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惊天大事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三百九十六章 惊天大事

    这人是谁,李诚现在不关心了,也不想深究。因为更严重的问题出现了,那就是皇帝的态度。李世民的心思,不难猜测,无非就是交易所的事情,让皇帝觉得这个臣子不可控了。

    当时李诚各种忽悠,不是已经在手的利益,就是画饼充饥的远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要明确的表达一个意思,我是皇帝,你是臣子,你得按照我的意思来做。

    如果是一些老臣子或者是老牌门阀,李世民这么做会被喷一脸。但李诚不是!李世民也没把事情做绝,所以他派人来问一句,要不要随扈。李世民估计也没想到,事情这么大。

    总而言之,李诚头一回意识到,要留后路了。不管是这些喜欢生吞活剥,一点都不讲究的门阀和新贵,还是皇帝这根大腿,都不是身家性命的依仗。这就是封建皇朝最大的无奈,不管你建起多么大的家业,毁灭可能就是一瞬间。

    至于说李世民为啥不考虑李诚的感受,这问题就要想了。他是皇帝,有考虑这问题的必要和义务么?难道说,皇帝做事的时候,还要考虑身边大太监的感受?

    道理其实很简单,谁都靠不住。就拿李诚来说吧,在现代社会的时候,走上社会时,遭遇很多难堪的时候。那时候李诚也没想过,别人为何不考虑自己的感受。原因很简单,别人没这个义务。只有父母和亲人,正常情况下会考虑你的感受。

    这么一想,答案就很清晰了,李世民也好,结亲的崔氏也好,都是一个目的。那就是控制李诚或者是控制李诚那些可以带来利益的产业和技术,至于李诚个人的想法,谁关心呢?

    人类社会弱肉强食的本质,丛林法则一直存在,只是以不同的面目出现。

    从今天开始,不断努力的强大自己吧?不要再试图装孙子混下去了。是时候展现实力了!

    李诚暗暗告诉自己,招手叫来钱谷子,说了一句:“去,找几个人,放火把仓库给点了。”

    噗通!钱谷子直接跪下了,这是要干啥啊?自己放火烧自己的仓库?脑壳坏了?

    不过李诚没有给他解释的意思,转身要走。钱谷子连滚带爬的追上来:“家主,饶命啊!”

    李诚一脸的嫌弃,使劲要挣脱抱在大腿上的钱谷子,心道:你又不是杨白劳,我也不是黄世仁,仓库也不是喜儿,你这是要干啥?

    “干甚哩?干甚哩?”挣脱不开,又不好用脚踹,只好无奈的问一句。

    “家主,小的要点了仓库,主母会打死我的。打死我就算了,我家娘子带着一个娃怎么活?”钱谷子不提娘子就算了,提起那个娘子,李诚一脑门子的官司。

    “行了行了,就你那个媳妇,算了,我也不说了。让你烧就烧,烧之前告诉兄弟们,仓库里有啥看上的,赶紧搬回家去。就这一回,知道不,这种好事只有这一回。”李诚话刚落音,钱谷子爬起来就跑。

    小一百号老卒,百余庄丁,忙活了半个时辰,也紧紧是搬了仓库的一角。码头边上十几个仓库啊,装满了布匹等货品,都是李庄的出产,其中还有人家程处弼的仓库。

    李诚要烧,那是不会手软的,引火的东西,那些黑衣人丢了一地的。都不用自己去找,三两下这火就点起来了,点起来就烧起来了。好在李诚让人做好了准备,及时弄出了隔离带,没有波及附近的作坊、野市和码头。

    大半夜的这一把火烧起来,可谓声势好大,长安城都看到了火光。火光照亮了李诚的脸,这时候的李诚,面目狰狞。好吧,要玩就玩大一点。

    火势惊人,长安城都看见了,自然惊动了留守长安的禁军。禁军首脑是张士贵,已经睡下的张士贵被属下叫醒,胡乱的穿着衣服出来,登上城墙看一眼,心里就是一抖。这是李庄的方向,这么大的火势,不能不过问一下吧?

    本想第一时间去通知太子李承乾,想想还是作罢,等到事情调查清楚再说。

    同样被惊动的还有左卫将军苏定方,两人留守长安,身负重任,自然不敢懈怠分毫。苏定方匆匆而至,两人城头遭遇,建立之后张世贵道:“苏将军来的正好,某正要使人去李庄一探究竟。”苏定方听了皱眉道:“让裴行俭去吧。”

    张世贵一愣,苏定方解释一句:“李自成那个臭毛病,一般的人去了,未必能进的去。这么大的火势,估计李庄现在如临大敌了。”

    “未必吧?难道不是在忙着救火么?”张世贵听了自然不信,微微一笑反问一句。

    苏定方笑道:“长上有所不知!李自成素来重人而不重财物。此番大火,必定是先救人为主,继而派人稳定秩序。李庄的好东西可不少呢,谁能保证没人趁火打劫呢?要不是李自成的熟人,还真的进不去。”张士贵的职务为“宣武门长上”。

    张士贵微微摇头,别看李诚有知兵之名,实际上他并没有统帅大军的经验,也没有实际率领一个方面军队的经验。而且之前李诚表现出来的能力,都是体现在出奇制胜上面。年纪轻轻的,制造乱局的本事不小,但要说稳定局面,怕是要差点意思。

    不管怎么说,派谁去都一样,不过张士贵还是留了个心眼,派了个亲信跟着裴行俭一道,领着二十骑出城,奔向李庄打探情况。

    裴行俭领了命令,心里也是着急。毕竟李诚确实对他有恩,做人不能忘本不是?这一路快马加鞭赶的很急,好在这一路官道为主,下了官道,李庄自己修的路比官道都好。

    不出苏定方预料,距离李庄不足五百米处, 有庄丁设卡,拦住了去路。

    “左卫中郎将麾下裴行俭,奉玄武门长上及苏将军之命,特来查探,还请让路放行。”裴行俭本以为,报上来意,庄丁就会放行。不想为首的老卒根本不买账,回了一句:“等着!”

    裴行俭被晾在一边,但是却没有生气,反倒在心里着急了起来。如果是正常的失火,报上名字和来意后,这些庄丁不可能不放行的。现在这个阵势,说明真的出事情了,还不小呢。至少有一点是坐实了,有人来李庄放火。

    在马背上能看的很清楚,失火的方向在河边,不少庄丁正在努力的救火,但是李庄附近的野市,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就很异常了。而且能远远的看见,不少庄丁守着各处路口。

    裴行俭等了一会,报信的老卒快马而回,做个请的手势:“请吧!”

    裴行俭没时间多想,带着人策马往前,奔着火场的方向去。靠近之后,裴行俭察觉到不对劲了,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太浓了。再近一点才发现,道路的边上排着一地的尸体。有几个有一张白布蒙着,余下的穿着黑衣,毫无遮掩的躺着。

    如此多的黑衣人尸体,看着不下五六十,一看就知道这事情小不了,而且还非常大。

    李诚就站在火场外不足五十步的地方,死死的盯着火场不说话,裴行俭看见的是李诚高大的背影一动不动,心头陡然一惊,暗道:要出大事,千万不要连累了左卫。

    火场附近的空地上,堆着一些抢救出来的货物,有铁锅,有布匹,有酒坛子等等,显得凌乱不堪。裴行俭上前抱手:“自成先生!”

    李诚回头,面色凝重,勉强的笑了笑:“守约来了!”裴行俭心头又是一颤,当初在二十万大军中冲杀的李诚,脸上都看不到如此凝重的一幕。

    “玄武门长上张将军,左卫中郎将苏将军,派我来查探一番。”

    李诚听了点点头,没立刻回答,而是对身边的人交代一句:“不要救了,伤着人就不合算了。”说着这才转身,招呼裴行俭道:“去没人的地方说话。”

    裴行俭看了一眼火场方面,不下百人还在奋力的救火,不过都是用水龙在抽水喷过去,没人往火场里冲就是了。

    “守约,今夜要不是李山养的獒犬发现的早,李家上下百余人,还能剩下几个活口就不好说了。”李诚一开口,裴行俭就惊的浑身发抖,四肢冰冷。这可不是大事了,这是捅破天了。李诚的名气太大,事情一点传开,陛下说不定要回鸾的。

    李诚把自己编好的过程说了一遍,又带着裴行俭去了野市,看见街道上还没来得及处理的黑衣人的尸体,再看一脸烟火色,浑身浴血的李诚,裴行俭愤怒之余,心头也是着火了。

    “先生,裴某需立刻回报长上。”裴行俭想离开,李诚却淡淡道:“不着急,还有两人,你需要看看。”说着示意下去,一道门打开,两个被绑成粽子的家伙,嘴被堵上了,四个庄丁拖着他们出来,往地上一丢。

    裴行俭努力辨认了一番,惊的后退两步:“这、这、这……”裴行俭说话都不利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