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进退无路
    “还好!”

    白饥馑红着耳朵回答,但是嘴巴上的口气,却是越来越糟糕了,也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脾气……

    不过就算是他的脾气再这么糟糕,樛木对于他的态度里本来就是有几分养猫的意思在的,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真的就是无所谓她对于他的友好。

    无所谓得到什么也是无所谓失去什么,人对于猫的态度应该就是这样吧,有你的存在就已经是最好的了,哪里还会去奢求什么……

    所以樛木在白饥馑感觉心满意足之后,才是再一次问道,“人族大能真的是比九太子还要强大的元婴真君吗?”

    樛木习惯于用敬语这点习惯却不是在现代那个习惯性说“谢谢”就已经很难得的地方养成的,而是在这个世界带着几分无奈的意味养成的。

    没有谨言慎行的苦果樛木没有受过,因为趋吉避凶已经让她知道什么是隔墙有耳了,生存已经很艰难了,为什么要为了本来这个环境下本来就是在折辱自己的一时半刻的冲动,而出言不逊呢?

    对此却是因为自己感受过如果被人告状是什么后果的白饥馑,也是没有表示出什么对于樛木话里人尊敬的不满,就是表情显得万分的嫌弃。

    “元婴是肯定有的,因为如果没有原因的话,九太子也不会做打算把你送给他们的。”

    白饥馑显得很失落的同时却又是为樛木感觉高兴,毕竟如果按照一开始他跟涂山阆交换的打算,肯定是会来不及的。

    “送给”樛木感觉这两个字有点刺耳,内心也是百味杂陈,不过这种细纠自己到底是什么心理的事情,她却是不会去做的,在地牢里的时间那么长在黑暗之中,想身在这个环境的自己的心理,还真的是不怕心魔滋生耽误修炼啊!

    白饥馑白色的狐狸耳朵抖了抖,没有听到樛木对于他的回复,以为着是没有明白他刚刚其实已经说完了,所以他只好撇撇嘴接着道。

    “你是单灵根被还给阙云宫他们,他们就不会再计较镇魔山发生的事情。”白饥馑这样十分淡定地说着,但是却是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个传闻,这让他浑身上下的毛都是一抖。

    “我告诉你樛木!千万不要感觉那些阙云宫的人不攻击镇魔山是因为你的原因!其实就算是逼着他们攻击,他们也是根本就不敢的,根本就是在打秋风还要面子!”

    感觉到白饥馑的情绪十分地激动,是在为自己会不会产生心魔担心,樛木的内心突然十分的柔软,对于自己在这个世界唯一称得上是朋友的白饥馑很认真的点点头。

    虽然可能在他眼里应该她只是一个人族的小孩子吧,对于到底是什么感觉应该也只是同命相连……

    “我知道这不是我的错,就算不是我也没有听说过有妖族分部被毁的事情。”

    樛木对于元婴真君的心情是难以言喻的,她知道自己可能就会跟阙云宫走了,作为一件交易品,而这里发生的一切除了少了她一个人,却是不会再有其他的改变了。

    就算这个时候樛木最的愿望,也是唯一愿意幻想折磨自己的愿望,就是可以离开镇魔山不继续这样的日子,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反倒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白饥馑这次却是没有顾忌樛木也是人族的身份,对此表现得十分得意,“这是当然的人族那些人就是想要面子,而我们妖族就不在意这些了,真正谁占便宜还真的是不知道呢!”

    樛木不由自主的颤了颤睫毛,再一次体会了非我族类是什么意思,不过就算是同族的话,其实跟异类也是没有多大的区别吧?

    樛木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心态不对,真的是多愁善感了点,如果是以前这也是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修炼的话真的想这些会扰乱心境的东西,确实会耽误修炼的,这样一想她就干脆强行地忽略了这个想法。

    连自己的小命到底应该怎么办都不知道,想这些注定是没有答案的事情又是为了什么?

    白饥馑其实也不是不会看脸色,但是他认为樛木都没有占过人族一丝一毫的便宜,从小就是在妖族长大的,虽然是被当成了食物,但是对于人族会有什么代入感,肯定是不会有的啊。

    所以对于樛木今天的沉默,他却是干脆的想差了,干脆就歪到了另一个重点上面,“你是不是修炼没有修对,我都忘记了你根本就不认识字,我应该早一点来的!“

    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口又中了一箭,樛木这次是再也不能够自欺欺人了,她眼神哀怨的盯了白饥馑一会,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他这么会插刀子呢……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被我说中了!”

    对于樛木的眼神白饥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解,然后就是自己突然赢了一盘的兴奋了。

    樛木对于他这样的行为,感觉自己把他的话放在心里面真的是有点傻了,这样跟他计较的话其实一开始也是不可能成为朋友,果然还是因为可以离开这里虽然太过于兴奋了。

    这可是要不得,要不得……

    “是被你说中了我看不懂,不过我现在还是成功的筑基了,不然也没有这么容易的病好。”

    也就是说开了白饥馑才发现樛木已经是筑基了,可能也就是这种神经才可以好端端的生活在这个鄙视半妖的环境吧。

    “筑基了?太好了,这样的话他们一定会把你换回去的,而且吃凡人跟修士可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情,这样你就安全的多了!”

    樛木却是没有这么的乐观,虽然对于自己趋吉避凶的直觉到底是怎么样的,她不是很可以理解原理,但是一直隐隐约约存在的预感,却是告诉她还是靠自己比较好,但是其实哪里轮得到她来做选择……

    “饥馑如果我真的死了话,你吃了我好不好,你是双灵根但是水系却是极品,木系反倒成了累赘,吃……”

    真的说这种对于自己这么血腥残忍的事情,樛木也是不想要再重复上一遍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