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伤兵营
    第十八章 伤兵营

    白嫩医官见了鬼似得,眼睛一直跟着李诚转悠。很快李诚身后就多了一个跟屁虫,而且还不停的提问。李诚冷着脸不回答,回到斥候营时,医官也跟着来到。

    “你很闲么?怎么一直跟着我?”李诚很不爽的扭头,冷着脸瞪眼,医官却一点都不生气,笑着作揖:“在下陈立,字存仁。适才见猎心喜,情不自禁。”

    推广一些医学常识,有利于伤员的治愈,这个事情李诚是愿意做的。但是怎么说呢,上杆子不是买卖,得到的太轻松,未必会珍惜。

    “在下很忙,没空教你。”李诚说着转身,斥候营的兴奋的兄弟围上来。看见白嫩医官陈立,一干兄弟的表情有点诧异。这个医官大家都不敢得罪,战场上的厮杀汉,落在他手里那可是太正常了。平时陈立高冷的很,今天却跟在李诚后面,陪着笑脸,自然诧异。

    “仁兄何时有空?”陈医官没跟着了,在后面问一句,李诚回头:“我叫李诚,字自成。仗还在打,什么时候有空,我也不知道。”

    “李兄!”陈立在后面喊,李诚却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帮斥候营的兄弟簇拥着。

    “不能就这么算了!”心里一番盘算,陈立转身就跑,真的是在跑。

    崔成还在率骑兵缓缓缀着吐谷浑后队,紧紧的咬着不放。身后的唐军也在不断的跟上,追击吐谷浑主力。李诚这边也没多少时间休息,有伤的兄弟留下,其他人快速聚拢,准备追赶崔成的前军。不想刚集结完毕,就来了一个校尉打扮的军官策马而至:“谁是李诚?”

    李诚出来应答,军官上下打量一番道:“跟着来吧。”李诚策马跟上,来到了伤兵营外。

    陈医官已经等在这里,看见李诚来了便上前拱手:“自成兄,事关受伤将士的生死,在下得罪了。”李诚在马背上不下来,冷冷的看着他。校尉表情怪异的看着李诚,当着自己的面都这么冷?这帮斥候营的家伙,果然没一个是正常人。校尉是伤兵营的负责人,被陈立纠缠的不耐烦,才去找的李诚。但却不会去强迫他干啥。

    正在此时,钱谷子骑马赶到,后面还跟着一个身穿红披风的传令兵。

    “谁是李诚?总管传召。”这是李宗道身边的亲兵,说话透着一股横劲。陈立先急了,上前道:“这位上使,在下医官陈立……”话没说完呢,被身边的校尉拽回去了。

    李诚跟着亲兵走了,留下一溜烟尘。陈立气急败坏:“我说牛校尉,你干啥拦着我啊?”

    牛校尉对这种专业人士很有办法,笑着解释:“你着急个啥?总管传召,你去碍事?放心,我这就去求见总管,让这个李诚来后伤兵营帮忙。”

    李道宗已经过河,身边围着一群幕僚在一处高坡上,四周亲兵部曲护卫着。李诚被带到跟前,翻身下马,拱手道:“李诚奉命来到!”

    “吐谷浑主力,大概还有多远?”李道宗问的很直接,李诚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拿出一张手绘地图,双手上呈。李道宗接过一看,便眯着眼睛,惊讶的看一眼李诚,又低头看地图。

    “库山?这么说来,只有一日的路程。你确定?”李道宗面无表情,眼神冷冽。

    李诚有现代人的灵魂,抗压能力天然起点就高,加之穿越光环在身,颇为镇定的回答:“**不离十,伏允部主动后撤千里,不料我军穷追不舍,吐谷浑游牧为生,舍了牛羊都得饿死。我军急追逼近,伏允才会放手一搏,谋划半渡而击。今其计不成,为给牛羊转移争取时间,必然会在库山有利之地形与我军作战。”

    李道宗手捻胡须,李诚的分析很到位,这是个经验丰富出色的斥候。哪里晓得,李诚提前知道,唐军在库山追上了吐谷浑,并击败之。

    “报,伤兵营牛校尉求见。”亲兵又至,李道宗看看李诚,点点头:“让他来吧。”

    很快牛校尉就过来了,上前行礼道:“见过王爷,在下为李诚而来。”

    牛校尉以前是李道宗的亲兵,积累战功才提升到现在的位置,所以说话很直接。

    “怎么,你小子想去斥候营?”李道宗理解错误了,以为这家伙不安分,要去争功。

    牛校尉道:“王爷误会了,卑职是为了李诚的医术而来。伤兵营医官陈立求卑职,说李诚擅长外伤治疗,要求李诚去教授医术。眼看大战在即,届时受伤的兄弟可不少。”

    李道宗诧异的看了一眼李诚,那意思你还有这一手?李道宗当然知道伤兵的治疗效果,对于军心士气的作用。稍稍犹豫,便看着李诚,用征求意见的语气道:“可否?”

    李诚行礼才道:“自无不可,只是恳请总管,允许鄯州斥候营的兄弟一道帮忙。”

    “你倒是有情有义,准了!不过此战之后,还有用你们的时候。”李道宗又补了一句,要说熟悉这一片草原,各路唐军的斥候,哪个也比不了这些常年戍边的百战斥候强。

    李诚拱手,缓缓后退。牛校尉要走,被李道宗叫住:“大力,此子不凡,不可轻慢。”

    牛校尉深深一揖:“大力明白,王爷放心。”(李道宗是宗室,封任城王)

    李诚听到身后马蹄声,不回头也知道是牛校尉跟上了。缓缓策马而行,牛校尉上前并肩道:“耽误自成夺跳荡之功了。”(两军相持不下时,精锐冲阵跳荡。也可以理解为敢死队!)

    “在下还要感谢校尉成全,免去一场厮杀,兄弟们还能多活几个。”李诚露出笑容,牛大力很是吃惊,唐军打仗人人奋勇,就是因为赏罚分明。立功授勋,还有封赏,刺激军队的战斗力。这是初唐无往不胜的关键因素之一。

    “富贵于我如浮云,欲取之入探囊取物。鄯州斥候营的兄弟,戍边多年,能多活一个归家,也是好的。”李诚装了一个b,牛大力被狠狠的震了一下。探囊取物?不吹牛会死啊?说的跟真的一样,为啥我却信了呢?

    陈立心满意足的跟在李诚身后,一干斥候营的兄弟也都欢天喜地。熬过这一仗就能回家,能帮到伤兵,也算是一件不小的功劳了。

    “所有医疗器械和包扎用的纱布,全部用水煮过才能用。高原气压低,煮的时候用布沾水密封。伤兵营必须保持干净和整洁,伤口必须用盐水消毒,所有医护人员,必须身穿白大褂,接触伤口前必须用盐水洗手……”李诚把自己知道的东西,一股脑的说了出来,陈立拿着纸笔在记录,李诚见他拿一张大纸,气的直接抢过来。

    陈立目瞪口呆的时候,李诚折叠完成裁纸工作,然后取出针线装订。完了递给陈立:“拿着,用这个记录。毛笔记录太慢,用鹅毛笔。”说着李诚还打开自制的药箱,取出一根提前制作好的鹅毛笔,递给陈立。

    陈立拿着鹅毛笔发呆:“不会用啊。”李诚一拍脑门,接过来沾了墨水,在第一页上写一行小字:“行军医疗手册。”李诚的硬笔字是练过的,一笔毫无特色的庞中华体。

    陈立接过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李诚说的去做,一开始不太适应是肯定的,歪歪扭扭的字,慢慢的感觉到好处了,硬笔写字暂时很难看,但是记录起来确实很快。而且很方便,没有案台,垫在膝盖上就能书写。

    李诚在伤兵营里转悠,一边走一边说,陈立不停的记录。

    终于停下来的时候,陈立才笑着问:“自成兄,缝合之术……”

    李诚叹息一声:“你都看见了,道理很简单,回去自己找东西来练就是了。对了,针是特制的,我给你拿个样品。”李诚打开药箱,取了一枚针,递给陈立。

    陈立连连道谢,两人在一辆马车边上坐下,陈立趁机道:“自成,不如请牛校尉来,一干郎中,都得抓紧时间教授一番。”

    李诚点点头:“是要抓紧了,天黑之间,我军便可追上吐谷浑主力。”

    陈立动作很快,牛大力很快带着一干医官和郎中过来,围着李诚坐下。一个速成班开课了。李诚站在中间大声道:“战事紧急,所以没时间跟大家讲道理,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我说,你们都必须记录下来,不要怕错漏,存仁处有笔记,回头大家对照一下。”

    “先说一个概念,消毒!没时间说道理,只说办法。如何消毒呢?。”李诚老师开始上课,一干医官和郎中是学生。

    “下面说胸口按压急救术……钱谷子,过来躺下。”李诚一声招呼,钱谷子笑嘻嘻过来,躺在草地上,李诚道:“人在失去呼吸和心跳的一定时间内,通过外部的按压,可以帮助患者回复心跳和呼吸,我还是说怎么做,大家看清楚了……”

    需要讲的东西太多,李诚都是挑要紧的讲,就这样也讲了两个小时,一干人等都是囫囵吞枣。好在李诚还会带着斥候营的人一道行军,下午在马车上还能继续学。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