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天机由人不由天
    元洲大陆,玄机门

    “决灵子,这一次天魔出世的祭品如今身在何处。”

    对于气势汹汹就像是要来问罪,而不是来为他的爱女求一线生机的谭江真君,决明子却是一点也不怵。

    他是元洲大陆第一大派阙云宫的元婴真君,但是他决灵子却也是玄机门的元婴真君,更何况真的只有别人求上他的份。

    这些人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决灵子相信如果不是为了他的女儿云华那个小丫头,就按照谭江真君这个完全不符合水灵根特质的暴脾气,肯定是不会等上他七天仆算。

    “谭江说我们也是几百年的至交好友了,对于你的忙我是一定会帮的,云华毕竟也算是我的侄女,但是我们就算是找到了那个纯阳之体又怎么样?你确定云华真的能赢?”

    “呵呵呵。”

    谭江就这么一点面子也不给的冷笑出声,对于决灵子的装腔作势,按照他原来的样子肯定是已经出言嘲讽了,真的把云华当做侄女看待,也不会这样耽搁下去了,口头上的亲热谁又不会乱喊。

    但是因为这块大陆天魔的封印,需要纯阳之体和纯阴之体献祭加固,这是上古就流传下来的办法,而里面只有一人可以活下来……

    他的女儿云华本应该是天之骄女,传承了他的单系水灵根还是女孩,这样本该是阙云宫下一个谭江真君,甚至可以比他走得更远,却因为这样一个纯阴之体,天天被看成将死之人!

    这点认知却是普遍的,毕竟从古至今都是纯阳之体活下,但是谭江不敢与整个元洲大陆为敌,却是不会放任他的女儿半路夭折,所以只能够是让原本的天骄死于非命了。

    “你就说他在哪!我自然有我的办法让他输给云华。”

    决灵子对于这么不上路的谭江却也是没有办法了,你的酬劳都还没有给,就给先给你算卦,他感觉自己真的是够意思了,不过想起仆算里难得一见的奇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决灵子就露出一抹饶有兴致的微笑来。

    他不笑不要紧,这么一笑谭江就认为他这是在对云华幸灾乐祸,毕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成就元婴的路上对于不知道哪里结下的仇怨,当事人也不是完全知道的,反正谁又不会装呢。

    既然认为其实决灵子也是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得罪的人,谭江感觉既然不会知道答案了,那么就不要再忍了,伸手招出水龙就想要把这个天机阁给毁了。

    决灵子这些也算是明白了,谭江这个脑子是被水进过的,他想要自己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就只能够不要酬劳了,这让他很是心痛。

    但重修天机阁要花费的可就更多了,所以还真只能这么算了,至于谭江不敢下手,决灵子却是不会这么认为,这人简直就是分分钟要走火入魔的样子,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修仙之人子嗣单薄,就算是他自己决灵子铭心自问,如果他真的有一个孩子他会做到那一步,还真的是未尝可知。

    这样一想逗弄谭江的心思也就淡了,至于要成为牺牲品的纯阳之体,跟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他只是一个算卦的,有人求上门他就得算啊。

    更何况一个纯阳之体的女娃娃,说不定真的就是天道给予谭江父女的一个生机呢?

    决灵子不想要被谭江毁了天机阁,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示弱了,所以在谭江还没有动真格的时候,先是出动禁制压制下了他的法术,才慢悠悠道。

    “谭江我们也是多年的好友了,之前只是一个玩笑罢了,你还真的是当真了,我自然是早就找了纯阳之体的下落,甚至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谭江嗤笑一声,不相信决灵子能够给他什么好消息,但是还是做出了洗耳恭听状,对于这个神棍在利用的时候,客气一点也不算是什么。

    决灵子见谭江现在根本就不相信,就更加期待他听到消息后的表情了,这样的反差肯定是很有趣。

    “那个在镇魔山的纯阳之体是个女娃娃。”

    “什么?!你没有骗我,决灵子!这个后果不是你担当的起的!”

    对于这个反应一开始确实是不出决灵子的好玩,原本带着几分阴沉咄咄逼人的脸,一下子激动的全脸通红的,这个反差还真的是差点让决灵子笑出声来。

    “我自然是不会骗你的。”

    谭江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决灵子也是无所谓,反正他玄机门的仆算,还真的是没有出错过,打的都是这些不相信的人的脸。

    “对了,谭江你有没有发现镇魔山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吗?”

    玄衣振振坐在玉台上的决灵子含笑问道。

    谭江的凤眸微微眯起,让这原本威严的双眸显示出了几分阴沉,“涂山狐族的一个分部,倒是没有料到原本纯阳之子在这里面。”

    决灵子就喜欢看这些打脸的场景,更何况是不给他报酬的谭江被打脸的场景,虽然没有人看见,但是他却是知道三年前他们就发现了镇魔山的不对。

    但是因为这些只是一些凡人而已,到也不是很值得关注,所以就交给了阙云宫这个第一门派处理,而不是他们一阁、一门、一宗、一派、一宫、一盟,一起来处理。

    而这就正好是交给谭江真君来的任务,却没有料到被他一直忽略的任务里面,却是有一个跟他的女儿,一生一死的存在,还真的是十分好玩呢。

    谭江神色冲冲的丢下一句,“我先走了。”

    对此其实是见他可怜的,所以没有跟他计较的决灵子,也是不想要跟他闹腾,“堂堂一个元婴真君落到今天这么一步,还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作为玄机门的元婴真君,就算是有点玩世不恭,但也可以说得上是最了解规则的人,但是对于这一局他却是怎么也看不清了,云里雾里不说,牵扯到的危机也是着实不小,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决灵子也是一点不在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