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求大郎开恩
    第九章 求大郎开恩

    钱谷子效率很高,塌还没拆完呢,带着两个瓦匠出现了,转身拿着单子去采购。

    李诚招呼两个瓦匠上前,蹲在地上画了个平面图,然后告诉两个瓦匠,哪哪怎么弄,柴火从哪烧,人流怎么走一个“s”字,最后是排烟的烟囱走哪。

    两个瓦匠听懂了,但是不知道其中的道理,为首的瓦匠大概有五十岁,黑乎乎的脸庞上,一双眼睛不安的看着李诚:“好好的塌拆了弄这个,为甚呢?”

    “大郎让你做,你就照做。朱老三,你不想做我找别人来做。”朱老三有点怕牛大贵,连连摆手:“做哩,做哩,没说不做。”李诚脸上的微笑,给了两个瓦匠一点安全感。

    “一天做完,每人工钱一百文。”李诚开出条件,两个瓦匠眼睛一亮,却不放心的看看牛大贵。李诚也好奇的看过来,牛大贵连连摆手:“我不管,按照大郎的意思办。”

    两个瓦匠大喜,撸起袖子,加入到工程中。屋子里人多手杂,李诚被牛大贵叫出来,低声问一句:“瓦匠干一天的活,要不得这许多工钱。”

    李诚明白他的意思,这是心疼钱了,也知道自己确实不知道物价。不过既然说出口,就不打算改了,还要给自己找理由,说服牛大贵,让他今后对自己增加信任度。

    “大贵,你看,这两人干活的态度,你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么?”

    牛大贵瞅了一会便笑道:“倒也是,没见过他们干活手脚这么快。”

    李诚故作高深的微微一笑:“其中道理,自己去想,我告诉你的话,记忆不深刻。”

    土塌很大,这屋子看着低矮,住的人可不少。以前住在这里的是十个人,一个伙的编制。

    想到一群精壮的男人,今后睡在一起的场景,不忍直视!李诚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哀伤!

    一个上午的功夫,在四人的帮忙下,两个瓦匠就把土塌的基本形状搞出来了,简单的吃了午饭,下午接着干。s型的烟道,灰塘,一一做完后,考虑到人比较多,李诚还在中间设了隔断层。这样一来,五个人睡一个火炕,等到这一伙人补齐了,睡另外一边。

    总的来说,就是把原本十个人睡的土塌,改成了两个火炕。

    “去,多弄点柴火回来,堆在门口备用。”李诚招呼一声,牛大贵踹了牛二贵一脚,这货立刻拉着钱谷子一道出门去了。没一会,两人各自挑着一担秸秆回来。

    李诚示意下,牛大贵动手点火,秸秆燃烧的光芒,照亮了牛大贵的脸庞。这时候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这火炕的目的了。牛大贵激动的伸手去按火炕,感觉到热量时,咧着嘴笑道:“好,这下冬天好过了。”

    李诚也很满意,贼老天,把自己丢到这鬼地方。鄯州这个地方,按照现代的地理解释,就是甘肃省与青海交界的地方。这里的海拔高,冬天比青海稍微好有点,但也好不了多少。

    两个瓦匠看着火炕,激动的嘴唇微微颤抖,朱老三突然给李诚跪下了,口中大声道:“求大郎开恩!赏一口饭吃!”

    如此隆重的大礼,李诚大吃一惊,赶紧要去扶起二人,却被牛大贵抬手拦住:“大郎,让他们跪着,敢惦记白得大郎吃饭的本事,胆子不小,欺负大郎好说话不成?”话音刚落,钱谷子阴森森的补一句:“一刀砍了算了,就当是吐谷浑的奸细上报。”

    蹭,牛二贵直接把刀抽出来了,拿在手里比划。

    “朱某万万不敢有此心,但求拜大郎为师,今后出活,总有一份孝敬师傅。”朱老三赶紧解释,额头上的冷汗都不上擦一下。另外一个瓦匠直接额头扣在地上。

    李诚一个现代人的思维,很不适应这种交流方式。他也知道牛大贵等人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想说服他们很难,那就不说服好了,直接下命令。

    “大贵、谷子,给我闭嘴,二贵,收起家伙。你们两个,给我站起来说话。”李诚拉下脸,阴沉的像外面暗淡的天色。

    三人闭嘴后退,两个瓦匠看看四周,缓缓的起身。李诚大马金刀的往炕上一坐,抬手指着众人道:“都给我听好了,盘炕不过是一点小手艺,我手里好东西多了去了。你们跟着学了盘炕是手艺,这是跟我有缘。拜师的事情就不要提了,你们还不够格。真想报答我,就给我弄点柴火,最好是够烧一个冬天了,就算是你们的学费了。”

    两个瓦匠又惊又喜,看看牛大贵他们,还不敢说话。李诚见他们一脸的畏惧,知道这三个军头不是啥好鸟。提高嗓门喝道:“赶紧走吧,天色不早了,黑压压的要下雪。拿上工钱早点回家。”李诚说着拿出一串钱,两个瓦匠死活不肯要工钱,说着还要下跪。李诚由着他们,两人这才匆匆告辞回家。

    看着两人走了,牛大贵很不爽的抱怨:“便宜他们了,这是可以传给子孙的饭碗啊。”

    李诚忍不住笑道:“一点手艺算得个甚?回头我教你们一些别的手艺,你们也传给子孙。”

    钱谷子笑嘻嘻的上前卖好:“那先谢过大郎了,能问问都是什么手艺?”

    李诚开玩笑道:“那日我等喝的酒水,实在是太难喝了。打完仗回到关中,我教你们酿好酒的手艺,学会了子孙后代都能靠手艺为生。”

    牛大贵点点头:“大郎说的不错,那家的酒确实不好喝,回头去砸了他的招牌。”

    李诚……没法交流,太痛苦了。

    火头军处打来的晚饭令人崩溃,已经冷却实面馒头就黑乎乎的咸菜,咬一口能崩掉牙。就这个,李诚之外的三位,照样吃的很香。

    李诚实在是难以下咽,拿出山寨军刀,清洗干净,馒头切成两半。瓦片洗干净,放在火盆上烧热,馒头放在上慢慢的烤,两边金黄的时候,屋子里弥漫着令人满意的香气。

    那成拿起一块,正准备往嘴里送,听到咽口水的声音。扭头一看,三人的眼珠子都蓝了,盯着他手里的烤馒头不说话。难怪这屋子里这么安静,都能听到咽口水的声音。

    “想吃就自己烤,别打我的主意。”李诚转过身子,不紧不慢的吃他的烤馒头,这东西还算凑合能下嘴。牛二贵和钱谷子扑上来,拿了李诚的刀子,围着火盆烤馒头。为了位子你推我搡的,李诚见了微微一笑,递给牛大贵一片。这厮倒也不客气,接过便小口小口的吃。

    “忙了一天,等下让他们把身上的挥拍干净,再弄点热水回来洗脚。以后只要有条件,都要坚持洗脚。”李诚交代一句,牛大贵立刻点头答应:“晓得了!”

    一顿烤馒头,吃的三人满嘴的渣渣,李诚看着不禁悲从中来,作为大天朝吃货,被穿越后首先要克服的困难,难道不该是吃么?

    等到洗脚的时候,李诚无力吐槽了,居然没有洗脚的盆,牛大贵弄来的是类似一个洗衣盆大小的木盆。李诚看着木盆,想想弄掐着他的脖子问他,平时也是这么对付么?

    牛二贵和钱谷子吃完馒头就出门去了,洗脚的时候李诚随口问一句:“二贵和谷子去哪了?”牛大贵正在烧火炕,脸上一脸的满足的和幸福:“去喂马了呗,每天三顿,夜里还要去喂一餐精料。马厩在屋子后头!”

    李诚想起长塌的事情:“这屋子里,原来住了几个人?”

    牛大贵深情顿时暗淡:“一伙的兄弟,加我们仨一共十个。都说我们这屋子晦气,住进来的都跟着倒霉。说来也邪性,每次带兄弟们外出查探,总能遇见点事情。这不,就剩下三个了,大郎要是嫌晦气,天晴了搬出军营便是。”

    牛大贵说话时,把头低下去了,心里很矛盾,不希望李诚走,又不想骗他。

    李诚听了这话不禁歪歪嘴,嗤的一笑:“要说晦气,谁能比我晦气?好好的,算了,不说了。”李诚说不下去了,在现代社会生活不算好,但比唐朝不知道强多少倍。就生活水平而言,给个皇帝都不换啊。

    牛大贵的理解是另外一个情况,李诚脑子摔到后失去一部分记忆,细皮嫩肉的小伙子,在草原上独行,十有**是跟着商队一起走,遇见了马贼或者吐谷浑的骑兵,差点死在了草原上。就这点而言,还是真是很倒霉的事情。

    “晦气就晦气吧,倒霉鬼扎堆。”牛大贵嘟囔了一句,心里想着不是李大郎,那一箭就能要他的命。中了吐谷浑的箭,十个里面死七个是最少的,多的一个都活不下来。现在不但命保住了,还睡上了火炕,这个冬天不那么难熬咯。想着心里美滋滋的,熬过这个冬天,来年大军征讨,打完仗还能活着,就可以回关中老家。

    门被推开,一股寒风卷进来一阵雪花,落在地上便化了。牛二贵拍了拍身上的雪,笑呵呵的看看火炕,坐下要脱鞋子,被牛大贵踹一脚:“洗脚去!”

    牛二贵赶紧的下来,用瓦罐烧水。李诚缩在被子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