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眼力狠毒的武约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二十章 眼力狠毒的武约

    最终的结果还是得皇帝首肯,三省审核,下旨。发生在李庄的夜袭事件,最终被定性为泄私愤报复。两家赔偿三万贯之外,柴令武和杜荷两人,勒令禁足三年。

    柴令武还好点,关在公主府不出门就是了,杜荷就惨了,只能关在家里。驸马都尉还能不能当的上,都是一个问题。一般人家不愿意娶公主,尤其是大唐的公主。但杜荷没啥本事,娶公主对他来说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一切都回到了老样子,盛夏的尾巴总算是过去了,七月刚到,李宅的小娘们忙了起来。

    七夕,现在社会的情人节。好吧,这是商家炒作出来的。抛开传统文化不说,人们给自己找个借口吃喝玩乐,顺便托单。也有人不是抱着结婚的目的,单纯的为了约。把七夕定位情人节的脑洞,其实挺不靠谱的。

    试想一下,一年见一次的夫妻,在现代社会,如果还在维系婚姻,多半双方都在出轨。

    唐朝的七夕节,又叫乞巧节。这是个属于女人的节日,其实更应该叫娘子节或者女儿节。在这个节日,娘子们乞巧的目的,在于让自己变得心灵手巧。

    当然也有放弃治疗的,比如武约,对自己的针线活已经不打算进行抢救了。但还是会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鬼鬼祟祟的溜到李诚这边。丫鬟们对于武约的行为已经麻木了,这小娘子在李家就是个例外。是个人都知道,李诚特别宠她。

    李诚正在带闺女,儿子虽然有了,但是不打算自己亲自带。闺女是贴身的小棉袄,在家的时候必须时常带在身边。秋萍的院子里,李诚陪闺女玩的时候是最热闹了。

    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能让李诚跪在地上爬,那就只能是李安乐。闺女要骑马,风流冠绝大唐的李才子,俯首甘为孺子牛。

    武约悄悄的掀开帘子,看见李诚在地上爬的时候,噗嗤一声笑出来了。李诚抬头看她一眼,非常的嫌弃:“放出来了?也对,今天是乞巧节。”

    武约连连跺脚,这次跑的有点远,被老娘禁足了半个月,院子门都不许出那种。真的好惨啊!在登州的时候,她可是李诚的管家兼账房,想怎么野都行的。回到家里,管家和账房跟她没关系了,还得被老娘管着,一点都不好玩。

    “说吧,今天又想干啥?”李诚不给她拐弯抹角的机会,现在的武约已经不是那个混皇宫的武约了,没有在皇宫那种地方千锤百炼过的武约,还能练出一个武则天么?

    “那个交易所,交给我吧。”武约开口把李诚给吓一跳,这娘子的眼力也太毒了吧?

    身子一顿,马背上的安乐不开心了:“走走!”李诚赶紧继续爬着走,边上假寐的秋萍看不下去了,赶紧起来抱起安乐:“安乐,出去玩!”安乐看看母亲,又看看李诚,很难选择的样子。一脸的呆萌,瞬间把李诚给逗乐了。

    看见李诚笑的很开心,安乐粉嫩的小脸蛋也开了话,对着秋萍喊:“玩,玩,弟弟。”这是要去看李家的小公子呢。秋萍抱着她出门,奔着主宅子就去了。在李家内部,秋萍是最超然的存在,生个李诚最宠的闺女,对谁都没威胁,走到哪都受欢迎。

    等到秋萍出去了,李诚才坐在椅子上,看着武约道:“你怎么想的?”

    武约看见没人在了,人也随意了许多,走过来要趴李诚的肩头,想起阿娘的教诲,咳嗽一声,端坐在李诚的对面道:“姐夫要做且要独家做的事情,妾身自然是要争一争的。”

    好吧,这是她的逻辑,但是仔细一琢磨,很有道理啊。李诚愿意带着别人一起做的事情,肯定是有其目的的。比如说酒楼,那就是为了快速的打响名声。茶业联盟,是为了拉一帮人做利益同盟体,而且这个体量比较大,吃独食会撑死,也没那个能力。

    再比如说海贸,那就更是这样了,一个人吃海贸,那就不是撑死的问题了,是被乱刀砍死的结果。唯有这个交易所,看着很不不起眼,目的是做好服务行业。但就是在这不起眼的行业里,却隐藏着巨大的利益。

    “你想做这个,也不是不行,不过有个条件,你得安心的跟着我学习一段时间。”李诚自己对于操作交易所并不熟悉,但是他知道这东西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好,妾身答应你。”武约答应的很干脆,始终端庄的坐着,举手投足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仿佛是另外一个崔芊芊,让李诚感觉很不适应。这还是那个爬墙头丢石头的武明空么?

    是长大了么?李诚扫了一眼,好像是大了一些。感觉到李诚看球的视线,武约微微挺胸,总算是发现了么?哼哼!一脸的傲娇!

    “没事就回去吧,安心过你的乞巧节。”李诚悻悻的躲开眼神,武约露出得意的微笑,起身道:“左右现在没事,不如这就开始吧?”李诚摆摆手:“日后再说!”

    “哦,好啊!”武约回答的也很干脆,李诚一脸懵逼,似乎哪里不对劲。现代人的思维真是,“日后”“下面”这些词无法直视了么?

    好在武约走了,留下一阵香风,这娘子化妆技术进步很快,非常符合李诚自然的审美。说到这个化妆术,长安城里受魏晋遗风印象的厚厚的粉底,抹成鬼一样的白脸化妆术。因为李诚的个人喜好,平康坊的娘子们,带起了一股贴近天然的淡妆风潮。

    夏天已经过去了,是不是要去长安城里走一走呢?去平康坊溜达一圈?李诚如是想的时候,丫鬟莺儿来了,哀怨的看一眼正在发呆的李诚道:“郎君,娘子有请。”

    李诚抬头看她一眼,习惯性的先看球:“多吃点木瓜!”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说的莺儿一脸的错愕:“木瓜?”李诚重重的对着球看一眼,语重心长:“对,木瓜结合按摩!”

    莺儿这下明白了,白了李诚一眼:“哪有自己按摩的?”眼神盯着李诚的手,表达自己的不满。李诚笑了笑,背着手往外走,经过莺儿身边的时候,看见脖子上一个小红包。

    “被蚊子咬的么?怎么不点蚊香?”关心了一句,莺儿发现自己被关心了,心情大好,笑的眼睛眯了起来:“在屋子外头被咬的,这夏天的蚊子多,洗澡的时候经常被咬几口。医学院有一种药膏,抹了就能好。”

    应该是类似清凉油的东西,李诚好像也用过。老孙的发明,做好成药对外卖,是医学院创收的一个拳头产品。走到门口,李诚站住了,等等,怎么把花露水给忘记了。

    崔芊芊请李诚来的目的,是为了个大郎起名字。大唐人的习惯,李诚的大公子,自然是叫李大郎。问题是满大街的李大郎呢。

    “郎君来了,妾身正琢磨给大郎起名字呢,这本是郎君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崔芊芊抱怨了一句,担心她有产后忧郁症,李诚最近很放纵她。

    “怎么,娘子有好的推荐么?”李诚看了一眼儿子,在摇篮里呼呼大睡呢,奶娘在看着,两个丫鬟在一边预备着上前伺候。李诚看着这阵势,心里很担忧。在后代教育的问题上,李诚一直觉得吧,太娇生惯养不行。

    “郎君,觉得煜字如何?李煜,这名字如何?”因为李诚的名字是单字,所以崔芊芊也取个单字。“李瑜?哪个字?”李诚问一声,崔芊芊拿起笔来写下了“李煜”二字。

    要说字,崔芊芊的字写的还真不错。读过书是士族女的优势。

    “不好!”李诚一看这两个字,坚决否定,这特么的是亡国之君啊。取这么一个名字,将来长大了写“春花秋月何时了”?还是写“无言独上西楼”?嗯,还有“梦里不知身是客”。这哥们做皇帝就是个悲剧。

    见李诚态度很坚决,崔芊芊也不知道为啥,但还是决定顺从他。好在李诚及时反应过来,生怕打击到崔芊芊,温言道:“火字旁不好!大郎命里火气就旺,再加一把火还得了?”

    崔芊芊一听这个,立刻就信了。这年月不论是谁,都比较迷信。总之是宁愿信其有。再者李诚是谁啊,大唐第一才子,他说不好就肯定不好。而且李诚还是放火高手,尽管也没少被火烧就是了。

    “那就换一个呗,妾身读书少,瞎想的一个字。”崔芊芊态度很端正,主要是觉得在这上面,自己比李诚来说,天差地别,没啥可争议的。

    “我的志向是星辰大海,嗯,这个话是用来骗人的。”心里如是想着,嘴上却在淡淡道:“孩子还小,等我在想想吧。”

    “满月也没多少日子了,郎君早作定夺。”崔芊芊不答应,紧逼了一句。

    李刚?不好,谁是谁爸爸的问题很严重。“娘子,你希望孩子将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李诚反问了一句。看着崔芊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