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没有抢救价值的关系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一十章 没有抢救价值的关系

    忐忑不安之中,崔寅在门房里喝了一碗茶的功夫,才算是看见堂前来了人,仔细一看心里又是一亮,来的是崔媛媛。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糟糕。

    上一回崔寅来的时候,崔媛媛态度还算是好的,这一会崔媛媛也冷着一张脸。虽说派人回去通知崔家,崔芊芊生了个嫡长子。但是不等于姐妹俩心里没怨气,要知道这长子出声的夜晚,李庄可是血光冲天,火光冲天。

    要不是李诚神勇,早有准备,这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地呢。搞不好,姐妹俩都得搭进去,更不要说什么嫡长子了。这么大的事情,崔家如果知道还不报信,那真不如断了算了。

    派人回去报信的目的,就是要问问清楚,夜袭李庄的事情,崔寅事先可有耳闻。

    “见过六叔!”崔媛媛看了一眼门口的牛车,满满当当的装了五车的礼物。心里不禁冷笑,这会倒是大手笔,早干啥去了?李家那么大一把火烧下来,损失能补的回来?

    “媛媛,在李家呆着可好?”原则上崔媛媛还是崔氏的女儿,没有再嫁。

    “本来好着呢,就是被吓的够呛。夜黑风高的,外头又是喊又是杀,又是放火的。家里芊芊又要生娃,两头揪心。”崔媛媛说着眼珠子就红了,前天夜里,那真不好过。

    崔寅不禁微微叹息摇头:“我知道你和芊芊心里有怨气,不过前夜之事,六叔真的一点风声都不知道。不过你放心,六叔让人去查了。对了,你回头跟自成说一声,有人在谋划着接触李家的匠人呢。”

    崔媛媛听着就跟猫炸毛似得,眼珠子立刻就圆了:“敢!”

    崔寅心中一喜,嘴上却是摇头苦笑:“财帛动人心啊!为了钱财,有啥做不出来的?”

    崔媛媛听了这一句,脸上半点笑容都欠奉:“六叔说的有道理,娘家人都靠不住呢。”

    一句说,说的崔寅脸臊红,低头不语。崔媛媛等了一会才道:“行了,家里事情多,就不留六叔了。那话,侄女会带给自成的。”

    崔寅赶紧道:“媛媛,大嫂让我带句话,她想来看芊芊,不知合适不合适?”

    崔媛媛直接愣住了:“阿娘要来?不对,家里到底如何,竟不讲礼数了?”

    理上来说,岳母往女婿家跑这种事情,确实是失礼的。为上者不自尊的嫌疑很重。你别拿杨氏说事,那完全是两个概念。杨氏带着武家三个女儿在李家呆着,那是因为家中无子,丈夫也没了。女婿是半个儿子,如何不能托身于此?

    崔郑氏就不一样了,丈夫在儿子有,没事往女婿家里来算什么?别提什么看女儿的话,要来也不是她一个人来,应该是跟着丈夫一起来。正经的是孩子满月时,崔氏夫妇一起来。现在来看,算什么事情呢?爱女心切么?别扯了!

    真要是爱女心切,就不会放任李家遭遇这么多事情,当着什么都不知道。

    崔媛媛是个聪明的女人,稍稍动点脑子就明白,母亲这一趟来的不简单。

    崔寅无奈的叹息一声,他知道不说实话,是没法继续了。崔媛媛这关都过不去,何谈见到李诚呢?“唉,实话实话吧,嫂嫂对族内诸长很是不满,与大兄争吵了好几回了。大兄一怒之下,宿在马三娘处好些日子了。”

    这么一说,好像说的通了,崔郑氏与崔慎行吵架了,崔慎行干脆住在三姨太那不见夫人。于是崔郑氏一气之下,要借女儿生产之事为由头,来看女儿顺便在李庄住一段时间。至于崔慎行的脸面,谁还顾得上呢?

    崔媛媛也没再问,起身就走,没一会李诚出现了,站门口扫一眼:“还要我请六叔么?”

    崔寅哭笑不得,起身笑道:“目无尊长的东西!”李诚呵呵呵:“是为老不尊吧?”

    “不跟你斗嘴,左右是个输,走吧。”崔寅倒也豁达,起身就走。

    两人一道穿过堂前,到了后院,崔芊芊能下床了,被稳婆们压住。还是李诚过来说一句:“整天躺床上对身体不好,起来走动走动,有利于恢复。”

    这不,莺儿扶着崔芊芊站在门口,看见崔寅,缓缓躬身道福:“见过六叔!”

    崔寅诧异道:“你还在坐月子呢,怎么就下地了?不怕见了风么?”

    崔芊芊笑道:“郎君说的,做月子的时候,闷在屋子里反而不好。要说这医术,家里哪个都不如郎君,自然是听郎君的没错了。”

    崔寅颇为诧异,看一眼李诚。想到李诚有神医之名,崔寅也好驳斥他什么。说到生孩子这个事情,当初秋萍生安乐的时候,李诚培训了一批产婆。教她们如何消毒,如何减少感染的几率。产婆们按照李诚说的去做之后,产后风的概率大幅度下降。

    产婆们口口相传之后,李诚多了个妇科圣手的名号。只是这个名号在产婆之间交流,外间知道的很少就是了。李诚间接的给大唐妇科事业做了不小的贡献。

    崔寅进门,李诚示意上茶,崔芊芊靠在椅子上陪着。崔寅道:“我那侄孙呢?叫我看看。”

    不等李诚答应,崔芊芊淡淡的开口道:“六叔,看孩子的事情先不着急。阿娘与大人吵架,所为何事?阿娘素来贤淑,断断不会无理取闹。”

    崔寅扫了一眼崔媛媛,没有得到响应。面带苦涩道:“上月族人议事之后的事情了,芊芊,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又是崔氏出身,应该能理解你家大人。”

    崔芊芊冷笑道:“六叔这话侄女不敢苟同,理解什么?理解大人为了坐族长的位子,就得给族人谋取利益么?族里那点龌龊事,这里就不说了。单说为了给族人谋利益,就把心思动在女儿女婿的身上?如此说来,侄女还真的没法理解了。”

    崔芊芊开始说话的时候,语调还算平稳,随着她往下说,语气突然变得冷意十足,音调也变得尖锐了起来,有点声嘶力竭的意思。

    崔寅没想到侄女反应如此激烈,李诚也惊讶于崔芊芊的激动,赶紧开口安抚道:“夫人,息怒。你还在月子中,别一激动下不来奶,儿子吃甚么?”

    “郎君惯会胡说,家里养着奶娘呢。”崔芊芊给他这么一劝,加上发泄过了,语气平稳多了。李诚笑道:“不懂了吧?产后亲自哺乳,有助于身体恢复。奶娘只是起一个预备的作用,该自己喂的时候,还得自己来。”

    崔寅吃惊的看着李诚:“自成,这些你也懂?”李诚呵呵一笑:“我懂的多了。”

    崔芊芊这才道:“郎君的心思妾身明白,只是心里这口气咽不下去。”

    崔寅无言以对,李诚过来拍拍崔芊芊的背后道:“咽不下去又如何,总归是亲爹亲娘,总不能不认吧?不孝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崔芊芊这才道:“认自然是认的,不过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李家是李家,崔家是崔家,自然是要分的清清楚楚。身为李家大妇,妾身不能损李家而肥娘家。”

    崔寅在一边把头低垂着,一直没有说话的意思。这对夫妻唱的好戏,你一句我一句,可谓配合的正好。红脸白脸,唱的都很好。这时候还能说啥?只能捏着鼻子听着。

    “夫人,总不能让岳母真的来家里吧?”李诚这句话就更损了,就差直接说别打什么岳母的旗号,崔寅来了就是有别有用心。

    崔芊芊道:“来便来,在家里住着不顺心,每天还要受姨娘的气,不如来这里住着。”

    崔寅绷不住了,抬头道:“芊芊,总要顾全崔氏的脸面。”崔芊芊要怼回去,李诚赶紧道:“好了,夫人下去休息吧,看看儿子醒没醒,醒了就喂奶去。”崔芊芊脸上一红,瞪他一眼。这是有原因的,某人昨夜抢了儿子的口粮呢。

    让他去睡隔壁,有丫鬟莺儿陪着非不去,留下来陪着崔芊芊不说,还抢儿子的饭碗。

    崔芊芊起身告罪,莺儿扶着下去,崔媛媛坐在一边装雕塑。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崔寅看看边上的下人,李诚摆摆手,丫鬟们都下去了,崔寅才道:“自成啊!崔家的组族长不好做啊。”李诚听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六叔,这话说给我听有什么意思呢?崔氏族长好做不好做,与我何干?”

    崔寅早有准备,叹息道:“大兄也很无奈,族长也不是一言堂。”

    李诚听到这里,脸拉了下来:“六叔,说的好像李诚亏待了崔氏一般。实则是崔氏族人贪得无厌,欲壑难填。个中缘由,六叔最清楚不过了,难道还要我说破么?”

    崔寅无可奈何之下,只好硬着头皮道:“自成,自打李家断了铁料,崔氏铁锅已经停产了。”李诚听到这里,眉头舒展,哈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李诚乐见其成!”

    对于李家和崔家濒临破裂的关系,李诚觉得没有抢救的必要。崔氏也好,郑氏也吧,这些门阀只讲利益,只要有利益维系着,关系自然就不会断。

    崔寅没想到李诚如此干脆的表示不会继续供应铁料,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