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生魂离体
    对于自己被深切的同情了一把,樛木敏锐的灵觉还是感觉的到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却还是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过就算是感觉到了不好的东西,但是她现在还是做不了什么,只能够选择好好修炼,毕竟就算是再差的结果出来,如果可以脱离这幅身体,然后继续修炼其实也是算不了什么。

    天资卓绝这是每一个看到过樛木的人都不会否认的事实,虽然天才成长不起来的话,也就是如同鸡肋一般看着好看而已。

    但是樛木还是跟一般的灵童不同,她根本就不存在着心魔,就算是心性还是在这么多年的折磨里出了问题,但这不会阻碍了她的修炼,毕竟她自然是问心无愧的。

    所以虽然是有了点阴影,在自认为还是有退路不会困死在这里,不知道她另一条看起来不错的阳关大道被封起来,也是彻底被涂山阆给迁怒上的樛木,对于自己的一切还是可以用运道不好来释怀,修炼的没有一点阻碍,毕竟最后吊着的生存的最低希望还是在着的。

    而天资这种东西的存在,还真的就是这个世界最让人感觉到扭曲的东西,对于有着肉身的修士修鬼道不说是千难万难,就是对于纯正的鬼修而言,进阶也是不会简单的。

    甚至因为鬼修是有今生没来世的存在,寿命比起人修来要长的多,但是除了鬼修大能想要玩一玩红尘炼心,一般的自然的消散也只有魂飞魄散。

    更何况他们的寿命其实也是比一般正常的人修要漫长的多,修炼的速度自然也是慢了不少。

    但是对于樛木而言这些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仅仅得到造化决不到三天而已,却是可以做到生魂离体了,虽然这些力量是一直存在的,只是她没有推开这扇大门的钥匙,所以不能够运用而已,现在有了功法无论如何最基本的灵力和魂力运行却是可以做到了。

    樛木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感觉自己的脑海轻飘飘,但这也不准确这只是一时半刻根本就是适应不了魂体跟肉身分离产生的错觉。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樛木惊疑不定的可以“看见”,原本可以模模糊糊感觉到位置的幼童已经不见了,而侍卫却是已经死伤了一大片,不好的预感越演越烈。

    “这到底是发现了什么……”樛木喃喃自语。

    在心神一片激荡之间,还没有真正体会到修炼带来的跟前世完全不同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回归了肉身。

    “呼……呼……呼……”樛木忍不住气喘吁吁,“果然生魂离体对于身体的负担真的太大了吗?”

    对于原本发生的意外她还是感觉心神激荡,但是真正的回归了本体之后,樛木却是感觉十分庆幸,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满足感,甚至很容易满足的想自己有时候运气还是不错的。

    但也是在这个时候樛木也是发现其实不是她没有好好的看仔细人皮纸上的内容,而是根本就没有对于成功离体之后应该怎么做的描写。

    之前因为终于等到功法,甚至因为不认识这个世界文字,所以樛木没有感觉到功法力必死的陷阱,但是现在来了这么一出还是没有感觉就是白痴了。

    而樛木从来就不傻,甚至在这个世界上一出生就有生存的压力下,脑子动得很快马上就可以发现危险的地方。

    “原来本来就是一条死胡同吗……”樛木自问自答却是早就知道,真正的答案了,“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

    就算是曾经再怎么淡定,再怎么隐忍,但是就算是加上前世记忆,樛木其实也没有多少阅历,跟这个世界修为搞着动辄成百上千年相比,更是完全的不值一提。

    得得失失、起起伏伏,其实她只是对于失去这件事情熟悉而已,如果曾经没有得到过也就是算了,到底也是这么多年下来了,对于自己最后的最好的结果,樛木也是想过也只是毫无痛苦的死去而已。

    现在却是在的倒了希望之后无情的破碎,这简直堪比挖心之痛,樛木双目刺红,她可以感觉得到胸腔中涌起的不甘,痛的心好像都是在被针扎一样疼。

    但即使到了这个地步,樛木却是发现不单单是她唯一的出路是一条死路,就是连身体也是在跟她作对,双目干涩完全滴不出一丝发泄的眼泪来……

    或者是崩溃到了极致也就冷静,也或者就一个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的人,也没有体会到得到的滋味,所以失去之后还不足以彻底的崩溃。

    但就算是冷静下来了,樛木还是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原本应该是百转千回的念头也是没有了。

    想要求一个痛快,是在原本计划中如果修炼无成,而阙云宫也是没有好心的情况下,但是现在修炼是真的到了活人的极致,阙云宫也是做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看来也是不会理睬她了……

    樛木现在认为自己预感到的进退无路是阙云宫用她来当成烟幕弹,或者还可能有别的用处,而造化决是不能够接下去修炼了。

    但是有时候永远不需要太高估一些人的底线,也是不用太看不起自己的,现实也是永远比想象要来的现实。

    阙云宫、潭江真君想要的是樛木成为从小在宗门长大,对于宗门有归属感,也没有心魔受到限制的云华的踏脚石,而鬼仙大能的想法却是简单的许多了,只是想要不是鬼修的人魂飞魄散而已。

    樛木眨眨干涩的有点生疼的眼睛,突然间嗤笑一声,真的到了这种必死的绝境,她突然发现她连在死前**的疼痛也是不害怕了,毕竟其实每天都在经历不是吗?

    最后抓住所有机会膈应他们一把,让那些高高在上戏耍了她所有人生的“大能们”吃一个闷亏,牢牢地记住她!这就是樛木现在唯一念头了。

    这个赌注就是阙云宫真的是用得到她的地方,至于计划失败的生不如死?她每天不都是在生不如死吗?她又做错了什么?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