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冲突1
    池墨看了一眼池冉突然皱起了眉头,见到池墨皱眉,池冉的心咯噔一下,迅速的在脑内盘算最近到底有什么事情能惹怒他哥,他在脑内迅速的过了一遍,发现最近没什么事情他哥需要跟他算账的。

    “沈辛呢?”池墨看了池冉良久之后才问出来了一句话。

    “奥,他刚才就说有事儿出去了,我说要跟着,他死命的不准我跟,我给他身上安了定位器就让他自己走了,怎么了吗?”池冉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皱着眉头的自家老哥。

    “他现在在哪里?”池墨总觉得最近沈碧慕安静的太反常了,沈碧慕跟锦瑟之流的不一样,她既然能在陆地上潜伏这么多年都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肯定是有她的过人之处,这次她的身份被揭穿,她不躲不藏,甚至还能继续大张旗鼓的悠闲做生意,这实在是太过反常了。

    “我看看啊。”池冉掏出手机,却发现追踪器的位置竟然一直停在他家门口附近没有动过。

    “去看看。”池墨的起身就走,往池冉家走去。

    池冉家离着池墨家并不远,兄弟俩很快就到了,池墨在池冉家门口看来一圈儿,最后门口的一棵树上找到了池冉的追踪器。

    “去找沈碧慕。”池墨眉头一皱,拉着池冉就走。

    “等等,哥,我们这么急着去找他不好吧,说不定他就是无意中把追踪器给落下了呢,我们这么着急的跟上去是不是显得很不信任他?哥,你既然愿意让他留在我们身边,不是也把他当做朋友了嘛,我们为什么要怀疑朋友?”池冉死命的拉住了池墨。

    “我把他留下是因为他还有价值,从始至终,只有你把他当做朋友而已,我可从未说过要把他当成过朋友,池冉,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想的那么天真的,你到底何时才能长大?”池墨冷漠的甩开池冉的手就要走,刚走几步就看到了跟着他们出来的蒋渔正站在远处看着他。

    “原来你也是不需要感情就能演出和蔼可亲的态度的人,果然,我还是太傻太天真。”蒋渔刚刚赶来听到池墨说从未把沈辛当做朋友看待,又想起平日里池墨对沈辛很是和善的态度,一种恶寒就从脚底慢慢的爬了上来,小时候的阴影慢慢的笼罩上心头,那些表面对她和蔼可亲,背后却对他另有所图的丑恶嘴脸一张张的浮现了出来,那种让人作呕的讨厌感觉充斥了蒋渔的全身,她不敢再去看池墨,只是扭头就跑。

    “蒋渔。”蒋渔一番指责的话让池墨一愣,见蒋渔转身就跑他想都没有想就追了过去。

    “哥。”池冉见池墨走了,小声的叫了一声之后就悄悄的开着车走了,关于沈辛的事情他必须自己弄明白,这次无论是谁说他都不会信了,他必须亲眼看到真相。

    此时在碧慕茶庄里,沈辛站在沈碧慕的面前,神色很是不好,眼神中都是挣扎,似乎正在做思想斗争一样。

    “怎么?不是来找姐姐汇报工作的吗?怎么一句话也不说?是装忧郁装上瘾了吗?”沈碧慕此时完全没有之前的卑微样子,高高在上的样子如同一个女王一般。

    “放过池冉吧,你对别人做什么我都可以不管,但是他,我下不去手,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动他一根毫毛的。”沈辛这话说的有些艰难的样子但是偏偏语气很是坚定,似乎是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之后才说出来。

    “奥?我倒是没看出来,不过是跟他一起住了几天而已,你就已经倒戈向那边的人了?那个池冉究竟对你下了什么蛊,能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违抗我的命令去救他?莫不是小辛你对他动了什么不一样的心思了吧?”沈碧慕正悠闲的修着指甲,听到沈辛的话,不急不慢的放下手里的东西,用一种讽刺的笑容看着沈辛。

    “你要是这么理解也可以,我就是喜欢他,我舍不得他受伤。”沈辛痛快的承认了这件事,他眼神坚定,语气平稳,好像是在说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哼,我养了你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想过我竟然养出一个喜欢男人的白眼狼!”沈碧慕站起来,冷哼一声,用手指狠狠的戳着沈辛的头一脸鄙夷的骂道。

    “姐,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得值得你这般不死不休的?”沈辛的太阳穴被沈碧慕尖锐的指甲戳出来了血痕,但是他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一般并未多加在意。

    “当然有,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沈碧慕对着沈辛一字一句的说道。

    “姐,你要报仇我不拦着,你要我做的事情我也一件不落的做了,哪怕是你让我去骗人,让我去做间谍我都认了,可是我真的不想伤害他,他可是唯一一个真心待我的朋友啊。”沈辛苦苦的哀求着一脸冷漠的沈碧慕

    “跟敌人做朋友,你真是越发的出息了,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那个小朋友的,不过嘛,我也不允许他扰乱你的心神,等我抓到他了,我会让他好好的体验一把女人的滋味,到时候我会让你亲眼去看着你最喜欢的小朋友在女人堆里的丑恶嘴脸,到时候我看你还能这般的神情不?”沈碧慕冷冷一笑。

    “姐,你有什么冲我来就是了,你不喜欢我想着他我便忘了他就是,你不喜欢我替他说话我便不再说了,但是你能别对他出手了吗?”沈辛一脸沉重的哀求道。

    “你如何跟我证明你的决心?”沈碧慕轻轻的挑起弟弟的下巴,轻蔑的问道。

    “姐,你想让我如何证明?”沈辛跟沈碧慕对视着,他跟沈碧慕一起生活了多年了,她是什么脾气他摸的一清二楚,此时,他能做的也就只有向她证明他对池冉并没有任何留恋了。

    “乖孩子,前些日子跟你说起过的那个要跟咱们家联姻的女孩子已经来了好几天了,婚礼已经在筹备了,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奉子成婚,我能尽快看到我们家的继承人出生,这几****就陪着她好了,好好的跟姐姐证明一下,你还是直的,这样的话,我就看在那孩子把我弟弟照顾的还不错的份儿上,放过他。”沈碧慕微笑着看着沈辛,一副温柔的姐姐的样子。

    “好,我去,可你得说话算话。”沈辛一脸沉重的点点头,咬牙切齿的对沈碧慕说道。

    “姐姐一向说话算话,你放心去吧。”沈碧慕笑着点头。

    “她人呢?”沈辛痛苦的一闭眼,但是想起跟池冉这段短暂的同居时光,还是毅然决然的站了起来。

    “来人,把少爷带去客房跟我未来的弟媳妇好好的交流一下感情。”沈碧慕满意的拍拍弟弟的脸,之前打过弟弟的手轻柔的拍着他的脸。

    沈辛被家里的人带去了茶庄后面的宅子里的客房,客房里坐着一个安静又文雅的女孩,沈辛的脚步声响起,女孩抬头向着他看去,眼神中带着一丝的疑惑。

    “我是沈辛。”沈辛之前见过这个女孩的照片,所以认得他,沈辛说话的时候带他来的人已经把门从外面锁上了,这间屋子的门是无法从里面上锁的,所以外面一旦锁上,他们就很难出去了。

    “你回来了啊。”听到沈辛的自我介绍再看到沈辛的那张帅气的容颜,女孩红了脸,他们都是成年人了,自然知道两个人独处在一间屋子里的意义,本来她也是一百个不乐意的,但是今天见到沈辛本人的时候,心瞬间就被俘虏了。

    “你来我家多久了。”沈辛知道女孩也是被无辜卷进来的人,对她的态度划算是和蔼。

    “三天。”女孩对沈辛的柔声细语很是受用,一抬头看他的时候脸又红了。

    “我姐可跟你说了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了吗?你甘心吗?没有埋怨过?”沈辛并没有打算很快的就执行他姐姐的命令,而是先跟女孩说起话来。

    “姐姐已经说过了,都是为了家族,我也没什么可埋怨的。”女孩小声的说道。

    “那你觉得见到我有什么不顺眼吗?”沈辛继续跟女孩聊一些有的没的。

    “我觉得你跟照片上不太一样。”女孩含羞带怯的看了一眼沈辛,之前见过沈辛的照片,那是一张很难让人产生好感的照片。

    “奥,之前确实头发长了些,有个人嫌弃我那样不好看,说什么浪费,就死活非逼着我剪了,不瞒你说,突然剪了之后我还真有些不习惯。”捏着自己的发梢沈辛带着笑意说道。

    “这样很好看。”女孩抬头看着沈辛的脸,很真诚的说道。

    “你这人倒是有意思的紧,你不必紧张,我们不过是替各自的家族完成一个任务而已,结婚之后,你想要怎样都可以,当然了,你也不要奢望我会对你有什么感情,你也看出来了,我对这件事情并不是很情愿。”沈辛开诚布公的对女孩说道。

    “你心里喜欢的是那个逼你剪头发的人吗?”女孩的心思很是细腻,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只是觉得跟他在一块儿很是舒心,不用担心别的事情,无论我遇上什么事情他都会傻乎乎的挡在我面前,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被别人如此小心翼翼的保护过了,要是这能算是喜欢的话,我想我喜欢的人应当就是他了。”沈辛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这当然是喜欢。”女孩低声说了一句,眼神中闪过一抹的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