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不得不低头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都是扯淡。在金山银海面前,任何仇怨都能放下。很

    明显李诚是个记仇的人,面对崔寅的时候,脸上看不到任何笑容。尽

    管在家族会议上,崔寅力挺李诚,再三强调不要跟李诚闹僵。但是族内多数人还是持反对的态度,在他们看来,与李诚联姻的目的,就是要为己所用。既然李诚不能为己所用,那就让他清醒一点。让他见识一下,清河崔氏的底蕴。结

    果李诚用好几万两金银告诉他们,当你们还在玩小米加步枪的时候,哥已经在玩巡航导弹了。然后,就是崔寅被紧急叫到族内会议上,强行派给他个任务,修复与李诚的关系。

    崔寅在会议上面对崔慎行殷切的眼神时,长叹一声:“大兄,自成不是崔家养的狗,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当初芊芊的婚事,那也是崔氏蓝田房主动的。弟真的不明白,各位族内的长者,哪来的自信能对李诚召之即来?”崔

    寅利多当然的拒绝了这次任务,理由很简单,能丢的脸都丢过了,在去也无济于事。崔

    氏蓝田房最年长的崔佑,提出了一个建议,让崔寅送崔慎行的夫人郑氏去看女儿。以这个借口去,想必李诚不会拒之门外的。

    清河崔氏很牛逼,也很强大。但是自唐开国以来,清河崔氏不复昔日之荣光。很多分支只能过着一个地方小地主的生活。蓝田房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直到李诚娶了崔氏女,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经济收入上来了,在清河崔氏众多的分支中,蓝田房的地位也不断的上升。这种情况给蓝田房造成了一个假象,认为是他们的人脉和底蕴在发挥主要作用,而不是李诚带来多少变化。他们是理解不了,一个点子,一次漂亮的操作,能够改变很多东西。

    于是本来相得益彰的好事,在蓝田房多数人的心目中,变成了李诚借力于崔氏。这才有了后来的变化,他们就没想过一个问题,李诚要找人合作,排队的人能从长安排到洛阳,估计还有半个来回的富余。

    不是因为联姻的关系,李诚凭什么带崔氏玩呢?没有李诚在技术上的改变,铁锅还是傻大黑粗,只有很少数人才能用的起的万一。不是李诚,蓝田房上下的娘子,能用的起白叠布?不是李诚,崔氏的商队能出现在草原和高原卖茶叶?

    身为家族的一员,不管错误的后果是决策的问题,还是操作的问题。崔寅都必须接着,毕竟他一直享受着家族带来的好处,如果他不是崔氏蓝田房的一员,如何有机会掌管偌大的家族经营范围呢?诚

    然在与李诚联姻之前,崔氏蓝田房的经营触角,仅仅局限于长安周边。

    族内会议散会,崔慎行把崔寅留下来,一脸的惭愧道:“适才没人说起,为兄心里很明白。六弟一直是对的,他们都被贪欲迷住了眼睛。但是也行六弟理解为兄的难处。”崔

    寅心里的不满,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了:“大兄,崔氏已经到了有错都不能在会上说的地步了么?族长的位置,对于大兄来说就这么重要么?”崔寅粗重的喘息,崔慎行痛苦的闭上眼睛,仰面叹息:“我值得的,但是难啊!”其

    实崔寅最希望看见是大兄借这一次的机会,彻底的掌控崔氏蓝田房,而不是受制于一干昏聩的老家伙。那些所谓的长辈,就知道往自己的小家里捞好处。根本不会考虑族群的长远发展。你干的好,他们跟着分润好处,你干的不好,他们动动嘴皮喷两句。

    这一次族内会议的决定,等于是让崔慎行这个族长和他的嫡亲弟弟,两人一道丢面子,以此来挽回李诚与崔氏的合作。客观的说,这是最佳的办法了。但是谁也不会去提,为何会造成眼下的局面。丈

    母娘登门,李诚就算再不满,也只能捏着鼻子迎进门来。但是一转眼对上崔寅,脸上就罩着一层寒冰,一个笑脸都欠奉。崔郑氏也是个成精的主,对此当着没看见,一门心思的抱着外孙,在那转悠。口中不断的心肝宝贝乖乖儿。

    千万不要小看女人,更不能小看丈母娘。崔郑氏就这一招,李诚什么不满都得憋着。哼哼,别看现在只能憋着,回头拿你女儿撒气。李诚的眼神不善,先看看崔芊芊,后看崔媛媛。

    丈母娘的火眼金睛可不是玩假的,抱着外孙眼珠子一转,回头道:“自成有事去忙吧,让我们娘三个说会话。”李诚就不想给崔寅单独说话的机会,但是丈母娘开口了,只好捏着鼻子认了。抱手告退,也不等崔寅,奔着堂前去了。后

    院里没别人了,崔郑氏才看看大女儿道:“媛媛,委屈你了。”一句话把崔媛媛说的眼泪都下来了,给妹妹做管家,顺便还得陪妹夫睡觉,这种生活压力,真是……啧啧!

    但是没办法啊,谁让自己的妹妹地位不稳呢?竞争对手太多了,而且还很强大。现在崔媛媛生下嫡长子,期间李诚还没出去鬼混,才算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这其中付出最大的,就是崔媛媛了。别看在李家没什么人乱说话,眼神却是会伤人的。当

    然崔媛媛也不是好惹的,但凡有人的眼神不好的时候,小本本记下来秋后算账必然。

    “唉,大人也是难啊。”崔芊芊开口说了母亲没有说出来的话。大家族里的龌龊太多了。蓝田房本身,就是从清河崔氏里分出来的,在蓝田落户,开枝散叶。“

    不说这些了,这次崔氏还真的要看你们俩的。不然自成的脾气,不会饶过崔氏。”崔郑氏说出了这次肩负的任务。崔媛媛脸色微微一沉,没有接话。崔

    芊芊也是一脸的为难,上前来扶着母亲道:“阿娘,不是女儿狠心,实在是他们做的太过。自成可从没亏待过蓝田房,可是他们却是怎么回报郎君的呢?”崔

    郑氏抱着还在熟睡的外孙,轻轻的颠了几下,淡淡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说到底,蓝田房那些人,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怎么会同意结亲呢?娘来这一趟,就是个姿态。结果如何,跟娘无关。今后他们要怎么折腾不管,大不了娘也搬来李庄住下。”这

    态度就很明显了,崔郑氏对崔氏族人的不满,也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昨晚上为了做她的工作,很久没有住在大房的崔慎行,很是放低了身段。最后崔郑氏也没留他,让他继续去小妾那里睡觉。看在夫妻情分上,走这么一遭。当

    然这些话,崔郑氏不会说出来,夫妻之间的感情,在这个时代,很难抗衡岁月。尤其是女性,别说过了三十了,过了二十五都够呛。有的是十三四岁的小娘子,跃跃欲试的要来抢班夺权。这就是时代女性的悲哀了。

    崔郑氏一直很好奇的是,大女儿怎么就入了李诚的眼呢?要知道崔芊芊房里的陪嫁丫鬟,那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难道说,李诚还有特别的癖好,比如非门阀女不碰?但是那些青楼女子,从何说起呢?归根结底,口味真乖!

    崔郑氏身边的丫鬟从堂前飞奔而回,在夫人耳边低语一番。崔郑氏叹息一声道:“你们的六叔和自成在堂前,大眼瞪小眼,都不说话。心里有怨气,都不愿意促成苟合。”“

    怎么?六叔也不想继续合作?”一家伙成功的把崔芊芊的好奇心给勾出来了,崔郑氏满意的笑了笑:“六叔怨气可深着呢。族内开会议事,六叔据理力争,奈何那些人被狗屎糊了眼,做下了令人耻笑的决断。连累了你家大人。”两

    女也是一愣,仔细一想可不是么?如果身为李诚的岳家,都不能与李诚继续合作,崔氏蓝田房做人有多失败啊?而且必定会成为整个关内的笑柄!甚至威胁到现有利益,比如商路一断了,崔氏蓝田房损失那就大了。别

    看清河崔氏很牛逼,但是蓝田房的错误,别的房不会提他买单。到时候茶叶联盟的其他人提出建议,踢掉崔氏蓝田房,换取李诚的谅解,你看那些人做不做的出来。

    眼下就不是铁器和茶叶商路的问题了,还涉及到海贸这个新兴的暴利产业。

    海贸不是你有船吧?在江河里的船下了海,你试试看谁敢坐?再有就是你得有水手,有了水手你还得有海图。就算一切条件你凑齐了,海匪你怕不怕?登州水师是李诚一手打造,平时是水师,必要的时候脱下皮就是海匪。

    千万不要高看人类的节操,别说李诚了,换成任何一个人,都能做的出来。清河崔氏蓝田房,想要保持其继续上升的势头,就不能不低头,接受李诚任何条件。

    即便如此,还得看李诚接受不接受你的低头呢。崔寅很清楚这其中的关节,所以他干脆不说话。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对坐,一直到来个丫鬟打断了两人沉默的气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