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李诚之威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章 李诚之威

    李世民给东宫配的班子存在一个现象,那就是过于老成。不是说这有问题,而是说在某些特殊情况下,问题凸显。就拿这一次的事件来说吧,李承乾的柔软和老臣们的强硬,导致了一边倒的情况。这就很成问题了!

    多数情况下,老臣稳健的应对没有问题,只是缺乏一点机变。偏偏李承乾无法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一些微调,而是照搬了老臣们的建议,这就很成问题了。至少李世民的初衷不是这样的,他希望看见的是一个必要的时候有个人坚持的太子。

    李世民的想法完全没有问题,大唐君主面临的问题,恰恰就是君主意志与大臣和门阀意志之间的较量。没点抗造的能力,根本就压不住下面的臣子和门阀。李承乾的反应,有悖于李世民的初衷。这是李世民用心良苦之所在,可惜李承乾不能领会。

    善于纳谏,不等于从谏如流,而是在那么多谏言之中,找到或者归纳出一个建议。这个建议未必是最符合君王利益的,但一定是符合君王利益的同时,也能让多数人接受。这就是所谓的帝王心术!

    政治艺术的集中体现,在于妥协的艺术。历史上类似的成功案例比比皆是,失败的案例也很多。这与君王的性格与能力有很大的关系,一旦处理不好这个问题,结果是朝廷必然朝着一个下滑的趋势行进。

    唐高宗李治,最初就被群臣压的死死的,长孙无忌和褚遂良的组合,发展到连皇后人选都要干涉的地步。李治一个人不是对手,拉上武则天,还有许敬宗和李义府这俩为首的臣子,最终干翻了压在头上的两个大臣。

    这样做的结果,实际上就是不会妥协,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固然做的有点过分,但是他们的存在对于稳定和平衡朝政有很大的益处。李治没能明白这个道理,导致了武则天专权称帝。这里头固然有武则天能力的因素,李治的决定是主要因素。

    李承乾打发了白松陵,心情很恶劣,回到后面,巴陵公主又来罗嗦。李承乾拉下脸道:“不要胡闹,赶紧回去,好好配合大理寺查案子。”

    巴陵公主撅着嘴:“柴令武那个废物,跟他没法过了。太子哥哥,我要做了李家的媳妇,一定重重的感谢太子哥哥。”要说唐朝这些公主,真是很有特色。好听的说法是有个性!

    唐朝公主的个性,体现在其对政治的抱负上。初唐还算是好点,等到武则天称帝后,太平公主对政治的影响力,到达了一个新高度。后来的公主们纷纷效仿,乐此不彼。

    后来的史家呢,站在绝对男权的角度去解析唐朝的公主们,得出一个脏唐的结论,哦,还有一个臭汉。统称脏唐臭汉!得出这个结论的人,在历史研究方面,肯定不合格,最多算个八卦段子手。

    中国历史上这汉唐盛世,这是最伟大的两个时代。如果不是这两个时代漫长的太平盛世,谁有心思去研究八卦?还能得出这么一个总结?当然也不排除后人的痛心疾首,愤而喷之。

    真要较真,历史上哪个朝代是干净的?

    巴陵公主气呼呼的走了,回家关门放恶奴,不让大理寺的人进门。

    李诚还算是很有耐心的等了一个上午,午饭之后派人去问一句:“可有定见?”

    苏定方叹息一声,回答一句:“转告自成,大理寺已经在查了。”

    李家的人走了,裴行俭在一旁吐槽:“查个屁,人赃俱全。”

    塔塔塔的马蹄声密集如鼓,苏定方悠悠的叹息一声:“来了!为何不再多点耐心呢?”

    裴行俭无语的看着马队卷起的烟尘:“将军,这下有麻烦了。”

    “别废话,上马!”苏定方一伸手,亲兵牵马过来,翻身上马的苏定方瞬间气势暴增!身后百余骑也都受到了影响,一时间气势汹汹的烂在路上。

    “还好,没披甲!”苏定方在心里如是说,脸上却是严肃异常的看着李诚,越来越近。

    “苏将军,某要回城。”李诚倒是看着很轻松,脸上带着笑容。但是看清楚两匹马上,绑着两个家伙的时候,苏定方就知道今天无法善了。

    “自成,把人交出来吧,你家娘子刚生下长子,何必再造血腥?”苏定方语气沉重,苦口婆心。李诚抬手一指河边的仓库处:“苏将军请看,火还在烧呢。你放心,我去城里,不会再杀人了。就是去要点赔偿,家里损失太大了,没钱抚恤战死庄丁。”

    这话就很软了,说的很到位了。苏定方却无法就这么放他过去:“自成,抱歉,上命在身,不能让你过去啊。”李诚脸上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歪着头盯着苏定方。

    裴行俭见他出现了暴躁的前兆,赶紧打马上前:“自成先生,息怒。”说着回头对苏定方道:“将军,不如折中一下,我等陪着自成走一趟。”

    就在苏定方要做决断的时候,麾下一个人突然打马冲出本阵,一手拎着马鞭,冷冷的看着李诚,抬手指着李诚道:“怎么,你要违抗上命?”苏定方目瞪口呆,裴行俭惊的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这是从哪冒出来的家伙?如此张狂?

    仔细一看这厮,竟然是太子府来的纥干承基。此人官职不高,就是太子身边的随从,李承乾派他过来,就是起一个监督的作用。没想到这厮能冲出来说话。

    李诚也有点蒙圈,怎么蹦出这么一个家伙来了?脸上的冷意更浓,一伸手,边上牛二贵把弓递给他。李诚接过弓,毫不犹豫的搭箭张弓对着纥干承基。

    苏定方见状大惊失色,抬手大叫:“自成,不可!”但是一声喊已经晚了,李诚基本没有任何停顿,一气呵成一箭射出,两者之间的距离不过二十步。这距离,李诚不会射歪的。

    当!的一声脆响!纥干承基身子往后一仰,双手紧紧抓着缰绳,拉的战马嘶鸣,抬起前蹄又落下。苏定方立刻上前看仔细,发现纥干承基居然没留学,只是下巴被偷窥的皮带勒出一道印子来了。

    再仔细一看,纥干承基的头盔被箭只穿透,两层铁都被穿了,箭只穿过头发,在头盔外面剩下一小段羽毛尾巴。这一箭的威力,苏定方见着都觉得牙根有点酸。换成自己,这个距离一箭出来,准头没问题,但是穿透铁层做不到。

    纥干承基已经吓的魂不附体,在马背上哆嗦着,紧紧的抱着马脖子。好在这马比较温顺,没有惊着。李诚在对面把弓递给牛二贵,冷笑道:“哪来的贱人,也敢指我?”

    苏定方道:“来人,把他拉下去。”部曲上前,拉着马走开。纥干承基连头都不敢回,他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就是李承乾身边的随从卫士。本打算仗着李承乾,出来驳一回李诚的面子,以后也好有个炫耀的资本。

    没曾想,李承乾不喜欢李诚不错,但是李诚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甚至连太子的上意,也都没当一回事。直接动手了,如果不是苏定方在,纥干承基觉得那一箭能射胸口。

    世人都道李诚文采扬名于宇内,对于他的战斗力,很多人是不信的。就算平康坊一战,那也是被传话者夸大了。今天很多人算是彻底的知道了,李诚一旦发威,能有多么的吓人。

    “自成,某陪你走一遭如何?”苏定方叹息一声,知道拦不住了。再不妥协,这货能把天捅一个洞。李诚倒是无所谓的样子,平静的点点头:“也好!”似乎刚才发飙的人不是他。

    苏定方交代一番,带着裴行俭和一百部曲,跟着李诚一道往长安城来。都是骑兵,这一家伙速度有保证,不过三刻的光景,就来到了长安城内。

    李诚也不废话,直接打马奔着柴家而去。这一路算是让长安城的吃瓜群众开了眼了,李诚策马小跑,不紧不慢的往前,后面的两匹马上,绑着两个活人。

    李庄被袭击瞒不住,但是柴家和杜家牵扯进来的事情,之前一直是压着没露的。

    纥干承基先走一步,快马回城报信,他算是吓坏了。见了李承乾跪地汇报:“殿下,李诚无视上命,强行闯关。小人上前拦阻,被他一箭射穿头盔。”

    李承乾只是一眼,看了一下纥干承基特意留下的惨状,当时就觉得心肝乱颤。这李诚一箭之威,居然能达到这个地步?这是射头盔上部,要是射低一点,那就是脑袋被射穿了。

    李承乾也不是什么都不懂,要做到射头盔而不伤人,难度比伤人要大的多了。这不但要求要准,还要有足够的杀伤力。一般的铁箭头,根本做不到这个地步。

    “苏定方干什么吃的?怎么能放他进城?”李承乾急的开口抱怨,这时候他性格上的缺陷被无限放大了。遇到事情,首先不是想着怎么解决,而是就会抱怨。

    要知道,抱怨不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让身边的人更加无所适从。或者这么说,抱怨是意志的弱者唯一的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