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在那遥远的地方
    第二十二章 在那遥远的地方

    同样是画图,为啥李诚画的就那么清楚呢?下面还有一个标注:比例尺?什么意思?

    不明不要紧,重点是李诚带回来了一个消息,发现一个小部落,找到一条小路,已经派人确认,最迟三天后有结果。白天的伤亡那么大,李道宗哪有心情等三天。

    崔成再次被叫来,李道宗指着地图道:“功达,你与自成交情不浅,素有默契。此番袭扰敌后,非你莫属。一旦事成,此战头功归属分明。”理论来说,这是一次军事冒险。潜入敌后,任何一个疏忽都会导致全军覆没,但是换一个说法呢,就把崔成给激动的眼珠子红了。

    “总管放心,不成功,某提头来见。”崔成大声回答。

    草原上因为地广人稀,异姓通婚是个很麻烦的事情。一个部落一百多人,怎么提高人口的素质降低畸形概率呢?送上门的外来人口,无疑是个很受欢迎的群体。

    尤其是这种小部落,巴音当初也是个外来人口,被部落首领的女儿看上了。

    李诚带来四十九个人,其中一伙十人去探路。剩下的人,开始轮番短暂的失踪。

    李诚很快就麻木了,为了避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一直呆在营地内不出来。

    不过李诚还是很谨慎的下令,每次“失踪人口”,不得多于五个人。失踪时间,不得超过一个时辰,失踪期间,不得携带任何武器。天黑之前,必须回营。

    对于军令,斥候们就算再野性,也没人敢违抗。毕竟是战时,李诚作为代理队正,拥有战场处决违抗军令者的权利。留下来的人都报名要求成为“失踪人口”,李诚的处理办法简单粗暴,抓阄。今天没抓到的,明天才能“失踪”。

    晚饭前,李诚总算是走到了营地门口,检查了一下木栅栏是否结实。

    黄昏落日下,一个部落里的姑娘,站在门口不远处,冲着李诚唱歌。很好听的歌声,李诚一个字都听不懂,只是觉得旋律很不错。一帮斥候笑嘻嘻的看着李诚,混了半天了,大家都知道这个姑娘是部落里最漂亮的那个。叫做索玛。

    李诚听了一会,正在琢磨这是什么规矩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牧民走到他面前,比划了一通手脚。牧民姑娘上来,两人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王麻子笑嘻嘻的走过来:“队正,这姑娘是看上你了,这小伙子说,姑娘是草原上的格桑花,百灵鸟,小伙子要跟你比试。你赢了,他才让你跟那姑娘好。”

    李诚明白了,这小伙子就是个单相思,这是一种动物的本能性。也许是草原上的方式,不管姑娘是否喜欢我,我先干掉竞争对手。

    “无聊,我可以拒绝么?”李诚扭头看了一眼王麻子,这时候小伙子已经摆脱姑娘,来到了李诚的面前,摆开了摔跤的架势。王麻子一脸看热闹的不怕事大,笑嘻嘻的回答:“可以拒绝,后果会很严重。因为他们都会认为,这是一种羞辱。结果是要跟你决斗。”

    李诚无语望天,这是什么规矩,好好的站在这里,姑娘过来唱歌,我就得跟人打一架?

    看着李诚的反应,索玛的表情突然变得苍白,紧咬嘴唇,紧张的看着李诚。小伙子则像一头愤怒的狮子,大声哇哇的叫。李诚一句都没听懂,掏了掏耳朵,缓缓走出营寨门。

    四周一片欢呼声,斥候们在营地内,牧民们则在外面围成一个圈子围观。

    李诚缓缓拱手:“请赐教!”这是电影里学来的,也不知道对不对,就是觉得很有风度。小伙子跳着奇怪的舞,见他如此,啊的一声扑上来。

    李诚的动作很快,一个顺手牵羊,捕俘拳里的一招,但见双手使劲往后一拽,脚下一绊,小伙子就摔倒在地。快,实在太快了。摔了一跤的小伙子一脸懵逼,输就算了,怎么输的完全感觉不到。不服气啊,爬起来又扑上来。

    这一次也没逃到好,李诚一招插裆抗摔,小伙子率了个仰面朝天。气的满脸通红,双手使劲的拍打着地面。对面的姑娘倒是兴奋不已,双手握拳,欢呼雀跃。

    李诚有点小人得志,得意洋洋的转圈挥手,不料小伙子又爬起来,啊的一声从后面上来。李诚被懒腰抱住,小伙子脸上露出喜色,正准备来一个拿手的抱摔时,李诚的反应是马步下沉,双肘一撑。小伙子脸涨红了,还是被轻松的撑开双臂。李诚抓住他的右手,一个转身侧部,肩膀一扛,过肩摔,小伙子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摔的不轻,挣扎了几次没能爬起来。

    牧民们就像过节似得,欢呼喝彩。似乎胜负并不重要,生存在这片草原上,娱乐太少了。什么活动都能开心半天。

    索玛跑到李诚的面前,上下看看他,突然开口又唱了一段。李诚还是一句都听不懂,脑子里闪过一段旋律,看着一脸兴奋的小姑娘唱了起来。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穿过她的帐篷,都要回头流连的张望。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李诚唱的是汉语,牧民们听不懂,但音乐是相通的。李诚素来喜欢唱歌,虽然不专业,但也是麦霸一个级别的。

    青海湖畔唱一曲《在那遥远的地方》,优美的曲调穿越时空,向王洛宾致敬的同时,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听众。好听,真是太好听了。

    小姑娘索玛兴奋的浑身都在微微的发抖,她关注这个汉人长时间,可惜他一直不出来。这个令人畏惧的汉人,并没有带来杀戮。然后小姑娘的胆子随着那些失踪人口的出现,变得大了起来。鼓足勇气来到营地门口,大声唱歌,吸引他的注意。

    终于得到了回应,这首歌从来没有人唱过。但是每一个草原上的人,听完了这首歌都知道,这首美妙动人的歌曲,是唱给草原上的人们听的,是属于草原的旋律。

    颤抖的小手勇敢的握住了李诚的手,小姑娘的手有点粗糙,但是很温暖。李诚报以微笑的时候,小姑娘的勇气达到了巅峰,拽着他的手转身就跑。李诚本想抗拒,还是放弃了。这样一个美好的姑娘,抗拒她的热情太不人道了。

    被打败的小伙子,一脸的羞愧,坐在地上羡慕的看着两人消失。

    山谷里的小湖边,小姑娘索玛终于松手了,她不是那些豪放的婆娘,敢于拉着心仪的男人钻草堆。她很骄傲,也很羞涩,只是拉着李诚的手,在湖边慢慢的走,不时抬头用眼神交流。两人都不说话,但是对于小姑娘来说,已经足够了。对于李诚来说,这样正好。李诚还真的没有做好跟小姑娘滚草堆的思想准备。

    天黑了,李诚起身,指了指营地。小姑娘失望的眼神中,李诚还是回到了营地,不能身为指挥官,带头违反军纪。站在营地门外的小姑娘,唱了一首忧伤的歌,李诚回头微微一笑的时候,小姑娘转身欢快的跑了。

    “队正,等老巴音回来,你可以去提亲了。”王麻子悄悄的出现,在身后说话。

    李诚一转身,瞪眼:“胡说八道。这姑娘才多大一点就提亲,再说了,她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娶她么?”王麻子吓了一跳,后退两步:“这是草原上的规矩,你要不去提亲,索玛会很难过的。”

    “滚蛋,我总不能带着她回关中吧?”李诚摆摆手,打发了王麻子。坐在营地的篝火旁,李诚呆呆的看着篝火。这事情似乎有点麻烦了,我是来打仗的好不好?算了,麻烦就不想了。

    剩下的人分成三队,轮流休息,轮流值夜。李诚依旧是最辛苦的那个,夜里来回的在营地里转悠,检查明暗哨。下半夜,李诚才睡下,心中挂着事情,自然睡的不香,稍稍有点动静就惊醒了,红着眼珠子出帐篷。

    天已经亮了,帐篷外面,早起的斥候正在准备早饭。嘟嘟嘟的声音是在劈柴。

    回望来路,李诚在担心,派回去的斥候一路安全吧?三个人,就算遇见点事情,也能跑掉一个吧。李诚担忧的时候,崔成正在收拾准备。一千骑兵,早早起来,整装待发。

    晨色之中,崔成看了一眼天骏山的方向,上马抬手:“出发。”

    千余骑次第出营地,一人双马,卷起烟尘如云,奔向草原的深处。

    对付了一顿简单的早饭,李诚头疼的事情又来了。踢踢踏踏的马蹄声中,一个红衣少女勒马而笑,看着正在巡视的李诚,眼神默默如水。小姑娘精心的打扮过,头上梳着好多小辫子,一脸的欢快,期待着李诚走出营地。

    李诚只好召唤王麻子过来:“给我当翻译。”说着迈步出营门,索玛翻身下马。

    “索玛,我叫李诚,我是个大唐的军人,现在军令在身,没有时间和精力谈恋爱。如果这一仗结束,我还活着,我会来这里找你。如果你愿意,家人也不反对,我带你走。”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