了人类,被欺骗的怒火燃烧了他的理智,现在他能控制住自己不杀了他们两个解恨就已经算是念在少时的情分的面子上了。

    “哥,别生气,为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不值得。”池冉走了过来,对池墨说道。

    “那个,我能问一下他们跟总裁是什么关系吗?”蒋渔突然问道。

    “啊,小渔渔啊,时间不早,你赶紧做饭吧,我们都饿死了,赶紧做饭做饭。”蓝染拉着蒋渔冲进了厨房把围裙塞给她。

    “奥,好。”蒋渔也没有再问就开始麻利的做饭。

    “先别做,先别做,到我家来吃吧。”白小星不请自来。

    “白先生,许久不见了。”见到白小星,池墨立刻就收敛了情绪,平和的走到了白小星的面前,

    “确实挺久了,池总真厉害,炒了的员工还能再找回来。”虽然白小星再次答应跟ea合作,但是却没有带打算跟池墨好好的做朋友了。

    “白先生过奖了,我们公司对员工的离职复职从来都是持宽松态度的。”池墨一脸淡定的跟白小星握了手。

    “嚯,这么多人啊,那正好,我家已经弄好了材料,一起去吃烧烤吧,上次一起吃烧烤不是很愉快,这次我们补上,我想池总不会拒绝的吧?”白小星笑里藏刀的说道。

    “要是白先生不嫌弃我们人多的话,我们自然是乐意的。”池墨依旧是一副不骄不躁稳若泰山的模样,这让白小星很是不满。

    “有烧烤了奥,小渔渔你今天不用做饭了呢,走吧,走吧。”蓝染兴奋的对蒋渔说道。

    “你们几个的烧烤不还是得我做。”蒋渔对着一脸幸福的蓝染说道。

    “那各位跟我走吧。”白小星说道。

    “我们不客气了。”池墨淡定的带着家里的所有人包括牧家兄妹一起去了隔壁白小星家。

    走在最后面的蒋渔拉住了白小星。

    “怎么了?渔渔宝贝?有悄悄话跟我说啊?”白小星笑嘻嘻的对蒋渔问道。

    “你怎么回事儿啊?这么突然的请他们吃烧烤干嘛?”蒋渔一脸担忧的看着白小星,要是今天只有池墨他们就算了,偏偏还有牧家兄妹那么危险的人在,她怎么也都不放心啊。

    “我说跟你吃饭,你说孤男寡女不合适,所以我就叫上其他人,不就合适了嘛,走了走了,上次你帮我收拾的东西,我都找不到调料在哪里了,你赶紧过去帮我找找了。”白小星拉着蒋渔就要走,正好刚才拉住的是蒋渔那只被牧冶捏的已经青了的手腕,蒋渔吃痛的皱眉,本来蓝染是打算给她上药的,但是蒋渔一问那件事情,他忙着岔开话题,就把这事儿忘了。

    “你手这么了?”白小星一脸紧张的看着蒋渔那以及青紫的手腕。

    “没事儿,敷一敷就好了。”蒋渔本人倒是对这个不算是伤的地方表示无所谓,

    “敷什么敷啊,这个程度就得上药了,走走走,我赶紧给你上药”白小星急匆匆的拉了蒋渔的另一手把她拉到了自己家的客厅里。

    “我自己来好了。”蒋渔看着院子里看向他们的池墨有些尴尬。

    “你自己手多笨你不知道吗?而且这是右手,我不觉得你的左手能灵活的给自己上药。”白小星一边仔细小心的给蒋渔上药,一边教训道。

    “我哪有那么笨啊,不就是上个药而已嘛。”蒋渔不满的对白小星说道。

    “不准顶嘴,再顶嘴,哥哥我可要大刑伺候了。”白小星把药瓶放下,轻轻的弹了蒋渔的额头,一脸严肃的对蒋渔说道。

    “你还哥哥呢,少臭美了。”蒋渔笑着说道。

    “看在你受伤的份儿不跟你计较了,赶紧的告诉我你把烧烤用的调料放哪里了?”白小星白了一眼蒋渔,一脸宠溺的笑着说道。

    “就在你家厨房上面的第五个柜子最上面一层的盒子里啊,我每次都跟你说在那边,你就是总不记得,我又不是你保姆,整天给你记着这个记着那个。”蒋渔没好气的对白小星说道、

    “渔渔宝贝你真是太棒了,好了,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们出去烧烤了,烤好了给你。”白小星在蒋渔的指引下顺利的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开心的拿着东西出去了。

    院子里,池墨一直站在外面看着里面蒋渔跟白小星的互动,才发现蒋渔在他面前一直都拘谨的很,甚至是连他的名字都没有叫过。

    “怎么?看他们两个很是亲密,你不开心了啊?”蓝染笑着凑了过来。

    “胡说什么呢。”池墨转身就走。

    “唉,你还真别否认,别的时候你嘴硬还能混过去,但是现在你看看你这个哀怨的小眼神,别说是我了,就算是三岁孩子也能看出来呢。”蓝染追着池墨在他耳边碎碎念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