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不差钱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不差钱

    这锅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太子的头上。大理寺少卿不能理事,下面的人来征求太子的意见,没毛病!这是表面现象,实际上这里头毛病大了。

    诸位老师尽管性格刚直,但不等于他们就傻。这么粗浅的伎俩,一眼就能看穿。

    “大理寺自少卿以下,委过于上,居心叵测,当拿下问罪!”张玄素开口就是要来狠的!

    房玄龄咳嗽一声道:“过了,且使人暗查之。”李承乾听着一头雾水,好在他还不傻,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这里头有阴谋!李承乾抬手道:“各位师傅,此孤之过也。”

    李承乾主动把责任担下来,反倒引起了一干师傅的怀疑。不过没有证据的事情呢,大家也没有再严厉的斥责。这帮老家伙,心里很明白,太子不喜李诚,被人利用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孔颖达还夸了一句,边上的于志宁皱眉道:“大理寺得太子所准,法理无过,何来改之?窃以为房相之议为上策。”言下之意,改什么呢?改了太子的颜面何在呢?不如悄悄的查清楚再说别的。

    这帮老家伙,没一个是好惹的。居然有人暗中阴太子,不查清楚怎么能行呢?

    张玄素道:“何人报此事于殿下?”这是要直接问人的名字了。李承乾不敢说,也不想说。这事情怎么回事呢?大理寺派人来征求太子的意见时,正好柴哲威也在场。

    李承乾当时的想法是问问师傅们再做决定,不想柴哲威请李承乾私下说话,表示李诚辱柴家太甚,希望太子不要这么快把钱给他,反正这钱也跑不掉。

    李承乾一直不喜欢李诚,尤其是自己招揽他时,居然不接受。这让李承乾感到了屈辱。当时也没多想,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回了大理寺那边一句,案子查清楚了再赔。

    这样一来事情就不对了,其实案子很简单,早就查清楚了。但是大理寺那边有人刻意在拖,各种借口慢慢的磨蹭。目的就是不想马上把赔偿款给李诚。

    “回张师傅,孤忘记了。”李承乾还真的忘记了,那天来的就是一个小官。

    张玄素重重的哼了一声,瞪了一眼李承乾道:“昏聩!请太子下令,责成大理寺,尽快把赔偿款项交给事主。赔偿与大理寺有甚么关系?查案子不积极,为难事主挺在行。”

    “正是这个道理!”于志宁附和了一句,大理寺居然在赔款上插手,这事情不应该。正经的是前面拿到钱,赶紧给李诚,平息他的怒火才是。现在搞成这样,李诚会怎么想?这对太子没好处,一点好处都没有的事情怎么去做了?

    尽管对太子很不满,但这个问题上,各位老师没开喷,只是认为太子缺乏经验。很明显,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杜百药咳嗽一声:“以静制动吧!”这话一出,各位师傅都觉得很有道理,要想查清楚,就不能打草惊蛇。但是反过来看呢?李诚那边就不好交代了,但是在关系储君的问题上,李诚受点委屈是应该的。甚至都不必跟他解释。

    这个时期的李诚,在一些家伙眼里,还真的不算什么?无非就是根搅屎棍!

    也有人不这么看李诚,但是却保持了沉默。这个人就是房玄龄,在他看来,李诚要是连这点风浪都经受不起,也折腾不出这么多的花样来。就算工匠和技术被人挖走了,对李诚的根据来说,没有太多的伤害。左右就是钱财的事情!

    一帮老家伙,三言两语,就把事情定下了。然后李承乾去照做就ok。问题是,李承乾根本就没想派人去查不是,一旦查清楚了,把柴哲威也牵扯进来了,自己私心也暴露了。

    太子的这些老师呢,则只负责提建议,具体怎么查的事情,那是太子的事情了。大家都觉得吧,太子只要不傻呢,就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时来说,李承乾也确实有所感触,但是散会之后回到后院,看见正在练嗓子的称心,什么都忘记了。

    称心是谁呢?太常寺的乐童!长的让女人自惭形秽的小太监。注意,是小太监。所以,电视剧里的称心呢,年龄好像大了一点。类似的情况,有个专属名词——娈童。

    称心见李承乾眉头不展,上前笑道:“殿下烦闷,奴婢唱个曲子给陛下解闷吧。”

    李承乾的心情一下就好起来了,公事什么都丢一边去了,先看美人唱曲再说。

    东宫没动静,李诚自然也拿不到赔偿,李晋依旧每天都去一趟大理寺,然后空手而回。这个事情,被长安城里的很多人当成了乐子看。问题的背后是什么?李诚缺钱了。不然那么多工匠跑掉了,他却一点动作都没有。

    现在的李诚,看起来就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肥肉。谁都想去咬一口,谁让李家的作坊太挣钱呢?挖到一个好工匠回去,就能弄一个作坊出来,不管什么作坊都是能赚大钱的。

    李诚没等到赔偿款,却等来了两个访客。郑有道和白潜夫联袂而来,这让李诚很意外。

    不过这两个家伙却没什么好待遇就是了,门房一听是姓郑和姓白的,差点拿扫帚打出去。好在白潜夫及时开口:“劳驾禀报自成,有要事相告。”

    两人在门口站着等,都没能进门,门房丢下一句话:“等着。”

    没一会李诚就出来了,说实话李诚也很奇怪,这俩为何要来呢?仔细一琢磨把,大家族做事情向来都是这个调调,两边下注,多方投资。只要有一头赢了,这家族就能屹立不倒。

    这么一想吧,事情也就明白了。所以呢,李诚出来见一见,这两人在李诚看来,抛开出身不说,还是很有远见和能力的。

    “二位仁兄,这一大早的怎么到我这来了?”李诚远远的抱手开口,姿态很热情,说出来的话却不太好应对。白潜夫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某走犬也!”

    李诚噗嗤一声笑了,这家伙的自黑,化解了尴尬。郑有道挺佩服这货的,点点头道:“然也,你我兄弟,皆走犬也,身不由己。”

    李诚哈哈大笑,表示接受两人的解释。其实他们不解释,李诚也不会过分为难他们。

    “二位来的好巧!不怕李某介怀耶?”李诚还是挖苦了一句,你们两这时候来,不怕我心里有想法么?郑有道一摊手:“事已至此,我辈人微言轻,如之奈何?”

    李诚报以一笑,没有继续为难,此时远端马蹄声传来,踢踢踏踏的密集如鼓。李诚抬眼一望,来的人还不少呢。两人也都看过去,十余骑至,马背上率先翻身下马的是段珪。

    “哥哥,紧赶慢赶的,还是比二人慢了半步。”段珪大声说话,身后纷纷下马的,都是一众兄弟会的成员。段珪大步上前,自怀中掏出一叠飞钱,正要说话时,白潜夫抬手道:“且慢!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

    说话从怀中掏出一叠飞钱来,递给李诚道:“此洛阳醉仙楼之分红也!钱不多,一万贯!”洛阳醉仙楼的股份,那是李诚给白嬛和郑洁的,所谓分红其实是这哥俩凑的钱。

    李诚微微一笑,抬手挡回去:“稍后再说。”说着上前对段珪道:“尔等又为何事而来?”

    段珪嘿嘿一笑道:“都道哥哥没钱养下人,我等凑了十万贯,送与哥哥。”

    身后一干兄弟会的人都上前来叫一声哥哥,李诚颇为感慨的看着这帮年轻人。年轻人热血上头,做事情就是不挂不顾啊。

    再次抬手,把段珪递过来的飞钱挡回去,淡淡道:“且收着罢,回头有一个买卖,兄弟们一起做。”说着一指郑有道和白潜夫:“也有你们一份就是。”

    众人诧异,长安城传疯了,李诚没钱用,各个工坊都在停工,匠人都养不起了。怎么送钱来都不要呢?此时房遗爱上前道:“某说过,哥哥不差钱,非要不信。”

    众人把视线对着李诚,也不说话,就等着他回答呢。李诚微微一笑,抬手一指东边:“算算日子,也该到了。”话音刚落,一骑飞至,马背上跳下来一人,大声道:“报家主,车队至村口。”

    一群人杀到李庄的事情,确实惊动了不少人。野市街道两边的茶楼酒肆里,客人纷纷瞩目。很自然就生出了诸多议论,有人对此很是吃惊。

    要知道,来的这些都是兄弟会的人,他们这个时候大张旗鼓来能干啥,很容易猜到不是?

    “一干竖子,坏我大事!”萧未央面色阴沉,看着一群人飞骑而过。

    茶楼里顿时骚动了起来,不断有人探头去看那些兄弟会的二代,有人面色不悦,有人怒骂“竖子”,场面很热闹。

    茶楼的一个雅间内,四位中年男子互相看看,表情惊愕。所谓李诚损失三万贯的赔偿,在大家看来就是个笑话。李诚的损失,算起来不下十万。最重要的还是李诚给人一个印象,孤立无援,没有自保能力。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