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直接上
    云清把蒋渔带到他住的屋子里,蒋渔刚刚因为差点儿窒息,还是昏着,云清把她放到了沙发上,兴致勃勃的等她醒过来。

    蒋渔恢复意识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云清的脸,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他,然后很自觉的往离他最远的地方挪去。

    “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云清挑眉看着蒋渔。

    “是你把我绑架到这里来我才会会被沈碧慕差点儿掐死,你算是什么恩人啊?再说了,你是人吗?就恩人?”蒋渔嫌弃的看了一眼云清,通过刚才的事情她可以推断出,云清似乎需要利用她做什么事情,所以她的生命安全暂时还是有保障的,不过要是时间长了的话,可这就不好办了啊,为今之计她必须尽快想办法离开。

    “别想了了,这里是海上的孤岛,根据我的了解你根本不会游泳,这里也不允许船靠岸,所以你走不了的。”云清就好像洞悉了蒋渔一样把她的心声给回答了出来。

    “那你绑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蒋渔看向云清。

    “池墨的女人,我比较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女人,所以请你来跟我聊聊,要是可以的话,顺便挖一下墙角也行。”云清一脸风轻云淡的对着蒋渔说道。

    “不好意思,我对你没什么兴趣。”蒋渔转身就要走。

    “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想走就走,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云清强势的把蒋渔给拉了回来毫不客气的扔在沙发上,蒋渔还没有起来他就已经欺身压上去了。

    “你干嘛啊,我喊非礼啊。”蒋渔努力的拉远自己跟云清的距离,然后一脸正义的对着云清威胁道。

    “你似乎忘记了这里是哪里了吧,蒋小姐,这里都是我的人,没我的命令,他不是不会进来这里的,所以,你还是做个乖宝宝吧,不要逼我对女人做那种事情奥,我本人是对你这种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有脸蛋的女人没兴趣的,不过要是你把我逼急了,我也不会挑食的,毕竟一关灯还不都一样。”云清冲蒋渔露出一个威胁的笑容,然后笑眯眯的对她说道。

    “你才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蒋渔被云清说的炸毛了,一把推开他,继续不死心的往外跑,结果又被抓回来了。

    “蒋小姐的关注点真是跟别人不太一样呢,不过呢,你似乎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啊,这次先饶了你一次,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了。”云清找来手铐把蒋渔给锁了起来,然后他就重新坐回自己的沙发,继续悠闲的喝茶看书去了。

    此时在外面的林言跟锦瑟正一脸紧张的防备着池墨他们随时偷袭,而池墨他们也在不远处观察着他们的情况,

    池墨这边,池墨他们已经到了无涯岛上,正隐蔽在一处安全的地方等待着适当时候,好冲过去直接带走蒋渔。

    “哥,咱们要不要直接杀上去啊?”池冉摩拳擦掌的问池墨,他已经看着帮人不爽很久了,不过之前怕引起同族的大战就一直没有好好的教训过他们,这次他们竟然胆大包天的把蒋渔姐给绑走了,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不过也好,这次总算是找到一个正义凌然的理由了,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些碍眼的家伙,但是这话可不能给他哥知道,不然的话肯定会被咔嚓的。

    “就知道杀上去,要动动脑子知道吗?直接杀上去多没有意思啊,我们给他们下药吧,下完药再把他们扒光了吊在悬崖上示众如何?”蓝染兴致勃勃的建议道,最近他刚刚研制几种用来对付敌人的新药,还没找到人试验过呢,这次算他们倒霉竟然碰上了他,恩,这次肯定会有很多的实验数据的,真好,不过当然了,在这之前还是要先把小渔渔给救出再说啦。

    “这不太好吧?”一边不明白情况的沈辛小心翼翼的说道,他是不是太不够了解身边的人了?怎么感觉池冉跟蓝染一来到这里就异常的兴奋啊,根本不像是他认识的池冉跟蓝染了啊?

    “走吧。”池墨突然站了起来,往前走去,众人看着猛然站起来的池墨,一脸的茫然,不知道这位老大又在搞什么鬼。

    “哥,你干嘛去啊?”池冉最先冲出去跟上了池墨的脚步,恩,跟着他哥准没错,真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不过今天他哥的行为也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啊,他哥的行事风格不是应该冷静的听完他们说话,然后不屑一顾的提出一个更好的方案,然后在毒舌他们几句吗?这么直白的就走了真不太习惯啊,果然恋爱中的人不是能用常理来判断的。

    “你们等等我们啊。”蓝染拖上沈辛跟韩青一起追上了池家兄弟的脚步。

    “哥,你还没说我们要怎么做啊?”池冉跟在池墨后面不依不饶的问道。

    “你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池墨停下脚步看着近在咫尺的屋子对池冉说道。

    “哥,我们真的要追冲进去啊?这会不会不好啊?”池冉没想到池墨竟然会直接同意他的要求,还真是有点儿小意外呢。

    “杀他们没有商量。”池墨此时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池墨,你冷静啊,冷静啊我们只有这几个人,万一那边人很多的话我们岂不是很吃亏嘛,我们要不要先好好的商量一下再行事啊?”蓝染走到池墨的身边一脸担忧的看了一眼池墨,满脸都写着“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的表情。

    “这里的人不多,这次的事情应该是云清自己做主的,所以没敢带组织里的人出来,这里的都是他自己的手下,我们几个足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小渔救出来,早救出来,小渔也能少些危险。”面对众人的疑惑,最了解池墨的韩青微笑着对众人解释道。

    “话说,你们是怎么知道之类只有几个人的?”沈辛问了出来。

    “这个是商业机密。”韩青勾唇一笑。

    “小青青啊,你的青蛛不会已经渗透道对面的人里面去了吧?”蓝染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韩青问道,青蛛的能力他见识过很多次,但是要是连这个都能做到的话,那他们还忌惮对面跟鬼啊,直接从内部搞垮他们不就是了。

    “博士,只要在这个世界上就免不了要被世俗所污染,人类有句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这个社会只有有钱没什么地方是渗透不到的。”韩青一脸神秘兮兮的笑着对蓝染说到。

    “你少来,他们要是这么好打发的话,早就被我们全部拉拢过来了,不说就算了,我还不稀罕听呢,小气。”蓝染知道韩青是忽悠他的,他们跟对面斗了这么久了,还真没有听说过对面会有人因为金钱而投靠他们的。

    “你们果然是来了。”就在池墨他们说话的时候,林言跟锦瑟已经发现了池墨他们的踪迹,带着人急匆匆的赶来过来,跟池墨他们针锋相对。

    “果然是没几个人啊?”蓝染懒洋洋的打了个一个哈欠顺便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人,其实对面的人不少,足足有几十人,但是这几十个人里面大概也就只有锦瑟跟林言能跟他们势均力敌,其他人在他们的眼里都是跟炮灰差不多级别的人了,根本不足为惧。

    在蓝染还懒洋洋的打哈欠的时候,池墨跟韩青已经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了,池墨跟林言对上,拳拳带风,招招狠辣,林言也不甘落后,跟池墨拼了命一样的打着,但是脸上还是经常被池墨命中,池墨的拳头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专门往他脸上招呼着,池墨的拳头很重,每次命中他的脸就要红肿起来,很快他那张脸就已经没法看了。

    “啧啧啧,太残忍了了,说好的打人不打脸呢。”蓝染在一边游刃有余的解决着小虾米还抽空发出一声感叹。

    “这确实是挺残忍。”池冉看着池墨毫不留情的打法,默默的为林亚默哀了,林言他虽然还不错,但是这个还不错也是跟他们比的前提下,碰上他哥只能落得一个被单方面吊打的下场了,啧,太残忍了,他都不忍心看了。

    “老大。”锦瑟摆脱了韩青的纠缠来到了林言的身边,而还没有去刑崖领罚的沈碧慕也听到声音赶了过来。

    “交给我。”沈辛阻止了池冉上前,自己对上了沈碧慕。

    “呵呵呵呵呵,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沈碧慕看着沈辛就气不打一处来,二话不说就拳脚招呼上去,沈辛也不含糊,拿出全力跟沈碧慕对上,昔日的姐弟俩大打出手,谁都不肯留情,这让一边纯粹是来看戏的蓝染不由的感叹一声,人生无常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