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心魔发作
    樛木突然下定了决心,她一直身处于人间的深渊之中,那么在纠结害怕的黑暗,跟她知道的针对于她的深渊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不管怎么样她都为自己做一回主,就算是只是做死亡的主,死在谁的手里……而不是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生死由人不由己!

    不能被他们得逞,但是她却没有什么自主的机会只能给等待时机,不过身处于妖和人之间对弈的情况下,机会是每时每刻都在产生。

    如果樛木至少有个能够好好熟悉造化诀的机会,也是不这么的被动的,毕竟那么鬼仙大能也不是什么魔鬼,没有想要你魂飞魄散之前武力还要比别人弱的心思,甚至对于以胜利为尊的元洲大陆,谁家的功法存了这种心思真的是会遭后人唾弃的,就算九死一生也比上这要遭人恨。

    而樛木虽然还是人,但是称之为一句天生鬼女也不为过,那么快就直接可以生魂离体就是跳过了鬼修的灵动和开灵期直接来到魂丹,如果能够成功的不被肉身拖累,今后也是不用担心成为真正的鬼修后,跟最底层的鬼修一般,随时随刻担心灵魂不稳魂飞魄散。

    以人身修炼鬼道的不便也就是在这里,前面两个阶段是鬼修的初级阶段,能够隐匿起来就称得上天资不错了,只要真正达到了魂丹期不用担心灵魂不稳,才可以真正的修炼有攻击性的法术。

    不过天才只要没有成长起来,那么一切就都是无稽之谈,就算是在怎么样的天子卓绝,只要现在身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大能,想要杀就可以杀,即使作为天之骄子还是比起普通生命力坚强了不少,有更多翻盘的机会。

    所以最后在这种生死大局之下,根本就没有实力可以逃走的她,只能够选择找一个机会拼着玉石俱焚,也不让这些想要她的命的人好过了……

    决定不了自己这么活,总是可以决定按照自己的心意死了吧?

    到了最后可能谭江真君几人可能都是不会知道真正的后患,就是当着当事人的面口无遮拦的决定着别人的命运,让她再也没有迟疑了吧?

    而机会在涂山阆没有一点轻重的往谭江真君心里戳刀子的时候就出现了,他根本就不会知道对于子嗣单薄不说,还是一直把云华当做自己一脉后继无人情况下的继承人的谭江真君,在努力想要让云华可以活下去的情况下。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心境磋磨,根本就不会容许涂山阆这样像是说玩笑一样的说她,这一下子也就是捅破了马蜂窝了。

    眼见着谭江真君周身开始升出扭曲黑暗的雾气,涂山阆按到了一声不好的同时,还真的是有点幸灾乐祸的,刚刚还说了他们妖族容易滋生心魔,一切都是为他们,结果这不就是被打脸了吗?

    这个消息告诉那些个名门正派,真的不知道会是这买一副嘴脸的,当然涂山阆是接受过正统教育的,还是知道这些阴私一直不少,这些人应该还是被处理到了,不过这位是元婴真君大概是还是会有不同的吧?

    比起计算着得失,还有可能从谭江真君身上捞一些油水的涂山阆,涂山扈就没有想这么多了,他经历的还要更多一些,完全没有年轻狐狸就想要闹事情的心态。

    他知道事情闹大了还真的是不好收拾,还不如就这么收手了,反正拿了理心丹这种丹药再去人族的拍卖场换就可以了,完全不需要闹腾。

    但是事情大多是不会按照心意来的,按照跟心意完全相反的发展来,或许可能性更大得多。

    涂山扈想要就这么算了,打着哈哈绝口不提涂山阆之前话头的说道。

    “事情可以这么算了,谭江真君把理心丹放下,也就可以带着这个纯阳之体走了。”

    而涂山扈想要算了,涂山阆也是没有当成大事的时候,事情却又是再一次的复杂化了,如果是清醒情况下的谭江真君肯定就这么走了,毕竟这是为了云华的仙途。

    但是这明显就不是一般的情况,因为涂山阆的自作聪明,把一些聪明人都知道,但是不说出来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谭江真君就这么心魔发作了,完全不想要这么算了。

    他一把樛木仍在了地上,手上提着一个人还真的是有点不方便打架,反正就算是谭江真君清醒的时候,也是不再担心樛木提前死了,更何况是在心魔发作的时候。

    毕竟只要涂山又不是傻的,对于杀了纯阳之体会引发的心魔出世,然后成为元洲大陆公敌的情况,可以想到那么一点,就不担心他们会伤害樛木。

    樛木对于自己被扔下去的伤势没有在意,只是不动声色的继续趴在地上,稍微移动藏在有遮挡物的背后,等着他们自顾不暇,而谭江真君不注意的时候逃跑。

    而再一次被换了称为,从灵童变成了纯阳之体,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出现在他们的口中,她也是完全的无所谓,一切都是为了等待时机,她就是被白饥馑吃了,给这个可怜的孩子提升灵根也是不会死在他们的手里的。

    至于天下苍生的话?还真的是这些修士自己不要脸……心魔缠身的话也只是不可以修炼,自己舍不得修为的精进,拉着一代又一代的祭品去死,美名其曰天下苍生,还真的是有点厚颜无耻。

    “你们这些狐狸想要这么算了,本君却是不同意了,侮辱我和云华还想要这么算了,可能吗?!!”

    谭江真君狂妄的笑道,不同于之前因为名门大派一直以来对于门下弟子约束,还是稍微有点伪装的谦逊。

    ‘糟糕了!’

    涂山阆也不是傻,只是对于自己太过于自信,还有自己一族的元婴长老在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完全忘了这是他的镇魔山,真的发生大神打架小鬼遭殃的事情,也就是自己的损失。

    但是一切是出自真火了,成功挑拨成功的涂山阆也是要大出血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