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好运?
    涂山阆在赤玉去找樛木的功夫里,还是可以冷静下来了,这可能不是潭江真君的意思。

    如果是谭江真的做了劫了他地牢的事情,本来就是要开战的意思了,怎么可能还留下不少的活口。

    地牢的看守大多还是属于中层的实力,真的是潭江真君的命令的话,有他的支持不可能会活下去那么多人。

    不是涂山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不能够小看了大门派的能量。

    不过就算是知道里面真的还有内幕,他还真的是打算将错就错了,既然是你们阙云宫的人,是你谭江真君带的队,那么就是你的意思。

    毕竟一个小弟子的擅作主张,跟一个真君的命令,可以带来的补偿,真的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东西。

    至于樛木这个原本可以回去人族的灵童,涂山阆却是认为作为两方博弈他的出气筒,当然是原本怎么就怎么样了,这只能够怪她命不好。

    当然如果知道她是纯阳之体,涂山阆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潭江真君也不需要担心,但是谁叫潭江的小算盘打的那么精呢,所以现在他也是要着急了。

    “樛木?”

    看着跟在赤玉身后面无表情简直就像是一个人偶的樛木,涂山阆突然发现这是他感觉最没有的一类人了,不管是装模做样还是大喊大叫,能够带给也是属于捕食者,铭刻在血脉那种戏耍猎物的兴奋感,可不是一个活死人样子的幼童可以带给的。

    涂山阆感觉樛木有点不对劲,不过在他手下疯掉的人族也是有不少,这种反应的也不是没有,但是真的让人感觉没有意思也是真的。

    “九太子。”

    赤玉恭声的叫唤了一声后,然后就十分自觉的站在他的身后,倒是十分见的惯脸色,毕竟不同情况下要做出的反应,没有一点悟性也是要撞到枪口上的,揣摩心思也是一门要悟性的学问。

    涂山阆这个时候可是没有心思关注尽力隐藏自己存在感的赤玉,而是就坐在王座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也是仰起头面无表情看着他的樛木。

    “可别这样看我,总归还是去阙云宫放弃你了,不然就按照我们过往几年的情份上,我好真的是想要放过你的。”

    樛木就这样内心毫无起伏的看着涂山阆的自导自演,甚至还有点想要笑,这些妖族到底是怎么了?完全没有前世传记里的直接坦荡,倒是把人类打太极学的十成十,指不定是有什么表演性人格吧。

    作为将来要面对他们的食物,遇到这些人也是倒霉,怪不得那么珍惜自己小命的白饥馑愿意选择给她一个痛快,不过下定那种决心的他,不被她拖累了也是好。

    “还是没有反应?”涂山阆自言自语道,之后却是在樛木看似清明,却是毫无光亮可言的眼眸里反应过来了,他们可是没有这种闲工夫还带叫这些人族的灵童说法的。

    “那么就直接按照规格来吧,我是没有兴趣了。”

    涂山阆百无聊赖,虽然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是不怎么死心的观察樛木的反应,但是这注定是要失望的。

    知道自己最多也只是可以在这几天苟且偷生的樛木,再多的情绪也是表现不出来,虽然有一个远大的目标,想要在最后的时间里找时机,但这本来就是耐心等待的。

    赤玉应“是”然后拍了拍手,就有人鱼贯而入后又马上退了出去,被侍者看着用膳是人族的习惯,还是做为妖族却是天生有一种护食的心理,真这么做了只是在强忍着暴躁而已。

    所以妖族的大宴上,十有**会出现一点状况,跟人族不管怎么样众目睽睽之下,还是要忍是完全不同的处理。

    不过不管有什么不同,其实不同也只有宴会主人们的不同而已,对于食物看起来像是第一个层次的东西,什么种族都是不会有什么不同的。

    赤玉见涂山阆不是很在意在这里的情况很是百无聊赖,倒是有了跟樛木闲聊几句的冲动。

    “小妹妹啊,你可能是死到临头了反倒是有好运了,不是九太子亲自来,不过按规格来的话是先放血,不然如果你中途撑不住,九太子不喜欢灵童吃丹药,你死了血不新鲜了可不好,肉倒是处理的快点也没有事。”

    樛木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她当然是知道自己是交好运了,虽然感觉这种找好运的方式还真的是有点可悲,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分得清自己的处境。

    不是化为本体直接死于兽口,全身的骨头被咬断搅碎,就像是在绞肉机里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快刀子一个是钝刀子,这样一想好像也是没有什么不同?

    在这种对比中,稍微有点经验的樛木也是知道,这应该还算是不错的,失血过多先是在伤口上有痛感然后就是全身包括内脏都像是在火里烧,再之后就是感觉身处寒冬腊月了,也感觉不到一点痛苦了……之后会在做什么,她应该是感觉不到了吧?

    赤玉就像是在打量着猎物一样看着樛木,甚至尖牙也是在无知无直接中露出来了,或者在一直还是留着点心思关注这里的涂山阆看来还是挺娇俏可爱的,但是在樛木看来确实跟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从本能上来说赤玉是想要直接从从脖颈的大动脉来割深可见骨,这样才最让妖感觉到兴奋,不过现在妖族也是染上了人族的毛病,这得要再讲究上一点,也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脾气,明明忍得也是挺累的,这里也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妖族看着。

    最终她还是叹了一口气,纠结了半天其实按照规格来说,也是根本就不需要她左右为难的,还是得割脖颈美名其曰不能够忘记前辈是怎么生活的。

    虽然其实在学人族怎么装逼的时候,他们就是把一些东西忘得一干二净了……毕竟被自己一直鄙视弱小的人族,在礼仪上显得粗鄙没有高等妖族愿意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