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同盟
    “师妹。”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忧邅真君,对于这一声师妹还是唤的很艰难,他其实更习惯唤这样岁数的孩子师侄或者直呼其名。

    不过这样叫一个孩子师妹,也是自己站在上风的忧邅真君,其实是有点暗爽的,那个在宗门的老妖婆,可是要跟这个小丫头同辈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憋屈~

    对于忧邅真君的不习惯,樛木没有自来熟到去揭穿,视若无睹就像是没有看见他的尴尬一般,很配合他来的目的说道。

    “师兄,师尊已经飞升多年,师兄对于我的身份一定是有怀疑的吧?师妹在此先行谢过师兄远道而来。”

    忧邅真君微微一愣,原来他还以为这是要他来提的,不过既然她主动说了,那么身份十有**是真的了,虽然基于对于无厄老祖眼光的信任,他在看见樛木的一瞬间也是肯定了她的身份。

    不过程序这种东西在哪里都是要走一走的,即使相信了忧邅真君还是笑道,“话虽如此,但是我却是是相信师妹身份的,不过宗门内的其他人却是不一定,总是要有证据堵住悠悠之口。”

    樛木半敛的眼眸中划过一道讥讽,鬼话连篇……还真的是鬼修的天赋技能呢,就连她也是变得如此了吧?

    不过会想起生前让她难得明白的一幕,却也是让她收起了对于阴魂界以及她对于自己的不喜。

    其实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她只是明白的太早接受不了而已,也没有人愿意让她一辈子糊里糊涂的过……

    樛木突然心里闪过一道让她也明白的恶意,她恶趣味的伸出手,在忧邅真君不解的目光下,将焚心阴火放了出来,在看见他控住不住的倒退一步后,才状似没有看见他的失态一般恭敬的说道。

    “师尊留下的传承中说过,整个阴魂鬼域只有他修炼成功了这焚心阴火,作为弟子如果不能够修炼出来,却是当不得他徒弟的。”

    忧邅真君自然知道这焚心阴火是何物,三灾利害不单单压在修仙界的修士们头上,对于鬼修而言,甚至要更加的恐怖。

    赑风他们比起修仙界的修士来说甚至要好一些,天雷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有着先天性的克制作用,不知道多少鬼修死在其下魂飞魄散,但是这却都比不上阴火,他们初始的存在就是因为执念,怎么可能不害怕由自身燃起的阴火?

    因此樛木这个举动虽然是恶趣味满满的,吓了忧邅真君一跳,对于基于感同身受对于她,忧邅真君却没有什么恼怒的情绪。

    焚心阴火可不是这么好掌控的,或者说只有一人掌控的了,那就是已经飞升的无厄老祖,樛木会是下一个无厄老祖?忧邅真君是不相信的,那么她今后要经受焚心阴火的折磨可是要多了……

    “既然是无厄老祖的焚心阴火,阴魂殿的某些人也是无话可说了吧。”

    忧邅真君很辛苦的在樛木前面,给他在阴魂殿的老对头们上眼药,不管怎么说能够点燃焚心阴火,还区区幼龄就可以到了魂丹期的无厄老祖传人,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被焚心阴火烧死,但是往后可以达到的修为却还是值得期待的。

    现在被他先找到了,当然是要拉在同一个阵营里,一起对付那些跟他不对盘的长老们。

    对于忧邅真君看似同情的眼神,知道他在想什么的樛木视若无睹,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弱的笑意,没有什么好恼羞成怒的,只看今后能够走到哪一步吧。

    但已经是第二次提起宗门有人会质疑了……樛木很快的反应过来,忧邅真君来找她的目的,没有必要谁会一而再再三的,对着一个还没有加入门派的小弟子说,宗门内有人会看她不顺眼……

    这是想要利用她跟阴魂殿的一些人对上吧,樛木微微低头深思了一会,现在她的修为低微跟至少会是凝体期的长老对上很危险。

    但是她如果没有利用价值的话,忧邅真君凭什么为她争取她应该有的资源,她一个毫无根基的人,想要拥有作为无厄老祖传人的东西,是一定要站一个阵营。

    站在第一个找到她的忧邅真君身后,能够得到的信任也更多一些,资源因为他是宗主也会比投入其他人门下好……

    “听师兄而言……宗门内有不少长老不认可我的身份么?”

    樛木在低头和再一次抬头看向忧邅真君的时间里就想了很多,最后还是选择了投入忧邅真君门下,争一时之气,完全没有必要,清高这种东西也是要分得清楚时间的,樛木的自尊心没有薄弱到一点刺激都受不得,而且今后的事情又有谁说得准。

    修为没有他们高,就是不投入阵营也是会被利用,还没有好处,修为相同了就算现在是手下,将来也可以是同盟。

    忧邅真君一时间有些摸不清樛木的意思,如果至少是一个少年人,他也会认为这是准备投入他麾下了,不然提起这些势力之事,完全可以去宗门自己看。

    但是对于一个小孩,虽然是个魂丹期的小孩,忧邅真君也是摸不清她的想法,虽然她看着是个聪明人,但如果真的只是不安的,其实没有这个意思怎么办?

    忧邅真君试探道,“如今距离无厄老祖飞升已经有将近万年,门内的势力早已分崩离析,总是有些长老一脉的人,不愿意有人出来分一杯羹的。”

    樛木对于自己的年龄一直都处于无奈的边缘,虽然修仙界智多近妖的孩子一直很多,但总归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把小孩当一回事的,现在忧邅真君担心的她听不懂,就是一件麻烦事……

    一定要把话说开就没有意思了,最好的其实还是心照不宣,但是这种默契……谁会以为一个小孩会有,总归还是要说开了。

    “既然师尊在宗门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我以后可不可以跟着师兄?”

    “你真是个聪明孩子。”

    忧邅真君哈哈大笑,他还真的想错了,这是个聪明人,她懂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就好办多了。

    对于忧邅真君的赞扬,樛木唯有报以苦笑了,聪明还是算了吧,她真的聪明的话,怎么会想不出,让他开头的引子,现在是主动投诚,总归还是有些东西不一样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