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领会意图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零五章 领会意图

    一干兄弟会成员纷纷告辞离开,他们不是说说就算了,而是实际操作起来。权贵二代们闹事,那是基本操作,不闹事才是不正常的。

    这帮人离开李庄后,集体来到了大理寺探监。别人来探监,好歹带点吃的用的,他们来探监,空着手不说,走的时候还把监室砸了个稀烂。

    睡床?谁给你的资格?有点稻草垫着你就该满足了。留下一地的狼藉,一帮二代在欲哭无泪的柴令武和杜荷的注视下扬长而去。

    大理寺监狱的小官小吏,全都被警告了一遍。要挣钱可以,就看你有没有命花这个钱。回头别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家里的父母妻儿受连累。

    这帮人走之后,柴令武和杜荷的待遇一落千丈,原来住的单间,现在住双人间,原来的房间还有俩窗户,通风什么的有保证。现在就一个小洞口,室内空气浑浊不说,又闷又热。

    这都不是最狠的,原来的马桶天天有人倒,现在的马桶满了才有人来倒一下。而且不是有人来拿出去倒,而是这俩自己动手,捏着鼻子抬出去倒。

    这样一来,这屋子里还能住人么?但是必须得住这里,就算大理寺上面的官员,知道了这个事情也不敢说一句话。这些小吏也是没法子,谁没有妻儿老小?你们做官的不怕,不等于小吏们不怕不是?柴家,杜家,对此根本么没有办法。

    送钱都没人敢收,登门去探监,被小吏跪在地上拦着,不让去探监。只要这俩有人探监了,他们的小命可就算是玄乎了。想想看吧,一群小吏跪在地上,求柴家人杜家人不要为难他们的场面,何等壮观啊。

    柴家和杜家没法子,只好去找巴陵公主,希望公主去探监,这样小吏们就算跪地求饶,以巴陵公主的脾气,也未必会管这些小吏的死活,径直往里冲就是了。

    没曾想去公主府求助的柴哲威,被表妹巴陵公主一顿挖苦,并且明确的表示:“柴令武在长安城把柴家和公主的面子都丢光了,死在里面最好,本公主好改嫁。”

    这两家人求告无门,最后柴哲威只好亲自给皇帝写信求助。杜荷的老娘,咬破手指,写了份血书,附着柴哲威的信送往九成宫。大概意思就是,柴令武和杜荷确实犯罪了,但是有国法处置,求陛下要不给他们一个痛快,要不给他们点做犯人的合法权益。

    九成宫方面,李世民找房玄龄私下沟通,问他谁去处置这个案件。正经来说呢,这案子就该大理寺和刑部联合办理。但是李世民还是希望低调一点处理,派个能干的臣子回长安去处置该案件。

    想来想去,考虑到太子的问题,李世民决定让房玄龄回去,为啥呢?房玄龄现在是太子少师。太子的老师之一,当然这是个兼职了。他有义务指导太子。

    这次事件,李承乾表现的很糟糕,没有在事情发生的第一事件,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处置。事后的处理也很让人失望,甚至还有装病躲避,回避责任的错误。

    考虑到太子还年轻,李世民觉得有必要加强教育。

    房玄龄是个聪明人,陛下单独把他叫来,问这么一个问题,答案不是明白的么?只不过呢,李世民不好自己来说,所以希望房玄龄主动站出来说。

    给陛下背锅这种勾当,房玄龄义不容辞,更何况他有个太子少师的兼职呢。所以啊,这事情就得他来处置,而且李世民的意图,还得全面贯彻执行。换别人去,李世民不放心的。

    房玄龄欣然允诺,主动请缨:“陛下,臣愿往!”对房玄龄来说,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啊。

    怎么说呢?房玄龄出面处置这个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是李世民的意图,不然大理寺的人死绝了?刑部的人死绝了?很明显的,如果处置结果对哪一方不利,那都是皇帝的意图。

    有能力报复的不会把事情算他身上,没能力报复的人,就算了又能奈何的了他?

    房玄龄可谓左右逢源,只要手稍稍的抬高一点,就能得到无数的感激。李世民还装着无奈的样子,拿出柴哲威的信,还有杜夫人的血书。语重心长的表示:“一个是朕的外甥,一个是杜相的次子。还都是朕的女婿,朕也为难啊。”

    房玄龄不动声色的表示:“陛下,国法就是国法,但不外人情。再者,此事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臣请柴杜二人,赔偿自成一应损失,争取事主谅解。”

    李世民颇感欣慰,这是个好臣子啊。理解朕的心思,并且拿出了确实可行的方案。殊不知,他这边派人去请的时候,房玄龄在路上就相好了怎么处置这个问题。

    次日议事的时候,李世民提了一嘴,派个老成持重的人回去处理,这样比较放心。房玄龄站出来表示,领导有担心,做下属的踊跃分忧。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有人被憋的一口气差点没顺过来?谁啊?褚遂良呗!这厮一直在琢磨着,如果需要有人回去处理这个事情呢,他一定要把活揽下来。回头见了李诚,大权在握,好好的拾掇他一番。

    这货心眼还挺小,反正就是各种看不惯李诚就是了。怎么说呢,一边在文坛刷声望,一边在战场捞爵位,转过身你还不耽误挣钱,好事都是你的,谁看的惯呢?对了,还有就是书法,褚遂良是书法大家,李诚比他还出名,这就是不给活路走的意思啊。

    李世民的眼睛多刁钻啊?一眼看出来褚遂良的反应,脸都涨红了。好嘛!还有就是大舅哥长孙无忌,跃跃欲试的,早干啥去了?看见好处主动要伸手是把?上回议事的时候,也就是房玄龄说话比较中听一点,没什么私心。

    这个没私心,是根据亲近程度来决定的。更没私心的也是有的,但跟皇帝不是一条心。

    按说长孙无忌是最该无条件支持皇帝的,但是上一回他有了点私心。甚至对太子的事情,都留了余地,没开口替太子说话。这让李世民很不爽,那是你的亲外甥。

    李世民对太子失望,还没到那种打算放弃的程度。就是不满,那也是觉得还能教育好的,甚至都没到需要抢救的地步。年轻嘛,没有阅历,积累就是了。

    作为亲舅舅,外甥表现不好,你有脸面么?李世民对长孙无忌有点不爽。主要是看着以前各种能领会领导的意图,并且踊跃的给领导背锅。这次表现差一点,被记在小本本上了。

    嗯,李世民这个人很大度的,对谁不满肯定不说,就是会记在小本本上。后来太子谋反,魏征都特么的死了,还被牵连进去了。李世民派人去把人家墓碑给平了,说人家不配,没有教育好太子。这都是是什么逻辑?

    当然了,三征高句丽失败后,千古一帝李世民同志,重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恢复了魏征的名誉。但做过的事情,就是做过了,你就是小心眼。

    房玄龄回到长安,立刻到大理寺是了解情况,首先看望了一下在狱中的柴令武和杜荷,这俩的日子过的叫一个惨啊。站在门口房玄龄都被尿骚味熏的差点打跌。

    这俩跪在门后面,哭的叫一个惨啊。“房相,替晚辈向陛下求个情吧。”

    房玄龄冷着一张脸,瞪了一眼大理寺的官员:“换个房间吧,谁找你们的麻烦,就说是房某的意思。某看谁敢乱来!”房相亲自下令,没二话,人给腾了个房间,不用住这个逼仄的房间不说,还不用闻马桶的味道。

    先把这俩的出境改善了一下,房玄龄马不停蹄的去东宫见太子。李承乾这会清醒多了,想起那天的事情,多少有点后悔。当时太莽撞了,居然逼着于志宁去父皇面前喷自己。

    “陛下让微臣来处置此事,微臣想了解一下,太子当时是如何处置的,现在又有何示下。”房玄龄很客气,寒暄落座之后,说话的语气都很温和。这毕竟是太子,是储君。房玄龄对于于志宁等人是很佩服的,但是不认同他们的教育方式。

    说道教育子女,房玄龄也是个失败者了,这不是他的能力问题,是家庭地位决定的。家里那个河东狮,对于不能继承爵位的房二,有一种天然的亏欠感。

    所以这个教育的问题,房玄龄是说不上话的。房遗爱后来的历史走向,根子在这呢。

    “孤阅历不足,还请房相教我。”李承乾聪明的时候,还是很机灵的。

    房玄龄面无表情,心里却是颇为欣慰,太子这个态度,对接下来处理问题有很大的帮助。

    “臣请殿下授权,全权负责处置此事。”李世民不在长安,作为储君的太子,现在是名义上的最高领导,没有他的授权,就做不到名正言顺。做不到名正言顺,就谈不上师出有名。

    这是程序,千万不能搞错,别看程序正确降低了效率,但是在任何时候,就算是演戏,程序也要走下来。这是绝对不能马虎的事情。

    为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