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崔氏的脸面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百一十八章 崔氏的脸面

    “姑爷,六叔,夫人有请。”丫鬟压着嗓门,怯怯的开口低声说话。这两人一个靠着椅子闭目养神,一个端着茶杯研究茶叶。这气氛真是太压抑了,边上站着伺候的丫鬟,头都不敢抬一下,生怕被迁怒。

    “某就不去了!”崔寅淡淡的开口,李诚抬头冷冷的看他一眼道:“还算识趣。”说着起身,缓缓朝居中大院子走去。

    “见过泰水!”李诚没加一个“老”字,这是聪明的选择。崔郑氏对李诚基本上态度还是很满意的,无奈她一个妇道人家,精力都在后院管理上。丈夫又是喜新厌旧的,她的枕头风效果不佳。就算有效,也很难改变族内的格局。

    “自成,崔氏的脸面,寄于一身。”崔郑氏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很有分量。总之我来了,话也丢下了,你看着办吧。

    该知道的,李诚都知道了,如何决断,是李诚的事情。倒不是说崔郑氏在逼李诚,无非是在现有的伦理制度下,有的事情李诚不得不捏着鼻子去做,哪怕心里很不情愿。

    “既然如此,那便恢复旧貌吧。”李诚看起来很平静,似乎一点脾气都没有。崔郑氏看在眼里,心里却是很难受。回复旧貌四个字,大概就是李诚的底线了,不能再有所求了。

    也就是说,今后李诚再搞什么新花样,都不会带崔氏蓝田房玩了。崔郑氏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再强求必然适得其反,李诚未必做不出休妻断交的事情。这么说吧,整个大唐都以娶崔氏女为荣,但是李诚却未必会这么想。

    为什么呢?实在是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崔氏蓝田房就像一条蚂蝗,吸附在李诚身上吸血,对他却没有什么实际的帮助。李诚也不需要靠崔氏的面子混社交,他自己就是众人追捧的对象。这么一看呢,离开崔氏之后,李诚还可以娶郑、卢、王氏女呢。

    “也好,就这样吧。”崔郑氏已经很满意了,能维系着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很满足了。相比之下,族里的那些老人们,真是见识浅陋。眼珠子就盯着一点蝇头小利。

    崔寅在外,有丫鬟来报信,听罢便仰面长叹:“唉!”无奈之极!

    错过这一波,今后崔氏蓝田房可能就步步错,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登顶清河崔氏各房之上的机会。除非家里再培养出一个人才来,在政坛上有所作为,否则百年之内,再无机会。

    风尘仆仆的程处弼出现的有点意外,这时候他应该在登州才对。

    “船队出发八日之后,小弟快马追赶,还没慢了一步,没有看见那场好戏。”程处弼见了李诚,抱手行礼后解释了一句。

    “别说的那么好听,你可不是为了我回来的。”李诚打趣了一句,程处弼却只能叹息道:“哥哥说的是,小弟确实不是为了哥哥回来了。大人再三叮嘱,一定要当面带话给哥哥。”

    李诚面色一正,回头挥手,示意丫鬟下去,周围没人了,程处弼才低声道:“大人有言,天子尚且苦于门阀日久,自成如之奈何?些许财货,总归不是正道。不若在朝堂上有所作为,建功立业,以自成之才,一个国公不难。”

    程咬金这番话内含的信息量很大,门阀士族,根深蒂固。天子尚且不能奈何他们,只要不是谋反,不威胁到统治基础,求一点财货的事情,天子根本就不会管。这背后就在暗示,李诚应该进行一些妥协和让步。

    李诚稍稍沉吟,笑道:“替我多谢你家大人。”程处弼没有得到回话,心里多少有点失望。这一次李诚面对的事情,并不是某个门阀在针对他,只是一种长期积累后,赶上一根导火索,引爆出来的结果。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李诚聚财的能力让人眼红,偏偏又不带那些山东士族玩。拉拢的都是新贵,这一下矛盾就出来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你能挣钱却不带我一个,我就要搞你。更不要说,李诚搞的事情,对门阀造成了负面影响。

    再换一个角度看,皇帝也好,门阀也罢,都希望李诚能站队,而不是游离在外。

    李诚的想法则很简单,为人驱驰不取也。所以只能熬个十年,熬死李世民。至于门阀士族,能合作的还是要合作,该斗争的还是要斗争。可惜,这两边都是高高在上习惯了,根本拿李诚不当一盘菜。这才导致这样的局面。

    与李诚合作的那些新贵们,则不得不在最初阶段选择中立。这也是建立在没有威胁到他们利益的前提之上,否则早跳出来撕咬了。这么说吧,李世民+新贵+门阀,组成了统治阶级。本质上他们是一伙的,但也存在利益之争。

    皇帝和门阀的矛盾在于,门阀这个统治基础太过强大,导致皇权受到了掣肘。李世民在用新贵制衡门阀的同时,还不得不吸纳门阀的精英入朝为官。皇帝的目的在集权,门阀和臣子的目的在分权。这块蛋糕怎么分的问题。

    程咬金也是好心,但是李诚却不打算接受,也不打算与门阀改善关系。因为这一次事件,让李诚看清楚了一个问题,门阀欲壑难填,给多少好处都白瞎。这一点看看清河崔氏蓝田房就知道了,明明是姻亲,却不讲半点情分。

    要不是看在崔芊芊生下长子,李诚根本就不会再搭理崔氏。程处弼把话带到,也不多留,起身告辞。长安城里关于李诚的八卦还在疯传,主要集中再谁家的掌柜吊死了,谁家的掌柜被解除职务了。总之乱糟糟的,都是做给李诚看的。

    现在这些人别的不求,但求李诚在登州那边不要为难人。至于说与李诚的合作,醒醒吧!

    新贵圈子则是一片忙乱,关系好的都在串联。李诚要搞一个钱庄,远程汇兑这个理念,就足以让人疯狂了。至于怎么搞,没人知道,也没人有实力一家搞起来。

    李晋终于从大理寺把钱要回来了,不多,只有三万。话说李晋去取钱的时候,大理寺的官员一个都没露面,就是几个小吏在办理,相关文书都做好了,就等着李晋画押拿钱走人。

    大理寺成为了长安城这个夏天的笑柄,几万贯钱就想拿捏李诚,被人打脸了吧?财神是可以随意挑衅的么?也不看看李诚是怎么发家的。

    武约终于回来了,一脸风尘没来得及洗干净,冲到李诚的书房里。书房内李诚坐在椅子上,身边书架前,站着一个女人背对着门。

    李诚面色潮红,一脸的错愕,看着冲进来的武约:“你怎么进来的?”这时候丫鬟跟着冲进来道:“郎君,她硬往里闯,奴婢没拦住。”

    李诚不悦的哼了一声:“一点礼貌都没有,跑出去那么多日子不会来,突然回来还这样。”

    先发制人的李诚,却没能镇住武约。原因是武约看见书架前的崔媛媛转身后,一脸潮红的样子,对李诚说一声:“妾身先回去了。”说着匆匆告辞。

    “阿姊没过门呢,你就乱搞。”屋里没被人了,武约开始吐槽,小娘子气性挺大的。李诚听了不禁皱眉道:“胡说八道,什么乱搞?我是那种人么?”

    武约跺脚道:“你还说不是?家里那么多陪嫁丫鬟你不碰,偏去惹这个老女人?”这是什么逻辑?李诚有点懵逼,哥不去祸害小娘子,反倒成错误了?

    左右不是讲道理的时候,李诚赶紧转移视线:“你先别说我,我问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出远门,这事情怎么办?”武约听了果然没话说,低下头低声辩解:“我是带金姊姊去玩耍,人不是你从新罗带回来的么?”

    “你还嘴硬,我早就说了,人只负责带到长安,是你自作主张收留她住下。还有,住下就住下吧,你带着她四处乱跑,居然跑到洛阳去了。要不是我兄弟多,消息广,我都要去报官找人了。你说一个没嫁人的小娘子,到处疯像什么话?”

    占据上风的李诚不打算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小娘子就不是讲理的人。

    “要你管?”武约跺脚耍赖,李诚哼哼两声威胁道:“好啊,我不管你,让武夫人管你,总可以了吧?你且等着,我这就去见你娘,让她给你禁足。”

    李诚说着要走,武约扑上来抱住他的手,低声哀求道:“姐夫,我错了,放我一马。”

    李诚这才站住,心里忍不住的得意,脸上笑容出来道:“求我也没用,你还是想想,怎么过你娘那一关吧。这次回来,腿会不会被打断都是两说。上一回偷着去登州的账都没算清楚,这一会看你怎么死。”

    武约哀嚎道:“姐夫,姐夫,好姐夫,这次一定要救我。”

    原来这小娘子才回来句奔着李诚这里来,目的是在这上头呢。李诚使劲挣开她的手,装着要出门的样子,不想这小娘子急了,一个虎扑上来,瞬间两人的姿势比较奇怪,都呆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