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开讲了
    第十章 开讲了

    晚上要方便怎么办?这是个问题!现在看来选择不多,只有顶着风雪出屋子解决。小的还好办,大的怎么破?想到寒风吹开菊花的一幕,李诚打了个寒颤。

    关键时刻,钱谷子拎着一个大桶进来,走到里面放在墙角,回头时冲众人笑道:“这鬼天气,冻死我了。”说着话搓着手,也要往炕上怕,还是被牛大贵一脚踹一边:“洗脚去。”

    农家出身的李诚自然知道那是便桶,晚上不用冒着风雪出去嘘嘘了,缩回被子里。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这被子就是麻布做的,里面塞的是稻草,外面缝一层皮毛。也就是鄯州这地界靠着草原,皮毛不值钱。就是味道不好闻,一股淡淡的腥臭味,怎么都躲不开。

    昨晚上李诚还真的没注意这些,冻都快冻死了。现在睡上火炕了,新的问题又来了。

    接下来该如何改善生活条件,这才是李诚最重视的问题,其他的都可以先放一放。

    呼呼的风声入耳,这么早就睡觉也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正想着呢,外头有人推门进来,李诚裹着大衣坐起来,一群当兵的涌进来,笑嘻嘻的拱手四处作揖。屋子里进来十个人,变得有点拥挤了,空气似乎也浑浊了一些。为首一位也是个伙长,叫做胡汉三。李诚被这个名字震了一下,很想问他一句,潘冬子呢?

    进来的士兵一共十个人,正好是一个伙。发现火炕后,这帮人一阵惊叹羡慕,热烈围观了一阵之后,胡汉三一张满老脸笑的满是褶子,朝李诚拱手作揖:“李大郎,兄弟们夜里无事,偏又囊中羞涩。前来叨扰听书,还望见谅。”

    牛大贵听了抢白一句:“昨夜怎么没见你等过来?”胡汉三一阵尴尬的笑,昨晚上牛大贵差点就挂了,跑来送丧么?登门看病人,你好意思空着手?

    李诚没想那么多,示意牛大贵稍安勿躁,笑道:“都是一个锅里搅马勺的袍泽兄弟,都寻个地方坐下。左右夜里无事,某给各位兄弟说一段三国便是。”

    胡汉三等人听了大喜,各自找地方坐下,只是这炕头上有谁想坐,都被牛大贵踹下去,嘴里还骂:“腌臜货色,莫要脏了俺的炕。”被骂的人也不生气,笑嘻嘻的走开。一干人等准备倒是很充分,有几个拎着胡凳(小马扎)来的,其他人在地上扑一块皮毛就坐下了。

    “今天给各位说一段三国演义,先说好啊,这可不是正史,莫要拿话本演绎当历史。话说那东汉末年……。”李诚这次决定说三国演义,这个距离比较远,不容易出事。

    李诚一开始讲的还有点紧,很快就松弛了下来,不紧不慢的说完了第一回,宴桃源豪杰三结义,斩黄金英雄首立功。感觉到有点口干,李诚停下来找水喝,在一旁听的出神的牛大贵,忍不住发声:“怎么不讲了?”

    众人纷纷用表情表示附和,李诚不紧不慢的开口:“口干了,弄碗水来喝。”

    哧溜一下,钱谷子窜下炕,瓦罐里打一碗水,双手奉上。李诚接过来,有点凉,凑合吧。这世界也没个暖瓶,又是寒冬季节,烧开的水没一会就凉了。这帮人平时喝凉水都习惯了。

    抿一口凉白开,一股凉意顺着喉咙往下窜,这滋味可不好受。看着众人期待的眼神,李诚继续:“下面讲第二回,张翼德怒鞭邮督,何国舅谋诛宦竖。”巴拉巴拉,李诚接着说三国演义,记忆的神奇还在延续,一本《三国演义》就在脑子里一般。

    说完第二回,李诚便停下道:“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嗯,今日便说到这吧!”

    这一下众人无比失望,集体发出一阵“啊”。但是这些人也没有不满的意思,毕竟李诚不欠他们什么,与李诚也不熟,有白书听就知足吧。当兵的在这个边塞常年累月的呆着,平时的娱乐方式少的可怜。见李诚不说了,自然是非常失望的。

    钱谷子跟李诚混的有点熟悉了,厚颜笑道:“大郎,这时辰还早,不如再说一段呗。”

    李诚不是不想说了,而是故意停下来的。就是想让这些人知道,我想说就说,不想说你们也别强求。这个时代的人还是很本分的,钱谷子刚说完,牛大贵一巴掌就抽他后脑勺:“干甚哩?李大郎差你的还是欠你的?没他,你娃连火炕都睡不上,夜里冻的哆嗦。”

    众人听到钱谷子的话,本来要收拾走人的都停下来。牛大贵一巴掌,大家继续收拾。

    李诚见状便笑道:“大贵,不必如此。各位容我稍稍缓一缓,大家喜欢听,我就再说一段。”众人听了大喜,纷纷各自回位等着。李诚下了炕,先去方便一下,习惯行的找水洗手才发现木有。心里暗暗骂了一句mmp,这破时代。回头找到水桶,在众人的注视下,用瓢打水,让边上一个军卒倒水洗手。完了,拿毛巾擦干手,这才笑道:“各位,饭前便后要洗手,这不是小事。其中的道理呢,说白了不外四个字:病从口入。”

    众人听了不以为然者占多数,只有牛大贵等人当真了,使劲的点头记下。现在的李诚,在这三位的心目中,就是个无所不知的存在,他讲的一定是对的!不服?不服你来弄个火炕,不服你来说三国演义。

    李诚又说了一回,说完之后微微一笑,这一次众人不再报希望,纷纷起身拱手作揖,鱼贯而出。牛二贵要放下帘子,被李诚叫住:“且开一会,换换空气。”屋子里的温度下降的很快,李诚赶紧让牛二贵放下帘子,空气浑浊就浑浊吧,比冻死人要强。

    屋子里烧着炕,还有火盆。捂的密不透风的,晚上要来个一氧化碳中毒,那真是丢死穿越者的脸了。李诚下了炕,沿着墙四处看看。这土坯的屋子,原本也有很多漏风的地方,都被堵的严严实实的。看见一团皮毛堵住的口子,李诚动手拿下来。一阵寒风钻进来,这下李诚放心了,这洞口不大,还能保证新鲜空气的进来,加上火炕的烟囱,火炕烧的还是秸秆,这要还中毒那就是老天爷看自己不顺眼,非要弄死自己了。

    加了一把秸秆,炉火烧旺的时候,李诚才爬上炕。看看三人一脸的疑惑,笑着解释:“是不是觉得,你们费劲堵上的口子,我给抽开了,想不明白对吧?”

    三人点点头,李诚笑道:“以后记住了,屋子里烧了火炕,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就一定要留个透风的口子。道理跟你们说不明白,记住照做就够了。”

    三人上了炕,灭了灯,没一会三人呼呼睡着了。李诚躺着闭上眼,却怎么都睡不着。干脆睁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屋顶。脑子里想着关于唐朝方面的历史知识,这是历史上的贞观之治,皇帝李世民很牛。还有一群人叫做山东世族,嗯五姓七望,绝对不要去惹的一帮人。

    一个现代社会的小人物,李诚可没想过“取而代之”之类的事情。生存是第一选择,其次是活的好一点,再次是不断的提高生活质量。改天换地这种事情,李诚一点念头都没有。想要在这个时代活的好一点,唯一的选择就是成为统治阶级的一员。要实现这个目标,一个毫无跟脚,对这个时代除了历史书上的记载,别的完全陌生的李诚,难度可一点都不小。

    一个好汉三个帮,李诚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就了牛大贵,笼络住身边这三位。

    历史上小人物的成功案例永远是个例,古代和现代社会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一个人的知名度很重要。当然知名度这个东西,在现代社会臭名也是名这一点,在古代完全不可取。在这个表面必须是道德君子作为个人基本素质的时代,你要背个臭名,这一辈子就算毁了。

    所以呢,古代的知名度,应该选择的是所谓的声望。声望很重要,所以才有谢安的“隐居”养望的历史典故,最后时刻来一句“安石不出,如苍生何”,声望到这个地步,妥了!

    谢安的套路可以借鉴,但是李诚要学谢安,那就是作死。人家是顶级贵族,你一个默默无闻的**丝,生搬硬套就是作死。如何出名呢?或者说如何培养声望呢?在这个偏远的城市里,李诚想破头也没想到太好的办法。只能等机会了,再过五个月,明年的闰四月,一场针对吐谷浑的围剿战争爆发。到时候或许有机会出点命。

    想到这里,李诚突然惊醒坐起,卧槽,快过年了吧?哥的过年费用还没着落呢。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李诚睡着了,一觉醒来时,窗外风雪依旧。屋子里其他人已经不在了,李诚万分不舍的从炕上爬起来,这鸟时代,感冒都能死人,必须加强锻炼,提高免疫力。

    刚把衣服穿好,帘子被掀开,牛大贵裹着一股风雪进来了。

    “大郎起来了!”牛大贵先招呼一句,这才拍了拍身上的雪花,抱怨道:“该死的天气,这雪下个不停,快过年了,甚准备都没有。”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