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除夕
    第十二章 除夕

    李诚实在不想回军营里那个低矮的土坯房,哪怕有火炕也不喜欢那种压抑。

    等待是无聊的,杜海在李诚面前是个闷葫芦,他婆姨端来一碗水又进去了。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杜海用凿子发出的嘟嘟嘟的声音,李诚坐在马扎上,看了一会就无趣的扭头,看着院子里的落雪。早晨起来,院子里的雪清理过,现在又积了一层。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一个小时),李诚站起来看看外面,街上有零星的行人在走动,这个天出来走动,绝大多数都是为生存所迫吧?

    “这两个家伙,怎么去那么久?”李诚忍不住吐槽的时候,杜海悠悠的在身后说话:“瓦窑里快活去了,看辰光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啥?”李诚一脸的懵逼,这两货居然跑去大宝剑了?

    杜海笑笑,口中说话,手上不停:“战场的厮杀汉,生死边上走一圈回来,酒不能不喝,瓦窑不能不去。那些女人也都是苦命人,吐谷浑寇边,父母或家里的男人死了,无以为生。朝廷倒是有规矩,让她们再嫁人,可不是还得等着么。”

    正说着呢,钱谷子和牛二贵回来了,一前一后,一个抱着酒坛子,一个拎着包好的菜。这俩货一脸的满足,脸上挂着淫笑,李诚见了也不生气。刚才杜海说了,刀口舔血的日子,成年累月的,人的精神压力很大。

    “去这么久,这顿酒二位就别喝了。”李诚可以不生气,但不能不教训一下这俩。

    “嘿嘿嘿,这不怪二贵,是我,看见瓦窑的门前站的婆姨,心里就跟猫挠似得。”钱谷子放下酒坛子,一个劲的作揖说软话。

    李诚摆摆手:“我没生气,只是觉得你们要去瓦窑,可以跟我明说。好歹让我知道你们干啥去了,免得我在这里担心。鄯州城巴掌大的地方,遇见仇家的可能性很大吧?二位,是不是这个理?”

    钱谷子和牛二贵低下了头,李诚这是关心他们,怕他们吃亏呢。

    “行了,都坐下吧,菜都凉了。”李诚没多说,招呼两人围着案台坐下。

    杜海招呼婆姨出来,弄了个火炉热酒,下酒菜是肉干,用刀子割了,慢慢的咀嚼。

    这顿酒李诚没怎么喝,倒是邀请杜海一起喝了几杯,一番闲聊下来才知道,杜海的媳妇是段志玄进兵草原时抓回来的。那一战,杜海从马背上摔下来腿断了。这女人被带回来,死活要跟着他。草原上的规矩,女人也是战利品。这女人跟了杜海,倒也不亏。杜海有手艺在身,大唐的生活水准要远远高于草原上。

    喝了几杯酒,杜海又继续忙碌,婆姨在一旁帮忙递个工具什么的。这女人床上床下都是吃苦耐劳,缺点是不会说关中的话,杜海一点一点的教呢。杜海也是蓝田人,在此戍边,受伤了也不愿意一个人回去。说是等着其他兄弟一起,不管死的活的,一起回家。

    因为赶工,桌子椅子就面上刨了,其他部分很简陋,外面都没刨,用手摸糙的慌。

    前前后后忙活了三个多小时,一张桌子,四张长凳就算完工了。李诚看看天色,招呼钱谷子和牛大贵回去。两人弄了两根棍子,桌子凳子绑一起,抬着回去了。

    李诚没着急回去,而是又下了四把椅子的订单,图样画好递给杜海:“这次不着急,慢慢做。”杜海接过图样,看着拱手深深作揖:“多谢大郎赏口饭吃。”

    “这算个甚,简单的很,是个木匠看到样子都会做。等回到关中,我们再好好喝一杯。届时还得麻烦你。”李诚虚抬一手,算是扶起杜海。微微拱手:“告辞。”

    杜海目送李诚离开,心头一股暖意在流淌。他是瘸了,但不需要同情。他不在兵营里呆着,出来做木匠挣钱,就是这个意思。李诚这个人一看就不简单,对他却丝毫没有看不起的意思,就像是寻常的朋友一般对待。

    殊不知,李诚是个现代人的草根灵魂,对待任何人都不会有高人一等的自觉。

    “大郎这心思怎么长的?便宜了杜瘸子!”牛大贵围着桌子板凳转悠一圈,感慨一句。

    “家里有了炉灶,回头去把粮食领回来,想吃啥自己做。”李诚打死都不愿意再吃火头军做的饭了。牛大贵笑道:“这好办,只是这样花销就大了。”

    钱谷子笑道:“公钱还有三十贯,省点花熬到开春不难。正月一过,就得整顿刀兵。”

    李诚想起来了,贞观十年春,李靖作为大总管,率部征伐吐谷浑,闰四月,李宗道首战告捷,五月里在乌海追上了伏允并击败之,后续的作战还有一段,唐军打到了且末(今新疆)。期间各种艰苦,看看这几位,想不参战都难了。接下来要好好准备,为这一仗能活下来。

    “回头我的马也卖一匹,整治些家伙,不然到了草原上,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尽量准备的充分一点,有备无患。”李诚做出了决定,三人都愣住了,看着李诚不说话。

    李诚见状笑道:“看甚么?一个炕上睡的兄弟,你们去厮杀,我留下来有意思么?”

    三人一起笑了,眼睛里多了几分激动,也没客气,各自转身去了,没一会三人都拿个袋子往桌子上倒,哗啦啦的作响,全是各自藏的私房钱。

    牛大贵嘿嘿的笑道:“都拿起,好吃好喝先过一段,开春打起来,只要不死都能发财。”

    李诚坐在炕上,笑着不说话。怎么准备的打仗的事情,他们比自己有经验。带来的几样种子都可以保存这带回去,唯一要解决的事情,就是那几个番薯。这东西开春就得种下去,既然带来就不能糟蹋了。怎么办呢?想了一会,李诚有了主意。

    晚饭是面疙瘩汤,高汤打底,加点葱姜,一人一大碗,吃的稀里哗啦。李诚分外的怀念酱油和醋,感觉生活就算再好,却了这两种东西,也就缺了好些滋味。

    三个人的钱加起来,能有一百贯的样子,都交给李诚去管理。沉甸甸的铜钱,一百吊可不老少。还有一些布匹存在后面,也能当钱用,这个年过起来压力不大。

    李诚拒绝了管钱的活,还是丢给钱谷子去管理。毕竟准备的东西很多,李诚只管吃喝享受这一块。快过年了,军营里也忙碌了起来,时间一眨眼就来到了除夕夜。

    鄯州这个地方什么都缺,李诚想弄几个硬菜,那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最后就是两个炭炉,上面架一个陶盆,里头牛肉羊肉乱炖萝卜,另一个盆是里鸡鸭炖干菜。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李诚这两天整了点土法碱面,弄了点面发酵以后替代酵母。一个炉子上架着大蒸笼,包了一百多个羊肉萝卜馅的包子,正在蒸笼上蒸着呢。

    弄的差不多了,李诚想起来了,踹了正在偷吃包子的牛二贵一脚:“去,把杜海和婆姨请来。”牛二贵嘴里还在嚼包子,呜呜呜的应声出去。没一会又回头:“该怎么说啊?杜瘸子死倔死倔的。”

    “就说大过年的,一起热闹热闹。都是关中老乡,老家离着就几里地,在这地界亲着呢。”

    牛二贵答应一声去了,你还真别说,没一会杜海就来了。身后跟着一个低着头走路的婆姨,站在门口也不进来,打量一番边上的柴堆:“准备的不少嘛,烧的完么?”

    牛二贵笑道:“这是朱瓦匠送来的,还搭了两条羊腿,就这也便宜他了。”

    杜海脸上露出惊讶:“怎么说?”牛二贵笑道:“进去你就知道了,这几天过年忙不过来,回头也给你整一个。”三人进来,杜海先给李诚作揖,看见火炕的灶口,立刻就不淡定了。冲过来,一脚踹开正在往里塞柴火的钱谷子,盯着炉膛里的火,伸手摸了摸炕。

    “别等了,最迟初三,给我也整一个。”杜海说话意外的霸气,牛大贵冲他一笑:“你去找朱老三,就说是李大郎让你去的,他不敢乱收钱。”

    杜海点点头,没再废话,看着桌子上摆的两个大陶盆,热气腾腾的,下面还在烧火,忍不住吸了一下鼻子:“这个好,吃热乎的。”回头看看站在角落里的婆姨,皱眉道:“愣着作甚?帮忙找点事情做。”

    李诚笑着开口:“来的就是客,没有客人干活的道理,大家都入座吧,嫂子也坐。我们这,没那么多规矩。”一句话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哪有女人上桌子的?就算不用帮忙做事,吃饭的时候桌子上有女人什么事?又不是在家里,小两口吃饭没外人。

    “好了,别傻愣着了,总不能让嫂子一个人吃吧?坐,你们坐一起。大贵坐这,谷子和二贵坐那。”李诚指挥上了,众人各自落座,只有婆姨站一边,缩着手脚不敢动,眼睛看着杜海。李诚见状叹息一声:“大过年的,都是离乡背井的,破个例!”

    杜海这才点点头,那婆姨挨着凳子,坐了半个屁股,李诚不再说啥。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