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缺乏互信
    第二十一章 缺乏互信

    对手弱,刀枪相见,抢走一切。对手强,跪地求生,不丢人。这是草原上生存的法则。山谷很大,巴音带着一个小部落躲在里面,希望能逃避战火。巴音年轻的时候,跟着一个商队去了中原,见识过那里的繁华,更见识过汉人的强大。

    这一次唐军在草原春天来临之前的攻击,对于草原牧民而言,是一个灾难性的时间点。干草还没吃完,新草还没长出来,这个点熬过冬天的牛羊很瘦,长途跋涉对于草原牧民赖以生存的牛羊而言是一场生死考验。

    这次战争是大汉招惹汉人引发的,巴音知道如果汉人较真了,没有打赢的可能。唯一办法,就是躲起来,等到战争结束。

    听到马蹄声,巴音竖起耳朵,拿起弯刀,紧张的看着山谷的入口。这里很偏僻,知道这个山谷的人很少。巴音也是一次为了躲避暴风雪,才知道这个山谷的存在。

    马蹄声越来越近,看清楚是全副武装的唐军士兵时,巴音绝望了。没有打赢的可能,大汉麾下最强大的勇士,也不是这些唐军的对手。他们手里的武器,可以轻松的撕碎抵抗。

    整个部落百余人,十六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的战士,不过三十人。这些携带双马的唐军,一个重逢就能杀光山谷里的所有人。

    巴音放下刀,示意身边的儿子和部落的青壮也收起武器,让女人都出帐篷来,站在男人的后面,迎接唐军的来到。

    李诚策马在前,仔细的观察山谷里的情况,周边地形复杂,如果不是凑巧,真的没法发现这个山谷。更不可能发现里面隐藏着一个小部落。

    十几个帐篷就在山脚下,牛羊在圈内,百余人站成一堆,青壮男子站在前面,随后是妇女,小孩子在最中间。这些人把武器丢在脚下,表示放弃了抵抗,祈求生存。

    李诚抬手示意,身后斥候勒马停步,刀枪出鞘,弩箭上弦,做好攻击的准备。李诚缓缓的往前时,还在十步之外,为首的老者率先跪下,口中大声说着他听不懂的话。

    李诚一招手,身后的王麻子跟了上来,这一位又瘦又小,语言方面颇有天赋,精通草原语言,是斥候营里的宝贝。“队正,他说,恳求大唐天兵放过他们,他愿意奉献一切。”

    李诚淡淡道:“游牧民族说的软话,一句都不能信。汉人强,他们就跪,汉人弱,他们比狼都凶狠。去吧,告诉他,我可以放过他们,但是需要有人带路,绕过天骏山。”

    王麻子有点楞,把李诚的话全都翻译过去了,当时巴音就吓的在地上猛磕头。王麻子回头道:“队正,他说他去过汉人的地方,知道汉人很强大,城市也很大。他不敢跟大唐天兵作对,所以才带着部落躲在这个地方。”

    李诚缓缓上前:“我要到天骏山后面,又不想被人发现,你知道路么?”

    王麻子翻译后,巴音连连磕头:“知道,我知道一条路,我们就是走那条路进来的。只要天兵放过我们,我就给天兵带路。”

    李诚听了翻译,长出一口气,这功劳算是到手了。回头一招手,胡汉三带着一伙人上前来,其他人还在准备战斗。李诚翻身下马,走到巴音的面前道:“你带着他们走一趟,我在山谷里等三天,时间一过,你们还没回来,我会杀光这里的人和牲口。及时回来,我就放过你们,而且还会给你们一些粮食。”

    “多谢天兵!”巴音再次磕头,身后一阵骚动,看意思是都放松了,总算是看见了生的希望。不然这帮唐军,可以轻松的杀光这里的一切生命。

    巴音准备一番,带着胡汉三等人出发上路,李诚带着剩下的几十个兄弟就地扎营,监视部落里的人。刀枪弓箭,全部收缴,这点牧民没反抗。李诚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不是奢杀的人。身后这些斥候,一旦杀红眼,别说人了,喘气的都不会留一个。

    李诚也没有大意,让牧民的青壮去砍了一些树回来,靠着山围一片地方出来,临时的营地就在栅栏后面。现在是战时,不说提防这些牧民,单单是随时可能出现的敌人,都必须做好应对一切可能性的准备。李诚还派了三个人回去报信,李道宗一定等着急了。

    牧民们很配合,男的上山砍树,女的该干啥干啥。李诚四处走了走,大概计算了一下,这个部落里的人口比例大概是男一小半,青壮男女占一半,老人和孩子占一半。

    这个部落有十几个帐篷,女人一直在忙碌,午饭的时候牛粪烧火,炊烟腾起。这也是早晨部落暴露的罪魁祸首。所有牧民都比较怕一张冷脸的李诚,所到之处无不低头躲避眼神。李诚对这些蓬头垢面,满身气味的女人没兴趣。转身到营地外,看着那些牧民和斥候扎营。回头一看,原本身后跟着的两个斥候,都特么不见了。

    “嗯?人呢?”李诚很奇怪,回头看了一圈,冷汗冒出来了。这两个百战老卒,就这么没了,太吓人了。就在李诚准备操家伙的时候,几十米外的干草堆后面,钻出来一个家伙。一边走,一边系裤带。这狗日的一脸淫笑,身后的草堆里又出来一个人,是个女牧民。

    呃,李诚想起一些古老的习俗。心道这帮家伙也真下的去嘴啊。那股味道,也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算了,就当着没看见吧。这帮斥候,在鄯州城就是瓦窑的常客。

    黄昏前,唐军潮水一般的往后退,后撤的有条不紊,战场上一具唐军的尸体,一个伤员都没有都没留下。伤兵营的人,抬着担架举着盾牌,在战场上手臂上的白布显得非常醒目。

    各军互相掩护,缓缓后退,骑兵从两侧上前戒备,防止可能出现的追击。

    李道宗看着山口,重重的叹息一声。吐谷浑据险而守,就算是再不会打仗,也不是那么好啃的动的。浑身浴血的崔成来到李宗道跟前交令:“总管,卑职无能。”

    “这不怪你,三路人马一起攻击,都没有拿下,回去休息吧,明日还有大战。”李道宗摆摆手,让崔成下去休息。一个崔氏弟子,能够拎着家伙上阵杀敌,要求太高就没意思了。

    回到大帐,战果统计出来了,今日一战,发起攻击四次,每一次都冲上了敌军阵地,但是碍于地形限制,大部队很难展开,最终被打下来了。

    “总管,今日一战,阵亡一百零三,伤五百六十人。敌军伤亡应该更为惨重。”幕僚前来报数,李道宗听到后面那句安慰的话,就算知道是真话,心里也很疼。这些士兵都是唐军精锐,一天下来损失那么大,对于未来的战斗士气肯定有影响。

    至于吐谷浑的伤亡,是因为兵器出现代差造成的。唐军的弩和弓箭,就算是仰攻,杀伤力也不是那些使用青铜、石头箭头的敌人能比的。草原最大的短板,就是缺少铁器。

    “来人!”李道宗招呼一声出了营帐,带着一群人奔着伤兵营去了。

    一场战斗下来,伤兵营顿时忙碌了起来。担架是李诚让人造的,四人一组,两个举盾,两个抬人。手臂上绑着白布,在战场上穿梭救助。李诚的办法明显的提高了救助的效率,一战下来,营地内轻重伤分开安置,先救重伤,再处理轻伤,十几个郎中都带着几个年轻人做帮手,不会像以前那样手忙脚乱。

    伤口消毒,缝合,包扎,一个完了抬下去,换一个。陈立午饭都没吃,一直忙到现在。腰酸背疼的,处理完最后一个伤员,陈立直接瘫坐在地。

    身边的助手立刻端来一碗水,陈立大口大口的喝,大口喘息。水是盐糖水,喝了有助恢复。这也是李诚的招数。今天给陈立造成震撼最大的还是急救术,至少三个伤员是因为陈立的急救术,重新恢复了呼吸和心跳。

    不知道其他大夫那里,是个什么情况。陈立迫切的想知道结果,让助手去问,收集信息,晚上要整理出来,验证这种急救术的效果。

    陈立实在是太累了,坐在马扎上,靠着一辆打车的轮子,没一会就睡着了。

    李道宗视察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不禁面露惊讶。牛校尉低声解释一番,李道宗表情缓和,赞赏的看他一眼,低声道:“你盯着,我倒要看看,这个李诚的办法有多好用。”

    牛校尉只能看天,今天的战斗,李诚的办法已经得到了验证。各部门分工明确,有序忙碌,大大提高了战场救助和治疗的效率。“本王想知道的是那些伤员活下来的概率,蠢货!”

    就在此时,一个亲兵策马来到,营帐外翻身下马,快步跑上前道:“王爷,鄯州斥候营有消息了,人在大帐等着。”李道宗一脚踹翻这亲兵:“蠢货,怎么不带到这来?”

    骂完之后,大步流星,奔着营帐外小跑而去。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