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事后处理
    蓝染听了池冉的话之后笑着看了一脸着急想要杀人的池墨一眼之后,慢条斯理的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淡定的喝了一口之后,刚要打算说话,躺在沙发上的蒋渔就猛然间坐了起来,脸上还带着惊恐的表情,当看清楚自己是在哪里之后,她有些懵的看着周围的人,要不是身上的伤还疼,她都要以为刚才被扔下楼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呐,如你们所见,她已经没事儿了,我检查过她的手臂跟腿上的伤痕,都是些淤青跟擦伤,只要好好的消毒之后很快就能痊愈了。”蓝染笑呵呵的倒了一杯水给惊魂未定的蒋渔。

    “蓝染,你这个幼稚的家伙。”池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追着蓝染满屋子跑。

    “你这个小家伙,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尊老爱幼啊。”蓝染一边跑一边喊道。

    “你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没有资格说这个。”池冉一边追着刚才把他吓了个半死的蓝染一边喊道。

    “怎么回事儿?”蒋渔醒过来之后,池墨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按照您的要求把他们带去了人事部,蓝信说您有吩咐过,让我把人交给他就好,所以我就回去了,半个小时之后我接到接到了蓝信的电话,不过不是由公司的号码打过来的,我刚开始没注意,去蓝信办公室之后才反应过来是个圈套,为了确认是不是真的,我就偷偷的上去了,看到牧家兄妹把蓝信给绑了,我正打算下去想办法救他的时候,您的电话就来了,我就被发现了。”蒋渔简短的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这次先算了,下次要是还有这种事情的话要先跟我说,别以为自己很厉害,今天要不是我们回来的及时你早就去下面了。”池墨板着脸一脸严肃的对着蒋渔教训道。

    “是。”蒋渔已经摸清楚了池墨的脾气,这个时候要是反抗他的话肯定会受到更多的惩罚的,这时候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乖乖的听他说完。

    “行了,你回去休息吧,准你三天假期,你顺便去一座小岛上帮我办件事情。”池墨见蒋渔的认错态度十分的良好,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总裁,这样的话我就不能算是假期了,这明明就是出差嘛。”蒋渔小声的抱怨道闹。

    “你有意见的话,我可以让韩青去。”池墨凉凉的看了一眼蒋渔。

    “别别别,我去还不行嘛,我好歹还是个伤员啊,你怎么能这对我呢。”蒋渔低头小声的碎碎念道。

    “唉,你看你哥,明明人家没有醒来的时候担心的要命,人家衣醒过来他就开始教训人家了,这种人真是活该单身这么多年啊。”蓝染跟池冉闹够了站在一边对池墨的态度开始品头论足。

    “是啊是啊,这个时候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应该先问问人家吓着了没有才对吧。”池冉也一脸赞同的点点头。

    “你们两个,给我该干嘛干嘛去。”池墨回头对着蓝染跟池冉两个人说道,

    “我看你哥这个傲娇的毛病是没有救了,以后估计除了蒋渔之外没有人能受了他这一点儿都不坦率的脾气了。”蓝染一边说着一边往楼上走去。

    “哥,其实我觉得蓝染说的没错。”池冉一脸真诚的看着池墨。

    “你还说。”池墨抬手威胁道。

    “好了好了,既然蒋渔姐姐没有事情了,我就先回去上课了,走了走了。”池冉蹦蹦跳跳的走了。

    “你休息去。”池墨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蒋渔。

    “您还没说要我去小岛上给您办什么事情呢。”蒋渔对池墨说道。

    “你别问,明天我自然会告诉你,赶紧的去休息,当然了,你要是觉得你的身体上的伤好的很快不用休息的话,我可以继续让你去上班。”池墨勾起唇角。

    “说起伤,蓝信他现在情况如何了?”毕竟是一同跳过楼的伙伴,蒋渔现在对蓝信的好感度直线飙升啊。

    “已经让韩青跟厉涩送去医院了,情况如何还不知道。”池墨对蒋渔说道。

    “那他要是有消息的话一定一定要告诉我奥。”蒋渔一边走一边回头不放心的嘱咐道,这次之后她跟蓝信也算是同生死过了,总归是要关心一下的。

    “你是在命令我吗?”池墨眼神一冷,一个眼刀就冲蒋渔砍过去了,砍得蒋渔刚刚安稳下来的小心脏又再一次的兴奋了起来。

    “我没有啦,我就是跟你说一些嘛,你说的私下里可以不用把你当做老板的,我就是这么做的啊。”蒋渔一脸委屈的看着池墨说道。

    “好吧,是我忘记了,算了,算了,你回去吧,事情我明天就交代给你了。”池墨对蒋渔说道。

    “小渔渔,先别走,我有个东西给你。”蓝染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了下来,一边跑还一边叫着蒋渔的名字。

    “什么东西?”被蓝染叫住的蒋渔好奇的问道。

    “这个东西是我之前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做的一个小玩意,里面是麻醉喷雾,平时可以收起来当做手机链,因为这个分量很小,所以只能对一个人有效,所以要是有很多人的时候,你就用另一边的麻醉针,这一圈儿我一共放了三十根麻醉针,一直跟麻醉喷雾在一起,效果一样,有了他之后当你再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就可以按下去,把对方麻醉了之后逃走了,呐,给你。”蓝染穿的很整齐,似乎是要出门的样子。

    “谢谢你了,博士。”蒋渔感动的对着蓝染说道。

    “不用谢了,我现在要去医院看看我便那个倒霉弟弟,你就先休息好了,端丽,伤口要记得消毒奥,至于消毒要用的各种东西,我都放在了那边的桌上了,你自己把不方便见人的第消毒消毒,别感染了。”蓝染一边说一边往外走,现在的他穿了一身正经的西装,虽然没打领带,但是看起来还是跟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很不一样。

    “恩,好的。”蒋渔点点头,目送蓝染走了之后看向了一直一边的池墨

    “看我干嘛,还不赶紧回去休息,你要是在我一下没了的话,我可是要负责的。”池墨毒舌道。

    “知道了。”蒋渔点点头,拿了消毒的东西,转身进了自己的屋子。

    此时在ea的天台上,韩青正跟牧家兄妹动起手来了,韩青帅气的解决了丽莎,还抽空把她绑了起来,这让牧冶很是生气,他的攻击越发的凌厉了起来。

    “我说过了,你们要是给我添麻烦的话我会有点儿不开心的,轻微你们两个把我的话听到哪里去了?”韩青一边打一边问道。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池墨的一条走狗,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牧冶骂道。

    “虽然很不想承认你说的是真的,但是这确实是事实,我承认我是走狗,不过就算是我是走狗也比你这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强多了,起码我不用卑躬屈膝的靠着敌人来养活自己。”韩青一边说话一边武力值不断的飙升,打的牧冶没有还手之力了都。

    本来牧冶刚才跟蒋渔还有蓝信都纠缠过,加上还担心被绑在栏杆上的妹妹,渐渐的,跟韩一样也是肚子一个人的牧冶显得有些体力不支了,就在这时,韩青抓住机会给了牧冶一个漂亮的直拳,牧冶硬生生的挨住了这一拳,但是身子却有些晃荡了,稳了很久才站定,韩青时间很多很有耐心等着他再站直,等他刚刚站直就又是一拳,这次牧冶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韩青没有再给他反应的机会,一脚就踢在了他的脸上,韩青的这一脚很是用力,身后就是栏杆,牧冶没有地方闪躲,只能被踢个正着,经过一番的调教之后,韩青把牧家兄妹绑好了,拖着进了电梯,直接去了地下车库。

    “明明有跟你们说过,其实如果不是非得动手的话,我是不会弄伤你们,因为你们要是受伤了的话,工作能力就会大打折扣了,就像现在这样,你们两位现在都受伤了,现在的你们对于我来说你们两个就是废人了,不巧的是,我还不太知道该怎么照顾废人,所我才说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们两位给我乖乖的好好的过你们人类的生活,务必不要给我惹事的?”韩青淡定的把牧家兄妹两个给扔到了车子里,这辆车子是公司分配给他的,他不太喜欢开,加上他平日里除了秘书之外还客串池墨的司机,根本没必要开这辆车子,所以这车子就一直放在了这里,当做备用的车子启动了一直放在停车场的备用车子车子往池墨家走去,

    这次的事情最后该该怎么处置到底还是得池墨来做决定的,他不过就是个打工的而已,再说他也懒得理会这种麻烦的事情的,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他们家表面上冷酷,其实内心十分的善良的总裁大人来决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