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好好修炼
    “谢谢小妹妹的招待~”

    赤玉歪歪头难得暴露出了狐族少女特有的娇媚来,而是不是在涂山阆面前装的不谙世事。

    樛木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算是在告诉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是对于血都被别人喝了,这难道还能够回答,‘不用客气么?’

    这样做的话樛木都感觉自己实在是太贱了,这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她还没有练习过几遍真的是做不到。

    对于没有等到自己满意的回答,赤玉妖媚的狐狸眼也没有像之前一样习惯性的睁着圆圆的,而是跟所有狐族一样半眯起来尽显妖娆。

    “小妹妹不想跟赤玉说话吗?想想赤玉才见过小妹妹不过三次,以后就见不到了还真的是感觉很可惜呢~不如我去跟九太子说说把你留下来?”

    樛木对于赤玉这一幅动物特有,就算是妖族一般也是一样,脱离不了本性吃饱了之后,对于猎物的挑逗,也只是半闭着眼睛不发一言。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樛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跟赤玉有多像,准确的来说应该是跟狐族的样子有多像。

    不过因为不是狐族特有的狐狸眼,而是原本应该顾盼生辉的丹凤眼,所以倒是没有这种特有的妖媚,而是感觉有些忧愁。

    但就算是小狐狸小时候就比如白饥馑,这样半眯着眼睛也是不会让人感觉妖媚的,大概不管是什么生物在年少的时候更多的还是感觉可爱吧。

    赤玉的秀眉微微一皱,因为吃饱喝足后产生的兴味也就消失了,“小妹妹不想要跟姐姐说话,那姐姐就走了。”

    樛木大大的松了一口,果然只要不理会这些自说自话的人,她们感觉事情没有想着预料的发展,也就会自己感觉无聊走的。

    但是对于自今天的事情,樛木却是知道这只是一个预兆而已,可能之后的事情会越来越多,偏偏在她得到了功法之后,开始出现这个样的情况,但是这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如果没有阙云宫攻击镇魔山,涂山阆为了可以安安稳稳的继续保住这个山庄,他也是不会违反规则给灵童修炼,只是吃凡人跟打修士的脸可是完全不同的性质。

    樛木原来以为这个手几天都是动不了了,却是发现伤口上的血液还是凝固住了,“果然赤玉有涂山一族的血脉吗?”

    这个猜测其实是在她发现伤口根本就不痛的时候想到的,妖族是妖毒的但是无论如何作为上古之族的涂山氏却还是不一样,这还是白饥馑告诉她的。

    虽然其实这样想的那么透彻也是没有用,但是这毕竟也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娱乐活动,她还是在这里养成了一个不错的习惯的。

    樛木一直都知道选择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自由而不是作为别人的食物,所以即使失血过多有点昏眩,她还是选择还是修炼最重要。

    一闭眼一如既往的还是一片星海,只是感觉密集了很多,强大点的这是妖修们的精神力,而微弱的却是属于灵植们的,空气中也是有不属于星星点点,但是跟细尘一样的组成世界的魂力。

    樛木可以感觉得到只要她想要就可以吸收,当然这可是她可见其成的,自然还是配合的修炼,她还不知道以人身修鬼道造成的生魂离体只有死路一条。

    唯一可以感知到的只有越来越强的灵魂,好像随时随刻都可以脱离这副身躯,甚至因为自主的修炼魂力,樛木还可以感觉的到灵气也是在不由自主的涌入强化着身体的血肉。

    对于灵气的涌入滋补着身体,樛木心里是不愿意的,这只会代表着他们会想要多啃她几口,对于她来说只是阻止她灵魂脱离身体的弊端。

    其实造化决里面绝对是没有说可以生魂离体然后修行,只是存在着误导罢了,毕竟就是连改良造化决的鬼仙大能,也是在他娘亲手杀了他之后才修炼的。

    生魂离体是有束缚存在的,只能够被肉身束缚住,只有等到生机断绝的时候才可以继续修炼,根本就是在耗着本钱,樛木是熬不到那个时候,毕竟不能够错估了自己身体的天资纵横。

    天才就算是可以在萌芽的时候销毁,让她再也没有成长的机会,但是可以成长成大能的天才,她们的生命力也是没有这么弱的,即使在幼生期就可以看出不同来。

    樛木因为天生灵觉的关系,没有把任何的希望放在阙云宫的身上,虽然还是挺感激他们,让她从涂山阆的手里得到了这本造化决,但是已经清楚她身上肯定还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利用价值的樛木,对于阙云宫确实有一种本能的惧怕,就像是只有死路一条而已。

    因此就算是感觉这个造化决,肯定也有她不认识字,错过了很多的东西,但是樛木认为的弊端却只有变成鬼修这一条,这样的选择放在眼前,她肯定是会选择修炼造化决的。

    樛木在她认为是一条生机的道路上奋力向前,而玉英却还是在这个七拐十八弯的地道里面,开始慢慢的迟疑了起来,完全没有符合谭江真君命令的第一时间去找木灵根,而是悲天悯人的看着这些连话都不会说的,被妖族圈养的像一个野兽的幼童们。

    “我会救你们的,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玉英蹲在地牢的门口,没有理会因为发现他看守门的集合,就算是被发现了又怎么样!他一定要救这些孩子们!至于这些看守杀了就是!

    玉英完全没有想过原本可以得到生机的樛木,在所有幼童被救走了之后在妖族应该怎么办,生吞活剥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白饥馑才想要就算是也要给樛木一个痛快。

    其实这就是玉英的心魔,他做梦也想要救这些资质不好的幼童们,甚至因此对于还是无辜的樛木,这一次时间的单灵根有了一种与生俱来的仇恨。

    这也是他对于自己的仇恨,为什么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他活下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