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培养方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百二十九章 培养方向

    人同命不同,志向也不同。武二娘的志向是努力工作,为大佬挣钱的同时,自己走上事业巅峰,迎娶白富美。不对,是嫁给高富帅。

    好吧,其实是对权利的着迷,还有征服的渴望。武二娘很清醒的认识到,在这个家里,论颜值,她不占优势,那个喜欢嘤嘤婴的武顺,才是优胜者。但是,岁月会带走颜值优势,一代妖艳贱货老去了,更嫩的又冒出来。

    在这个男权占据绝对主导的时代,靠颜值不能吃一辈子,靠能力才是长久之道。李诚对于武约来说,就是一个知识宝库。学到的知识则是打开权力之门的钥匙!

    接下来的日子,下午的时间固定是属于武约的,李诚要给她上课。当然都是泛泛而谈,文科僧在金融领域,知道的都是一些皮毛。但是这些皮毛呢,都属于概念性的东西,在唐朝就是拨开云雾的手。

    有钱了,能干啥?能做的事情其实很多,比如说房地产。现在洛阳的地还不算贵,为何不提前去圈地呢?所以,这一日李诚提到去洛阳圈地,开发房地产,打造商业街的概念时。武约很认真的提出了质疑:“为何不在长安打造商业街?”

    “问的好,在长安打造商业街也不是不行,但是必然与东西两市发生冲突。长安的宵禁制度,里坊制度,都会影响商业街的发展。当然这是暂时的,我这些构想也是暂时的,但是去洛阳圈地,却刻不容缓。”这是李诚给出的答案。

    武约费解的摇摇头:“前者可以理解,后者,不明其意。洛阳为前朝故都,不如长安多矣。”李诚看了一眼武约,淡淡道:“没错,你能看见这点很不错,但是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看到更深层次的地方去,看到问题的本质去。”

    武约更加迷茫了,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小嘴微微张开的样子,很是诱人。李诚太喜欢这种装逼的感觉了,差点冒出一句:叔叔带你去看金鱼。

    咳咳,咳嗽两声,赶紧收起邪念。最近主要的耕地还是武顺那边。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记住,然后永远烂在肚子里。”李诚突然变得很严肃,武约也严肃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使劲的点点头。

    “本朝得天下,所仗者关陇、山东门阀的支持。打天下的时候,任何问题都可以妥协。坐天下呢?如果你是皇帝,你愿意处处受制于人么?”李诚抛出这么一个问题的时候,武约的眼睛立刻就眯了起来,就像在觊觎猎物的老虎。

    “杀,杀到他们服软为止。”武约杀气腾腾,吐出一句狠话。李诚听了不禁感慨,微微一笑。历史上的武则天,最初也是这么干的。但是就结果而言,帝位是稳定了,人心却失去了。武则天一去,武氏便烟消云散。

    高宗时期,迁都洛阳,有两京之称。甚至长期呆在洛阳,不愿意回长安。到武则天,则干做皇帝,则永久性的迁都洛阳,一直到701年。

    实际上李世民也三次往洛阳搬迁,时间达两年之久。李世民也是有迁都意向的,只是没有做成而已。抛开经济原因不提,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长安为关陇、山东门阀的势力范围。迁都洛阳,目的还是为了培植新势力平衡朝局。

    认识到这点的时候,武则天已经岁数不小了。很多东西,如果没有岁月的沉淀,就算告诉你,也理解不了。必须你经历了,才会有深刻的体会。

    李诚没指望武约现在就明白这个道理,告诉她只是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她能理解。

    武约现在的思维也比较简单,李诚说的肯定是对的,肯定是有道理的。理解不了,是自己的问题,先记住了,以后照着做就行。

    “陛下迁都洛阳,必将招致强烈的反对。但还是会做出一些尝试,对于一个商人来说,却是赚钱的机会。记住,你千万不要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商人,你应该把自己看成一个在将来,可以影响朝局的外部势力。”李诚又一次点亮了武约心中的火苗。

    商人在这个时代,社会地位不高。如何才能为皇帝认同并且接受一个商业机构的总裁呢?这个问题,武约现在肯定搞不明白,李诚也没弄的很明白,但是大致方向是有的。

    “我该怎么做才好呢?”武约激动的发出了声音,李诚满意的点点头:“很好,看来你听进去了。记住,站在皇帝的角度看问题,怎么做才能帮助朝廷的统治更为稳固,你就去做。但是要记住一点,凡事不要把步子迈的太大了,小步快跑,夯实根据。”

    “嗯嗯,姐夫说慢点,我记下来。”武约忍不住要记录,李诚抬手按住她的手,又指了指脑袋:“记在这里,我现在说的这些东西,一个字都不许往外漏。”

    武约隐约明白李诚的意思了,端正的坐着,目光炯炯的看着李诚,很认真的听讲。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起了无穷。”李诚又抛出一句话,这一下算是彻底的挠到了武约的痒处。小鸡啄米似得,使劲的点点头。

    “斗争是一门艺术,这门艺术的根本,其实用一句话就能说明白,并且适用与任何环境。”李诚说着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专注的武约,心道:我会把她培养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团结多数人,打击少数。这就是斗争的本质!在当前的体制下,君主的意志极为关键,所以,首要的一点,就是尽量的争取到君主的支持。如果不能得到君主的支持,那就必须要做到一点,投鼠忌器。”

    “钱,可以少赚,甚至不赚。必须要给自己留够退路。”

    “坏名声的钱不能赚,再多也不能碰。与朝廷做生意的时候,可以不赚钱,要造成一个我们不是买卖人,我们是给朝廷做事的形象。”

    “你是人,不是铜钱,做不到人人都喜欢你。所以,该合作就合作,该斗争就要斗争。凡事做好充分的准备,料敌从宽。只要不伤及核心利益,都可以合作。”

    “人才培养很关键,做事先做人,做事要用人,用对人。人的培养应该是多样性的,经营人才是一方面,政治人物是一方面。记住,我们能影响的政治人物,永远要让他被动的为我们做事,而是主动的去做。”

    “一旦决策者为了利益,让我们的政治投资刻意的去变现,距离败亡也就不远了。我们的目的是影响朝政,但是不要刻意去做,永远都要让人觉得我们是被动应对。我们并没有影响朝局,而是朝廷影响了我们。”

    “要让朝廷觉得离不开我们,还无法取而代之。居安思危,无远虑者必有近忧。”

    在这个君主集权的时代,想做个商人很难,做一个成功的商人更难。所以要给自己找足够的保护色,要让银号不像一个商业机构,看起来像一个为朝廷调节经济的杠杆。

    为了教育武约,李诚算是煞费苦心。交易所的功能,结合一个大唐唯一汇通天下的银号,能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李诚花了很多时间,用最浅白的道理,告诉武约。

    “我们来举一个例子,现在朝廷有钱了,但都是放在仓库里,钱串绳子都腐烂了。这些钱放在仓库里生锈,完全可以为我所用。我们可以跟朝廷借钱,然后给利息。”

    “再举一个例子,朝廷没钱了怎么办?粮食丰收,谷贱伤农,我们可以借钱给朝廷,让朝廷去收购粮食,稳定粮食价格。为此,甚至可以不要利息。白送钱给朝廷也不要紧,你放心,将来总会能找补回来的。”

    “以我为例子,内府在我手里挣的钱可不少,但是我从不会因此向陛下开口要好处。人情不用是无价的,用掉了就是有价值的。”

    武约就像一块海面,不断地从李诚这里汲取水分。一直到九月中旬,授课才算是结束,因为朝廷最终出兵高昌的旨意下来了。李诚需要去带一支人马,负责后勤。

    带兵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事情,李诚需要时间熟悉情况,把这支军队掌握在手里。

    等到李诚到了兵部,见到了这次带兵协助他负责后勤的人时,李诚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裴行俭在李诚面前的恭敬,不再是过去那种虚应事的态度,而是非常真实的那种。

    “见过总管!”裴行俭行以军礼,李诚不胜感慨。闻喜裴氏,不简单啊。能够把人塞到自己的手下,这点可不容易做到。不是李诚吹嘘,够资格又想跟着他一起去高昌的人,能从皇城排队到城门口。

    对于这个安排,李诚也是很满意的,裴行俭无疑是个人杰。尽管这厮身上门阀的气息太浓郁了,这点令人不爽。但是谁也无法否定他的出色。

    要知道,这哥们绝对是个虎逼。裴行俭与长孙无忌、褚遂良密谋,反对武氏为后,被人高密后贬到西域。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