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原本
    妖魔鬼道简直就是把除了人族还是走正统路子的修仙者外,所有的种族所有的修炼者包括了进去,修炼者死后的魂灵都直接给骂了下去。

    作为十分正统的妖修,涂山阆和涂山扈都感觉谭江真君,还真的是有飘了,他们人修做亏心事还会自欺欺人,他们妖族至少坦坦荡荡,做了就做了不会自我欺骗。

    “谭江真君,虽然您是前辈,但是还是的反驳一句,还是人族更加害怕心魔吧?!”

    就在涂山阆和涂山扈因为心魔封印的事,虽然暗自不屑,但还是没有说什么的时候,赤玉就像是本体的尾巴被踩中了一样,忍不住大声的反驳。

    涂山阆责怪的看了她一眼,真的是没有脑子,他们和人族互黑了那么久,竟然一点经验也没有,这个时候就应该凉飕飕的看着他。

    他现在身边也没有小弟子插话,他们现在不单单实力比他强也是人多势众,能让他自己反口的,这样才好玩,现在倒是好像做贼心虚一样。

    血统主义者涂山阆开始暗自不屑,忍不住哀叹起天公不作美,现在的涂山一族竟然连一只纯血的母狐狸也没有,他还得将就这些半血。

    赤玉的血统只能够抱住她的小命,涂山阆的歧视是一点也不会改变的,只是没有那么明显了罢了。

    谭江真君这次倒是不恼火了,这本来就是说这好听的场面话,这个侍女这么较真的反倒是真的一样了,帮他占了个上风,不过他一个堂堂的元婴真君,真的跟着侍女较真就是有**份了,所以他干脆就是无视了她。

    “我们阙云宫是元洲大陆正派的首领,既然你们一定要报酬,还是给你们的好。”

    樛木听着谭江真君给涂山他们吃话,只感觉真的有点好笑,真的是多此一举……

    妖族可是不会在意这些脸皮的,就算是明目张胆的指着他们说也是一样的,更何况是这些婉转呢?

    她虽然在这里呆的时间里只有在地牢的几年,但是不得不说地牢,其实真的是一个好地方,不单单白饥馑躲了过来,就连一些妖修也是会在那里闲聊,不然的话带在地牢的时间,也不是不能够安分的妖族待得了的。

    果然不出樛木的意料,对于谭江真君的冷嘲热讽,两位涂山族一起露出了有些相似的笑容,见到他们不爽被他们占了便宜的恼羞成怒,一直都是他们喜欢看见的~

    “阙云宫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对于自己被白白吃话了,涂山阆也是感觉这是不可以吃亏的事情,所以也是含笑的给他带了一顶高帽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符合阙云宫和拯救天下苍生的东西可是一定要拿出来哦~

    谭江真君有些肉疼把自己好不容易集齐药材,用来对抗心魔的理心丹拿了出来,这可是原本打算深入封印之地而准备的,那里天魔的气息浓重他一定不小心可是会心魔深种的。

    本来就是只有最低的成丹率三颗,现在少了一颗还真的是有点舍不得,不过这总是要比给这些妖族武器,心法或者其他的丹药要好上不少。

    不过理心丹对于妖族来说却是如同鸡肋一样,作为甚少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做了也马上就会忘记的妖族来说,人族这一类克心魔的东西,还是有些几分不以为然的,认为只有人族才会用这种玩意,根本就没有化形丹,横骨丹,以及最重要的提纯血脉的丹药好……

    而谭江真君就算是这类比不上理心丹的丹药在,也是不可能兑换给妖族的,没有宗门作保证,这种大规模提升妖族实力的东西是不可能给他们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你认为珍贵的,我认为不值一提,把最珍贵的丹药拿出来的谭江真君,再一次遭受到了涂山氏二人的白眼。

    所以说有时候交易真的是各取所需的好,但这一次却是不一样的,知道是被谭江防备的二人,越想越气闷,狐狸狡猾的天性就是露出来了。

    涂山阆称不上损人利己,但是绝对是损人的,笑的意味深长的看了樛木一眼,然后对着等着他们答复的谭江真君说道。

    “不得不说真君做的实在是不厚道,如果真的是为了元洲大陆的各族,就算是我们涂山族也是义不容辞的,但是问题真的是为了元洲大陆吗?听说真君的女儿云华仙子就是这一代的纯阴之体,而这个小灵童是纯阳之体,真君真的一点小心思也没有动过?”

    涂山阆原本这么说只是为了膈应谭江真君的,毕竟作为一只年轻狐狸的他,是既瞧不起人族的假仁假义却还是抱有信任的,比不上一脸嘲讽的涂山扈的老练,谭江真君要为此看着自己的女儿去死,真的不感觉痛不欲生吗?

    但是结果却是大大的出人意料,不单单是有着种族优势善于察言观色的三妖看出来了,其实也是不遑多让的樛木,也是看出来谭江真君的尴尬以及一丝杀气。

    谭江真君对自己动杀意了,涂山阆却是一点也不怕,甚至干脆起了逆反心理,你越这样仇恨我,我就越让你生气。

    “这样一想想,如果是为了真君的目的,应该是……”涂山阆的语气越发的戏谑了,“为了让这一次的结局反过来,让纯阳之体输给纯阴之体,为元洲大陆的和平献祭,并且让云华仙子得到大陆生灵馈于的气运?”

    樛木一怔,既然露出了来到这里不同于精致人偶的第一个表情,标准的露出一个微笑来,她单单纯纯的感觉自己真的是有点好笑……虽然没有想要笑的感觉,但是原来她对于这个世界的作用这么大啊?救世主?

    樛木自认为应该知道的都是知道了,她是被当成踏脚石了吧?按照这种说法原本一直都是纯阳之体获胜,这位真君感觉自己不甘心,所以想她当一个替罪羔羊!

    她感觉自己的心口一片的冰凉,‘原本一直身处于深渊之中吗?那么比起如此还不如拥抱黑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