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惊着了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一十三章 惊着了

    晨,吐出嘴里咬着帕子,崔媛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翻过身子时丫鬟瓶儿麻利的塞了个枕头下去。“垫高点!”崔媛媛有气无力的发话,又加了一个枕头。

    李诚站在床边,一脸的坏笑,这女人就像熟透的水蜜桃,轻轻一碰皮破汁溢。

    自有丫鬟伺候着梳洗收拾,李诚收拾一番,床边的躺椅躺下,轻轻一垫脚,椅子前后摇摆。神清气爽,很是惬意。

    崔媛媛那边一直在顺气,总算是平复了气息,招呼一声丫鬟伺候起来,屏风后面穿戴梳洗动作很快。崔媛媛一点都不喜欢在早晨面对李诚,所以选择了狗爬。

    梳洗之后,精明能干的崔大管家又回来了,步出屏风,看一眼李诚上前低声道:“昨日又走了十三户人家。郎君真的如此放任不成?”

    李诚呵呵一笑道:“既然不是一条心的,走了才好呢。”崔媛媛叹息道:“郎君,人心可经不起这样的考验,尤其是那些匠人,看见点子孙后代的盼头性命都能不顾。”

    李诚缓缓坐起,看一眼崔媛媛春风满面光彩照人,忍不住站起伸手在脸颊上轻轻捏一下:“水做一般的尤物,可惜了,郑氏子无福消受。”

    崔媛媛根本扛不住这种撩骚的情话,身子又有点软,抬手轻轻的打一下:“正经点!”

    李诚哈哈大笑道:“不正经的事情还做的少了?我的好姊姊,有点耐心好不好?”

    崔媛媛红着脸颊,闭着眼睛喘着粗气,喃喃道:“这没皮没脸的日子,过着不就是等这盼头么?这家当要是败光了,还有个甚的盼头?”

    “短视了吧?且等着看吧,好戏在后头。”李诚微微一笑,抱了抱这个女人。

    崔媛媛轻轻推开道:“这些日子,郎君可没往后院里去,也没回长安城里,武氏母女,还有长安城里的武二娘和金娘子,怕是眼睛都盼干了。回头等肚子里有了音信,郎君再不敢来了。今后就守着娃娃过就好了。”

    “胡说八道,我是无情之人么?你且安心吧,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李诚安抚一句,这女人心思敏感着呢,别看她什么都顺着李诚,再没羞没臊也配合,心里有啥想法很少对外说。

    丫鬟挑起帘子轻声道:“郎君,娘子,外头来了个人,说是姓金的,从登州来。”

    李诚一听这话,哈哈一笑:“来的正好,姊姊与我一道去见一见,自然一切明了。”

    金运来在堂前可没敢坐下,一直站着在等,低头时眼珠子乱转,四处打量。这宅子里,上茶的丫鬟,那小脸蛋,在登州那边都能胜过花魁了。家主好福气,好享受。

    李诚领着崔媛媛出来,金运来立刻上前躬身行礼:“小的见过家主。”不以下属自居,而以部曲,这是金运来早就相好的。水师的官还在那跑不了,抱紧李诚的大腿最要紧。尤其是这一趟长安之行,金运来更是死心塌地。

    “一路辛苦了,这是崔管家,娘子的姊姊,未来的姨娘。”李诚介绍一句,金运来赶紧上前见礼,崔媛媛的身子摇晃了几下才站稳。这话出口,就不会有任何改变,不然信义毁了。

    “小的金运来,见过姨娘。”金运来识趣的很,称呼上选择的很准确。崔媛媛就跟喝醉了似得,有点站不太稳当。还好李诚示意落座,崔媛媛有丫鬟扶着坐下。

    “家主,这是货单!”金运来双手奉上,李诚指了指对面。金运来立刻转身奉上。枕头风这种东西,威力太大了。这个姨娘也是个人间难得一见的尤物,枕头风是台风级别的。万万不能得罪了她,必须态度端正。

    崔媛媛接过货单,正要打开时,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一眼丫鬟。丫鬟立刻欠身告退,崔媛媛这才打开货单,扫一眼惊的跳了起来,货单也落在地上。“妈呀!”崔媛媛赶紧捡起来,仔细再看看,揉了好几下眼珠子才确认没看错。

    玉手哆嗦着,崔媛媛勉强没有再失态,双手捧着货单送李诚跟前道:“郎君,这……”

    李诚只是扫一眼便笑道:“收起来吧,心里有数就行,等着看好戏。对了,别告诉任何人。”崔媛媛深呼吸,欠身道:“妾身告退!”

    “恭送姨娘!”金运来很会来事,站起来送了一下。“金管事一路辛苦,且坐着。”崔媛媛快步往后,回到自己的屋子内,一手按着胸口大喘息,这也太吓人了。

    “海贸货单”四个字,分外的耀眼。盯着货单上的白银三万两,黄金五万两的字样,其他的东西崔媛媛看不见了。单单这两样就够惊人了,什么人参和新罗婢,熊掌、熊皮之类的,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个时代的白银,价值在黄金之上,愿意是中国白银产量少的感人。黄金价值凌驾于白银之上,那都是明朝的事情了。所以三万两白银才列在首位,五万两黄金反倒居次席。

    这仅仅只是一趟的买卖,货物也都是以铁器、丝绸、棉布、烈酒为主。这些东西的成本,在崔媛媛看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金运来在李诚这里呆了半个时辰,起身告辞了。李诚送到门口,两人之间到底说了啥,没人第三个人知道。李诚转身要走的时候,身后一阵喧哗。回头一看,刘铁匠揪着一个汉子,一边往李诚这边拽,一边怒骂:“黑了心肝的白眼狼,家主……”

    李诚看过来时,刘铁匠这才停下,冲李诚躬身行礼:“家主,这厮要逃走,被某抓住。”

    “嗨,要走就走呗,留他作甚?”李诚笑着作答,刘铁匠急道:“这厮本是长安城里的破落户,要不是家主慈悲,收了他做工,一家老小能吃饱穿暖么?黄三,你家大郎的病是谁治好的?又是谁让他在学堂里读书?”

    这时候,一群李庄的庄户都围上来,他们是李诚的基本盘,别人能背叛李诚。他们是绝对不行的,一旦背叛了李诚,天下之大就没有容身之处了,顶了天就是一家卖身为奴的结果。

    李诚对庄户们很好,高产种子优先照顾,作坊里的工作也是挣钱多的优先安排。家家户户的大小娘子,都给李家织布挣钱。适龄的娃娃,一律送去读书。小娘子不能进学堂,但是可以读夜校,识字学规矩。宫里的那些女人,教出来的娘子是十里八乡的抢手货。

    人心都是肉长的,李诚最欣慰的就是这个了。跑掉的匠人,没一个是李庄的庄户。

    “这养不熟的东西,打杀算逑。”一群庄户义愤填膺,喊打喊杀。那个叫黄三的铁匠,蹲在地上瑟瑟发抖。李诚见状上前,抬手示意安静。众人平静下来后,李诚蹲在他面前,语气温和道:“我记得你,相信你不会背主。说吧,家里是不是出了事情?”

    黄三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家主,某也没法子,他们拿了某的双亲还有两个小郎,逼某就范!”李诚听了不禁暗暗吃惊,不想这些人如此的没有底线。

    “如此说来,是李诚对不住你了,连累你家二老和小郎。”李诚叹息一声,众人听了不禁暗暗心酸,扭头不看李诚,有的还在偷偷擦眼泪。

    黄三跪地对着李诚磕头入捣蒜,口中哭道:“家主,万万不敢这么说。黄三不是人啊,对不住家主。要不是家主,一家老小还在吃糠咽菜。今上二年,蝗灾肆虐,河东大户鲜有放粮。黄三带着一家老小,逃难长安……”

    黄三一番哭诉,原来他靠着早年学的手艺,在长安城打铁为生。日子过的很紧,听说李庄招工便来了。在李庄干了两年,自己的工钱高不说,娘子也能在作坊里织布。眼看这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没曾想有人控制了家人,逼着他离开。

    李诚听罢,扶着他起来道:“你且回去等着,最多两日,家人自会回来。”

    黄三听了又是连连磕头,李诚示意众人散了,黄三再三叩首告辞。

    “去查清楚,黄三这样的情况,有多少户人家?不管是谁做的,都给我记下来,回头慢慢的算这笔账。”李诚回头交代一句,钱谷子在一旁应下来。

    东宫,李承乾又对诸位老师演了一天的戏,正要散伙时,房玄龄从外进来道:“殿下,大理寺扣着赔偿自成的款子,说是殿下的意思。不知可有此事?”

    房玄龄话音刚落,几个老师的脸色都变了,有的左右顾盼,有的怒视李承乾。其中孔颖达和于志宁,属于立刻要发作的。

    “殿下,因私废公,不足取也。”孔颖达直接开喷,都不等李承乾解释。

    于志宁目光炯炯,等着李承乾解释。

    “诸位师傅不要误会孤,此事乃是大理寺请准,孤也确实点头同意了。”李承乾表示自己很冤枉,这是大理寺的意思。

    于志宁淡淡道:“孙伏伽呢?待某去打这老不修一顿。”这火爆脾气上来了,要动手。

    房玄龄在一旁道:“孙少卿卧病不起,五日不曾理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