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问策
    第二十章 问策

    “王爷要听假话呢?还是听真话?”李诚决定继续装下去,按照既定的方针执行自己刷声望的计划。李道宗是很关键的一环,勾起他的兴趣很重要。

    李道宗很明显的脸上闪过惊讶之色,那意思就是:你想套路我?

    “呵呵,本王不听废话!”李道宗完全不给机会,直接堵死一切小路。

    “王爷这就是为难在下了。”李诚没想到套路被看穿,决定换一个战术——耍赖!

    “不说是吧?本王也不想听了!”李道宗站了起来,转身就走。他不是不好奇,而是觉得这小子邪门的很,搞不好就中他的招。至于说抓起来杀掉这种事情,李道宗想都没想。两个亲兵无非是做做样子,吓唬一下李诚而已。

    李道宗养长而去,李诚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走了,追出来假装送一下,等到人走远了,歪歪嘴:“装过头了?没有啊!”不能小看古人啊!

    各路情报汇聚到李道宗手里,把他给难住了。吐谷浑凭借山势而守,对于佯攻的唐军来说,困难重重。到底该怎么打这一仗,李道宗必须慎重。如何尽量的减少伤亡呢?

    大半夜的,李诚睡的正香呢,被人踹醒了。正要发作,一看来人是牛校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李诚不甘心的爬起来,抱怨道:“觉也不让人好睡。”

    “王爷有请!”一句话,李诚就跟被冰水浇头一般,心说这都啥时辰了?不会是要咔嚓吧?想想自己都乐了,怎么可能?李道宗的地位,弄死自己办法很多的。

    李道宗为何要请李诚去呢?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小子非常的神奇!怎么说呢?崔成回来之后,李道宗详细的询问了关于李诚的事情,然后就听到一大堆。千里追踪这种事情,很容易走错方向,但是李诚就像知道吐谷浑往哪跑似得,带着牛大贵那一伙人,追的很紧,一点都不带走冤枉路的。

    这就不是经验的问题了,一个标准的关中青年,看着不超过二十岁,能有个屁的经验。这就是战场上的直觉和判断的结果。比照白天随口一问,得到了正确答案的事情,李道宗觉得这小子叫来问一问,没准能给自己带来惊喜。

    李诚出了帐篷才发现,天色黝黑,如果不是篝火还在点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必然的。

    “快卯时了!王爷一夜没睡。”牛校尉解释了一句,李诚被寒风吹的脖子一缩,点点头紧紧的跟在后面,马已经准备好了,两人上马奔着中军大帐去了。

    大帐之内点着一盏油灯,李道宗还在一张案前看着地形图。李诚跟着牛校尉进来,李道宗抬头微微一笑:“你我扯平了。”李诚一愣,我去,这小气鬼王爷。

    “过来看看这份图。”李道宗招招手,李诚走进了看了一眼地图,这就是一份最简单的草图,不是上面标着的地名,谁知道这是地图?忍不住想吐槽,还是忍住了。“王爷,这图怎么了?”非常违心的说话。

    “我部兵不过两万,六千守辎重,可战兵不过一万四。吐谷浑战力不佳,然其据险而守,我军仰攻。兵法云:攻城为下。你可有对策?”李道宗这次没打埋伏,直接说出自己的担忧。

    怎么回答呢?李诚陷入了沉思,历史上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是在知道的。但立刻就说的话,好像不值钱了。得想个法子,让这个办法变得更有价值一点。

    “伏允在此坚守的目的已经很清楚了,为牛羊牲口争取撤退的时间。那么下一步,就是要搞清楚,撤退的方向和目标。就目前战场局势来看,退往祁连山是伏允唯一的选择。”李诚说到这里就停下了,李道宗抬头瞪一眼:“接着说?”

    李诚摊手装无辜:“没了,还有啥可说的?”李道宗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指着库山防线:“再不说,天亮了带上鄯州斥候营,去前军充作跳荡。”

    李诚赶紧摆手:“王爷,别啊。这不是没想到好法子么,不能乱说。在下觉得吧,明天带着鄯州斥候营,四处转转,看看地形,或许能想到一个好法子。”

    李道宗觉得这是真话,刚才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设身处地的想想,对战场形势没有充分的了解,确实很难找到妥善的解决办法。

    “好,现在开始,鄯州斥候营归中军直辖,你下去准备吧。伤兵营的差事,你卸了吧。”李道宗说着摆摆手,示意李诚滚蛋。

    走出大帐,李诚赶紧走人,离开中军营帐了,这才忍不住吐槽:“老狐狸,唐朝不好混啊。”偌大的中军帐,才点了一盏油灯,李道宗这演技也是醉了。贞观之治才开了个头啊,大唐国库空虚,李世民号召群臣并带头节俭。李道宗在这个地方,都不敢有丝毫马虎。

    就算是这样的李道宗,晚年也没落个好啊。掰着指头算了算,李道宗今年三十四岁。这个年龄的李道宗,活的如此小心翼翼,真不容易啊。

    连打带踢的,李诚给一帮斥候营的兄弟叫起来了:“都收拾收拾,去中军报道。”

    一营斥候集结完毕,李诚简单的说明了情况,现在他是崔成任命的代理人,好像李道宗也默认了这一点。加之这段时间的优秀表现,一帮斥候也服气,惟命是从。

    赶到中军,这一次没见着李道宗,作为偏师统帅,李道宗到前军去观战了。一个要逃,一个要追,当然不能浪费任何一点时间,就算是知道伤亡会比较大,也会打一打看看。

    接待李诚的是个幕僚文人,腰间挂着一把剑,一口关中呛:“辎重后勤人员留下,王爷让李诚认队正,该干啥就去干啥,有事情直接去求见王爷。”这家伙连个名字都不报,说话酸溜溜的。李诚看出来了,被人嫉妒了。

    丢下后勤辎重人员,李诚没理会这个文官的废话。带着斥候营的兄弟先去安顿下来。这时候天彻底亮了,再看整个大军营寨,连绵十里,防卫森严。各军营寨人喧马沸,做站前的最后准备。

    史书上记载,李道宗派千余骑“逾山袭其后”。李诚目标很明确,找到一条可以越过眼前山区的道路。一千多骑兵能干啥?肯定不能是决定性的力量,李诚判断主要作用是造成唐军主力已经夺了后路的假象,导致正面战场的吐谷浑部溃败。

    李诚把牛大贵叫到一旁,说明了这次任务的内容,然后兵分两路,左右查探。同时要求带足干粮,饮水,一人双马,做好在野外宿营的一切准备。

    一切准备完毕,离开大营时,唐军营寨内号角齐鸣。各路军马,陆续出营集结,前军当先,已经在山下列阵,防备吐谷浑偷袭。这种堂堂正正的对阵而战,唐军能甩吐谷浑十几条街的。水平差距太大,根本不可能给吐谷浑任何偷袭的机会。

    李诚率一组人马往西,半个时辰后,听到身后隐隐的喊杀声。策马登高回望,唐军三路出击,冲击吐谷浑之防线。可惜没有望远镜,看不到具体的情况。

    这一片属于祁连山南麓,库山背靠青海湖,河流众多,地形复杂。

    李诚率部查探一日,除了打量的野生动物,一个鬼影子都没看见。眼看日头西沉,必须找地方宿营了,李诚才下令停止查探,收拢各伙,在一处山脚下宿营。

    尽管累的像死狗,李诚还是要继续作秀。带着人用陶罐烧水,闭着所有人都必须洗脚。白天的查探,不仅仅是骑马行军,还经常要爬山。有些士兵脚下磨出血泡来了,李诚装模作样的用针线帮忙挑破血泡,留一小段线在里面,免得明日在起水泡。

    如果说平时大家对李诚仅仅是服气,这一次李诚带着这帮人出来查探,一番作秀之后,一组人对李诚多了三分敬重。李诚不是不想偷懒,而是此行任务太过危险。几十个人,万一遭遇敌情,大家都得玩命。到时候就得依靠这个兄弟。要不怎么说人生四大铁呢。

    李诚是最晚一个睡的,半夜还要起来查岗,这一辈子也没这么累过。为了活下去,咬咬牙也要忍着。半夜才睡下,早早又起来了,好在身边带着个钱谷子。很多事情可以交给他办。

    运气不错,半夜也没有狼群之类的危机,早晨起来,李诚带着众人收拾完毕。继续上路,半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李诚心里在琢磨着,牛大贵那边有没有好消息呢?

    就在李诚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斥候跑来:“大郎,那边山谷里有土人。”

    李诚坐在石头上休息,一句话听的跳了起来,抓住是斥候的手:“在哪?快带我去。”

    “大郎别急啊,伙长让我这一小组回来报信,他们还在那边盯着呢。”

    李诚听了哈哈大笑:“天助我也。”召集人马,李诚跟着斥候小组出发,来到一处山谷口,看见了这一伙的伙长等人。山坡上,还有三人一组在冲着山谷里探头探脑的。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