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清奇的脑回路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三百九十九章 清奇的脑回路

    李诚回头先看看日头,这才回话:“才睡了一个多时辰就醒了?我们出去说话,别惊着孩子。”说话间李诚迈步出门,崔媛媛跟着出来道:“心中有事,如何能睡的好?”

    李诚悠悠叹息一声,背着手往主卧来,崔芊芊已经醒了,靠着床喝鸡汤。看见帘子一挑,示意莺儿停下,苍白的脸上露出微笑:“郎君来了?”

    李诚见她还能笑出来,倒是宽心了一些:“怎么不多睡一会?休息不好,落下病根麻烦。”

    “家中大人和阿娘处,该不该派人去传个消息,妾身心里没底呢。”崔芊芊这么一说,李诚脑子里浮现的是生下孩子的那一刻,崔芊芊提过派人去通知岳父岳母的话,当时李诚的回答是“再说吧。”这意思,就不要再说了。

    此刻,崔芊芊再次提起,李诚倒也没生气,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一声也不好。崔芊芊只是担心他心里有想法,所以才会刻意的问一句。真要是这次违背了李诚的心意,今后这个家庭可就不安生了。

    “家中事情多,都等着我去处理,这个事情娘子何须要问呢?姐姐,你派个人去知会一声,告诉岳父岳母,李庄多事之秋,来也不要声张。”李诚还是很干脆的给了姐妹二人面子,不然心存芥蒂,今后的日子难过了。总不能真的休妻吧?

    说完,李诚接过莺儿手里的碗,笑眯眯的坐在一旁:“来,李家的大功臣,多喝点鸡汤补身子,说来说去,我要感谢娘子啊。”

    姐妹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崔媛媛立刻退下去,崔芊芊心里挺甜的,李诚不是无情之人啊。

    一碗鸡汤喝下去,崔芊芊有了点精神,问道:“郎君,昨夜一把火,损失不小吧?”

    李诚抬手扶着她躺下:“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休息,养好身子,其他事情不用管。钱财是身外之物,再值钱也没有大郎的阿娘重要。”

    崔芊芊满意的笑了,低声道:“郎君,可曾去祠堂告慰先祖?”

    李诚听了一愣,他还真的没这根弦,现代人没那么多规矩。听崔芊芊这么一说,想起来家里确实有个祠堂,就在后院的一角里头。当时是高晋做主给建的,在牌位问题上请李诚做主时,李诚就让人弄了一个牌位,上书:李家先祖之灵位。

    也没提具体的名字,这在唐朝是很少见的。为此,李诚还特意解释,他是孤儿,被师傅养大的。师傅去世前,就告诉他祖籍是蓝田人,父母祖辈是什么人也没不知道。李诚其实很想给现代的父母弄个牌位,但是一琢磨,万一他们还健在呢?

    “这事再说吧,李家的族谱,从我开始就好了。”李诚也很为难。

    崔芊芊躺下,李诚悄悄的退出来,崔媛媛在门口等着:“郎君还要出去么?”

    李诚点点头:“去算账!八个仓库被焚毁,价值十万贯,还有十八条人命,总要有人为此负责吧?”崔媛媛听着目瞪口呆,八个仓库里的货,能值十万贯?我怎么不知道?

    好吧,这是去抢劫,合法抢劫去了。崔媛媛笑着欠身:“恭祝郎君满载而回。”

    李诚看一眼院子门口的小脸蛋,露出笑容来走过去:“顺娘,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让你这几天不要出门么?”武顺脸上露出羞涩之色:“家中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芊芊姐姐又生下小郎君。妾身特来看望一番。”

    李诚上前,抬手摸了摸她的脸,低声道:“且回吧,芊芊睡下了,家里的事情我自会处理好。你安心的等着事情完毕,便可回长安待嫁,孩子满月之后,我就迎娶你入门。”

    “知道了!”尽管早有准备,李诚这么一说,武顺也呆不下去了,低头小跑,身后跟着丫鬟。步履轻快,心中雀跃。

    崔媛媛嫉妒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可以名正言顺的入门,自己却只能偷偷摸摸。

    李诚扭头见她表情,忍不住笑着调戏一句:“姐姐要努力啊!”

    崔媛媛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脸上微微一红,低声道:“此事,与努力无关,能不能有个孩子,那是老天爷的安排。”居然没有害羞而走,不亏是过来人。

    “放心,你要愿意,就能在李家一直住下去,有了孩子,自然有一份产业。”这就算是一个承诺了,崔媛媛看看周围没人,丫鬟们都躲的远远的,这才大胆道:“靠我一个人可不行。”李诚哈哈大笑,迈步往外走。

    “将军,尸体都收拾完毕了,地上的血迹,李家的庄丁在弄。火场那边,要不要派人去帮忙?”裴行俭转了一圈回来报告,苏定方揉着太阳穴,叹息道:“没用的。”

    “要不,属下再走一趟,去讨要柴、杜二人。”裴行俭压低了嗓门,苏定方摇摇头:“柴、杜两家还真是心大啊,现在都没人过来。难道没人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也不知道太子那边,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不能派人去查问一二?让这两家人主动点?”裴行俭忍不住想骂娘了,现在顶在最前面的是他们啊。

    “守约,别说了。长上自会处置!”苏定方很艰难的要求自己冷静,别人也要冷静。

    这俩在冷静的时候,张士贵却想骂娘了。大理寺那边接了案子,倒是动作很快派出两拨人,分别前往杜家和柴家,然后就没然后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说来通报一声。

    柴绍因为三娘子平阳公主的关系,李世民颇为善待他,没有被划入太上党。柴绍要活着呢还算好的,这人去年都不在了,柴家还折腾个屁啊?大理寺的人登门,赶紧配合工作呗?

    现在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他们在想啥?杜家也差不多,杜如晦死了那么多年了。

    柴家的情况到底如何呢?很简单,柴令武是次子!长子柴哲威继承了爵位!对这个弟弟怎么说呢?还算是关心吧。但是眼下这个事情太大了,他还年轻,根本就拿不出主意来。大理寺的人登门,他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完全没了主张。

    杜家的情况更麻烦了,杜荷的未婚妻是城阳公主,现在才虚岁十岁,还没成亲呢。哥哥杜构年龄也还不算大,处理这种事情没啥经验。当时都吓傻掉了,杜荷居然派人去杀李诚,还亲自去了,被人活捉了。

    这两家因为长辈都不在了,出了这种事情,早就乱做一锅粥了。这事情怎么说呢?其实还是李承乾的锅,他就应该拿出一个明确的指示来。让杜家、柴家,一边配合调查,一边派人去赔礼道歉,争取尽快的解决问题。毕竟这俩都是次子!

    柴令武还有另外一个麻烦,就是他媳妇是巴陵公主。这位公主也是个奇葩,历史上跟高阳房遗爱一起,造李治的反。全都被干死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大理寺的人去了柴家,倒也没啥,但是去了公主府,那就热闹了。巴陵公主根本就不鸟大理寺的人不说,还让下人手持棍棒,打走了大理寺的人。这都是小事,巴陵公主亲自出马,去求见李承乾。

    李承乾这边上午也醒了,头还疼着呢。昨晚上的事情没露馅,暗暗庆幸之余,心情还是很糟糕的。人没睡好,想到一早要被各位辅臣各种念叨,心情就更差了。巴陵公主求见,李承乾又是一阵头疼,不见还不行,他是太子啊。

    事关两个驸马都尉的事情,李承乾硬着头皮也要出来处置不是?

    巴陵公主见了李承乾,根本就没有什么悔意,嗓门还挺大的说话:“太子哥哥,柴令武坏了事,求太子哥哥做主,休了那厮。再让李诚休了他家娘子,娶我过门,也算补偿于他。”

    李承乾听了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栽个跟头,这都是什么鬼?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关键时刻,白松陵回来了,李承乾赶紧道:“你且等一会,孤还有事情要处置。”

    说着让人领着巴陵下去等候,自己见白松陵。结果很自然的,听说李诚门都没让进,李承乾的脑回路也颇为清奇,怒道:“竖子,安敢辱我?”

    白松陵听了这话,腿一哆嗦,心道:自成诚不我欺!

    一个太子,怎么可以如此无情呢?说到底,李诚不欠太子什么,甚至还有帮助。说的难听一点,李诚不站李泰,就是在帮太子了。

    李承乾又是怎么想的呢?他是太子,未来的君主。看上你是你的荣幸,怎么可以拒绝我?你拒绝我,就是侮辱我。这是多么奇葩的思路啊。

    这一刻的白松陵,下了决定,赶紧离开长安吧,去登州谋一条活路。

    李诚这边一个上午下来,还有一些手尾都处置完毕后,把一干老卒招呼到跟前,问一句:“某欲登柴、杜两家之门算账,尔等可还有一战之力?”

    一干老卒拍着胸口,整齐划一:“愿为家主效死!”瘸子杜海,也都拎着一把横刀要跟随!

    “好,大家抓紧吃点东西,休息半个时辰,然后出发!”李诚交代一声,各自去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