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取名字好难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二十一章 取名字好难

    “自然是如郎君一般!如果能不似郎君这般淡薄庙堂,那就更好了。”崔芊芊回答的很巧妙,也很中肯。毫无疑问,崔芊芊对丈夫有崇拜之情。如果不是这样,崔氏女怎么嫁过来?就算崔氏要强迫,崔芊芊不答应,最多丢个庶出的女儿过来。

    李诚明白了,崔芊芊的意思很明确,希望儿子像他一般精彩绝艳,近似无所不能,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挂逼了解一下。再有顺口劝谏一句,好好做官啊,出将入相,光宗耀祖。

    “娘子的想法是好的,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缘法,所谓道法自然,不可强求。嗯,不如给孩子取个自然的名字吧。李自然,如何?”李诚说完了,崔芊芊的脸都黑了。这破名字,还不如李煜呢。李自然,怕孩子不出家做道士么?

    李诚一看媳妇的脸色,心道这名字不称心意,赶紧开口:“嗯,这名字确实一般了点。那就再想一想。”崔芊芊脸色稍稍转晴,李诚抓耳挠腮的,这取名字的寓意很重要啊。

    “适才郎君说了,这孩子夏天生的火气大,要不去名字里带个水字旁吧。”崔芊芊小心翼翼的提意见,她也反应过来了,自己给丈夫甩脸色,这种事情还是少做微妙。出了这个门,有的是妖艳贱货等着李诚去过夜。

    “淼字如何?”李诚提笔在纸上写了个字,崔芊芊看了一眼,这个字的意思很单纯,就是:大水也!没有其他的解释,不是个多意字。“寓意是不是差了点?”崔芊芊不满意,语气却温和了许多,脸上也挂着笑容。

    水字旁的字里头,寓意好的不多,泰算一个,不过有了魏王李泰了,pass掉。

    “就要泉吧,李泉,谐音是权,将来做大官。”李诚丢出这么一个字来,都怪之前之前说火气大,导致只能用水来灭火。

    “泉字不错,就这个了。”崔芊芊凝神思索了好一阵,明明不到二十岁,却要装出老成的样子,真是令人感慨之余,还有点想笑。李诚就没忍住,脸上露出了笑容来。

    “郎君笑什么?”崔芊芊费解的问,眼睛瞪圆的样子,更是令人想笑。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孩子取名字,却没有上人来做,感慨一二。”一句话把崔芊芊给触动了,点点头郑重道:“郎君说的是,这家里没长辈,你我夫妻二人,更要稳重一点,给下人做个表率,给子女做个样子。”

    也就是秋萍不在,不然能抱起孩子就走。这话是有所指的,李诚可是太惯着安乐了。

    崔芊芊在李诚看来,什么都挺好的,就是这点不合胃口。太过正经,不过李诚也能理解,这一个大家庭的后院,女主人没点威严,还真的压不住场面呢。

    崔芊芊摊上那样的娘家,严重的影响她在家中的形象,她的苦衷又有谁能理解呢?

    “娘子所言极是,以后在外面一定注意。”李诚非常给媳妇面子,她的话是有道理的。再说了,自己的媳妇,自己不挺她,难道去挺别人?这可是正妻,自己要不支持,后院得乱。

    崔芊芊没想到李诚从谏如流,惊讶的看他一眼,要知道李诚是很有主见的人呢。

    “郎君之情,妾身明了,铭感五内。”崔芊芊很自然的想明白了李诚的意思,起身微微欠身道福,李诚笑着伸手不让她低下身子,口中柔声道:“夫妻一体,家中诸事,娘子做主。便是我在家里,也要听娘子的不是?”

    崔芊芊听了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妾身就大胆说一句。”李诚点点头,崔芊芊却稍稍犹豫了一会,眼神里闪动着不安的看了过来,李诚用眼神鼓励之下,崔芊芊才低声道:“郎君,莺儿不能耽误了。”

    李诚听了不禁心头感慨,这个时代的风气就是这样,崔芊芊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未尝是舒服的。不过又说回来了,不能阻止别的女人进门,那就拉自己人进门咯。

    “这个,莺儿还小吧?”李诚找个很烂的借口,崔芊芊听了不禁翻白眼道:“莺儿比妾身小半年的,还小么?再不嫁人,就成老娘子了。郎君万万不可说什么许配他人的话。”

    李诚点点头表示明白,他真要这么干,莺儿就只能一条白绫了断自己,再无颜面可存。

    “好吧,等再去登州,我带着莺儿一起走就是。”李诚算是把事情应了下来,话音刚落呢,门口帘子后面一阵嘻嘻嘻的笑声,李诚看过去时,帘子掀起来,莺儿给一群丫鬟推进来。

    这小娘子,脸上红的像刷了红油漆,脚都是软软的,低头怎么都不敢抬头。按说她的命运是早就注定的,真的李诚松了口,她才算是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但也羞的不行了。

    乞巧节,家里的未婚的娘子一律放了羊,崔芊芊狠狠的大方了一会,未婚娘子每人发一贯钱,让她们去买脂粉和新衣服。李诚看了一会儿子之后,背着手出了院子。

    溜达到前院的西厢,这边的酒作坊因为扩大生产的需要,已经搬出了院子,只是挨着院墙在外重新起了个作坊,另外起了个围墙,与李宅挨着,墙上开了个小门。十里香依旧是李庄的拳头产品,酒精是另外一个亮点。

    大唐对外用兵频繁,伤兵的医治工作一直是个很头疼的事情。李诚搞出来的那一套救治办法,现在已经是标准培植。大唐军中每个营,都必须有一个大夫和两个医护兵。都是经过专门培训的医护人员,酒精是他们手里的利器。

    李庄每年都要生产不少酒精,瓷瓶包装,蒸过的棉球丢进去,软木加蜡封口。李诚溜到作坊,拿了一瓶没有加棉球的酒精回来,然后坐在书房里发呆。怎么提取香精是个问题,还有薄荷怎么加进去也是个问题。

    想了很久,没有个头绪,李诚摸到崔媛媛的院子里,这位娘子跟往日一样,手里算盘噼里啪啦的想,在算账呢。看见李诚,抬头柔柔的一笑:“郎君怎么来了?”

    “跟你说个事情,办好了,你手里多个进项。”李诚这么一说,崔媛媛顿时眼睛就亮了。在李家,她是拿工钱的,包吃包住,换季衣裳,一年二百贯。这是她自己提的要求,逼着崔芊芊答应的,不然没脸留下来。掩耳盗铃而已。

    但是既然定了规矩,她手里过的钱,跟她的关系就不大了。李诚很明显是给她出个点子,让她多一份体己钱。将来就算是收了房,那也是她带进来的钱,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这些东西都是她的,能留给自己的子女的。

    “郎君且坐,且去让人上茶。”崔媛媛一通忙碌,丫鬟端茶上来,热毛巾也送到李诚的跟前,擦拭了一番才坐在对面道:“郎君说吧。”

    李诚拿出一张纸来,上面写着配方,交给崔媛媛道:“这物件叫做花露水,具体怎么做,上面也写的很清楚了。我也没做过,不知道对不对。你找个靠谱的人,在集市弄个铺子,专门做这个物件。先说好啊,配方没问题,能不能一次成功要看运气。”

    崔媛媛点点头,结果配方仔细的看了一会,皱眉道:“郎君,香精是什么?”

    李诚一拍脑门道:“疏忽了,把这个给忘记了。香精是用花瓣晒干了,蒸馏而得。具体怎么做,你还是让匠人多做实验。对了,玫瑰花瓣的效果不错,从这个开始。”其实李诚在香精方面比较无知,了解的很少。但是在大唐肯定够用就是了。

    崔媛媛拿起笔记录下来后,小心的把配方收起来道:“妾身有个族弟,在崔氏一向不受重视,妾身寻思让他来做这个。”崔氏之中,也有很多不得志的子弟。因为母亲的出身不高,受到了不少的连累。崔媛媛说的就是一个。

    “这事情你看着办,不用征求我的意见。”李诚答应的很干脆,崔媛媛笑嘻嘻的把东西收进箱子里,回来时脸上绽放出最温柔的笑容道:“晚上住下么?”

    李诚看她一眼,见她眼波流转,心道这是担心了。武顺进门在即,她想抓紧一点呢。

    李诚点点头:“好吧,住下。”崔媛媛大喜,赶紧起身去交代一番,丫鬟们赶紧准备下去,还得派人去跟崔芊芊打个招呼。崔芊芊听了传话,也没特别在意。只要不是去武顺那边过夜,就一切都好商量。倒不是针对武顺,而是那个院子里女人太多了。

    李世民在九成宫避暑终于结束了,銮驾回长安,好一阵折腾才算完事。李诚自然不会去接驾的,但不等于李世民就放过他。刚回到大兴宫,就派人来给传李诚。

    次日一早,李诚起来了,收拾收拾,带着两个随从,骑马回了长安。到了宫门之外求见。明明是皇帝相招,还得求见,真是形式主义。但是李诚却并不反感这个,该走的形式还得走。

    大太监亲自出迎的时候,李诚却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李世民估计又没安好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