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不是心魔
    樛木之所以没有心魔,一开始其实也是她自欺欺人的功夫好,也是有自己给自己做过心里辅导,心里根本就没有给心魔的空隙,但是谁都不是圣人。

    她之所以有坚守也是因为有希望,但是在这巨大的落下却是再也守不住了,在她心房失守的颠覆的瞬间,樛木就再也管不住她那一头一直藏在心间恨不得择人而噬的野兽。

    樛木也只是一个再也不过普通的人而已,是在现代的十几年里养成的顺从,而到了这个世界这种浅薄的不能够再浅薄的逆来顺受、自我安慰,却是在生存都没有希望的情况下彻底的颠覆。

    比起这个世界对于心魔有点肤浅的认识,樛木却是知道一开始这只是另一种人格的显性罢了,有些人接受不了自己的另一面,在礼教在宗门在普世观的束缚之下,心就彻底的乱了,修炼本来就是需要静心。

    而心乱了域外天魔就可以乘虚而入,域外天魔在降临人心头的那一瞬间,就转换成了心魔了,这就造成了或被域外天魔夺舍,或走火入魔的情况。

    樛木嘴角勾起一抹有点虚假的幅度,就像是本来就是为笑而笑,一个随时可能魂飞魄散的人,哪里还会接受不了真实的自己,即使跟原本的样子反差有多大。

    “只是稍微有点要对不起饥馑了,不过再也不见到我,其实对于他来说将来也可以更好。”

    樛木现在对于说起“将来”二字,也是不再感觉黯然神伤,因为她就可以活在他们的记忆,让他们每时每刻恨的咬牙切齿!

    樛木很淡定的就坐在床榻上,微微扬起头,就这么等待着赤玉的到来,涂山阆不是有忍耐力的人,既然被别人打脸了,不能够马上上找阙云宫的麻烦,那么她就是逃不了的。

    至于想要反利用阙云宫这个根本就不害怕涂山一族的名门大派前,会不会被涂山阆杀了计划破产,却还是不需要担心的,只要人耐得住痛苦,撑上个一两天大概还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有问题的话,那么就是是一开始的预料就错了,阙云宫根本就不需要她,那么就是回到原本的死局,还是一点影响也没有。

    反正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她的,就连这条命也是别人想拿就拿的,那么还有一个膈应他们的念头支撑着,也没有这么痛苦了吧?

    赤玉来得很及时,就在樛木等待她还没有超过一炷香的时候就到了,可能是涂山阆的火气实在是太大了,她不想要撞在枪口上,所以要快点找一个可以顶在狂风浪头的出气筒吧。

    “小妹妹,你的命也真的是不好……”

    赤玉玉手曲起樛木的下巴,带着点惋惜的说道。

    樛木却是没有了之前的讨好,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直接看的赤玉自觉的把手指放下去了。

    但这样真的带着平常心了,她却是感觉到赤玉着实有点好笑。

    她是在什么角度惋惜她的?因为啃了她一口,所以认为身份亲近了,但这还不是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思在惋惜她吗?

    樛木有一点却是十分自豪的,在现代大环境下有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她却是一点都没有患。

    所以对于赤玉,她只有被狗咬了一口的感觉,被狐狸咬跟被狗咬,反正樛木是分不出根本的区别是什么了。

    不过对于没有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却不是樛木是什么专业人士,也不是意识坚强到了这个地步。

    而是她本身就是有点精神洁癖的,对于自己会真的会有这种想法,真正依赖迫害者,而不是为了生存委曲求全的讨好,不用别人来做什么,樛木自己就可以像患狂暴症一样折磨自己……

    赤玉稍微被樛木的反应弄得愣神了一会后,却是感觉到了恼羞成怒,她这还是不争气的被一个人族幼童给吓到了!

    对于以赤玉为代表的妖修来说,被自己家的高等妖族幼生期吓到了不算是什么,重点还是在人族身上。

    这样一来对于樛木她就是有点淡淡的了,虽然那种源于血肉的好感,樛木也是一点都不稀罕,还是早一点消失的为好!

    “九太子叫你过去。”

    对于赤玉突然冷淡下来的态度,樛木就像是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一样,看都没有看脸色不是很好的她,就已经自觉的跳下床榻。

    在做好了可以做好得一切后,才抬眸望向赤玉等着她来带路。

    赤玉的面色有一瞬间的扭曲,这个人族的小崽子,还真的当她是一个侍女了,更何况就算她现在真的是,之后分食她血肉的也有她一份!

    樛木是真的不在意赤玉敏感的心思,也是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礼多人不怪,想要自己过得好一点,这也是完全没有用处的,更何况大概也是没有以后了,那么还客气什么?

    真的有别人吃了一只手,她还递整一条胳膊的想法,樛木自认为她是活不到现在的,那是完全不在意自己小命人的做法,她却完全不是。

    见到赤玉还立着不动,樛木疑惑道,“还不走吗?”

    赤玉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这个人族小崽子是不是不知道她可不是被换回阙云宫的,而是要面对涂山阆的迁怒的。

    这样一想,赤玉也是完全找到了理由,地牢完全被劫这可是不久前才发生的,她不知道完全说得清楚,说不定还幻想着可以回阙云宫呢!

    还没有回人族的地盘,单灵根天才的威风倒是摆得十足,她倒是要看看,一会在涂山阆面前,她是怎么一副鬼样子的!

    跟在心思简直就是百转千回的赤玉身后,樛木挺直了腰板子微微抬起下巴,不管之后要面对什么,她却是再也不想要巧颜讨好了。

    没有意思是真的没有意思,早知道最后就是这么一个结果,樛木感觉前几年活得还真的是窝囊。

    但是这种淡定却真的还是现在的她才可以有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对于种种本来就是折磨的,妖族的开源节流下,樛木是完全对于一如既往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反应了。

    但是前几年刚刚面临残酷的她,在趋吉避凶的本能却是完全不敢这么一副悍不畏死的样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