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有所求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百三十一章 有所求

    “所谓精兵,应该是任何条件下,都能拉的出来,顶的上去,不论对手是谁,不论环境如何恶劣,都能战而必胜!”李诚的回答,铿锵有力。

    李世民被这句霸气的话感染了,他也是马上打江山的皇帝。真要有一支战无不胜的精兵在手,那是何等的爽!何等的霸气!

    等等,李世民突然反应过来了,瞪眼道:“为何是《新兵操典》,难道不该是《精兵操典》耶?”李诚面对这个问题,微微一笑:“陛下,臣不是针对谁,而是指大唐所以的官兵,在这本操典面前,都他娘的是新兵。”

    李世民突然好想打他一顿,但是这话为何听了特别的提气呢?不等李世民相好,李诚已经默默的后退,李世民一个人孤独的站在前面。

    没时间多想了,李世民宣布放假,并且打赏一番。台下六千官兵,发出震天的欢呼声:“大唐威武,陛下万岁!”李二在欢呼声中觉得浑身毛孔都张开了,真爽啊!

    尽管没有混过体制,但是李诚还是很会做人的。有露脸的时候,一定是要让给领导的。有功劳,那就是领导指挥的好。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有功推于上,过则自己扛。

    李世民越看李诚越顺眼,之前不听招呼的一点不高兴,都丢到九霄云外了。小伙子很不错嘛,一看就是勤勤恳恳的老黄牛,还是拉金屎银尿的那种。

    送李世民离开的时候,李诚被李世民低声问一句:“此操典,可为传家至宝,自成却献于朕前,不知可有所求?”这话不是乱说的,这个时代的兵法,那绝对是私人的珍藏。一般的书籍,如果不是印刷术的出现,就得用手来抄写。

    “陛下,臣自然是有所求的。”李诚看似赶紧顺杆子往上爬,实则这才是正常反应。要是无所求呢,那李世民就得怀疑这家伙的居心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好啊,你求个甚么?”李世民心情很好,打算答应李诚不是太过分的条件了。

    “陛下,臣料定陛下要来看军演,这才准备的操典。所求者,武顺的诰身也,如果陛下再大方一点,给武顺还没诞下的儿子,再求一个荫萌。”李诚很诚恳的说完了要求。

    李世民直接听呆了,居然是这个请求?没曾想,看似风流的李诚,对身边的女人居然这么好。拿出这么一个可以传世的练兵操典,为武顺求一点好处。本以为他对崔芊芊最好了,想不到用情最深的,居然是武顺。

    说起来,武顺没能做正妻,主要原因还是出身不好。太上党的余孽嘛,大家都理解。武士彠勤勤恳恳一辈子,哪边荒凉去哪边,做一头开垦的老黄牛。等到他因为太上皇病死,感念太深而郁郁至病故,李世民还夸他忠贞。

    这种针对太上皇的忠贞,自然是越好越好,但是最为皇帝,必须夸奖一番,做个样子。

    “陛下,臣之所求,不足为外人道也。”李诚又补了一句,言下之意,不要告诉别人了。

    李世民听了心里更满意了,李诚是因为私事求自己,这态度就是很亲热的那种。其实就算李诚不求李世民,皇帝也要准备等下一个机会给武顺弄个诰命的。

    “总得有个由头吧?”李世民摸着胡子,稍稍沉吟道:“炒面!就以这个为理由。”

    你还真别说,这理由非常强大。因为李诚真的解决了大问题。唐朝对西域用兵,地旷人稀的地区作战,炒面真的能有效的解决作战口粮问题。

    “臣谢陛下赏!”李诚赶紧谢恩,炒面就炒面吧。李世民感慨不已,绝对李诚又有了新的认识。一个如此重情义的人呢,还能坏到哪里去?仔细回顾往事,李诚还真的没有做什么对不起皇帝的事情,而且还连连立功。

    就是怎么说呢?不怎么听话。以前李世民觉得不悦,现在觉得,李诚是个年轻人啊。再怎么成熟,也会有不成熟的时候。至少在李世民看来,李诚之前对皇帝的一些不服从,是年轻人特有的表现。不是他不忠诚啊!

    诰命的事情不着急,李世民打算等李诚出征了,再派人去宣旨。这么做很重要,只要让天下人都看看,李诚被派往高昌,不是贬谪,而是重用。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脑袋清醒的。李诚不在家的时候,李世民要给那些不安分的人敲警钟。

    回到皇宫,李世民就开始替李诚担心了,这一走吧,会不会再发生上次的事情呢?所以呢,有的事情还得未雨绸缪。正好李泰进宫了,李世民见到李泰后,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那个萧未央,还在幕中?”

    李泰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父皇突然问起萧未央,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啊?当时脸都白了,这个反应在李世民的预料之中。李泰看见希望争夺诸君之位,有李世民的用心良苦。但是,不等于就能乱来吧?那个萧未央,丽景门是有调查的。

    丽景门并没有查到萧未央在长安城干的勾当,但是却查到了别的东西。萧未央的出身,萧未央与江左门阀的关系密切。还有就是李庄的事情后,萧未央造谣传谣,为泄私愤煽风点火。这样一个人,放在李泰身边,怎么可能放心呢?

    但是李泰却理解错误,他以为皇帝是不是发现了萧未央在太子那边的布置。

    好在李泰的心理素质还有那么一点,没有立刻认错,而是惶恐的表示:“父皇,儿臣识人不明,请父皇责罚。”

    李世民摇摇头笑道:“与泰儿无关,我儿求贤若渴,被那萧未央钻了空子吧了。此人,出身萧氏,不可大用。”李世民还是点了一句,毕竟李泰是个备胎。万一李承乾出现什么意外,在李世民的心目中,这是太子的备选。

    后来发生的事情,谁又能想到呢?现在的李世民,对李承乾还没绝望。即便是李诚很作死的谋反了,李世民对他还是心怀愧疚的,觉得自己没有教育好。然后迁怒给魏征等人。一怒之下,拔了魏征的墓碑。

    后来的史学家,认为李世民来了个坏头,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自己武装夺权就算了,却有弄个李泰出来跟李承乾竞争。如果没有李泰的压力,没有李世民望子成龙,李承乾未必能走上变态的道路。一味的高压,而不是引导。这是李世民的锅。

    李泰出了一身的冷汗,好险,不是因为太子那边的勾当。“父皇,萧未央在儿臣那,也就是一般的宾客。儿臣也没有举荐他的意思。”这就是解释了,李泰是有权利推荐人去做官的。不过他很少推荐就是了,基本就是在自己的王府里安排。

    这点李泰表现的很聪明,他要是插手吏部的事情,李世民真要怀疑他出问题了。

    “自己看着办吧。”李世民挥挥手,把李泰给打发了。既然不是那么受重用的,就没必要非要撵走萧未央。毕竟李泰是要名声的,贤王啊。礼贤下士,样子要做出来的。至于他对李诚的不满呢,李泰今后冷落萧未央就是了。

    虚惊一场的李泰出了皇宫,立刻回到府邸,找来萧未央问话:“萧先生,父皇今天找孤问起你的事情,以后行事注意一点。人前,孤会对萧先生冷落一些。”

    萧未央也是吓出一身的冷汗,什么时候被丽景门给盯上了。仔细一琢磨,明白了,赶紧解释:“应该是在下前些日子,频繁出现在李庄,引起了丽景门的注意,以后一定收敛。”

    李泰一听是这个,立刻皱眉道:“萧先生,自成先生那边,还是别轻易去碰他。父皇对他很看重,徐徐图之吧。能引为孤之助臂自然最好,如不能,则耐心等待。眼下还是太子那边的事情最重要。”

    萧未央赶紧道:“回殿下,在下明白。太子那边,消息一定抓紧了。”

    萧未央是有帝师梦想的,但是他不是没机会么?李承乾那边没资格,只能在李泰这下注了。萧未央在文学方面遭到重创后,他的野心进行了修正,就是培养出一个皇帝来,现在看来李泰的机会很大。

    要想全面的压制李诚,就得让李泰做皇帝,那时候李诚在他面前,还不是予取予求么?

    萧未央不禁憧憬将来了,心里同时很遗憾的想,上一次居然没有干死李诚。

    出征的日子终于到了,李诚早早起来,整装待发。崔芊芊在前,武顺、秋萍、崔媛媛在后,冲李诚道福:“预祝郎君凯旋而归,平平安安。”

    时间还早,天都没亮呢,李诚谢过诸位娘子,叮嘱一句:“家中事,拜托诸位娘子了。”

    告别诸位娘子,带着十余随从,策马出城,直奔军营。卯时还差一炷香的时候,李诚到了城外的军中大营,侯君集这里点卯之后,点将出发。

    初冬的早晨,寒意袭人。口中喷出热气,李诚进了大帐。侯君集这边人都到齐了,看见李诚,便露出笑容道:“自成,这一次西征,兄弟们得拜托你了。”

    侯君集这话,可不是无的放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