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来得倒是及时
    樛木可以感觉得到冰凉的用妖骨制成的匕首漫不经心的划过脖颈,在离去的时候甚至被她的体温染上了一抹温热,血液缓缓地但就像是停不了一般从伤口流出。

    妖族被对于被自己击伤的敌人,都可以克制他们痊愈,妖骨也是有着同样的作用,被它划伤的伤口可能在血流光了都不会痊愈。

    “小妹妹的命,确实不怎么好啊!”

    忍不住想想到底为什么涂山阆突然迁怒,赤玉把樛木扔在凹形的玉台里后,再一次感慨道。

    樛木难得的感觉到了厌烦,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很快失血过多造成的后遗症,让她意识开始模糊,对于这种不重要的人也是没有精力计较了,能够一直记住最重要的核心已经要巨大的意志力支撑着了。

    从潭江真君见到玉英,也就是他带着那些幼童回到阵营,已经过去不少时间了,等到他们找到涂山阆的大本营,樛木真的是在吊着一口气而已。

    她发现自己还是太高估自己了,就算是硬撑着没有了血液,作为修炼之人,在初期也是根本就不可能活多久,更何况她也是才刚刚修炼。

    意识昏昏沉沉之间,却是感觉到原本生魂离体会有些飘散的灵魂,却是几乎可以保持不消散……

    只能够说什么呢?柳暗花明又一村?不,只会让人感觉被戏弄的屈辱,一切都看着这天意弄人,而不是掌握自己的命运,这让樛木接受不了这种“侥幸”。

    眼看着意识在极致的清醒和彻底的沉眠之间,她就可逃过鬼仙大能恶意的戏弄时,好像本来就没有给过她一点优待的世界,又开始舍不得她来了。

    不属于这妖族的气息,在五年多只见过妖族的樛木看来,筒直就是不要太有存在感和嚣张了。

    樛木感觉她被强行喂了一颗大概是丹药的东西进去,她原本应该昏沉的属于这具身体的意识,却是突然产生了一股子的恶意,顺从配合的将丹药吃了下去。

    至于会不会是毒药,什么受制于人,她其实在短短的时间里也是回顾了不少,但是这也是很好解決的,反正她现在的身体也是半残不废的了,也知道了应该是怎么样修炼。

    “谭江真君远道而来,就是为了抢本太子的灵食?”

    涂山阆见到气势沖冲而来的谭江真君,简直是整一只狐狸都不怎么好了,这是想做什么?本太子还没有找你们的麻烦呢!

    谭江真君却是没有第一时间回顾涂山阆的挑畔,虽然把修炼的灵童说做灵食,真的是对于修士最大的侮辱,普通的还没有修炼过的孩子,就算是有灵根,人族擅长自欺欺人,说是蝼蚁不是同一个物种也是可以忽略妖族的残杀,但是修炼过的灵童却是在也不能够装作没有看见了。

    这也就是虽然修炼的灵童灵气更好,妖族也没有给他们功法的原因,虽然他们是要比腹肖受敌的人族要好得多,但是给他们一点本来就是强拉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不承认有灵根的孩子是同族,也是妖族最暗搓搓嘲笑这些人族的一点,他们妖族也是不会把普通的野兽当成同族,但是就算是没有修炼过,拥有灵根或者高等血脉的小兽们,却一直都是整个妖族的重点保护对象。

    如果这些小兽被动了很多,整个妖族十有**会发疯,所以对于处在同一个情况,有资质的孩子越来越少,但是还是为了一时的得失装聋作哑到的人族,妖族还真的是暗搓搓的在嘲笑他们的短视。

    毕竟真的来打一场的话,自己知道自己家的情况,高等妖修越来越少,为了保留上古流传下来越来越稀薄的血脉,他们还真的有可能会认怂

    虽然这个跟他们的天性不符,但是一个妖打生打死的跟,跟种族之间的大战又是不一样的情况了。

    樛木发现自己原本半个生魂离体却又不消散的情況一下子又给改变了,但是对此她也没有感觉到失落,反正也是知道根本的问题在哪里了。

    身体开始感觉的到寒冷和疼痛,这是又被从死亡线上给拉回来,这让很有经验的樛木知道,她这一时半刻还真的是不同担心魂归鬼蜮了。

    这应该是阙云官的人,听到九太子已经怒急攻心的声音,樛木稍微有点感慨还真的是气性大啊!“凃山阆你这是何意?这位灵童是我阙云宫之人了,而你却是私自残害修炼之人!”

    涂山阆对于谭江真君是因为云华可能是要自己一人去献祭,而怒发冲冠的样子是根本就不知道,所以对此他的反应就是人修好不要脸!

    “本太子倒是不知道阙云宫何时那么不要脸面了,截了本太子的地牢,用符箓打伤打死无数妖众,本太子就是吃了一个灵童也不过分吧?”

    谭江真君险些被涂山阆话里的无知,激的给笑出来,‘二世祖,元洲大陆都差点被你给毁了!’

    不过他知道这是不能够让涂山阆给知道的,对于元洲大陆的安危直都是他们几大门派负责的,也

    是一个一直以来地位尊崇的原因。

    但是有利就有弊得了好处,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些阻碍呢?既然这些是又人族的大门派负责的,那么对于元洲大陆的安危,想要得到点什么,他们妖族和其他种族一定要给他们,那么他们要的报酬就是恶意抬高了!

    谭江真君也是知道自己理亏,虽然这在其他的除去人族的种族来处理,是为救了自己种族的幼童

    杀多少人也是他们活该,敢绑架起这种心思就是要付出代价。

    但是身处于夹缝之中的人族却是干脆不承认不修炼的孩子,是他们一定要负责的对象,只是蝼蚁罢了,那么现在为了这一群来自己都不承认的蝼蚁,毁了涂山阆的地牢,杀了无数的妖众就是要付出点代价了。

    虽然因为灵童的数量在減少几大门派也是已经跟妖尊做好了交换,等血脉高贵的妖修走完之后,他们可以斩杀普通的妖族,但是现在明显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时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