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浪死了吧
    看着手里的地图,谢衍脸上总算染上了些许笑意,这算不算作弊器?凡是走过的地方地图都会详细的显示出来。

    为什么说是作弊器呢,因为不止走过的地方,只要视线触及比较详细的都会显示,比如从谢衍站在的这棵树下到几百米远的小河都显示在了地图上,小河上还有文字标注——兴水河分支。

    谢衍一边走一遍四处张望,他现在还想不到怎么最大化利用地图,但是不可否认这地图对于以后来说肯定十分重要的。

    “也不知道这水贼在哪驻扎,可别碰上这群瘟神。”

    眼前的兴水河分支小河流不宽,仅有两米左右宽,有的地方深一点,有的地方浅的刚刚及腰。河里的鱼倒是不少,只不过村民不敢走这么远,也许以前敢走但是现在是没人过来的。

    “唉,我说二哥,上次咱们只抢了些粮食,顾不上其它,大哥啥时候带咱们再去啊!”

    谢衍蹲在草丛里一声不发,他早就料想过眼前的场景,所以走路一直都是猫着腰的,恨不得走一步看十步,加上这地方草木泛滥,只要遇到人安静不动,除非运气太背,不至于面对面碰上。

    ‘也不知这两人什么时候走!这草地里蚊虫真多。’

    “上次咱们也是逃出来的,饿了两日哪有力气抢别的!再说大哥身上的伤还没好,能带着哥几个活着都不错了!快别说磨蹭了,趁日头足,赶紧下去洗洗。”

    不远处两个人在那打着嘴炮,谢衍小心翼翼的扒开草丛一点一点往那蹭。‘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警觉性还挺高,一个人在那脱衣服,一个人拎着刀竟然在岸上放哨,丝毫没有一起共浴的想法。’

    “我说老四,你这屁-股咋比那小娘子的都白!哈哈哈哈!”

    谢衍一脸无语,这两人自己干不过啊!岸上那家伙长得五大三粗的!还特么拎着一把刀!水里那个看上去倒是瘦小多了,可是也没法下手啊!

    “二哥,你净瞎说,我上次可看见那村里小媳妇可不少!你就不想去?你不想我可都想了,那村里还有大哥最喜欢的小童呢!咦?二哥你咋不说话了?卧槽!二哥你咋流鼻血啦?嘿嘿嘿,是不是我提小娘子你也眼热了?”

    ‘看来这李家村之前的计划是不行了,明显这次水贼奔着人去的!’谢衍蹲在地上不敢动,现在离得已经很近了,十分危险。好在那岸上的水贼背对着,不然安全系数更低。

    “二哥你也要下来洗?小弟我还没洗完呢!”

    “嘿嘿,我给你看样东西!”

    谢衍在草丛里都能听出这声音不对劲。

    “卧槽!二哥!小弟错了,再也不提小媳妇啥的了!”

    “晚了!这都好几个月没沾半点荤腥,谁让你脱了衣服嘴这么欠!喝!”

    谢衍蹲在草里一脸懵逼,神特么也没料到就是这么个剧情发展!只听噗通一声,那岸上的家伙也下水了!

    好机会!这是逃走呢还是杀上去!谢衍权衡几秒,眼神逐渐凌厉!

    水里两人似乎争执起来!水花声扑通扑通的,听得谢衍蛋疼不以。

    “啊...卧.槽,你这混蛋竟然进来了!!!”

    趁着两个人分神之际,谢衍慢慢蹭到了岸上那家伙扔的刀附近,‘靠!没想到这刀还挺沉!’

    谢衍把刀顺在手里,趁着那大块头啃咬着那人脖子的功夫,一刀劈了过去。血瞬间淌在河里,当场毙命!任你身体在强壮,脖子也是人的弱点。

    谢衍忍者恶心和身体强烈的不适,不断安慰自己才没有崩溃。不杀他们,他们一定会滥杀无辜无恶不作!

    那被压在怀里的男人根本没缓过神,大概今天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他遇到的事情都太超出他的想象了!只不过谢衍哪里肯给他反应的时间,忍者颤栗的神经强撑着自己发抖的身体,一刀劈了过去!

    那男人条件反射的一闪,刀只披在了肩膀上,伤口挺深但是并不致命!

    “啊!你杀了我二哥!我要杀了你!”

    谢衍见他喊得凶神恶煞的连忙嘲讽“我不是再帮你呢?他可是在强你噢!”

    那男人一愣,只不过伤口提醒他再不做出反应也是在劫难逃!“你杀了我!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他一边后退一边威胁谢衍。河水不宽他用手一划有后退一米多远,正是奔着他自己刀去了!

    这个距离谢衍不下水是够不着他了。

    谢衍也不含糊,扔下死沉的大刀扑进水里,拔出腰上的短刀往他肚子刺过去。

    谢衍不敢让任何情绪影响自己,他知道自己逃不了,若是让他跑了那么没一会自己就会被追杀!而胸膛骨头太多,这刀又不快,刀尖也不是那种尖头的,不好捅进去。只好十分可惜的舍了胸口那个致命的地方。

    水贼啊的一声吃痛,拿起刀也往谢衍身上砍,只不过措手不及的疼痛使他失了准头,他这一下谢衍的胳膊上也受了伤,只不过伤口不深。

    谢衍刀柄一卷,直接后退。水贼疼的脸都变了色,肚子一个大口子还进了水,谢衍也不急着跟他拼了,反正他这样子也活不成了。免得离他太近再来个绝地反击!

    水贼见谢衍停了下来,还不断喘着气,脸色白的不像话,明显是没杀过人吓得!

    他趁着谢衍整理情绪的功夫麻溜的跑,可他还不敢扔了刀,怕失了武器对方更加无所顾忌,但是刀又太沉了,影响他逃跑的速度。

    谢衍抖着手,使劲掐了自己一下强自镇定,他连忙拿出背包里面的止痛膏,涂在不断流血的伤口上,刚涂上便明显的感觉到那火-辣辣的疼痛减轻了不少,血也止住了。

    系统出品疗效真特么快!只不过一下子就用了半瓶,量也太少了吧!

    谢衍不敢耽搁,提着短刀不远不近的跟着他后面,既让他够不到,又给他强烈的压迫感。

    水贼跑出几百米,速度大不如前,又因为伤口得不到处理,剧烈运动血流了不少,呼吸都乱了!谢衍知道他挺不住了,并且也怕被其它水贼发现。追上去轻松补了一刀。那水贼根本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水贼死了谢衍也倒在了地上,倒不是受伤多严重,主要是神经高度紧张,情绪波动又十分大,本就是强撑着,这外在因素一没了,身体自然也就散了。

    ‘运气真好,竟然宰了两个水贼,真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因以往玩游戏的经验,谢衍见他光溜溜的只好拿起他的刀往之前的‘案发现场’赶去,在水贼衣服里翻了翻竟然摸到了十多个铜币。‘也不知道一个铜币能买多少粮,多少铜币能填满李大爷家的米缸!’谢衍眼睛落到刀上‘这刀卖了应该值点钱吧!’

    谢衍把东西藏好,不想放弃接近水贼的机会,那两个倒霉鬼竟然来这洗澡说明离这里肯定不远!

    还没等他走远,地方的尸体就化作了点点星光消失不见。

    谢衍在草丛里弓着腰走了几里路就看见前面有几个用草和树枝什么的搭的棚子!谢衍迅速的拿出地图,果然上面这个位置已经十分清晰了。

    作者有话要说:  v前更新会慢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