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池冉失身
    池墨跟韩青两个人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的状态,蒋渔在一边看着他们两个默契的配合,唇角勾起一抹笑容,看来无论韩青有多么生气,也从来不会辜负池墨的期待啊。

    “要吃饭了奥。”蒋渔把饭菜都摆到桌上对着还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情的池墨跟韩青喊道。

    “走。”池墨起身拍了拍韩青的肩膀,两个人一起走向了餐桌。

    此时,在锦瑟的别墅里,月光下的花园里坐着一个男人,周围的花儿在温柔的灯光下围绕着男人舒展着身姿,却换不来那个男人一个眼神,此时那个男人正悠闲的看着锦瑟刚刚送上来的照片,上面正是池墨跟蒋渔一起的画面,有他们在超市里十指相扣的,也有他们在夕阳下拥吻。

    “这就有意思了,我们受子民爱戴的墨王竟然爱上了一个人类与人鱼混血的血统不纯正的女孩,这要是传出去是不是会很好玩儿呢?”男人拿着照片面带微笑的说道。

    锦瑟在一边恭敬的候着,听男人这么说也笑了起来:“是啊,那天池墨大张旗鼓的来跟我们要求不对那个女孩动手,我还以为他真的有这么贤明,连有一点儿血统的混血都想保护呢,搞了半天这个混血的家伙是他的女人啊。”

    “这件事情有个人该知道了。”男人把照片连同存着照片的储存卡都扔到了面前的火盆里,一把火烧掉了。

    “少爷放心,已经通知过那位了。”锦瑟恭敬的说道。

    “那位有什么话吗?”男人的神色兴奋了起来。

    “那位说让我们把蒋渔带到他面前去,他要亲自见一见这个稀有的混血人鱼。”锦瑟恭敬的俯身说道。

    “时间呢?”男人看着火盆里的灰烬眼中毫无波澜。

    “明天天烟之前。”锦瑟回道。

    “他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急性子,明天我亲自带人去,你查查池墨明天的行程,最好是别碰上他本人,不然的话,还真不好交代,奥,对了,把沈碧慕叫上吧,她也闲的太久了,出来活动一下比较好。”男人撑着下巴盯着天空的月色。

    “是。”锦瑟点头。

    “接下来有好戏看了。”男人收回望着天空的眼神,起身踩着花丛回了屋子里。

    月色下的陆地带着朦胧而唯美的感觉,完全不似白日里的喧嚣跟忙碌,夜空中的星星悄悄的看着夜空下的世界,好奇的眨眨眼,不知道是不是对下面的某个人感兴趣了。

    池冉家里,池冉开门回来了,他从学校出来之后就被蓝染拉去做了好几个小时的试验品,最后还算他有良心,终于在他的临界点儿要来临的时候把他送回家里来了。

    池冉一进门就看到客厅的灯没开,楼上的灯也没开,以为沈辛已经睡着了,他换过衣服之后就径直去了外面的泳池,他疲倦的泡进池子里,没几秒双腿就变成了鱼尾,墨色的鱼尾渐渐的在水里舒展开来,犹如一滴落入水中的浓墨一般。

    池冉舒服的叹息了一声,在水中游了一圈儿之后靠在了池子边休息,他刚刚打算闭眼睡一会儿的时候突然发现在池子对面蹲着一个人,他就往那边而去,而那个人发现池冉往这边来的时候也站起身来走到了离水面最近的地方。

    池冉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了那个人的脸,正是沈辛本人,沈辛看池冉看着他,淡定的说了一句:“回来了”

    “你还没有睡啊?”池冉一个用力直接跃出水面,坐在了池边,鱼尾有一半露出水面,反正沈辛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跟他也没什么好藏的了。

    “这样没关系吗?”沈辛看着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的鱼尾,那闪烁着微光的墨色鱼尾看起来犹如一块烟宝石一样色泽优美,让他有忍不住去摸一把的意图。

    “奥,没事儿了,就算是全部都出来也没关系,不过就是行动不方便而已。”池冉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沈辛说的是他的鱼尾。

    “今天不是早就下课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沈辛挽起裤腿跟池冉一起坐在池子边,把腿给放到了水里泡着。

    “奥,本来是能早回来的,后来刚出校门就被蓝染那个家伙拉去做试验品了,我好不容易才脱身的。”池冉不满的抱怨着,一边说话,鱼尾还一边在水里轻轻的摆动着,看起来很是诱人,特别容易想让人去摸,而实际上沈辛已经这么做了,他看着自己那只已经停在池冉的鱼尾上的手默默的为自己默哀了,他完了,真的完了,只是聊个天而已,他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以后他要是忍不住再压了池冉的话,会不会真的被绝交啊。

    “你,你,你干嘛啊,我们的尾巴不能随便摸的啊!”被摸了鱼尾的池冉一脸小媳妇的样子迅速的推开沈辛跳入了水里,然后在离着沈辛老远的地方才从水里冒出头来,用一脸羞愤交加的眼神谴责着沈辛。

    “有什么讲究吗?”沈辛看着池冉的反应问道,明明之前被他那啥了都没有这么大的反应,这次不过是摸了一把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你赶紧给我回去睡觉,不然我就把你拉下来淹死!”池冉甩了沈辛一身水之后就直接潜到了水底死活不肯出来了。

    看到池冉恼怒了,沈辛一脸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带着一身水,回屋洗澡换衣服去了。

    沈辛走了之后,池冉才露出水面,从岸边拿来了在毛巾上放着的手机,颤颤巍巍的拨通了他哥池墨的电话。

    此时池墨刚刚才处理完韩青带来的文件,正打算休息,大半夜的接到池冉的电话略微有些意外,但是他还是接了起来了。

    “喂,怎么了?”

    “哥~”池冉那边的声音都在颤抖,让池墨的眉头一下子皱起来了,声音都在抖了,到底是是什么事情把他家向来神经大条的弟弟紧张成这个样子了?

    “说吧。”池墨尽量温柔的回应。

    “哥,怎么办,怎么办?我完了,我完了,我的清白没有了啊,我的清白啊。”听到池墨的声音,池冉开始语无伦次的重复的说着这几句话。

    “好好说话。”池墨被池冉语无伦次的话给弄得有些头疼,强忍着不满再问了一遍。

    “哥,我鱼尾被摸了。”那边打电话的池冉几乎是捂着脸说出这句话的,刚才他差点儿手一抖把手机掉池子里了。

    “被沈辛?”池墨一猜就知道是沈辛,池冉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能让他真心敞开心扉接受的人也不多,而且这个时间他肯定是在家里,他家里只有他跟沈辛两个人啊。

    “恩。”池冉委委屈屈的应了。

    “那你从了他吧,谁让你自己不小心,我不介意你跟男人在一起,沈辛还不错,要是能跟鲛人族联姻的话,以后你也能得到更多的保护了。”池墨微微一笑,对着自己弟弟无情的说道。

    “哥,我不要啊,我不要,人家还想要妹子呢,而且沈辛他也是不知情啊,能不能当做没发生过呢?”池冉哀嚎道。

    “自己的鱼尾只能伴侣跟亲人碰这件事情我可是从小就在跟你说,就像人类世界里的古代的时候女子被男子看到手臂就要嫁给男人的规定一样,被摸了鱼尾就要结成伴侣也是我们族里的铁则,揉不得沙子,放弃吧。”池墨一本正经的对自己弟弟的说道。

    “哥~可是我真的不想跟男人一起啊。”池墨委屈巴巴的哭诉道。

    “那明天把他叫出来,直接做掉就行,族里的规矩虽然不能改,但是也有伴侣死亡活着的伴侣可以重新寻找新的伴侣的法则,所以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做掉他,要么从了他。”池墨冷静的给自己的弟弟分析着局势。

    “可是我不想跟他在一起也不能让他死,我该怎么办?”池冉为难的看着二楼。

    “池冉,二选一,没有第三条路,你也长大了,该自己去做选择了,我不会跟你一辈子的。”池墨叹息一声,虽然他已经尽量在调教池冉不要过分的依赖他,但是小侍候的习惯总是会驱使池冉习惯性的去依赖他。

    “奥,我知道了。”池冉呆呆的挂掉电话,噘着嘴郁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鱼尾就重新跑回水底呆着去了,池冉在水底咕噜咕噜的吐着泡泡,一边抱着自己的鱼尾一边在心里碎碎念着,唉,为什么他哥都不帮他啊,为什么,他非要跟男人一起啊,他真的想要妹子啊,跟蒋渔姐一样的妹子多可爱啊,为啥他要跟男人做伴侣啊,不开心,不开心。

    此时,在二楼不明所以的沈辛收到了池墨的短信,看完之后他的脸色变得很是精彩,他打开窗户默默的看了一眼楼下的池冉,心里既高兴又懊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