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不是来讲道理的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零一章 不是来讲道理的

    李承乾在抱怨的时候,于志宁走了过来,不满的眼神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在李承乾脸上剜了一下:“殿下,事已至此,当有所决断。臣请殿下亲赴,以平事端。”

    这个建议没毛病,甚至可以说在这个情况下,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于志宁唯一没作对的,就是他的眼神和说话的语气不对。训斥!没错,就是在训斥。

    如果说李世民毫无立场的站在儿子这边,这种训斥不会给李承乾带来多少影响。问题是李世民是毫无道理的站在师傅们这边,心里想法固然是为了李承乾好。但是李世民没想过一个问题,这是个年轻的太子,总是被师傅们训斥,心里能舒服?

    偏偏又不能反抗,只能沉默,沉默的压抑日积月累,最终走向了变态。

    “于师傅所言极是,来人,备车。”李承乾装着欣然接受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暗暗的咒骂李诚不省事,于志宁多事。历史上于志宁因为直言刺面,李承乾派了两个杀手去干掉于志宁,其中一个就是纥干承基。

    只不过事到临头,纥干承基二人没下手,具体经过是后话,战且不提。总的来说,纥干承基还是有节操的,勇于任事者,不然也不会冲出去呵斥李诚。只不过他被李诚一箭干懵了!

    备车的时间不算慢,但肯定不快。但是于志宁却不管这些,直接一句话丢李承乾脸上:“十万火急,骑马去!”这一句把李承乾的心中的伤口又撕裂了,开始往外冒血。当初这条腿摔瘸了,就是因为骑马的缘故。

    “孤脚疾发作,需要修养。”李承乾压抑不住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径直拂袖而去。本来就不想管这个事情的李承乾,被于志宁一刺,干脆借机发作。于志宁也不追他,只是冷冷的看着他进去。教不了你是吧?有能教你的!

    于志宁的心里,已经把奏折的草稿打好了。准备给李承乾一记狠的,让他知道什么才是一个太子该做的,什么不能做。至于李诚的事情,于志宁看来不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如何处置李诚的事情,他只会建议。是否采纳,是太子的事情。

    当然了,要是太子不采纳,那就是昏庸,不能纳谏不是昏庸是啥?

    于志宁这种人比较可怕,这种人对自身的道德水准把握的很高,真是严格要求自己。就像子路那样,有一口饭吃,有一瓢水和,生理要求就基本满足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对道的追求,不但严格要求自己,还要严格要求学生。

    于志宁要是给能吃苦的寒门子弟做老师,能发挥的作用太大了,正所谓相得益彰。奈何,他现在是太子的老师,李承乾从小含着金汤勺长大的人。吃苦?不可能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吃苦。各种玩乐方式都腻味了,最后玩个称心。

    对了,称心是个人,是个太监,长的比最好看的女人都好看的太监。

    柴哲威继承了谯国公的爵位,理论上来说,他的地位比李诚要高很多。李诚不过是个县伯,他是国公。以李诚立下的功勋,如果不是出身太低,一下简拔太高,会导致非议。李世民应该给李诚的爵位,肯定不是一个县伯。

    应该说,柴哲威的起点比李诚高太多了。这是由投胎技术决定的。

    临近国公府的时候,苏定方抬手拦住李诚:“自成,你我二人进去就行了。”苏定方不确定李诚能不能接受,语气上是商量的态度。

    李诚显得很平静,一伸手,牛二贵把弓递过来,李诚挂在马背上之后,又一伸手,绑着柴令武的马被牵过来。苏定方在一旁看的很清楚,李诚显得很平静,丝毫没有在意即将面临的谯国公府,在实际地位上比他高很多级别。

    总的来看,这是个等级森严的时代!但李诚是个特例,没人会拿他的县伯当真。

    裴行俭在进城后不久,便悄悄的消失了。当然不是跑路了,而是另有任务。要说整个大唐,能在李诚占了道理的时候,还能压住李诚的人,大概就两个。一个是陛下亲临,一个要算对李诚有大恩的李靖。

    你也别说什么李靖对李诚也就那样了,没看见李诚遇见事情的时候,这老家伙一直在家里装病么?持这种论调的人,肯定不成熟。这个世界上没人欠你的,就算是亲爹亲妈,法律上也只保证爹妈要养你十八年。

    苏定方的心目中,李诚是个知道感恩的人,要不李诚也不能逢年过节的,李靖家一份礼物跑不掉。夏天送冰块,冬天送煤球,换季的时候送棉布。就算去年李诚在登州过年,家里人也没忘记送一份年礼过去。

    一个不知道感恩的人,肯定是个不知道好歹的人。如果李诚是个不知道好歹的人,苏定方就不能让他出李庄,直接骑兵上去拿下他就算完事。还陪着走这一趟?苏定方是谁?这家伙以前也是个暴脾气,大唐的名将们,没少在战场上吃他的亏。

    柴哲威很生气,下令把门紧闭了不说,趴着梯子往外看。柴令武被绑在马背上,看见柴哲威就大声喊了起来:“大兄,救我!”李诚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闭嘴!在废话,堵上你的嘴,挂在马背上。”

    现在的柴令武还能骑在马背上,只是双手被绑,双脚被拴在马镫上。这样处置,就算有机会骑马跑路,柴令武也不敢的。万一掉下来,活活拖死的结果没跑。

    吃了一巴掌,柴令武老实了,李诚这家伙太狠毒了,根本就不跟你讲道理。

    “二郎,莫怕,他不敢杀你。你是驸马都尉,又是陛下的外甥,皇亲国戚,怕他作甚?”柴哲威只能语言上给予柴令武帮助了,让他开门出去,打死他都不肯的。

    事情的经过,大理寺的官员说的很清楚了,也派人去城外的农庄查看了。柴哲威很清楚,现在的李诚处在一个暴走状态,看着他很冷静,实际上随时能把他打一顿。碍于陛下的面子,可能不会打死,但是打个生活不能自理算谁的?

    “开门,我要进去讲道理!”李诚淡淡的发话了,柴哲威听了脸都涨红了,有你这么讲道理的么?绑着我家二郎来讲道理,你这明明是来泄私愤的。

    “李自成,你家的事情与谯国公府无关,都是二郎自作主张。汝先将二郎交予苏将军,某自当开门迎客,认打认罚。”柴哲威这个话就很合适了,说明他不是个蠢货。先撇清自己,然后愿意认错,唯一的要求是让李诚交人给官府处置。

    如果李诚是打算来讲理的,柴哲威的处置一点毛病都没有,但是李诚就没打算来讲理,他是来闹事的。二话不说,摘下弓,搭上箭,大吼一声:“柴家二郎,夜入李庄,杀人放火,李某特来算账,各位街坊做个见证。”

    这一嗓子喊的,李诚就把自己放在一个法理上风的位子了。你家二郎去我家,杀人放火,你说我该不该来找回来?这年月可没有什么以德报怨的屁话,都是你砍我一刀,我杀你全家。

    李诚的姿态没毛病,这也是苏定方无法阻拦的原因。真要阻拦,搞不好就是死仇!苏定方没那个义务,为柴家背这口巨大的黑锅。

    “李自成,国有国法,二郎犯事,当交有司处置,不可善开事端,私自报复。”柴哲威是真的害怕李诚,大理寺的人说的很清楚,昨夜李庄去了三百黑衣人,留下一百多尸体,余者被杀散。这是什么概念?李庄那帮人的战斗力还能强过死士?

    重点还是李诚太能打了,结合平康坊的故事,结论就出来了。

    “不开门是吧?那行,李诚得罪了!”话音刚落,李诚张弓搭箭,苏定方在一边把脸扭开,只要李诚不杀进门去,他就当着一切都看不见。

    柴哲威立刻缩了下去,根本就不敢露头在外。就听见弓弦一响,箭声破风,嘟的一声,大门狠狠的一震。苏定方回头看一眼,脸色微微一变。

    李诚这一箭,射在了大门口的“谯国公府”牌匾的下面,震的牌匾一震摇晃不说,李诚还是三箭连珠,嘟嘟嘟,三箭一排射在牌匾下,连续的震动后,牌匾被震的往下一倒,堪堪给三支箭拦着,没有掉下来。

    李诚把弓收了起来,冷冷的对这墙头道:“柴大郎,谯国公何等的英雄,却生了你们两个废物,这牌匾你们不配。”

    看似很轻松的李诚做到了这一步,实际上懂行的人都知道,三箭把牌匾震起来,又托住,难度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还有李诚说的话也有很意思,他敬的是柴绍,却没把这兄弟二人当一回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堵着大门射了三箭,柴哲威门都不敢开,今日之事后,柴家从此颜面扫地。

    “李诚,我跟你拼了!”柴哲威真的没法忍下去了,吼了一嗓子,要开门往外冲,却被一干下人死死的拦住:“国公,不可,万万不可啊!”

    马背上的柴令武这时候也急眼了,喊一嗓子:“李诚,有种你砍了我,莫辱我家门。”

    李诚冷笑一声,噌的一下,横刀在手:“你当我不敢是么?今天就要在你家门口,砍了你的脑袋,祭奠那些冤死的庄民!”

    说话间,李诚的刀奔着柴令武的脖子就过去,苏定方大惊失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