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水落石出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零四章 水落石出

    李诚的来历一直是个问题,以前不重要,后来慢慢的变得重要,到现在很重要。要不是李诚一直不肯入朝为,宁愿去登州跳海,针对李诚的行动可能来的更快更猛。而且李世民也不会说伸手拉一下,甚至很乐意看见他被玩死。

    为什么这么说呢?看看李诚干的事情就知道了。

    农耕文明,物质基础是农耕,唐朝粗狂的耕作方式,粮食产量问题限制了人口的增长,同时也限制皇帝的权利。门阀,没错,说的就是门阀。门阀和皇帝之间的平衡,靠的就是双方实力对比。门阀牛逼到能逼着李世民生吃蝗虫,吊不吊?

    门阀靠什么来制衡君权?一个是掌握在手里的粮食,一个是人才。顶级门阀,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风雨就彩虹。回头可以看到东晋的皇室是何等的凄惶,往前可以看见“郑半朝”。

    粮食靠土地产出,李诚丢出来的玉米和土豆,等于打断了士族门阀的一条腿。又搞了个调版印刷,这是打断了士族门阀的又一条腿。讲真,李诚能在大唐活的如此滋润,真是奇迹。

    二十年后,一代寒门子弟,捧着雕版印刷出来的书籍,走科举道路慢慢的塞满朝野上下。这画面,简直不要太美了!站在门阀的角度看,李诚该死不该死。

    好在这家伙有个事情没做,那就是没去碰经义注释。真的要碰了这个东西,那真的天下门阀会不管不顾,群起而攻之。这等于祖坟都被人挖了,还不暴走么?

    李世民很清楚,李诚做的这两件事情,收益最多的就是皇帝。即便如此,一个不可控制的李诚,对于李世民来说,威胁还是太大了一点。

    但是李世民又不敢把李诚逼急了,回头他直接跟门阀沆瀣一气,下次天灾来临,拉着门阀的手对皇帝说:嗟,吃虫子。那一幕画面更美!

    事情无法解决的时候,那就看老天爷的意思了,所以李世民把李淳风叫来,问问最近天相的变化。李淳风回答说,老天爷很满意,陛下的光芒辉耀宇宙。

    得到老天爷的认可之后,李世民算是放心很多了。至于李诚呢,还是要继续笼络的。这人再不济,不能推到门阀的怀抱中。尤其是现在这个情况,李世民知道后,窃喜了很长时间。

    丽景门汇报的很仔细,李诚与崔氏的关系在直线降温。要不是柴令武和杜荷!唉!

    “朕真的很想亲手打死这两个畜生!”李世民不是自言自语,而是对身边的大太监说的。

    “圣人,此举恐伤天和,不如幽禁。”大太监在这个问题上,不敢糊弄李世民。

    “可惜了,可惜了!”李世民连着说两声,悠悠的叹息一声。多好的机会啊,被这两个畜生坏了事情。不然,李诚现在就已经站在门阀的对立面,还是生死大敌的关系,丝毫没有回转的余地。大太监的话,李世民听进去了。

    李庄,怀抱闺女的李诚,因为脸上的鞭痕把闺女吓的不敢亲近了,哄了好一阵才算是搞定小丫头。秋萍心疼坏了,抱怨李靖下手也不看地方,这不是毁容了么?

    李诚听了笑道:“卫公是故意的,不打在脸上,谁看的到呢?他老人家用心良苦啊。”

    床上躺着的崔芊芊淡淡道:“秋萍妹妹,这些事情妇道人家就不要去操心了。郎君心里明白着呢。”秋萍笑道:“姐姐说的是,这不是心疼么?”

    崔芊芊摇头笑道:“谁不心疼呢?不过这长脸啊,毁了也好,省的里头外头老有人惦记。”

    这话可不好听,家里的几个丫鬟把下巴低到胸口上了,她们才是最冤枉的躺枪者。李诚毛病不少,但是兔子不吃窝边草,这点做的很到位。

    “你们啊!”李诚也只能笑了笑,没有辩解。这两个女人一唱一和的,配合很默契啊。很有针对性,李诚严重怀疑是奔着武顺去的,崔芊芊过了月子,武顺的事情就得提上日程。

    按照崔芊芊的想法呢,能不让她进门就最好了,在外面另外安家,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这就是想想,没敢往外说,除非武顺自己提出来,不过武顺要提出来的话,崔芊芊就有把柄收拾她了。

    “唉,想起一把火烧了好几万的家当,我这心里就火辣辣的疼。”崔芊芊的情绪不高,靠着床叹息一声。秋萍在一旁安慰道:“姐姐也别往心里去,人好比什么都强。不过郎君也该长记性了,那些得了郎君好处的人,可没见出来说话。”

    李诚看一眼秋萍,又看一眼崔芊芊,心道秋萍的性子不可能会在这个问题上开口的,必定是崔芊芊的意思,借她的口说话,崔芊芊才好留余地。

    李诚笑了笑,没有就这问题做出任何解释,抱着闺女道:“走,出去玩。”安乐开心的手舞足蹈:“玩,玩!”两个女人互相看看,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这就是李诚,接受意见就干脆的接受,不接受就躲开女人,免得听牢骚。

    杜海拄着瘸腿来报:“家主,来了一干郎君,堂前茶水伺候着呢。”

    李诚听了微微一笑,一切迷雾都消散了,答案也水落石出。事情就不是崔芊芊和秋萍想的那样,李诚已经是个县伯了,顶门立户的人物一个。遇见任何麻烦,你就得自己解决。说的难听一点,兄弟会这些人的长辈们不落井下石,就算是厚道的。

    李诚要是在这次风波中站不住脚,不能强硬的把耳光抽回去,权贵门阀一拥而上的时候,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这些昔日的合作者呢。道理就这么简单,李诚其实心里很明白。你必须先证明自己有自保的能力,别人才能与你合作。

    李世民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不出手遮护,他也没那个义务。当然,李诚穷途末路的时候,李世民会出手的,不过时候李诚就没自有了,皇帝让做啥,就得做啥。

    所以说呢,自有很宝贵,宝贵之处不在意你想做啥就能做啥,而在于你不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你可以说不。这一切,都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没实力你扯个蛋蛋。

    兄弟会这些人出现,意味着事情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结果,李诚与这些兄弟们背后的长辈,有资格深度合作了。如果说之前的茶叶联盟,不过是把大家连在一起的网,现在这个网的主绳里头,李诚算是其中一股粗线。

    这张网现在需要重新梳理,而李诚因为这次事件,在未来的梳理过程中有了一定的发言权。在此之前,那些茶业联盟的大佬们,很自然的认为,不是李诚带着他们赚钱,而是他们带着李诚赚钱。这个逻辑看起来很荒唐,实际上有其道理。

    没有他们的人脉,李诚一个人能干到什么程度呢?结论是很明显的,说的难听点,有能力挣钱不假,你有能力保住挣来的钱么?这就是差别,社会地位的差别。

    现在不一样了,李诚用铁血证明了,不用皇帝说话,老子手里的横刀发言了。要不是夏天怕发瘟疫,李诚都想把那些黑衣人的尸体吊路灯,让那些人看看,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李庄讨便宜的。经此一事,李庄五年无忧也。

    兄弟会的成员再次齐聚,除了在外地的全都到了。见到李诚,排成一行,张大象站前面,躬身抱手:“我等特来向哥哥请罪!”请罪?什么罪?无非就是最近一直在隔岸观火。

    但是他们也很无奈的,就算是张大象,也做不到张家的主。张家乃是江左名门,整个家族很大的。家族里的人,不可能为了李诚冒巨大的风险。他们什么都不做,就是在帮李诚。

    但是作为兄弟会的成员,当初说好的兄弟没有办结拜仪式不假,后来的不算,之前的八个人,真的是心中有愧的。无奈的是,他们能做的事情很少。一根筋的房遗爱,甚至这几天门都不能出,只能在家里呆着。

    李诚觉得,房遗爱的谋反案,十有**是被连累的。这人真不是那种能有谋反之心的人,他也没那个雄心壮志和智商。

    李诚微微一笑,抱手还礼:“各位兄弟,见外了。兄弟们非但无过,反而有助于李诚。”这话说完,大家都秒懂,都是明白人啊。一干年轻人,容易热血上头,被李诚这么说了,纷纷羞愧不已,内心更是暗暗感动。

    如果说当初的兄弟会,有点年轻人一时冲动,被李诚牵着走搞出来的团队。现在的兄弟会,则正式成了气候。不在是那种,小孩子们闹着玩的,李诚这娃娃不错,顺手拉扯的地位。

    “哥哥,我等来之前放了话,今后在长安城内,柴令武和杜荷两个,见一次打一次。”张大象代表大家说话,但这就是大家的意思,今后这两人被排挤出长安权贵年轻一代的圈子。

    “各位兄弟,家里事情多,做哥哥要养伤,就不送大家了。有事情,过了这阵再说。”李诚笑着抱手,表示自己明白了,承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